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二代們這十年

哥們買房2019-03-19 19:32:05

本文碼字工:內幕君

發稿平臺 | 哥們買房


條條大路通羅馬。有人生在羅馬,且有房。


1

京城四少


2009年,王思聰剛回國,娛樂圈還和他無關,地產也無關。


這一年秋天,第7屆“芭莎明星慈善夜”上,成龍拍賣紫檀官宅配殿建築模型時,臺下的房祖名頻頻舉牌加價,從100萬叫到240萬。


他左手拿著手機,和電話那頭的人耳語,右手不停舉牌追加。把他老爹驚得一愣一愣。


最後,房祖名以388萬元的高價拿下。


主持人吳大維笑著問他:“你是捨不得你爸賣‘房子’嗎?”


房祖名一口港普說到:“我的好盆友王先森,他讓我幫忙拍下,送給周迅。”說完,全場一片譁然。


周迅紅著臉,羞澀上臺。愛搞事的吳大維起鬨:“我感受到了友情和愛情。”


放鬆下來的成龍喜形於色,雙手合十,一個勁地感謝眾人捧場。他知道,千金買一笑,只不過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范冰冰在臺下坐著,緊緊拽著裙襬,暗暗發誓:我要靠自己成為豪門。


娛樂圈和豪門的故事,總是草長了鶯就飛,春色無邊。


房祖名口中的王先生是王爍,和王珂、汪小菲、汪雨合稱京城四少。王爍他爹叫王志才,一個在京城小有名氣的澳籍地產商,王府井的“王府世紀”大廈便是他旗下產業。


1999年《還珠格格》大紅大紫之前,王志才猛追“晴格格”,用霸道總裁的口吻對王豔說:“你拍戲隨心所欲就好,不想拍就別拍,我養你。”


話音落下,王謝堂前燕旋轉跳躍,閉著眼降落在故宮邊的大戶家。王豔成了王爍的繼母,同是1974年出生的周迅,差一點就得喊她一聲婆婆。


2009年的王珂還沒破產,娶劉濤時,關於他身世的八卦滿天飛。甚至有人說,王珂是王石的兒子。這是一個開大了的腦洞。


樓市常暴利,地產多豪門,也就不怪吃瓜人浮想。在他們的成語字典裡,“揮金如土”的近義詞是“房地產商”。


就連汪雨,在百科詞條中,也被貼上“上海地產界大亨”標籤。事實上,汪雨回國後經營的是藝術公司,倒是他同父異母的二哥汪致重,踏足過地產開發。他們的父親叫汪道涵,“汪辜會談”男主角,曾任上海市市長。


那時候,汪雨和趙薇已經勞燕分飛多年,前女友清單中躺著一堆女星,“黃奕”、“陳紫函”、“張敏”……


汪小菲和張雨綺彼時剛認識,談起汪小菲,張雨綺難俺柔情一面:“很開心,覺得人生突然充滿了色彩,之前是灰白的。”


沒過多久,這種色彩變得紅彤彤,沿著臉部刻畫巴掌的形狀。兩人發起狠來,在家裡對抽耳光。


後來,王思聰這個不怕事的主兒回國了,“二王二汪”的京城風雲大幕漸落,娛樂圈即將人仰馬翻。



2

豪門恩怨


此事要從王思聰回國後的第二年,2011年春天說起。


這年四月,汪小菲受夠了巴掌的滋味,扭頭娶了嬌滴滴的大s。婚禮現場被張朝陽圖文直播,隨後媒體群起指責鋪張浪費。


張蘭不得不出來降溫:

 

我跟萬達董事長關係非常好,此次他的飯店免費贊助,宴席是俏江南包辦,也有優惠。同時,婚禮所有的禮金,都將捐給慈善機構。


言外之意就是,我們用關係在結婚,不用花太多錢。


這中間有個插曲,婚禮原本不對外,但網易、新浪、搜狐那會激戰正酣,一想到能為搜狐搶個“獨家”,張朝陽利用嘉賓身份,讓搜狐的娛記喬裝賓客,人為製造了這樁事故。


眼看春宵未度而外亂四起,汪小菲和大S怒火攻心,要求張朝陽道歉,張朝陽死不認賬,回敬一份《不道歉聲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嫌事大的王思聰火上澆油,在微博手撕張蘭母子:


“看來兒子的裝×是遺傳母親的狂想症,張蘭阿姨你好歹也算個知名企業家怎能隨意造謠呢?你從未和我父親見過面怎能胡說關係好,甚至贊助你那裝×兒子的婚禮呢?高調就高調唄,本身也不是錯,但你裝啥啊?不還說禮金全捐嗎,你給我個發票看看唄?”


