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宇 我選擇了一門非常偉大的藝術 | 2019青年力量

南方人物週刊2019-05-08 19:33:31

章宇    圖 / 潘圖


《我不是藥神》 裡的“黃毛”、 《無名之輩》 裡的“眼鏡”:2018年,一名36歲的演員在大銀幕奉獻了兩個悲情、複雜、在困境中掙扎的角色。他的演技令人讚歎,他卻說自己只是“撿了角色的便宜,沾了電影的高光”。多年沉潛沒有讓他消極,驟然成名也沒有讓他浮躁,他是章宇,他讓我們看到,表演是一門偉大的藝術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2019年第11期

文 | 本刊記者 張宇欣 發自北京

編輯 | 楊靜茹 rwzkyjr@163.com

全文約1358字,細讀大約需要3分鐘


章宇領取雪佛蘭2019青年力量獎項



演員章宇給自己立了規矩,近期不接受採訪和拍攝。他認為曝光太多會自我消解。他也拒絕了我們,身邊的工作人員說,“他還是想在戲裡跟大家見面。”


去年,電影《我不是藥神》以30億票房席捲全國院線,只有11句臺詞的“黃毛”讓他徹底走紅。他因此提名第55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手機上的社交軟件都炸了,”讚譽和久不聯繫的熟人如潮湧來,“以前你需要自己喂自己糖吃……突然間變成所有人給你塞糖,剛開始覺得真甜啊,但久了就會被齁著。”章宇之前說。


36歲,章宇演了黃毛這個角色。這是個年紀輕輕得了不治之症的人,“一條浪跡街頭的野狗。”文牧野找來找去,發現章宇最符合“渾身上下經歷很多,但因為年齡小,眼神很乾淨純粹”的要求。章宇提過,他的眼神比胡波的髒,後者眼裡有“高純度的生命狀態”。


《藥神》上映後,片酬漲了,片約多了,終於達到“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狀態。“撿了角色的便宜,沾了電影的高光。黃狗一去不復返,故事裡聚,故事外散。”他寫道。有段時間,他每天見很多人,拒絕了不少劇本。


此前,他還接過一個青年導演的處女作,這個角色被外在與精神的困境夾擊,最後選擇了自己認定的真相。那種生命狀態觸動了他。類似的,《無名之輩》裡的“眼鏡”也都在困境中掙扎,用章宇的話說,是最終被現實掌摑的人。


“這可能跟我自己的經歷有關。”章宇從貴州大學藝術學院畢業後進入貴州話劇團,三年後成了北漂。那是2008年。開始沒戲拍,每個月交房租的日子是最焦慮的時候。很長時間沒吃甜食,一次看到小賣部的奧利奧,猶豫很久還是買了,一口氣吃完一整包,“給我齁得不行。”


從舞臺表演轉向電影,開始多少有些困難。後來在中央六臺看自己第一次當主演的電影《小亮》,他驚出一身冷汗,“這個瑕疵你又蓋不掉,你就只能下次做得更好。”


觀眾不知道章宇的那些年,他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用來拍戲,演了很多小眾電影。《藥神》之後,他快一年沒拍戲,專心做一個“社會閒散人員”。“我太懶散,不算是一個勤奮的人,必須得大部分時間閒著。”他在過往採訪中說。


有媒體問他不拍戲時在做什麼,他回:這問題太隱私了,我拒絕回答。大家只知道他好酒,能在他的微博上看到喝酒的醉態和囈語。他之前想好了墓誌銘:“此地埋有一瓶好酒,如果你掘墓,請在這兒陪我喝一口再走。”


他最大的愛好還是表演。當年決心離開話劇團時,章宇寫過一封沒遞出去的辭職信:“由於本人對藝術事業的狂熱追求和對藝術實踐的極度渴望,以及自身的生存現狀,經思忖,決定去北京一邊掙錢,一邊學習。特此向團部申請辭職。”


“我覺得表演挺好的,我選擇了一門非常偉大的藝術。”他說。


(參考資料:《章宇的黃桃罐頭》《此人不叫黃毛,他叫章宇》《章宇  被那麼多雙眼睛盯著,簡直如履薄冰》)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訂閱和購買最新雜誌

https://weiwenku.net/d/200460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