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豪花953萬買一隻鴿子,到底怎麼玩?

杜紹斐2019-04-12 20:45:38


前兩天,一位中國富豪花953萬人民幣買下一隻歐洲鴿子,一隻鳥抵北上深一套房,真正的大鴿大。


這件事其實並不稀奇,玩鴿子正成為中國富人的新愛好,一隻數百萬情況實在太常見。



當你還在外賣下單29塊8一隻烤乳鴿,某中國富人正以49萬美元收下一隻比利時的雌鴿「Nadine - 仟翼」,轉過頭,又在北京以47.5萬美元將一隻冠軍鴿「Extreme Speed Goddess - 極速女神」輕輕放入籠中。


普通大眾眼裡,鴿子或許只是紅豔豔的盤中餐,但在中國富豪階級看來,鴿子是堪比黃金貴重的活化石,他們願意為優秀賽鴿和賽鴿運動傾盡萬貫家財。


下面就讓養鳥大戶康總給你們介紹一下,鴿子,這項新興的高階富人玩物。



讓中國富豪趨之若鶩的現代賽鴿運動,起源於上個世紀歐洲。


在擁有古老賽鴿傳統的國家,如英國,法國,西班牙和比利時,上流貴族會用汽車、火車把信鴿送到遠離家鄉數千裡的地方,然後放飛這些信鴿,讓這些鴿子們穿越千里回到故鄉——


說白了,就是放鴿子。



第一隻回到家鄉的鴿子,就是王者,主人因此會獲得豐厚的獎金和巨大的殊榮,讓所有愛好者為之瘋狂。


貴族老爺們關於這項運動簡述非常浪漫:信鴿為了主人蔘加比賽,它們穿越歐洲飛越幾千公里回到家中。


別看賽鴿聽起來非常簡單,可是歐洲貴族上流社會的摯愛,背後有一群歐洲專家和賽鴿好手苦心孤詣的訓練和飼養,還有賽鴿們英勇無畏和所向披靡的精神支撐。



比賽公里數從幾百公里的短途到幾千公里的長途不等,對於賽鴿們,過程無疑是比大自然的優勝劣汰更殘酷的競爭法則。


成千上萬只信鴿被放飛後,要和鳥類群聚的本能作鬥爭,然後一路忍飢挨餓,克服其他鴿群誘惑,還要躲避猛禽、野貓、野狗和獵人等追獵,跨越海峽,山川,飛回主人身邊。


勝者接受更為艱苦的訓練,弱者被淘汰,兔死狗烹。



拿2009年,英國-巴塞羅那國際賽舉例。


飛行直線距離長達一千多公里,途中有高聳的西班牙比利牛斯山,廣闊的法國中部高原,寬度近百公里的英吉利海峽,進入英國領空後,還有300公里山地和丘陵。它們只有不到兩天的時間,完成這次飛行。


一共有27630羽各國賽鴿參賽,它們必須決絕地脫離數以萬計的歐洲大陸鴿群,孤獨而英勇地踏上歸途,心中都在唱著: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也穿過人山人海。


在全英的上千距離賽鴿記錄中,從巴塞羅那來的歸巢率不足10%,幾代英國賽鴿人的夢想就是在第二天,看見自己的鴿子從巴塞羅那平安歸巢。


無論名次高低,只要能夠歸巢,都會被賦予一個無比榮耀的名字:「孤膽英雄」。



那場激動人心的賽事上,英國著名長距離賽鴿手,帕菲德兄弟,一共送了2羽賽鴿去參賽,其中一隻7歲雨點花鴿子,一舉奪下英國-巴塞羅那亞軍。


這隻鴿子非常傳奇。


它已經22次成功完成飛渡英吉利海峽的各類中長距離比賽,獲獎距離超過16000公里。


更值得一提的是,就在2007年,它在胸部被獵槍打穿情況下,依舊拼命飛過英吉利海峽,勇奪全英第69名,也因此獲得了全英長距離俱樂部「英雄賽鴿」的榮譽桂冠。


賽鴿不只是信鴿敢於挑戰自我的精神,也是賽鴿手們精心培育和訓練的結果——


因此獲得上流社會喜愛。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隨著現代社會的變化,這項需要歐洲中老年貴族砸重金,花精力,長時間培育的運動因為沒有年輕力量的更替,本已趨於疲軟沒落。


但中國新興富人們卻相中這一貴族運動,引進國內,成功在東方搞起了層出不窮的鴿王爭霸賽。


據媒體報道,中國信鴿協會正式註冊會員超過40萬人,競賽場次9萬場。獎金總數高達281億,比NBA總獎金還高,在世界體育運動中排名前四,東方實力果然不容小覷。



由於血統在賽鴿訓練和比賽中至關重要,鉅額獎金誘惑下,只要是冠軍鴿,其父母、兄弟、子孫,都會成為重金爭奪的大鴿大。


除了開頭所提到的值一套房的鴿王,無數天價鴿子接連誕生。


網上信鴿交易平臺「Pigeon Paradise - 鴿子天堂」稱,近幾年來自荷蘭的彼得・溫斯特拉先生出售了約250羽鴿子,價值近兩百萬歐元,超過一半買家是中國人。