年輕氣盛的汪小菲同樣開炮回敬,說王思聰就是一臭傻X,總會有受罪的那天。罵到最後,王思聰撂下狠話,要讓惹他的人統統吃癟。


“其實我很好說話,我交朋友也不在乎他有沒有錢,反正沒我有錢。有些人,兜裡有幾塊錢,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什麼京城四少,靠父母開個豪車,泡個女星,也敢稱少,其實就是一笑話,惹到我統統讓你們吃癟。”


經此一戰,王思聰爆紅,那門對準娛樂圈的炮見誰打誰。


嘲笑愛戴英語“屎”、諷刺文章出軌後發微博很“雞賊”、直說陳妍希版小龍女是傻姑、說葛天嫁給劉翔是“整容改變命運”、暗諷范冰冰張馨予為“毯星”、批評王菲“無知”、黃子韜“腦殘”,張翰“最渣”……


用張馨予的話說就是“管得真寬”。



3

鋒芒初露


客觀來說,王思聰不算紈絝子弟。


10年前,21歲的王思聰從倫敦大學哲學系學成歸來,但對接班無感,他跟老王提出想單幹。


江湖流傳,王健林伸手給他5個億,讓他幹不好就回萬達接班。


事實並非如此。


2009年12月,王思聰成立了普思投資,註冊資金是2000萬。每次王健林給他增資,額度多為500萬元、1000萬元。到2015年8月時,普思眾多投資項目中已有5個實現IPO,2018年的電競事業更是風生水起。


相較於王思聰的另闢蹊徑,其它地產二代們,更多選擇靠近父輩的權杖。走出08年的風暴後,地產行業又進入下一個快速通道,2009年開始迎來白銀十年,地產二代初試牛刀:


2009年,楊惠妍加入碧桂園4個年頭,初為採購部經理,後來跟在楊國強身邊,學習集團發展策略的制定;

22歲的王曉鬆,從南京大學環境科學專業畢業後,旋即進入新城,在常州公司工程部當土建工程師。

24歲的陳昱含從澳洲歸來一年,開始出任中南的董事,總經理助理;

20歲的朱桔榕,已是合生創展的總裁助理,分管公司財務、人力行政管理等工作,指日接掌這艘曾經的“地產航母”。而她此時的另一個身份是,中國人民大學金融專業大三學生。別人在象牙塔裡,她在塔尖上;

32歲的許世壇已是地產老兵,在世茂已經走過10年。2008年,許世壇擔任世茂集團副主席。同為閩系房企的寶龍,二代許華芳和許世壇年紀相仿,時任寶龍集團執行總裁,主導了寶龍赴港上市。


也許是閩商家族觀念濃厚,閩系房企的二代接班較為普遍,正榮的歐國強、歐國偉兄弟,中駿的黃倫,融信的歐國鵬等均在家族企業歷練。


2018年,正榮上市時,歐宗榮分別給了大兒子歐國強和小兒子歐國偉7.26%、7.24%的股權。招股書上卻不見二兒子歐國耀。


打兒子們小時候起,歐宗榮就愛給他們講故事,長大了也不例外。歐宗榮故事講得好,他常對二兒子說:“不要覺得哥哥弟弟都在賺錢,慈善是在花錢,如果把慈善做好了,你比我還厲害,把錢花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於是,歐國耀默默接過了歐家的慈善事業,對學新聞專業的他而言,竟也有些對口。


和高調的企業形象相比,閩系和粵系房企的二代們,簡直低調到塵埃裡。曾有媒體想挖楊惠妍的照片,上網一搜,難辨真假。許家印的大兒子許智健,也鮮少露面。至於許老闆的二兒子,更是神祕,外界只知其英文名為Peter。


