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裝啞巴當入贅,被發現後說出了10年的祕密……

我們愛看內涵圖2019-05-08 19:34:13

所有人都以為我真的只是個啞巴。

殊不知,因為父母失蹤,為得到能力找到他們,我迫不得已要當十年啞巴。

卻在這檔口被點名做了上門女婿,雖然老婆絕美傾城,但從未給過我一天好臉色,說我是個窩囊廢!

而今天,十年限制結束!

我秦立,將把這一切,重新翻盤……

……

“秦立?怎麼是你這個啞巴來接我?”

臨城大學門口,站在秦立面前的楚紫檀,正緊皺眉頭,一臉嫌棄的看著他,而後謹慎的瞥了眼周圍。

“趕緊走啊,被我同學看見,我的臉還往哪放!”說著,楚紫檀大步衝遠處走去。

秦立抿了抿嘴角,當下跟上楚紫檀。

他今天是幫妻子楚清音來接楚紫檀放學的,平常都是楚清音來接,但今天楚清音說公司有點事情要處理,便發短信讓他來了。

就在秦立跟著楚紫檀走向車子時,迎面三個女孩肩並肩走來,看到秦立跟楚紫檀圍了上來。

“喲,這不是大校花楚紫檀嗎?”

楚紫檀腳步一頓,臉色瞬間一變,瞥了眼身後的秦立,心中一股煩悶。

就怕被人看到自己這個啞巴姐夫,結果還是被看到了,關鍵還是跟自己不對付的女生。

“是你們啊,怎麼了?”

楚紫檀嘴角掛著勉強的笑。

“沒什麼,打個招呼而已。”三個女生之中一個長發女孩嘴角冷笑。

長發女生慢慢把目光轉到秦立身上,突然眼睛瞪圓,誇張地叫到:“呀,楚紫檀,這人……不會是你那入贅一年的窩囊廢啞巴姐夫嗎?你咋把什麼人都帶咱們學校來啊?”

楚紫檀臉上羞怒,眼神也陰沉下來:“管你什麼事,好狗不擋道,滾開!”

她一把推開眼前的女生,拽著秦立走上轎車,砰的一聲關上車門!

“快點開車啊,還想看我的笑話是不是!”楚紫檀咬牙怒喝!

秦立手指一頓,接著默不作聲開始發動車子。

楚紫檀緊閉雙目,聽著車窗外傳來若有若無的嘲笑,胸口快速起伏。

“快點啊!”楚紫檀怒喊,“慢死了!”

“真不知道我姐當初怎麼想的!入贅過來不說,連個工作都沒,過來一年了吃我姐的花我姐的,還是個啞巴!”

“要我是你,早就死了算了!”

楚紫檀發洩地大吼,但是吼了半天秦立還是沒有一點反應。

楚紫檀怒極反笑:“也是,我幹嘛要跟一個啞巴置氣,我簡直是瘋了。”

話落,楚紫檀轉頭看向窗外,只是那不停起伏的胸口,還訴說著她的怒氣。

秦立眸子閃了閃。

啞巴?

這個稱呼,他聽了十年了。

當初父母失蹤,他被一神祕老頭找上,那老頭的種種神奇,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擁有的。

那老頭告訴他,如果想要找他父母,必須忍辱負重。

秦立被悲傷衝昏頭腦,直接答應,接著那老頭便將他畢生所學傳給秦立。

在那之後,老頭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得到這些的代價,便是十年無法開口說話!

否則,他身體將無法承受其內能量,自爆而亡。

說起來好像天方夜譚,但這件事情卻實打實的發生在了秦立身上,這也是秦立一直被稱為啞巴的原因。

外界的人都以為秦立是因為父母哭啞了嗓子,卻不知道這背後的驚人真相。

十年啞巴,人人欺辱!

但是,今天……便是這十年的最後一天。

想到這裡,秦立深吸一口氣,感受了一下體內的氣息波動。

今天開始,他將徹底擺脫啞巴這個稱號。

想到此,秦立眼中忍不住閃爍起激動之色!

轎車一路急駛進入楚家大院,車子剛停下,楚紫檀就從車子上跑出來。

一邊跑還一邊在鼻子前面揮了揮,好像讓她和秦立在一個空間內,猶如和臭水溝在一起一般。

秦立眸子閃了閃,將車門鎖好,拿著鑰匙直奔楚家別墅二樓。

他沒心情去管楚紫檀去哪裡,現在他體內的氣息翻湧越來越厲害!

忍了十年,絕對不能在這個當口白費!

秦立衝進房間,眼睛猛地看向桌面上一直放著的一個日曆,他嘴角一勾,持筆將日曆最後一個數字劃掉!

十年的屈辱生涯,至此結束!

