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設想的“八大病”

傳播學考研必讀2019-03-19 08:24:32



這幾天天天給大家看和改科研設想,感覺有幾大非常典型的問題,不吐不快。


一是過於宏大,過於抽象。例如“新媒體環境下短視頻與社會交往”,又例如“網絡遊戲的跨文化傳播”之類,這些題目都不是你能夠在一篇碩士論文裡面寫完整的。我其實有個總結:碩士論文的研究最好不要出現兩個連續的抽象詞彙(如果實在要出現,最後一定要有一個以……為例),比如你可以用寫“tiki”平臺上的社會交往,你可以“寫視頻對於陌生人社交的影響”,但是你要是用“視頻對於社會交往”,這就顯得過於大。這還有一種變種就是主題不抽象,但是研究對象抽象。例如“政務短視頻傳播效果的評價體系”。看起來政務短視頻的好像已經細化了,但是政務短視頻具體的內容和形態千千萬萬,產生的效果也是千差萬別,即使按照拉斯韋爾的方式細化為三大功能,對於一個具體性的研究而言仍然過於難了。


二是過於具體,沒有延伸。這個和上面相反,研究做的太窄,適合小論文,本身角度又沒有延展性,顯得缺乏研究和社會意義。例如研究2019兩會的融媒體報道,研究生要做三年的研究,那2019年過去之後2020年的兩會研究不研究呢?還有研究某個特別具體的節目和應用,這個時候你必須要講到它的研究意義,不能寫成調查報告。例如2019兩會,這裡如果你不僅僅分析報道,而是把它作為中國主流媒介轉型的一個切片,一個案例,它們怎麼運作的,這就有意義。具體的節目和應用,作為個案時應當有足夠的代表性。


三是資源不足,不切實際。我前幾天說研究生做偶像研究可以考慮在練習出道來找資料,很多人覺得是個笑話。可是對於同樣普通研究生做“央媒的國際傳播戰略”“SM的造星工業”“5G的應用與對傳播影響”“奢侈品牌在華戰略”,這個就沒有人笑了。殊不知後者這些要研究,比當練習生難得多。例如戰略,戰略不是“內容策略”這麼簡單,內容只是冰山浮起的那部分,真正的戰略是組織的變革、資源的調配、方向的改變。這個沒有內部信源是很少能弄明白的。你如果沒有相關背景,也沒有訪談資源,做這些是空中樓閣,假想面試時,老師問你“應該如何操作?”這個你就很難去回答。


四是忽略方法,文獻不足。許多交給我的方法是非常簡單的幾句話,甚至只是把課本上寫的方法的概念摘抄下來,改幾個詞,但是課題卻是一個大課題。這種頭重腳輕是非常糟糕的。再比如,對方法的錯誤理解,將文本分析和內容分析混為一談;認為問卷調查可以問到很深度的、開放的信息;認為問卷調查可以判斷出因果關係;控制實驗法不設對照組;做傳播現象分析不問受眾;給定性研究設置若干假設……這些如果背,人人都知道是誤區,但自己做,就全部忘了。實際上方法是傳播學乃至社會科學的基本功。同理文獻也是如此,如果你一個核心的主題,只有不到五篇文獻引用,就很難讓人信服你對這個主題有透徹的瞭解。這兩個地方都是老師看功力的地方,絕對不能忽略。


五是娛樂過多,沉澱不足。科研設想中,娛樂化、生活化的內容佔了相當比重,抖音、飯圈、生活方式、小眾群體消費、網絡流行語、流行應用……一言以蔽之就是“微博熱搜”。當然,不能否認這個部分在傳播中的研究價值。但是從整體看,娛樂化的研究過多,這勢必也是一種單調。很多有社會價值、有理論意義的研究就比較少。例如,之前我提到的關於弱勢群體傳播、家庭傳播就很少,又例如傳播史、新聞史幾乎沒有看到。我們的科研設想來自於我們感興趣的問題,但問題不應該僅僅是娛樂問題,也包括我們周邊的社會環境、社會群體。“風聲雨聲讀書聲”作為新聞傳播學同學,應當有社會責任感,看到許多真正有份量的問題,這樣做也能給老師留下更深的印象。


六是貪多求全,顛倒主次。科研設想的目標一定要集中,精準,邏輯要簡單,論證要深入。但是許多研究試圖不斷的堆積理論,在堆積理論過程中迷失了方向。例如研究後真相時代的媒介倫理,這本來是個好題目。但是如果你再把輿論領袖、議程設置加進去,或許你的本意是後真相的有一定的表現是輿論領袖違背媒介倫理進行錯誤議程設置造成的,但如此複雜的邏輯鏈條和理論思路,會讓你寫科研設想的時候不知道怎麼設計,好像這裡也有特點,那裡也有理論,該用哪個呢?無論在寫作還是在闡述的時候,都大大超過了碩士研究生備考的控制能力。又比如用媒介素養和使用與滿足來分析貧困人群的媒介使用問題,殊不知媒介素養是站在第三者角度的評價,使用與滿足則是站在傳播受眾自己觀點的分析(例如貧困人群更多使用觀看娛樂短視頻而不是教育,可能是他們缺乏媒介素養,但也可以是他們解脫自己生活壓力的方式)兩者同時使用,實際上是互相抵消。類似於這種題目,應該儘量做減法。用一個核心突出,如輿論領袖的議程設置動機和方式。至於後真相也好、媒介倫理也好,應該是這個基本研究之後進行的評價。


七是目標粗曠,浮於表面。如果我們研究一個對象,我們往往希望能夠得到它的一些深入的,不為人知道的東西。至少,這個功能不應該是人盡皆知的常識。例如很多人感興趣的《國家寶藏》。這個節目如果你只是粗獷的把它作為文化傳播類節目,研究這個節目“如何發揮文化傳播功能”。這就是一種非常浮於表面的研究,其結論可想而知。如果你也是想到這樣的一個層次,就需要不斷的進一步問自己許多更深入、更細緻的問題。問題越精細,你得到的反而越多。例如《國家寶藏》與此前的歷史文化節目區別在哪裡?(傳播歷史研究),國外是否有類似的節目設計?(中外對比研究),這個文化傳播功能怎麼體現的?(傳播效果研究),這個節目背後是怎麼設計和創作出來的?(媒介生產研究)這個節目背後有哪些產業鏈和盈利模式,對我們有哪些啟示(文化產業研究),這些研究不僅會比你之前的研究更加深入,而且更好做。


八是內容陳舊,缺乏新意。上面我們談了“七大病”,但是我們最後仍然希望:大家能夠在規避這些問題的時候,做出些新意來。畢竟,碩士的意義和價值,就是要進行基礎的學術訓練,為人類帶來更多的新的知識和經驗。或許選擇一個穩固的研究框架,挑幾個不會錯的研究結論,換個人群重新“復刻”上一遍,大體也是過的了關。但是這對於競爭激烈的研究生複試而言,就是浪費了一個你可以展現自己思維和學術能力的珍貴機會,不可不慎啊!



還有更多可以幫你在複試中加分的知識點

和應試Tips

可以戳這裡

👇


4000人來聽的新傳考研複試公開課(含調劑),我們已經整理好回放啦!

https://weiwenku.net/d/11002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