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喝完這一杯我們就走!!

任真天2017-01-08 17:41:37



四十歲的老頭欺負打了一個一巴掌,全場震驚了


     “,三號房開包廂!”

  我剛坐下喝口水的工夫,就收到了小武的通知,連忙對著對講機應了一聲:“收到!”

  我趕緊整理了一番衣衫,站起身子走到休息室門口,對著坐在裡面的姑娘振臂一呼:“我們組的姑娘,都跟我走!”

  我這麼說,立馬有十幾個姑娘忙不迭地站起了身子。我數了數人數,確定人差不多都到齊後,就踩著高跟鞋“噔噔噔”地一路帶著她們去三號包廂。

  沒錯,這就是我每天晚上的工作,帶著姑娘們選臺,跟客人們打交道。

  我叫許念念,雖然我的年紀不大,但這裡的人都叫我念念姐。

  一開始,小武並沒有跟我說來的是些什麼客人,我也以為就是普通的一般客人。可等到我走進包廂後,等看清客人的臉,我的心不由地“磕噔”了一下。

  這是……彪爺?!

  如今,在我面前的人可不正是我們這場子裡又愛又恨的彪爺!

  為什麼說又愛又恨,無非是兩點。愛是因為他超級有錢,拿毛爺爺當餐巾紙撒,恨是因為這丫的變態啊!

  饒是我在這兒幹了沒多長時間,我都聽到過這位大爺的大名。在我前不久看到一位跟著彪爺出臺的姑娘,第二天被人擡進了醫院時,不單是會所裡的幾個小姑娘,就連我的腿也都抖了。

  偏偏我運氣這麼差,居然碰上了彪爺。

  儘管我的心已經七上八下地跳個不停,但還是忍著心氣兒,微笑著將姑娘領進去,問道:“爺幾個,看看我們這兒的姑娘,一個個都水靈靈的,嫩著呢。”

  彪爺生的五大十粗,據說是開地下賭場發的家,可能要時不時砍人討債吧,以至於那身形還真不是一般的魁梧,估摸著是我的兩個小身板了。

  彪爺看了一幫姑娘一眼,只是一個眼色的工夫,立馬就有身旁的小弟幫著把他看上的姑娘帶到他的身邊。彪爺選了倆姑娘。

  等到彪爺選好了姑娘後,隨後他那幾個手下也跟著選了一個。有一個男人估摸著也是他的手下,別看臉長得在一幫大老粗裡算清秀的,但人品可不咋滴。在經過我的時候,直接伸手摸了一把我的臉,我連個躲閃的機會都沒來得及,就感覺到一陣涼意從我的臉上拂過。

  我惱怒地看了那男人一眼,發現他不過是二十出頭的年紀,一張白皙的臉正嬉皮笑臉地看著我。

  我知道這幫人不是好惹的,忍著沒發聲,等到他們都選完了姑娘後,將整個人隱在陰影中,對著彪爺說了一句:“彪爺,那您吃好喝好,我就不打擾您的雅興了。”

  此時的彪爺,左擁右抱地正無暇顧及我呢,隨意地擺了擺手就讓我離開。

  丫的,這個流氓!

  我氣惱地轉身就想走,可剛等我前腳邁出包廂,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酒杯碎裂的聲音。

  隨著酒杯碎落在地,我聽到“啪”的一聲,回頭的時候正好看到彪爺甩了他挑的那清純妹子一巴掌。

  彪爺爆著一口黃牙,偏偏四十多歲的年紀還要找二十歲的小姑娘,此時被我們這兒的姑娘下了面兒,自然要想方設法地找回場子。

  他冷哼地看著被一巴掌甩落在地的清純妹子,忿忿說道:“老子讓你來陪酒,還扭扭捏捏地不喝,你是看不起老子嗎?”

未完待續哦

 由於字數限制,微信上只能更新到這啦,喜歡本帖的同學,可以戳下方“閱讀原文”去原貼看後續內容哦!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