63歲過氣網紅:拾荒20年還債18萬,我對得起這個世界

酷玩實驗室2019-03-14 17:12:17



酷玩實驗室作品

首發於微信號 酷玩實驗室

微信ID:coollabs


大家好,我是蛋蛋姐

這兩天,我在知乎上

看到這麼一個問題

“你遇見過的最讓你心疼的過氣網紅是誰?”

其中一個回答下

71K贊,2997條評論


這個答案的主角

人稱“大喜哥

在他火了之後

人們對他說過的

最多的一句話大概是

生而為人,你不必抱歉


他被世界認識

也許要從一場火災說起


2012年冬天

青島一處居民樓著火

記者趕到現場報道

這場再平常不過的火災

卻刷屏了朋友圈


因為一個穿著粉色衣裙

扎著兩條辮子

濃妝豔抹的“男人”

跌跌撞撞衝進了鏡頭


鄰居們對著話筒大聲地說著

“他總是用柴火做飯

搞得小區裡都是煙”

“他肯定忘了滅火”


沒有人注意

他一遍又一遍地說著:

“我滅了火才走的”


也沒有人注意

火根本就不是

從他平時住的屋子先著的

而是旁邊的倉庫著火

接著引燃了他的屋子


雖然他懷疑是有人故意縱火

但是也沒有證據


有人把這段視頻

配上“笑了一下午”

“奇葩”“屁顛屁顛”“哈哈”等字眼

發在微博上

然後瘋狂刷屏

24小時轉發超過3萬

在博主的引導下

下面的評論清一色“妖孽”“笑死我了


梵高說: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團火

路過的人只看到了煙


的確,很多人

都看到了他此刻的樣子

但是沒有人知道

他曾經歷過怎樣的人生

那是許多人都無法想象的一生


其實大喜哥

原名叫劉培麟

1956年出生

今年已經63歲


3歲那年

他被親生父母遺棄在火車站

後來被好心人抱走養大成人

幸運的是

養父母對他很好


童年的他總愛穿母親的

高跟鞋和花棉襖

母親也總是溫柔地給他扎兩根辮子

大一點就換回了男裝

養父去世後

還給他留下了一棟小別墅

大喜哥如今路過時,常常忍不住駐足的自家別墅


在養父母的照顧下

他在青島二中讀完高中

被分配到了當地的一個服務站

只是好景不長

服務站被改成服裝廠

大喜哥也被迫下崗了


所幸在服務站工作的時候

他認識了一個女孩

二人結婚後生了一個女兒

家庭也算幸福美滿


只是天災人禍

總是令人措手不及

有一天夜裡女兒生病

妻子抱著女兒去醫院

路上卻出了車禍

女兒當場死亡

妻子經受不住打擊

精神失常後人就消失了


大喜哥找了很久

都沒有找到妻子

只剩下養母相依為命

人到中年,妻離子散

這大概是人世間最深的絕望


可是聖經中說:

凡有的,還要加給他

叫他有餘

沒有的

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

這最冰冷的馬太效應

也發生在了大喜哥身上


1996年

養母因病住院,肺癌

大喜哥決定賣了房子

給養母治病


和買家約定好的是錢分兩批付

先付10萬

可是第二批還沒付

對方就偽造了大喜哥的身份證

辦理了過戶手續

然後把房子出手了


大喜哥曾兩度把買家告上法院

可是對方“在法院有人”

大喜哥只能敗訴

於是房子沒了,錢也沒拿到

大喜哥還欠了一筆訴訟費


他找了所有可以借的人

給養母看病

結果自然是病也沒看好

連養母的喪葬費都是找人借的


大喜哥沒有做錯過什麼

可他卻失去了一切

父親母親妻子女兒

連房子也沒了

這世界上和他有關的

只剩下了18萬外債

還有什麼活下去的意義呢


孤零零的他

也曾試圖跳海自殺

卻又被人救起

他連死都沒死成


命運已經給了他巨大的悲愴

卻又不讓他離開

那便要在這片無邊的黑暗裡

找到一絲光亮

照亮自己前行的路


那一刻

大喜哥大概想到了他的童年

想到了他

穿上母親的高跟鞋和花棉襖

想起了母親給他梳辮子的溫柔


於是,不自覺地

他換上了女裝

一穿便是17年

一種心底的喜悅油然而生

這是他餘生前行的力量


他想起母親曾教育他的

絕不虧欠人一針一線

於是,住在一個7㎡的民房裡

他拿起了那個記著每一筆債的賬本

開始拾荒還債


住在這個破爛的房子裡

他被很多人嫌棄著

房子裡沒有電

用水也要去1裡外提

提一次可以用3天

7㎡的房子

吃住做飯都在裡面


可是很多人大概都想不到

這裡最多的卻是書


他沒事的時候就看書

大喜哥最喜歡的作家

是老舍和巴金

他還熟讀毛主席的著作


他還用拾荒撿來的本子

堅持每天寫日記

十幾年的時間

寫了好幾十本

有些在大火中被燒燬了


靠拾荒賺錢

還要還債

生活自然很清苦

有時候連續一個月

都是醬油加水裡面放點蔥花

就是一餐了


即便生活已經困頓到了這種地步

他堅持每天好好地打扮自己

穿上衣服裙子紮上辮子

塗上脂粉和口紅

雖然她不太會化妝


小小的房間裡

放了三四面鏡子

都是他撿來的

他還在其中的一面上寫道:

新的一天開始了,加油!


