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玉鳳,請滾出我的朋友圈

虎嗅網2017-01-16 02:30:36

我不是好人,對現象不懷好意。

這是我在所有圈子公開的觀點。
 
對現象不懷好意,不等於,缺乏善意。事實上,我依然清楚記得朋友圈被羅玉鳳開刷那天,剛好是馬雲見川普的那天,也剛好是萬科、樂視等資本事件塵埃落定蠢蠢欲動那天,所以,我在朋友圈寫下一段話:


今天是政治帝國與商業帝國的一天,一切提醒我政治與商業的關係與制衡,此外,有兩個詞一直在我腦海:邊界與底線。#在混亂的時代,我越來越不相信黑馬,無論黑天鵝還是灰犀牛,現象背後必有力量#



我還記得我寫這段話時剛從上海落地北京,上海對我而言是花園,北京對我而言是叢林,恰巧就在花園回到叢林的片刻,我朋友圈開始刷羅玉鳳。

這不是羅玉鳳第一次出現在朋友圈,卻是朋友圈第一次如此集中的被羅玉鳳刷屏。

“這樣的氣息很熟悉,對不對?

來人吶,又有人涮吃瓜群眾智商了
 
自我營銷仍然是“熟悉的配方和味道”

中國最會自我操作的人都姓羅。

從羅爾到羅玉鳳,一切太熟悉。
 
之前我一直不寫羅爾,因為,在生命之上,一切都不得冒犯。

原諒我用了“冒犯”,這是我出於對小生命的尊重,其實,按我們手頭掌握的數據,我們對羅爾是足夠寬容的了,如果不看在生命的情面,他近乎有可能是刑事案件,在這裡,我用了“情面”、“近乎有可能”等說法,是我對羅爾的一次又一次讓步。

我放過羅爾,但我不打算放過羅玉鳳了。

我是做大數據的,做人工智能的,做新媒體傳播的,這一切太熟悉了。

所以,有時,我真的很害怕熟悉的氣息。

就像一部日本電影《庸人》裡所說的那樣,如果你幻想過自己是一個殺人犯,你走在路上,你就很容易發現熟悉的氣味:


“那個真正的殺人犯在哪裡。



所以,當我看到羅玉鳳被朋友圈群刷時,我知道大眾又一次被綁架了。

潛龍勿用,為給大家警醒,我說一下這個網絡環境中要被朋友圈群刷的三個標準:


“10萬+;
過於奇特的點贊率(原文點贊和留言首條點贊);
最後加上過分誇張的打賞率。



這三條,出現在羅爾傳播模型裡,也同樣出現羅玉鳳的傳播模型裡;這樣的模型,也甚至出現在一切傳銷性質的公眾號中。

所以,剛剛我把標題的羅玉鳳同學改成了“羅玉鳳”,加上了雙引號,因為,這三個字的背後,不是單獨的個體,而是一個群體。

簡單說,一個利益關聯體。



羅玉鳳背後的三股力量


一個人,再壞,也可以被原諒。

一群人,在壞,那就只能開戰。
 
“羅玉鳳”三個字裡,有三股力量。

精打細算,三股力量

第一股,羅玉鳳作為個體在“中美”之間的遊移。還是那句話,現象背後必有力量。

如果你將羅玉鳳作為個體(時代特例)放入中國和美國不同的國家文化中,你會細思極恐,我不是陰謀論,但我對無法論證的東西,心存敬畏,保持距離。

而我一直沒有動筆的原因,也是在等。

等羅玉鳳將一切真相暴露出來。

我用了“暴露”兩字。

因為我不相信她會自己坦白,而所謂的“暴露”就是行為的矛盾性。

昨天在《最強大腦》裡,出現了我最喜歡的選手,於湛,他將空間和個體解構用的技巧就叫“樹的遍歷”,數的遍歷,其實是數據結構的內容,最簡單的邏輯就是:


  • 一片樹葉不會同時出現在兩個枝丫,這就叫做“矛盾”;

