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朝陽:我是這樣戰勝抑鬱症的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5-04 14:49:17

本文字數:2530|預計5分鐘讀完

人生是苦海,是非常痛苦的,所以我們要確立價值觀的時候,我們必須接受可能的痛苦和焦慮,但是我們的存在必須有它存在的意義。


來源丨騰訊深網(ID:qqshenwang)

作者丨薛芳 康曉



搜狐不再是舞臺最中心的互聯網公司,但張朝陽一直是活得最通透和真誠的互聯網大佬。

 

“沒有遺憾,沒有抱怨,接受,然後積極地工作。”4月上旬,初春時分,在河北崇禮的山雪間跑完22公里,被問及是否後悔搜狐錯過的機會時,張朝陽一臉平靜告訴騰訊《深網》。

 

張朝陽不是否認自己犯過的錯誤,“我這個CEO以前很多事沒做好,懶惰,該關心的不關心”,但他已經超越了抱怨自己的層面,而是接受它發生的因果關聯,接受命運和事物變化的無常——更重要的一點是,張朝陽從功利主義和精緻的利己主義迴歸到以價值觀導向做人的問題。

 

想明白這一點時,張朝陽已經走過了人生的50年,從無知少年到清華學霸,從美國留學到迴歸後的互聯網教父,從中國富豪到時尚圈浪子,從抑鬱症閉關到復出後的親力親為,從佛教哲學的思考到瑜伽游泳跑步,最後,張朝陽終於在行為心理學的研究中尋找到了自己的歸宿。

 

活在當下,或許是導致張朝陽曾經抑鬱的原因。“我成長在價值觀構建很缺失的年代,成王敗寇的功利主義,很多人都沿著這個道路走了很多年。”張朝陽1964年生於西安,在西安東郊兵工廠的家屬院度過了他的童年,考上清華大學讀物理系後,考試也印證了這樣一種價值觀,要把別人比下去,自己才能成功。


“在清華,全班都在競爭。考試太重要了,考不好的時候,我就會覺得我不夠聰明,那還當什麼科學家?”張朝陽的成績一直保持在前三名,考不到第一名的時候,張朝陽就去冬泳,每天繞著圓明園跑5公里,他想用這種方式證明自己。

 

在清華被競爭傷著了,張朝陽產生了厭學情緒,他管這叫名校綜合症,導致他後來即使去了美國,好多年也無法真正學習。22歲,張朝陽考上李政道獎學金,去麻省理工大學讀了物理學博士。他變得叛逆,開跑車,扎馬尾。張朝陽放棄了兒時科學家的夢想,那時候他想成為好萊塢明星。

 

“從《北方的河》到《約翰•克里斯托夫》,到後來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輕》,曾代表我生命狀態的三個小說,搞得我腦子裡亂七八糟的。”張朝陽告訴騰訊《深網》。

 

但最終,他沒有變成好萊塢明星。1995年,張朝陽從美國回到北京,1996年創立搜狐;1998年,張朝陽入選美國《時代》週刊評出的全球計算機數字化領域50名風雲人物;2000年,搜狐在納斯達克上市……


 

“回國創業出名了,變得大紅大紫,這些攪得更亂了,包含著自我偉大、自我傲慢。”張朝陽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奮鬥,“個人主義只是一種目標,要把公司做的市值特別高,有多少股份,賺很多的錢,過著非常瀟灑的生活,那是個人主義的想法。但是如果你只是這麼想的話,公司很多事思維惰性就不想去理了。”

 

從結果的維度來看,在張朝陽沒把價值和意義釐清之前,已經做了三家上市公司。“但是我也喪失了很多機會,我要是沒那麼懶惰的話。”

 

張朝陽給互聯網行業做過兩次重要的嫁衣:個性化資訊分發和視頻,搜狐起步很早卻未能收割機會。

 

