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魯冰原上的血色掘金之路

南方人物週刊2019-05-08 19:33:44

一名礦工在金礦的冰川隧道里鑿冰


冰雪灰白,但在五萬淘金人眼裡,黃金不會褪色……開鑿冰川,研磨礦石,蒸燒水銀,每一道工序背後都有難以勸退的韌勁,以及生存的渴望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2019年第12期

圖 | Pascal Maitre - Panos  文 | 林芯芯

編輯 | 方迎忠 鄭潔

全文約1546字,細讀大約需要4分鐘


拉林科納達城,位於祕魯安第斯山脈樹線以上,海拔約5100米,空氣稀薄,是現今世界最高的人類永久聚居地,乘卡車翻越崎嶇危險的山路才能抵達。


這座城市平均氣溫約1.2攝氏度,積雪覆蓋而又多雨。冰川底下,山谷荒涼,土地貧瘠,五萬淘金人聚居在簡陋的棚屋中抵禦冰寒。這群淘金人從事著一份非正式工作——在上百個礦井裡探尋黃金。為此,他們穿鑿冰川,深入基岩之下,即使開礦帶來的汞汙染已使冰雪變成灰白色,追逐財富的礦工與家庭還在不斷流入。


拉林科納達,淘金人居住的棚屋圍繞著一個滿是汞汙染物的廢水池。這個海拔5100 米的城鎮是世界上最高的永久定居社區,五萬淘金人聚居於此,但基礎設施落後,沒有排水和衛生系統


警告小偷的肖像標誌掛在拉林科納達路邊的柱子上


拉林科納達一條繁忙的街道


二十年前,拉林科納達只是一個小型採礦營,隨著人口流入,如今已成了一座運行有序的小城,有商店、餐館、酒吧,也有學校,甚至還有每年舉辦兩次的鬥牛活動。只不過,它沒有醫院、銀行、自來水和基本的汙水處理系統。在寒冷的日子裡,原始汙水會直接結冰,天氣變暖後,整座城市便淪為一個汙水坑,且垃圾成山。


當地礦工的平均壽命只有50歲,有毒物、礦難和凶殺是主要原因,不受管控的採礦體制也難辭其咎,當地人稱之為“Cachorreo”。礦工先無償工作30天,然後可以在第31天揹走儘可能多的礦石。礦工與礦山主人都默許這種體制。這像是一場賭注,礦石裡是否有黃金,不得而知,每個人的籌碼是漫長的勞作與最後一天的運氣。


一名礦工在居住的棚屋裡休息


礦工們在一家餐館吃飯


幸運的話,辛勞與危險便是值得的。即使一無所獲,黃金的誘惑也無法阻擋,成千上萬人繼續鑽進冰川底下,或者匍匐在碎石堆上。開鑿冰川,研磨礦石,蒸燒水銀,每一道工序背後都有難以勸退的韌勁,以及生存的渴望。


礦井不允許女人進入,當地人認為這會帶來晦氣。深入地底的都是男人,但有的婦女會徘徊在廢礦石堆裡,撿拾那些可能被遺漏的含金礦石,以補貼家用,其中不乏丈夫死於礦難或爭鬥的寡婦。而有的婦女和年輕女孩更是被迫進入拉林科納達的妓院工作。


婦女在廢石堆裡尋找可能被遺漏的含金礦石


婦女在礦區入口清洗衣物


據瞭解,拉林科納達每月大約會發生六起凶殺案,多為捅人事件。黃金出口是祕魯的一大支柱,儘管政府嘗試管理金礦,但淘金者的探礦行為與黃金交易還是在法外之地繼續。絕大多數貴金屬在運下山前,會進行初步處理,再通過走私路線運過邊境,進入玻利維亞,最終抵達美國或瑞士。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全球倡議的一份報告顯示,祕魯近三分之一的黃金來源於非法採購與出售,約為60噸,犯罪企業的價值高達26億美元。


礦工們在巖縫中工作


一名處理金礦石的人員手上拿著兩顆經過部分加工的黃金。汞被燒掉以後,純金就會留下來


為了處理黃金,每年大約耗費七噸汞和氰化物,其中大部分流入的的喀喀湖,它是南美洲地勢最高的淡水湖,位於祕魯和玻利維亞兩國邊界,環境汙染已經威脅到湖泊及其周圍自然棲息地的存在。在這片水域,約有三千烏魯斯土著涉水而居,他們將房屋建在蘆葦船上,世代以湖泊和浮島為生,如今生活被汙染嚴重影響。


冰雪灰白,但在五萬淘金人眼裡,黃金不會褪色。


在人工處理金礦石的設施裡,一位老婦人將汞倒進水和礦石粉末的混合物中


羊駝在垃圾堆裡覓食


休息的礦工在球場踢球,隨處可見的垃圾散落在街道路旁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訂閱和購買最新雜誌

https://weiwenku.net/d/200460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