盤腿於床榻上,脫掉衣服,秦立深吸一口氣,調動體內所有能量,來突破這一關卡!

而在秦立開始衝擊關卡之時,楚家別墅門口秦立的丈母孃韓英,帶著一個年輕男人說說笑笑走了進來。

“你要來也不早說,我也好有點準備。”韓英引著人走到大廳:“快坐,我給你倒杯茶。”

來的男子是韓英閨蜜的兒子劉明昊,長相帥氣,身材頎長,嘴角帶著一抹微笑倒是看起來有種翩翩公子的模樣。

“阿姨不用麻煩,我這也是剛從國外回來,過來給您打個招呼,看看清音。”

劉明昊伸手接過茶壺自己倒茶。

“當年要不是我必須出國深造,說不定就和你家清音成了呢!”劉明昊笑道。

韓英嘴角的笑一頓,尷尬的笑了笑。

劉明昊也算是她看著長大的,當時是大院裡出了名的小天才,她當初也是一心想要將清音嫁給劉明昊。

誰知道清音那丫頭,竟然點名道姓非要和那啞巴結婚!

一想到家裡那個不爭氣的女婿,跟眼前劉明昊一比,真是給劉明昊提鞋都不配!

“阿姨,這次我來,還專門給清音帶了禮物。”劉明昊微微一笑,在沙發上坐下,四處看了下,“對了,清音呢?”

“哦,她還在公司沒回來。”韓英回答到。

劉明昊臉上閃過一絲失落,接著問道:“那清音的那個對象呢?我聽說,他好像沒工作在家吧?我也想見識下這位能打動清音芳心的人啊!”

“正巧這兩天區長來找我去做客,我到時候可以幫忙,給他介紹個工作。”

劉明昊說著,臉上滿是善意,但其心裡對這個未曾謀面的清音老公,百般鄙夷。

一個大男人,吃喝用老婆的不說,還是個殘廢,真是活的狗都不如!

韓英心中聽此愈加煩躁,當即衝著二樓皺眉喊到:“家裡來客人了,都不知道出來見見嗎?”

然而,此時的秦立正在關鍵時候,哪裡聽的到外面的聲音!

不過在一樓住著的楚紫檀聽到了動靜,走出來看到來人,眼中閃過一抹厭煩。

這個蒼蠅怎麼又回來了?

“媽,我剛剛在收拾東西,沒聽到有人來。”楚紫檀跟韓英解釋到。

看到楚紫檀,劉明昊立刻要起身說話,但是楚紫檀沒有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直接朝著樓上走。

“我去叫秦立。”

楚紫檀討厭秦立,但更討厭劉明昊。

一個不會說話的蒼蠅和一個天天嗡嗡叫的蒼蠅,她還是選擇第一個!

“叫他快點下來!什麼時候架子這麼大了?家裡來了客人都不知道來打聲招呼!”

韓英現在一肚子氣,眼睛看著樓梯口愈加憤怒。

“呵呵阿姨,別氣壞身體。畢竟這娃娃親也不是說散就散的,清音擰著要和秦立結婚,這也沒辦法。”

劉明昊眼裡滿是不屑與冷笑。

聽在韓英耳朵裡,就變成了要不是她非要當初定娃娃親,怎麼會給清音這個機會讓秦立進這個家門!

韓英臉色霎時間陰沉下來,本來對秦立的一點點好感也全部消失。

劉明昊見此,非常滿意。

當初他可是將清音內定成了自己老婆,沒想到出國兩年,竟然被秦立鑽了空子!

說白了,他今天就是見這個啞巴的,好讓那傢伙知道,他與自己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

也告訴韓英,當初的選擇,是多麼的可笑!

放著金山不要卻選擇了糞坑,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劉明昊眼中閃過嗤笑之色,此刻也不說話,靜靜看著樓梯口。

上樓的楚紫檀可不知道劉明昊今日來的目的,竟然是為了給自己家裡人難堪。

她皺眉看著秦立緊閉的房門,抱怨道:“在家裡還關門,什麼破毛病啊!”

說著話,楚紫檀猛地推開門,一眼看到光著身子在床上盤坐著的秦立。

楚紫檀當時就愣住了!

那小麥色的肌膚,線條感十足的腹肌,以及……楚紫檀徹底懵了。

而秦立此刻也愣了,他沒想到自己在關鍵時候竟然被人突然闖入,而這人還是自己的小姨子!

要知道,他現在可是為了衝關脫了個一絲不掛啊!

“啊!流氓!”楚紫檀反應過來,臉色煞紅,砰的一聲將房門給關上。

“秦立你神經病啊,在家裡不穿衣服還不鎖門!媽叫你下去,來客人了,快點!”話落,楚紫檀面色羞紅,怒氣沖沖地朝著樓下走去。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她很生氣,腦海卻被剛剛秦立那猶如健美先生一般的身體,給徹底的塞滿了。

楚紫檀咬牙,使勁搖搖頭。

“下來了沒?”

