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淘汰的4億部舊手機去哪了?有人用它做大生意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5-04 14:49:38

 

本文字數:2142|預計4分鐘讀完

線上線下雙線作戰,探索回收成熟模式。


記者丨李惠琳

編輯丨韓璐



“掙錢方式有兩種,從別人口袋裡拿錢或者幫別人省錢,我們是後一種。”回收寶創始人兼CEO何帆說。

 

何帆看上的是手機回收生意。在創辦回收寶之前,他在消費電子供應鏈領域從業多年,看到從全球採購而來的半導體、電子器件助推國內硬件市場快速發展,也察覺到了電子產品大量閒置和極低回收率中的機會。

 

一部手機從生產、使用到被淘汰,最終歸宿往往不是再利用,而是長期被閒置。工信部數據顯示,2018年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為4.14億部,預測淘汰量將達到4.61億臺。淘汰量數以億計,回收率卻不足2%,何帆向《21CBR》記者舉例,“假設買一部手機花了5000元,兩年後閒置在家,手機價值越來越低,逐步歸零,如果回收價格為2000元,對市場來說,沉默成本太高了。”迅速增長的廢舊手機市場,就像一座沉默的巨礦。

 

2014年,回收行業風口初顯,何帆以“線上評估+順豐郵寄”的模式迅速切入,在深圳創立了回收寶科技有限公司,並與華為、OPPO 、vivo等手機廠商展開了合作。

 

2018年9月,回收寶獲得阿里投資的C輪融資,累計共完成4輪融資,公司業務範圍由“收”延伸至“收、賣、修、租”,覆蓋了手機市場後端鏈條,當初定位的“省錢”生意也成了完整的循環經濟生態。

 

黃牛對手

 

過去,手機回收是街邊商販和“黃牛”的主場,在“電子一條街”深圳華強北,有著全國最大的電子產品集散地,每年二手手機出貨量上億。在各個城市街邊,寫著 “高價回收手機”牌子的“黃牛”地攤屢見不鮮。但因信息不對稱、價格不透明、信息洩露風險大等弊端,很多用戶寧願將廢舊手機閒置在家,也不願出售變現。

 

回收寶創始人兼CEO何帆


“‘黃牛’報價水分很大,會影響回收價格體系,造成用戶不信任。”何帆也曾目睹黃牛為了壓價,故意使詐破壞用戶手機的情況。

 

估價和質檢體系在二手交易中的重要性便凸顯出來,這正是專業回收平臺的優勢所在。回收寶的智能估價系統,是利用大數據分析二手手機價格走勢,結合手機實際檢測情況得出回收價。在回收寶上手機回收價格是實時更新的,根據在線系統估價結果,當下一款無明顯損壞的512G iPhone Xs Max,最高估價為7154元,預計下月價格將下跌494元。何帆自信,相比“黃牛”,回收寶擁有更多價格優勢,“‘黃牛’回收手機後可能賣給合作伙伴,我們能把手機賣到全球,銷售渠道更好,回收價格也會更高。”

 

預估價與平臺檢測價的誤差,是線上回收模式最為用戶詬病的,直接影響用戶對平臺的信任。回收寶採取機器輔助人工的方式檢測,檢測部門在不知道手機預估價時獨立運營,並將檢測過程錄製成視頻,一旦平臺檢測與用戶預估不一致,視頻可以還原“真相”。此外,針對用戶關於隱私安全的擔憂,回收寶採取反覆刪除填充技術,使數據清理更徹底。

 

現階段,回收寶所回收的產品主要以智能手機為主,支持超30個主流手機品牌,8000多個型號,迄今平臺累計回收手機超1000萬臺。手機回收後,15%的優品用於二次銷售,80%的良品流向各大線下智能機回收廠商,拆完配件進入市場流通,5%的殘次品被環保工廠提煉降解。

 

摸索前行

 

二手手機市場巨大空間,不僅吸引了閒魚、轉轉等綜合性平臺入場,愛回收、估嗎等垂直玩家擠進賽道,連各大手機品牌也在拓展自身“以舊換新”業務。總體來看,行業仍處於跑馬圈地的探路階段,如何構建成熟的商業模式還沒有標準答案。

 

目前,包括回收寶在內的頭部回收平臺的打法是,打造手機回收生態閉環,同時線上、線下雙線作戰。何帆介紹,回收寶圍繞手機這一產品,通過孵化和投資線下回收品牌換機俠、數碼租賃品牌拿趣用、二手手機品牌可樂優品、上門維修品牌閃修俠等,已形成較為完善的手機後端產業鏈。

 

藉助阿里線上支持,回收寶獲得了天貓、閒魚、支付寶給予的信用數據和流量入口。比如在閒魚上,回收寶為用戶二手手機交易提供第三方檢測服務,另外,還專門設有可樂優品的銷售專區。

 

不過,由於二手手機交易仍聚焦在分散的線下場景,且線下可以面對面檢測、交付,流程簡單、用戶體驗度好、品牌曝光度也大,因此主流回收平臺在佈局線上之餘,都將搶佔線下場景視為賽道決勝的關鍵。

 

回收寶採取的是門店合作與自營渠道並存,一方面與連鎖賣場、運營商營業廳、手機品牌專賣店等超10萬家線下門店合作,同時藉助旗下子品牌換機俠和閃修俠的線下渠道資源直達用戶;另一方面,回收寶也在探索更智能化的新模式,比如在社區等人流量大的場景鋪設可自動回收手機的ATM機,用圖像識別等技術代替人工評估和回收,並當場支付全款,免去郵寄流程。2017年,回收寶線下營收佔比已超過線上,達到54.83%。2018年年底,閒魚小站·回收寶也出現在北京、杭州、南京和深圳的街頭,成為回收寶觸達線下市場的又一窗口。

 

收割國內市場的同時,何帆也在設法走向海外,並在俄羅斯和印度尼西亞兩個新興市場試水。“海外市場價格體系與國內不一樣,我們會考慮一臺手機如何在全球實現價值最大化,優先推廣適合當地國家的機型。”何帆說,目前回收寶基本實現收支平衡,但暫時先做大規模,不考慮盈利,而是計劃繼續將資金投入在技術研發、渠道建設、用戶體驗優化等方面。

 

何帆坦言,目前手機回收行業還在早期探索階段,現有體系完全市場主導,無論是回收、檢測還是二次銷售,都沒有明確的行業規範,國內相關的法律法規相對缺失。消費者習慣也需要慢慢培養。“如果行業距離成熟期,是42公里的馬拉松,現在連10%都還沒跑到。行業標準未定,很多需要我們去探索。


更多閱讀:

如果身邊的人買了一部華為P30,那你要注意隱私了

老闆的嘴,騙人的鬼

100000臺手術,機器人醫生在中國走紅



https://weiwenku.net/d/200415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