由於鴿價飛漲,甚至滋生了偷鴿這一產業,也有傳統玩家非常不高興,比如法國愛好者就表示:


「超過數十萬的售價是在扼殺賽鴿運動,叫我們歐洲新人如何嘗試這項運動?」



優質賽鴿一進入中國,面臨競爭跟考研一樣殘酷。


鑑於我國疆域遼闊,地勢西高東低,比賽時,常常在西北極為荒蕪艱苦的地方放飛,讓鴿子向著東南飛回。


在我國鴿界,這一線路被稱為「黃金賽線」,比賽路程也由最初的1500公里一路竄到3000多公里,一次次挑戰著鴿子的生存極限。


比如2013年一次比賽,4524羽信鴿從上海坐了4天5夜的火車來到新疆鄯善放飛,它們從大西北飛回上海,直線距離3035公里。


這幾乎是接近信鴿生存和飛行距離的極限,能夠成功返鄉的鴿子不會超過放飛數的1%。



當時,一隻3歲鴿子用18天跨越重重險阻,第一個飛回了上海,抵達時疲憊得連眼睛也睜不開,分外消瘦,它就是那1%的冠軍。


人們抱著超英趕美的決心,遠距離信鴿大賽比歐洲老貴族多了幾分狠勁兒,也多了東亞人不服輸的勁頭,賽鴿競爭愈發殘酷——


賽鴿這項貴族運動也愈發變成資本賭博,失去原本訓鴿、賞鴿的精神與味道。



其實不必過度捧高西方玩法,多年前,中國人的玩鴿情趣比歐洲有過之無不及。


過去中國,不但有用信鴿傳報軍事信息傳統,更有非常優雅的玩鴿子的生活方式,傳統賞鴿。



這是屬於中國宮廷和老貴族的審美趣味,沒有那麼殘忍和嚴苛,只是家常的賞心悅目,你也能玩。


作為天字第一玩家,著名學者、收藏家、文物鑑賞家,曾經的貴族子弟王世襄,就為觀賞鴿深深折服,深愛不已。


老先生童年,每條衚衕上空都有兩三盤鴿子在盤旋,鴿市長達兩三百米,來往遊客絡繹不絕,不是賣鴿子的,就是做鴿子哨的,幾百人之多。


老先生在世時,為中國本土的觀賞鴿而奔走疾呼:


「那些廣場上的和平鴿實際上是美國一種叫做落地王的食用鴿,而世界上最美麗的鴿子,中國的觀賞鴿卻在受冷落,已經到了瀕臨滅絕的境地。」



為此還寫了一本「明代鴿經清宮鴿譜」,立下誓言,「看不到觀賞鴿的轉機,我會死不瞑目!」 


感興趣的老爺們可以買來看,裡面都是中國鴿圖譜和珍貴史料,看完才知道,鴿子確實大有欣賞之處。



然而,傳統文化的沒落,只有公園遛彎中老年喜歡養觀賞鴿了,很多年輕人都轉去購買非洲南美走私的大鸚鵡,本土那些美麗的觀賞鴿品種,早已無人問津,更沒人知道玩鴿、賞鴿才是屬於中國的高級審美。


本著花小錢,追求高級審美的態度,不如讓我們重新回到中國傳統的審美系統裡,好好重新正視本土觀賞鴿。


正所謂,「鴿雌雄不離,飛鳴相依,有唱隨之意焉,觀之興人鐘鼓琴瑟之想。凡家有不肥之嘆者,當養斯禽。」


鴿子悠哉度日,人也不會那麼焦慮和疲憊,每天繞樹三圈,便可歸巢。 


參考文獻:

http://www.hxsaige.com/article-876-1.html

http://mj.xinge365.com/archive.php?aid-3026.html

https://www.dw.com/zh/%E6%AF%94%E5%88%A9%E6%97%B6%E4%BF%A1%E9%B8%BD%E4%B8%AD%E5%9B%BD%E5%AF%8C%E4%BA%BA%E7%9A%84%E6%96%B0%E5%AE%A0/a-1580438


策劃 Editor|韓智、杜梨

排版 Layout|王健羽

打籃球|髮型|富豪家族|柴犬

矮於180|10個穿衣壞習慣|46條穿衣準則

皮鞋鑑定|買四合院|威士忌|文身


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權或對版權有所疑問,請郵件聯繫jianyu@yichuan.rocks。我們會盡快處理,感謝

https://weiwenku.net/d/200008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