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該死的矯情

廣告文案2019-03-23 17:28:17

凝結漂泊的雲

顯影無形的風



第一朵雲

漫不經心

忘了山川的名字


第二朵雲

翻越地平線

說著白色的語言

每一朵雲

在天空留念


每個瞬間

都在變

他們向大地投下影子
掠過城市和海

火光和灰燼

既是永遠
也只有一天


一陣風
吹亂了四季

我看見樹葉飄落
蘆葦起伏


指尖的風聲

掠過田野和路人


提醒我

按下快門

風踮起腳尖
從身旁悄悄經過

只有飛鳥

站在風的肩膀上


隱隱約約看穿

風的形狀


文藝、夢囈、意識流……


類似這樣的詞彙,都不足以形容這支廣告片之於我的感受。


想來想去,只有「矯情」這個詞語了。


一種恰到好處的「矯情」。


有多少人在鮮衣怒馬的年紀,想過馳騁遠方,就有多少人在為賦新詞的光景,想過為愛走天涯。


在那樣的嚮往裡,刀和劍,書與筆,鞋子和揹包,便是一身的行囊。


等到年歲漸長一點,有能力把這樣的想象付諸於行動的時候,心境卻往往找不到了。


白天要謀生,剩下的那一點念想,只能交付給夜晚的一杯酒、一部電影、一首單曲循環的歌裡。


也就是這一點點念想,還經常被人看成是「矯情」。


矯情就矯情唄。


因為只有你知道,你需要這片刻的矯情,才能第二天醒來,繼續泅渡這茫茫的人生荒原。


徠卡這支廣告片,我覺得它能擊中的,恰恰就是這種該死的矯情。


在裡面,無論是捕雲的中年攝影師黃覺,還是追風的少女文淇,在他們的鏡頭和獨白之下,都能把人心中這種矯情的念想給牽引出來。


從而再次勾起你,想要一個人上路,想要一個人拿起相機,透過取景框,來跟眼睛裡所看到的一切來對話的衝動。


這樣的衝動,也是自己和自己的內心對話。






據悉,這支廣告片是林嘉澍@flypig ,裡面的旁白文案創作由@熊小默 創作完成。


這也是這兩位 Vlog 界的好手第三次在廣告片創作上的再度聯手,之前兩人曾合作拍攝過 NOMO 相機的《時間停止》和 OPPO 的《發現夜的美》


廣告片中的拍攝取景地,全部放在了德國。


裡面沒有呈現新天鵝堡、勃蘭登堡門、海德堡老城這些德國的地標性建築,而是軌跡從古堡到農莊,到現代化的發電站,是因為隱含了一層象徵——這是一段「通往 Wetzlar 威爾茲勒(徠卡的故鄉)之路」。


演員黃覺現實中的另一個身份,便是攝影師,所以徠卡這支廣告片裡,相當於是自己演自己。



自帶文藝氣質的青年演員文淇的加入,則給第二段《顯影無形的風》,增添了一份靈動和可捕捉的氣質。



@熊小默 給出的文案,像兩段囈語式的詩歌。


就像是一個人坐在曠野裡,任由飛鳥掠過頭頂、山風洗滌思緒。


那句「一陣風吹,亂了四季」,倏地讓我想起一首三段式結構的歌曲中的第一段:


你像我見過的那個少年

揹著青春走在九月的街頭

一陣風吹亂了我的頭髮

突然天氣變得如此哀怨

只不過是一場生活

只不過是一場生活


導演@林嘉澍@flypig 的調度和把控,則賦予了畫面中的一種意念流動。


另外,關於「攝影」這件事本身,評論家蘇珊·桑塔格有過這樣的論述,她說:


「攝影」是當意識想要獲得某種東西時的理想手臂。


對看完這支廣告片的你來說,不知道是不是也想擁有徠卡這樣的一隻「理想手臂」?






附一:NOMO相機品牌廣告片


如何讓時間停止?

這是我心中說不出口的願望


想要凝住風

想要閃電變得像大地一樣

放慢起伏

這些心情 我想要你也知道


蠢蠢欲動的世界,在靜謐中顯影 

四季從未輪迴,光陰不再流逝 

時間夠我一直看著你 

一直一直看 


世界只屬於你我 

有靜止的一千萬人在陪著我們

萬物懸在空中 

所有人都在耐心地等著一瞬


直到我準備好 

說「要有光」


附二:OPPO 發現夜的美







你可以不點星標收藏這個公眾號

但你可以點本文左上角「廣告文案」進入歷史消息

在最上方搜索框裡輸入任何關鍵詞

查找你想要的品牌案例

畢竟,這個號6年了



沒去奧美中國面過壁

沒上李奧貝納摘過星

沒到環時互動搶過包

沒跟一線大咖吹過水

……

沒什麼能拿出來說的

只是暫時還喜歡廣告而已

所以一句話也不想打動你

微信ID:adwriter

微博:@廣告文案-  

知乎ID:二毛

https://weiwenku.net/d/110027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