那個感嘆號

他重重地塗了一遍又一遍

這大概是他生活的決心吧


他也曾收到過些許善意

有一次站在一個垃圾桶旁

拾荒的時候

有人在背後拍了拍他

還對著他笑

他以為又是來嘲笑他的

沒想到啞巴在紙上寫了半天

他拿到一看,上面寫著:

我欣賞你,我愛你


這也不知道

是他獨自生活多久後

收到的僅有的一點善意


那天之後

他就和啞巴生活在一起

啞巴對他很好

兩個人每天一起拾荒

他們還在那個房子裡

拍了一張婚紗照


他深深地感激著啞巴

也曾想過為了他去變性

奈何年齡大了也沒錢

就此作罷


後來有一天

啞巴不知道犯了什麼事

就進了局子

啞巴沒說,他也就沒問

再次只剩他獨自一人


他每天對著那面鏡子

化妝,微笑

努力生活、還債

然後就有了那場大火

有了網絡上鋪天蓋地的惡意

“那個神經病”

“那個奇葩”


當然,也有那麼一絲善意

電視臺報道後

也有好心人留下電話

讓有需要幫助的時候找他們


但是內心始終有一個聲音

不斷地對他說:

人生不可以賴賬

不到萬不得已

也不能隨便尋求別人的幫助

這是他一生的錚錚傲骨


他依然自己生活著

2016年

他終於靠拾荒還清了所有債務

他在日記裡寫道:

爸爸,我拾荒20多年

一切債務都還清了


他還到了退休的年齡

每月有1350元的退休金

本以為苦盡甘來

生活可以好一些


可是並沒有

他住的那個房子

原本是街道辦幫忙租的

房租有一些優惠

房東看他有了退休金

債務也還完了

就決議要漲房租

可是交完房租後就沒錢生活了啊


萬般無奈之下

他想起了曾經的那些好心人

翻出電話挨個打

有人關機有人掛斷

終於接通了一個“趙先生”

他搬到了趙先生商廈的一間屋子裡


可是沒多久

他就不得不搬了出去


物業經常接到人們的投訴

說他不男不女

說他不倫不類

還說他會嚇到孩子

要把他趕出去

雖然他看到小孩子

常常都是避著走


為了生活下去

他不得不剪掉

留了十多年的辮子

穿回了男裝


他抹去了曾經的所有痕跡

只留下了一張女裝大頭照

還有手腕上

那個撿來的塑料鐲子


有人幫他介紹工作

可每次到那兒

一問他是“大喜哥”

就支支吾吾說不需要人了

即便現在他穿著正常的男裝


有網友以他的名義

募集了30多萬

但是由於沒有明細

這些錢到底有沒有用於幫助大喜哥

我們不得而知


這個世界終究是

不願意接納他

他踏出了自己的舒適區

取悅了別人

卻依然沒有得到別人的尊重


於是他再次換回女裝

搬出了那間房子

住進了一個便宜的地下室

他有各種疾病

卻始終沒錢看

但他笑得無比開心


2017年

有記者去採訪他

在盛開的櫻花樹下

為他拍下了一組照片

照片裡

他笑得無比燦爛


最近,有媒體

又報道了他的近況

就在5天前

福州的一位好心網友

把他接了過去

這兩天正在為他安排衣食住行

他看病、逛街、拆包裹


整理募捐信息和朋友聚餐

彷彿在過著一個正常人的生活


大喜哥的晚年

只有一個願望

自己的日記能被整理出書

自己可以穿女裝不被打擾

但是他能不能安度晚年

還需要時間我們才能知道答案


只是回望大喜哥的一生

讓人不禁唏噓

他的那句話

一直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裡:

“我穿了20多年的女裝

從來沒有犯過法

也從來沒有害過人”


是啊

他從來沒有犯過法

也從來沒有害過人

卻幼年被親生父母拋棄

青年妻離子散

然後父喪母亡


他傾盡所有為母治病

卻被騙走了房子

他一生勤儉節約

還清了18萬的債務

每天認真讀書寫字

卻被這個世界報之以惡意


他又做錯了什麼呢

在這個以

“欠債不還拖欠工資為榮”

的時代裡

他的善良和道德

超越了大部分人

他比很多人都更配稱之為人


僅僅是因為他愛穿女裝嗎

他是和大家不同

可是他又妨礙了誰呢


這個世界有時候

真的很奇怪

大家希望你畢業了就結婚

最好30歲之前再要個孩子

工作最好找個穩定的

回家當個老師

或者考個公務員

然後生兒育女,生老病死


一旦有人敢踏出這個模板一步

人們就會群起而攻之

一如那個30歲還沒有結婚的女孩

一如那位在職場上廝殺的妻子

一如那對決定當丁克的夫妻

這個世界就應該是這樣的

你們怎麼能不一樣呢


可是他們忘了

人人生而不同

正因為他們的不同

這個世界才有了不一樣的精彩


我想在不遠的未來

評判一個國家的發達程度

將不再是看這個國家的GDP

評判一個文明的高級程度

將不再是看他們的科技發展


而是看這個國家的文化

有多兼容幷蓄

這個國家的人們

內心有多包容


生活在這裡的每一個人

都將按照自己的期望

幸福地度過這一生

因為生而為人

你不必說抱歉





酷玩實驗室整理編輯

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酷玩實驗室(ID:coollabs)

如需轉載,請後臺留言。

分享給朋友或朋友圈請隨意


參考資料:

青島網絡廣播電視臺 今日會客廳《迴歸後的“大喜哥”,他為何換下女裝?》

青島新聞網 《青島大喜哥:我被生活剪去了長髮》

“劉能給你唱山歌”的微博主頁

“Noka”的微博主頁

部分圖片也來自“青島新聞網”


說找不到蛋蛋姐的

3秒鐘置頂


生而為人,你不必抱歉
https://weiwenku.net/d/11001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