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的三個詛咒

商業人物2019-03-19 07:06:18

嚴正聲明:“商業人物”所有原創文章,轉載均須獲得“商業人物”授權。一切形式的非法轉載,包括但不限於盜轉、未獲“商業人物”授權通過第三方轉載行為,均屬侵權行為,“商業人物”將公佈“黑名單”並追究法律責任。“商業人物”只願與尊重知識產權的機構進行合作。

作者:馮超

來源:商業人物(ID:biz-leaders)


中國頂級富豪的子女們有那麼幾類。


有的完全被遮蔽,不為人知,富豪們享受著流量,但子女的消息只能活在網民的搜索裡,那誰誰誰的兒子是誰都得猜。


有的只是有限度地露出,在媒體報道里,是格式化的繼承者、奮鬥者,比如張近東那個掌管國際米蘭俱樂部的兒子,劉永好的女兒劉暢。


有的是兒女尚小,父母已經願意把孩子公開了。比如李彥宏的女兒在百度出現危機後,跟父親一起出現在媒體,但這種表現怪怪的,女兒好像揹負了某種任務。


2017年百度Summer Party,李彥宏彈吉他為女兒伴奏。


還有一種,那便是王思聰了。在頂級富豪裡的孩子裡,他甚少接受媒體深度採訪,但時不時地通過個人行動和夾雜著諷刺、批判的微博言論,成為議程的設置者。他又通過商業和投資上區別於父親的風格,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物。在商界,這是一個少有的富二代形象。


但是瞭解王思聰的人並不多,那麼他的個人性格和為人,便活在用戶的想象中了。這也產生了一種奇怪的現象:一種證據,兩種理解。


王思聰在遊戲直播中大罵隊友林更新,髒話的尺度令人咋舌。有人說,這是朋友間的真性情。有人說,這是不懂涵養。王思聰在微博批評明星,被冠以娛樂圈紀檢委的稱呼。有人說,這是真性情。有人說,這是一種聰明,或者精明,屬於舒適圈中的批評,看似得罪了人,但又不會影響自己的生意,甚至還為網紅之路添磚加瓦。


他也許是真性情,確實如微博中表現的那樣。他也許是“真性情”,是一種討喜的人設而已。他也許是另外一種人,答案只有上帝、王健林、以及王思聰本人知道。


王思聰與林更新


王思聰能火,除了小小地滿足民眾對富豪二代的窺探欲外,還在於互聯網的受眾。新浪老闆曹國偉之前說,微博的用戶是15到25歲,娛樂內容偏高。這個階段的年輕人,喜歡追星,又喜歡玩遊戲。王思聰偏偏又在這兩方面做了工作,一邊是討論明星,一邊又去佈局遊戲、電競。


最近,王思聰的熊貓直播陷入危機,即將關閉服務器。天眼查顯示,王思聰獨資的珺娛(湖州)文化發展中心是熊貓的大股東,持股40%,360持有熊貓19.35%的股份。而在2018年11月16日,珺娛還將1550萬元股權,出質給360旗下另外一家公司。出質的意思是,王思聰將自己持有的部分熊貓股份質押給了360。


根據《IT時報》不完全統計,熊貓直播共欠7億元帶寬費,2億元遊戲版塊的主播薪酬,1億元秀場版塊的主播薪酬,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熊貓直播陷入合同糾紛,主播開始討薪。


熊貓的債務問題如何解決?主播的薪資如何結算?到目前為止,王思聰並未作出迴應。一家明星人物高調創辦的明星公司,目前一地雞毛。如果他不能體面地解決問題,很容易造成形象受損。


這是王思聰揹負的一種詛咒。


去年年底,王思聰旗下的投資機構將其投資的樂視體育狀告至法庭,要求賠償經濟損失9785.16萬元。賈躍亭創辦樂視時也極其高調,但他在國內的商業信用接近破產,一堆債務,成為老賴,除了公開信,人們也不見他回國。這是一種警示。