  • 同樣,枝幹不能成為根系的一部分,這就是所謂的“無根”。



“樹的遍歷”對不熟悉數據結構的人較複雜。

運用於“羅玉鳳”本身,就是:


  • 從原來跪舔式呼喚綠卡,到今天的否認自己想要美國綠卡;

  • 從原來所謂的抹黑中國,到今天的請求大家原諒和接納。



所以,在整個事件中,我只看到羅玉鳳的左右搖晃,我特討厭牆頭草,我尊重個體的選擇,她任何一種選擇我都理解,但我厭惡甚至噁心的是:她左右搖晃並透支群眾的善意。

所以,接下來,羅玉鳳只會更加跪舔中國。

因為她算盤有可能錯了,美國不要她,她怕中國不理她。

你說鳳姐怎麼辦?嗯,我想吃鳳爪了

第二股,羅玉鳳個人作為招牌與策劃人之間。

我不反對將羅玉鳳個人打造成IP。

如果通過商業模式,尊重個體,能讓個體有一個良好的創作與生活環境,一定是值得支持的,不然,我不會那麼那麼那麼喜歡餘秀華(餘老師!我用了三個那麼!)

在羅玉鳳第一篇群刷文裡,我其實特別想說,“如果自己真的有才華,那就作品說話。”、“如果自己沒有才華,那就踏實生活。”這麼說吧,羅玉鳳想好好生活有一萬條路,但她偏偏選擇了一種“假善良真偽裝”的那種。

我們把這個做法叫“雞賊”。

羅玉鳳的雞賊和羅爾的雞賊一樣


“沒出事,你我,我也好,最大的問題可能就是分贓不均的問題;一旦出事,都是你的錯,我是無辜的,我不知道,我只是我,我沒有那麼多的力量去做事。我也是受害者……

這樣的邏輯就很雞賊。



至於利用羅玉鳳去獲利某平臺前主編,他和羅玉鳳的關係,簡直就是曾經的小銅人和羅爾。話到這,就不必多說了,大家都聰明
 
美國會以特殊人才引入鳳姐嗎?

第三股,利用羅玉鳳事件牟利的媒體人

這一部分開始打臉我的朋友圈了,科科。

首先,是,那些以羅玉鳳為噱頭,為表彰自己遼闊包容心和富有同情心的編輯朋友們。

其實你們的做法挺LOW的,所以我才說,我有時特討厭身邊那群假惺惺的人,裝什麼呢,罵羅玉鳳的人也是你,誇羅玉鳳的人也是你,你們不覺得自己的人生很可笑嗎?

其次,是那些高歌讚頌羅玉鳳無私、慈善、正義而批判社會冷漠的媒體人。

你們做那麼多年媒體人,看不出問題的關鍵嗎?作為一個媒體人,不想想事件的關鍵,而自願做別人的手套,某些媒體機構的選題主編,真是連來我公司面試的資格都沒有啊……

當然,這兩種還好。

最可恥的是那些利用“羅玉鳳”不僅綁架讀者,還要綁架中國群眾的媒體人。

尤其那個說什麼,我們都欠羅玉鳳一句對不起的,說什麼我們沒有資格總用一副高高在上的目光去審視它和嘲諷她的,說什麼每一個沒有作惡勤勤懇懇靠自己雙手努力去奮鬥的人都值得尊重的。

真是“別,老子不欠!”

三里屯馮唐老白上榜,就不讓鳳姐露臉

大家看到最後一種的邏輯錯誤的嗎?

將我們“分辨是非”的本能等同於“高高在上”;將我們對“跳樑小醜”的點評等同於“嘲諷”,然後,還進一步綁架我們,彰顯自己是明是非,講道理的
 
而比起這三類媒體人,朋友圈轉發文章的群眾,我不打算批評了。

他們或許無知,但他們也挺無辜的。

他們只是希望能用綿薄之力,讓這個世界好一點,我很想罵醒他們,但我做不到,我還是保持他們對世界裡那一份真心和柔軟吧。

請你們原諒我。

才不會告訴你們我爸也轉了文……嗯哼!

