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卓 不能妄想耍小聰明或者走捷徑 | 2019青年力量

南方人物週刊2019-05-08 19:33:29

▲譚卓在雪佛蘭2019青年力量致敬盛典後接受本刊記者採訪


從電影 《暴裂無聲》  《我不是藥神》 ,到電視劇 《延禧攻略》 ;從話劇 《如夢之夢》,到藝術作品 《明日早朝》 :過去一年,她的身影活躍在各類舞臺上。隨遇而安的個性,加上對藝術的熱愛,讓她以從容不迫的姿態站在了大眾視野的中央。她清醒自知,七年如一日摸索同一個角色的恰當表達;她重情重義,在多部現實主義題材作品中傳遞態度與能量。她是譚卓,戲裡奮不顧身,戲外榮辱不驚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2019年第11期

口述 | 譚卓    整理 | 楊靜茹

編輯 | 周建平 rwzkjpz@163.com

全文約2311字,細讀大約需要5分鐘



譚卓領取雪佛蘭2019青年力量獎項



去年,《藥神》和《延禧》播出以後,兩個都是爆款。我就有反思,會發現電影和劇的受眾群體不一樣,那麼他們各自的喜好是什麼?以及市場上更大的需求是什麼?共通的一點是:如果想成功,必須得品質足夠好,不能妄想耍小聰明或者走捷徑,做得不好也不用有什麼僥倖心理,還是要有一個很樸實的心態。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我看了,但是我帶著先入為主的情感,對婁師傅、對《春風》(《春風沉醉的夜晚》,2009)的情感。婁燁其實非常狠、犀利、直接,像片名字幕呈現的感覺一樣,大大的、橫貫銀幕,但是同時他表現的東西又像那個背景裡灰色的水氣霧靄,是藏在裡面的。現實生活就是這樣,很多東西你看不清它的真相,也說不清。


2009年拍《春風》,我從始至終都特別開心,很單純的快樂,拍攝結束是婁燁把我攆回來的,我不願意走。我在他那非常自由,他接納一切可能性。婁師傅在電影上和表演上給我很大的影響,到現在我也還在想:第一,電影的本質是什麼?第二,什麼樣的表演是最完美的表演?在我的理解裡,最好的表演是完全沒有痕跡的,這也是他帶給我的影響。在某種情境下,只有當你在無解的時候,你才會用一種技術去彌補它。並不是說我就能完全OK,而是我希望我有能力去破解那個東西。當我感到假,觀眾一定能看到假,所有的痕跡都逃不過人的眼睛。


前段時間,話劇《如夢之夢》再次重演,演到第七個年頭,這部戲對我們這些人其實有了某種儀式感的意義了。每次演完了一想明年再演,覺得好累,但是呢不演又想它,想到有一天這個事兒沒有繼續,會特別失落和傷感。每年演的時候會覺得時間停在那了,劇場外的一切都在改變,進了劇場,還是那些人、那些角色,一年一年,是個特別奇妙的事兒。


在塑造顧香蘭這個角色上,這些年我一直在嘗試改變,不是為了改變而改變,而是我對這個人物還有存疑。我覺得我做得還不好。現在大家給予我們的鼓勵、偏愛,其實有點過於褒獎了,我還沒到那個份上。比如說,顧香蘭風情萬種,未必她走路就搖曳生姿,可能是從她的舉止、眼神、反應裡面呈現出來的,要讓一切渾然天成,這個是我要解決的問題。原來我某種程度把她肢解開了,她還沒有到人們想象中的“尤物”的魅力。


我這一年忙起來了,就好像從小朋友長成大人上班了,有工作要忙,有生活要忙,是很自然的一個過程。我本身就比較順其自然,原來鬆有鬆的過法,現在緊有緊的過法。


作品多了,出門有時候會被人認出來,不過我發現這個事情的點還是在自己,你願意自己像一個人一樣活著,不化妝就不化妝,穿趿拉板就穿趿拉板,別人說“譚卓,哎呀吃串碰見你了”,也不會怎麼著的。還是自己在不在乎,是自己的選擇。


前兩天我去度假,在森林裡挖野菜,有東西直接剝了皮就能吃,這些東西我原來都不認識。現在城裡人離自然越來越遠了,回到那樣的生活裡就挺開心的,一對比城市,覺得好像有一部分是空落落的,只在鋼筋水泥裡面,為一些什麼東西忙碌。


譚卓   圖 / 本刊記者 姜曉明



人物週刊:用一個詞或一句話形容自己的現狀?


譚卓:青年,無論是從年齡還是狀態上都是。青年還有著青澀,對世界、對人還沒有那麼成熟的瞭解,但是又不像青春期的時候完全無知懵懂,處於中間。另外,青年是長大了嘛,有所追求,想做什麼都敢於嘗試、敢於冒險,只有在這個階段才充滿各種可能性;再長大,穩定、疲憊了,就失去了冒險這種東西了。


人物週刊:對父母和他們的成長年代你怎麼看?你理解他們嗎?

譚卓:理解,沒有不理解的,每代人都是時代的產物,我們沒有辦法選擇和左右什麼。


人物週刊:對你影響最大的一個人、一本書,或者一部電影?


譚卓:沒有。


人物週刊:對我們的下一代,你有什麼期待?


譚卓:積極進取吧。我發現這是一個全世界的現象,日本有好多年輕人餓死在家裡,也不願意去掙錢買個便當;中國呢,我有朋友在學校當老師,名校大學生還像巨嬰一樣;英國的朋友講,有些學生畢業了就待在家裡玩遊戲。好像不應該這樣吧。


人物週刊:對你所從事領域的前景怎麼看?


譚卓:未來肯定品質越來越高。中國的快速發展、未來人類的變化都能給這個行業提供土壤,這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人物週刊:責任、權利和個人自由,你最看重哪個?


譚卓:責任,沒有責任也會喪失權利,而且真正的自由都是約束下的自由,沒有絕對的自由。


人物週刊:你珍視自己的哪種品質?最想改進的一個缺點是?


譚卓:優點積極上進吧。缺點有,人都有缺點,說不上要改進,接受自己吧。


人物週刊:最不願意把時間浪費在哪方面?


譚卓:無趣的事情上。


人物週刊:在時代的前進中,你期待自己充當怎樣的角色?


譚卓:這個現在談還有點為時過早,再觀察幾年吧。


人物週刊:現在的你,還有哪些不安和擔憂?


譚卓:缺覺,怕身體不好。我老看著身邊特別優秀的朋友,說睡覺從來沒超過三五小時,我就反思檢討自己,是不是對睡眠要求的時間有點長。我自己覺得挺少的,多的時候每天六小時。


 
延伸閱讀:譚卓 榮辱不驚是一個人的體面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訂閱和購買最新雜誌

https://weiwenku.net/d/20046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