2013年,一組“深圳頂級富二代”炫富的照片火遍網絡,照片中,富二代“許熙浩”左擁右抱九頭身網紅,私人飛艇、遊艇、超跑一一開列。儘管頂著高高的“公雞頭”,兩女夾持中的許公子,顯得格外袖珍,看起來稚氣未脫。


有爆料說,許熙浩便是許家二公子。這個腦洞大得女媧都驚訝。


內幕君偷偷告訴你,許二公子中文名XTH,身高超過一米九,體重超過一百九,如能瘦身成功,也算帥哥一枚。


Peter Xu任性起來堪比思聰,這是後話。



4

新京城四少


2011年,在王思聰的攪局下,"京城四少"漸漸偃旗息鼓。


一個新格局悄然打開。


2012年3月23日,“力量礦業”在香港上市。上市前,張力擁有力量礦業70.8%的股權,上市完成後,張力把控股權轉讓給31歲的兒子張量。


這位低調的富力二代,從這時候開始進入公眾視野。2016年,張量和王思聰、王爍以及潘石屹兒子潘瑞,被網友稱為“新京城四少”。


有趣的是,他們的父輩無一不做地產。


和王思聰脫離萬達系不同,張量算是半個“自由人”,除了接掌父親扶植的礦業“王國”,張量同時自立門戶,於2006年創辦實地地產,2007年推出狙房網,時稱要打造中國最大的房地產網上售樓諮詢中心。但不盡如人意,狙房網沒能異軍突起。


反倒是地產領域,實地開始後程發力,在2015年之前,實地籍籍無名,銷售額僅10億上下,2017年銷售額達218億,成為新晉百強。


就在張量聲名鵲起的2012年,四少之一的潘瑞也回到國內,在中國建築集團一處施工工地實習。後來,潘石屹跟他說,“好男兒志在四方,多出去漲漲見識。”


於是,潘瑞在2013年遠渡非洲,去喀麥隆做保障房規劃。


但沒有潘石屹當初下海南幸運,潘瑞最終折戟非洲。


“說實話那段日子挺累的,第一次去(非洲)打了9針疫苗,差點被一杯自來水加熱衝的咖啡搞到昏迷48小時。當時迷迷糊糊的就覺得出師未捷身先死?”


潘瑞在微博上開涮潘石屹,“我就是信了我爸一句‘好男兒志在四方’。才差點把命搭進去,還啃一禮拜泡麵。”


據潘瑞回憶,當時的項目要想順利開展,需花錢“打點”官員,但他不樂意。作為90後,似乎生來就帶著一股“我行我素”的傲氣。


故事的結局是,潘瑞完成非洲大撤退,去英國創辦EREC地產,做留學生公寓的開發和運營。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當收租公,蓋新樓繼續當收租公,最後資產證券化。


作為首個由華人主導的英國學生公寓品牌,潘瑞的UNINN三年時間便打入英國學生公寓市場,佔據了一定市場份額。


從潘瑞身上,似乎看不到公子哥的習氣。這位留著一頭長髮的地產二代,甚至有著不帶包袱的真實。


網友問他:你這麼努力是為了不繼承家業嗎?


他說:“做好了是應該的,做不好脊樑骨被戳碎,我不去。”



5

守業不易


潘瑞道出的或許正是地產二代的心聲,創業難,守業更難。


2009年,朱孟依任命還是大三學生的女兒朱桔榕為總裁助理,分管財務和人力行政;2012年3月26日,朱桔榕被委任為合生創展集團執行董事兼常務副總裁,年僅22歲。


公告一發布,公司內部瞬間譁沸。


就在25天前,創業元老之一、效力合生18年的薛虎,剛剛請辭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朱桔榕接替的便是薛虎。一時間,公司盛傳“高管辭職是為了給朱孟依的子女讓路”。


這樣的事在合生內部不斷上演。


“我在這裡祈禱,我在這裡迷惘,我在這裡尋找,也在這兒失去。”


2012年年會,時任合生創展董事會副主席的張懿,上臺唱了這首《北京,北京》。他沒想到的是,一年後,他真的“在這兒失去”,朱桔榕接過了他的交接棒,再次高升為董事會副主席。


