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烤花生

靈感茶歇2019-03-18 18:38:05

 普通到極致的東西,居然也有新的味道。



元旦回愛人家,蘇北農村真是冷到心碎,身體哆哆嗦嗦適應了一天,就接受了這樣的溫度。


但看到火盆的時候,就像飛蛾看到了燈,蜻蜓看到了荷,開車看到了車位,南方人看到了雪……總之是想撲過去。


然後,火苗裡傳來了一種香味,來自姥爺手中的烤花生。



“吃烤果子”



姥爺這樣招呼道。

姥爺85歲,姥姥81歲,每年回來,我們必要看望二老。但好像每次都不會坐很久。外公見到孩子們很高興,堅持要“烤果子吃”。

院子裡放著火盆,木柴在盆裡燒著,釋放出木頭的香氣。姥爺舀了一鐵笊籬“長果”,放到火上烤。

在蘇北農村,花生被稱作果子,又名長果。在天津時,花生叫做果仁兒。在火上烤了現吃,吃的就是個熱乎勁兒。

烤到果殼焦黑了,都倒出來。殼黑的果仁兒不黑,別嫌棄,黑的殼可能會讓手上有灰,但味道卻好得很。吃在嘴裡,糯糯的,甜甜的,有一種清香,偏軟,不是冷卻的炒花生那種硬硬的感覺。

我並不打算吹噓這粒花生有多好吃,那樣會顯得我像個三歲小孩。

事實上,我不到三歲的女兒,的確特別喜歡吃她老太烤的花生,吃了一顆又一顆。說著“真好吃”,“還要一顆”,嘴不停。

把吃完的花生殼直接丟到火盆裡,燃起一點小火苗,算是循環利用了。

姥爺說,你們多吃點。

其實,我們又能吃多少呢?每年在外面忙,難得回來一趟,姥爺不過是想讓我們多坐坐罷了。想到這,心裡就有點難受。

烤花生,吃在嘴裡,暖在心裡。我吃過那麼多花生,普通到極致的東西,居然也有新的味道。你很難說這是花生本身的味道。


想到自己的生活,覺得一切都很簡單,簡單就是最好。


2019,只希望時間慢些走。



前面還有些短文:

校園回憶|老二回歸|奶奶的背|蟲草故事

公園歌手|金庸爬山|為什麼拍照|拉康倉|怪樹林

桂林薑茶|父母歌單|月亮背的鍋|讓座簡史 

囊謙婚禮|牛二之死|煙火|表哥|北京朋友

偽球迷|30歲|早晚|我要吃米花|風箏的影子

寫給記者節|伴|三|扁擔漂|夢撒謊

第一年|雪夜書|年夜飯|||女兒紀年

靈感茶歇

我寫一寫,你歇一歇

@小笑俠




https://weiwenku.net/d/110019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