給你自行車呀

不是每個人都值得被原諒

我不是好人,恰恰因為我不好。所以我知道壞是怎樣的。
 
我經常說,做人要有正念。

所謂的正念,就是要對很多人、很多事有正向的引導。我身邊有很多人都特別心術不正,那些朋友很早就被我踢出朋友圈,也踢出了合作名單。

要做到有正念的人,首先要知道,什麼不是正念?


  • 例如某男星玩某刺激行為意外死亡後,某APP推出了某種窒息虐戀的普及,這就不是正念;
  • 例如,某男性出軌後,某酒店集團推出某特私密的情趣酒店,就不是正念;
  • 又例如,在社會群眾遇到某些人身財富損失後特意推出某些馬後炮式的產品廣告的,也不是正念。



不正念就是將利益建立在別人的痛苦身上。


“如果沒有悲憫之心,
如果沒有慈悲之懷,
如果只為了抓熱點而沒有底線地去放大對受害者的傷害而獲利,
就是邪念,就是沒有底線!”



人,永遠要知道自己的邊界和底線。

我不怕壞人,我知道他壞,所以我會防守;我也不怕功利的、逐利的拜金犬,因為我知道合作就是這樣,錢之外的事,一切別碰;我也不怕投機主義,無非是對賭,願賭服輸,成王敗寇,一切都有相對的公平。

這就提前亮出彼此的邊界和說明遊戲的規則。

“我最怕的是沒底線的人。

沒底線,就是隨時變樣,輕易改變規則的人,這樣的人會讓你無法適從。
所以,必須遠離。
 


“對羅玉鳳而言,從過去的胡作非為,到今天的跪舔裝可憐,就是沒有底線。或許在別人眼中可以接受,但在我眼中無法允許。

不是沒有人都值得原諒,不是每個人都有第二次機會。



不是每個人都值得被原諒

遠離沒有底線的人

遠離沒底線的人,是我們一生的求生練習。

不要讓垃圾,進入我們的社交圈和朋友圈。
 


  • 一個有邊界的人,會讓你提前警醒、預防,主動保護自己。
  • 一個沒底線的人,只會讓你突然死於無形之中,措手不及。



所以,底線永遠是第一位的。

這也是我所有朋友都知道我的“社交潔癖”,這些年來,我一直遠離沒底線的人。

  • 一個不怎麼聰明的人,他的作業能力不太好,他有點笨,他有點缺乏天資,他有點愚蠢,他一次失誤,讓你損失了一百萬,你依然是可以原諒他,因為你知道他的本質是好的,只是一時不聰明,你原諒他,是因為你知道他心裡有數。

    他清清楚楚他自己對你有虧欠,這樣,反倒激發他的潛能。

  • 而一個不算太笨,也十分懂得人情世故,偶爾也能成為你資源方的人,一旦沒底線地成為叛徒,出賣過你,哪怕只有一千塊,請永遠把他列入黑名單,並且把他曾經介紹過你的朋友,全部列入黑名單。

這其實就是我在2016年整個10月,我們圈子做的一次清洗,我們提前讓一個“沒底線”的人出局,我們的世界不允許任何沒底線的人存在。

由此,看“羅玉鳳”的事件,其實也有積極意義,至少,讓你看明白哪些人是沒有底線的,這點特別好。

這就是一樣事物的兩面性,垃圾也有垃圾的作用。

在羅玉鳳事件的最後,想說一點。

我其實真的是很反感投機主義,我最討厭的人,就是,雞賊。有時候我也會想,如果羅玉鳳不是這樣,如果她真安心去寫詩,認真創作,我相信我身邊依然有很多人是會幫助她的。

但她恰恰選了這條路。

所以,這就又回到了那句老話:

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

在無情的歲月裡盤點必須的人生

而在文章的最後,我希望你做個有正念的人。尤其在這個越來越扁平的時代,你可以小聰明,但不要假真心。

這或許是作為個體,對整個社會,最好的善意吧。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