從業績表現來看,朱桔榕掌下的合生依然沒有起色,銷售金額在百億上下徘徊,要知道,昔日的合生可是王石驚歎的“地產航母”,是行業第一家破百億的公司。


如今合生已是肉眼可見的江河日下,而立之年的朱桔榕任重道遠。


2016年,Peter Xu哈佛歸來,許老闆在珠三角畫了一個圈給他。二公子走馬上任,一出場就是珠三角地產公司董事長。但兩年後被撤了去。


缺乏基層經驗,Peter有些“少不更事”。有一回,開“恆房通”業績動員大會,營銷負責人準備好PPT投影,由於沒打印成紙質版,Peter大發雷霆,當場宣佈散會。留下一眾人呆若木雞。


對於這位94後一把手,內部員工常言“伴君如伴虎”。


當然,年輕的Peter Xu也有他可愛的一面。有員工去他開的餐廳吃飯,給了個差評,Peter Xu很不開心,吩咐餐廳全場打3折,好讓別人多給幾個“好評”。


錢果真是許家“印”的。


對了,Peter Xu的餐廳叫“小郡肝串串香”,在廣州特別核心的地段。



6

十年樹木


朱孟依也好,許家印也罷,在泥地中摸爬起來的地產創一代,應該都懂一個道理:


宰相必起於州部,猛將必發於卒伍。


至少孫宏斌深諳。


2011年,孫宏斌的兒子孫喆一畢業回國,相繼在雪湖資本和昌榮傳播任職。


雪湖資本是一家專注於投資中國的對衝基金,昌榮傳播則是廣告和公關公司。一個是資本領域,一個是公關領域,看似和融創無關,其實,這兩者恰恰都是一個接班人要面對的戰場。


2014年,“遊歷”一番後的孫喆一正式加入融創,相繼在資本市場、土地獲取、項目運營等部門輪崗。


2015年,孫喆一進入融創上海大區,隨後擔任區域副總裁,向上海大區總裁田強彙報。


兩年後,孫喆一回到總部,成為執行董事,向副總裁兼董事會祕書高曦彙報,負責戰略投資工作。


可以發現,融創太子的身邊,總有伴讀的太傅。


收購佳兆業和雨潤期間,融創一方組成超過20人的併購團隊,時年25歲的孫喆一全程跟隨孫宏斌觀摩學習。孫宏斌的二代培養計劃,可謂未雨綢繆。


未來,比老孫更牛逼的接盤俠,也許就是小孫。


宇宙第一房企的接班人,同樣難當。


“我認識她時,豆豆還是一個十三四歲的中學生,經常跟著楊總旁聽董事會會議。”一位碧桂園的老員工如此回憶。


他說的豆豆便是楊惠妍。


九層之塔,起於壘土,泥瓦匠出身的楊國強,早早就讓楊惠妍拿握“土鏟子”。


楊惠妍十三四歲時,楊國強帶她列席旁聽董事會會議。會後,楊國強還要向她解釋為什麼他在會議上這樣說話,並且教她如何管理下屬。


其實,不論是頭部大鱷“碧恆融”,還是力爭上游的中部房企。智者,絕不會讓二代們的上位變成“高點空降”。


22年前,世茂控股總裁許世壇是代理公司的銷售員;14年前,碧桂園聯席主席楊惠妍是採購部經理;10年前,新城控股總裁王曉鬆是分公司的土建工程師。


想要基業長青,就要十年樹木。


但正如中南陳昱含所說,未來房地產格局是“這個行業還在,而你還在不在”的問題。


不奔跑的人,身在羅馬,也只是贏得一時。




如果你遭遇過房產糾紛,如果你覺得你買了一套“假房子”,如果你因此跑去售樓部大鬧營銷中心、扯橫幅,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請告訴哥們!!!樓市315 | 哥們買房投訴平臺—“做買房人的看門狗”,再次面向所有買房人開放!



文章精選



1.綠地轉型之路巧遇中民投“危在旦夕” 決定“助人為樂”再造地標!


2.重磅!南京二手房部分稅費減半!不滿兩年 總價300萬住宅能省稅費近萬元


3.流浪地產:《南京眼》

https://weiwenku.net/d/110021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