2015年7月,王思聰以2000萬註冊資本,成立熊貓TV,並親自擔任CEO,後來又拿了幾輪融資。憑藉自身的優勢,他邀請了諸多娛樂明星坐鎮,高薪簽約了大批選手,邀請韓國女團入駐。某段時間,競爭對手鬥魚的主播也被他挖角。


如今熊貓陷入困局,有新聞說是王思聰很難用創業者的心態去管理公司,還有新聞說,這是引入360資本後,造成內鬥,還有的說這是大環境問題,資本寒冬以及短視頻對用戶注意力的搶佔,讓本就燒錢的直播難以維繫。


但相對於已經上市的虎牙和傳出即將IPO的鬥魚,熊貓直播的下場是比較悲慘的。



經濟學有個詞彙叫“資源詛咒”(該詞目前在某些經濟學派中還有爭議),意思是豐富的自然資源是詛咒,而不是祝福,很多自然資源豐富的國家比彈丸、資源緊缺之國發展更慢。


王思聰似乎也揹負上了“資源詛咒”,高調,一副不差錢的姿態,自帶流量,但終究沒能勝出。


一個企業的CEO具備話題性和流量,而他又擅長利用流量優勢去造勢、撬動資源,這是合法而又會讓對手們嫉妒的資源稟賦。但是,將個人的影響力等同於管理企業的能力,很可能是一種幻覺和誤判。企業經營是一種全方面的考驗,團隊、產品、對手、融資節奏,趨勢把握、轉型調整,都是CEO需要克服的障礙。


中國的網紅型創業者,除了王思聰,還有每次開發佈會都座無虛席的錘子手機的老闆羅永浩,以及敢為自己代言的聚美優品的CEO陳歐。他們都有極強的流量優勢,但最終沒能將公司帶到一個新臺階。當企業走向衰落,他們過往的高調言論反而對企業造成了傷害,成為網民嘲諷的證據。


資源詛咒,是包括王思聰在內的中國網紅創業者所面臨的問題。


去年年底,王思聰旗下的IG戰隊拿到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冠軍後,“商業人物”曾討論要不要做個題目,我在工作群裡發了以下這段話:


如果這個(比賽)真的有意義,我覺得也是反向意義——普通人不要做電競夢,這比賽與你無關,不要有幻覺,那是一條殘忍的道路,盧本偉只有一個,王思聰只有一個。


王思聰確實帶動了電競行業的變化,但是這個行業並未因為他而改變多少。電競行業分析公司Newzoo在今年初的報告顯示,2019年,全球電子競技收入將達到11億美元,即70億元。


河南羅山縣是個省級的貧困縣,去年GDP是187億元,而全球的電競收入還不及一箇中國貧困縣,不及一家獨角獸公司的一輪融資,不及王者榮耀一年的流水。所以,電競在整個遊戲業裡只是一道配菜,算一個極其屌絲的行業。


電競是適合富二代的遊戲。王思聰受到的詛咒是行業的天花板,當然,喜歡玩遊戲的有錢人是不care的。但是,這種詛咒很容易轉移到粉絲身上——一個年輕人,懷揣電競夢,告別了學業,渴望走上人生巔峰。


這是電競幻覺。遊戲的生命週期有限,你苦練技術,有可能遊戲黃了,再說了,像LOL這樣的爆款遊戲能有幾個,即便你去打LOL,有多大可能取得勝利?


人生的悲劇是未能找到自己的天賦,人生最大的悲劇是,將沉迷遊戲誤當做自己的天賦。


*圖片購自視覺中國


投稿、約訪、合作,聯繫郵箱:bizleaders@qq.com

添加微信hsy111520,邀您加入商友會


微信名:商業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1.轉載請事先獲得授權(聯繫人微信ID:hsy111520)。
2.喜歡就分享出去,讓我們用優質原創內容佔領朋友圈。
3.長按右側二維碼即可關注。

https://weiwenku.net/d/110020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