從2012年到2017年,在對行為心理學的五年思考研究中,張朝陽逐漸重塑了自己的價值觀,一層層剝去了個人主義和利己主義的外殼。

 

“做人很重要,我要當一個好的CEO,當一個好的管理者,這是我的職責和本分。我要起早貪黑把這個事做好,不厭其煩對任何跟公司相關的事都去了解,包括對待每一個員工,這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在這種價值觀主導下,近幾年張朝陽變得特別積極和勤奮,包括每天做直播,每天在30~40分鐘裡面學大量知識,“什麼都要學”。

 

張朝陽很少再會感到焦慮。2011年左右,患上抑鬱症的他曾拜訪美國的科學家、心理醫生,研究行為心理學,也研究各種宗教,並去尼泊爾實地感受體驗。

 

“人的腦子就像在半山腰,不進則退,沒有任何約束就滾下去了,因此需要自律。”早已走出精神困境的張朝陽解釋,自律不是說縱容自己去尋歡作樂——人生本身是苦海,快樂是一個副產品,不是追求的目的;自律也不是鼓勵自己去解決問題對抗焦慮,而是接受人生是無常的。

 

人類的聯想推理認知能力一方面創造了文明,另一方面也是焦慮的源泉。當我們聯想一件事的時候,如果這件事比較恐懼,那麼這種感覺跟真實的一樣,人腦無法區分。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碰到任何問題的焦慮和恐懼都會驅動我們去解決。

 

真正的自律是什麼?張朝陽認為,人生沒有時間浪費抱怨不公平,人要實現自己的意義,應該把自己所有能力用上來,創造條件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的時候活得更好、能對這個世界提供正面的推動。“當價值觀第一拽著我們接受無常,在痛苦的泥潭裡面接受它;第二,價值觀的繩子拉出來把我們拽出去,這是現代行為心理學。”

 

“比如明天要坐飛機,這個飛機是不是可能掉下來?這個想法來了,我們陷進去,真正研究這個飛機到底要不要掉下來的話,我們對飛機掉下來的可能性會越來越相信。它是有可能掉下來,但是概率太小,我們不用理會,我們接受它,如果發生,發生就發生,生命結束,但是在結束之前我要做點有意義的事情。”

 

在張朝陽看來,行為心理學比宗教的理論更有效,宗教是發明一種方法讓人被動地重複練習活在當下,行為心理學更主動,給人扔一根價值觀的繩子拽走,“我的人生意義很重要,死不死很重要,經過反覆做事情,最後你不去擔心各種可能性了”。

 

或許可以這樣簡單理解,張朝陽把宗教的理論看作是“格物致知”,把行為心理學的理論則看作是“知行合一”。

 

“當我們把目標瞄準在我們存在的意義,要活一個說法的時候,這時候整個零亂的大腦就會被這樣一個價值觀或者意義所牽引著,集中精力去完成我們的使命。而當完成我們使命的時候,我們的妄念和所有的各種痛苦、焦慮都紛紛地倒下去了,剩下的是一種副產品,我們精神的正常健康和感覺活得真、存在得有意義、活得很值得。”

 

張朝陽告訴騰訊《深網》,現在作為CEO自己最重要的工作是把搜狐帶向盈利,但另一方面,張朝陽仍強調公司發展不能走灰色地帶,也不能造假。“因為法律監管還存在漏洞,導致在中國有很多捷徑,知識產權問題或者鑽空子賺點擊,有些企業很快就起來了。這些灰色的東西,這些做事鑽營,我是不認可的,這樣的成功我覺得是不能贏得尊重的。”

 

某種意義上,雖然張朝陽錯過了近些年互聯網的增量紅利,但張朝陽的很多特質,又正好是中國互聯網發展中所缺失的重要部分。


更多閱讀:

如果身邊的人買了一部華為P30,那你要注意隱私了

老闆的嘴,騙人的鬼

100000臺手術,機器人醫生在中國走紅


https://weiwenku.net/d/200415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