沒聽到樓上的動靜,韓英只是看向楚紫檀。

“馬上。”楚紫檀心中一股煩躁,也不給韓英好臉色,直接在大廳沙發坐下。

雖然楚紫檀的出現很突然,不過好在秦立沒有被她擾亂,而是順利地將那這十年的難關徹底突破。

緊接著,他腦海中響起神祕老頭留下的聲音:“從今日起,十年限制,正式解除。身為我的傳人,得我醫道術法傳承後,切記積德行善,懸壺濟世……”

聲音消失後,龐大的信息量充斥著秦立的腦海,醫道術法、修行法訣及神祕老頭的一些個人經歷等一股腦的湧入了秦立的腦海中。

瀏覽著腦海中的傳承信息,秦立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與此同時,體內被限制了十年的巨大能量,充斥秦立四肢百骸,洗經伐髓。

秦立聞道一股惡臭傳來,低頭一看,只見自己身上有許多漆黑汙垢,當下微微一笑。

“看來,徹底清除了。”

秦立開口,聲音沙啞,猶如被磨了百遍的舊磁帶,聽起來很是詭異。

十年沒有說話,聲音怪一些也正常,他知道很快就會恢復正常的。

“阿姨,這秦立平時在家裡也這般強勢嗎?”劉明昊眼中閃過嘲諷。

韓英臉色瞬間鐵青,什麼狗屁強勢,她又不是傻子,怎麼聽不出劉明昊話語裡的嘲諷!

一個入贅的女婿,竟然還給丈母孃臉色看,叫了這麼久還不下樓!

韓英面色愈來愈難看,當下就要起身去看看秦立怎麼回事。

而秦立也在這時,走了下來。

劉明昊的目光順勢看了過去,當即其眼中滿是鄙夷與譏諷。

“就這種貨色,也配和清音結婚?”

秦立不知道兩個人對自己的意見特別大,還是一副淡然的樣子,就要往沙發上坐。

“你給我站著!”

韓英一身厲喝,秦立愣了一下,微微皺眉也沒有反抗。

他是覺得,韓英是自己的丈母孃。

楚家對自己恩重如山,一兩句的呵斥他便也當成母親的嚴厲來看了。

看到秦立聽話,韓英的臉色才好了一點。

還沒等她再開口,劉明昊兩步走到秦立面前。

韓英看了過去,這二人的身高差不多。但是奇怪的是,以往看起來很是虛弱的秦立,此刻竟是感覺比劉明昊更有氣勢。

韓英一愣,暗道自己絕對眼花了。

一旁的楚紫檀更是覺得秦立似乎是變了一個人。

不過,在劉明昊眼中,秦立不過是佯裝鎮定罷了。

“我這次來的目的有兩個。”劉明昊看著秦立微笑道:“第一,看看清音到底嫁給了一個什麼樣的人。第二,這個人我會看情況定奪如何處理。”

聽到這句話,秦立愕然。

他倒是不知道,他秦立的婚事,什麼時候需要一個外人來定奪了?

“阿姨,清音是我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我要看看她的老公是否能帶給她幸福,您不會不開心吧?”劉明昊朝著韓英問道。

韓英心裡有些不舒服,畢竟這是楚家的事情,劉明昊和清音關係再好,也不過是個外人。

但韓英卻沒有說話,她內心說白了,還是想要看到秦立出糗,最好識相的自己滾出楚家,她才好讓清音再找個條件好的嫁了!

韓英不說話,劉明昊當她默認,繼而看向秦立。

“現在我看到了,便會做出定奪。”劉明昊後退一步,鄙夷的看著秦立,“你不合格。”

“清音需要的是一個能幫助她的人,你的出現只會拖她的後腿。”

劉明昊繼續道:“我不知道清音是如何想的,但是,你若是還有一絲良知,就應該知道,離開清音,才是為了她好。”

“這樣,我給你十萬塊,今天開始,你離開楚家。”

秦立紋絲不動,靜靜的看著劉明昊說話,猶如看傻子一樣。

劉明昊意臉色得意與高傲,在他看來,說出這些之後,秦立肯定會發瘋一樣朝著他衝過來打他,再不濟也會怒摔東西來證明自己的尊嚴。

但是現在,這秦立怎麼這麼鎮定?

劉明昊面色冰冷,不知道為何,被秦立盯著他竟然有種恐懼感!

這種感覺讓他煩躁。

“看什麼看!一個啞巴窩囊廢罷了,我說的不對嗎?剋死爹媽還不算,竟然還來糟蹋清音!”

“我告訴你秦立,今天我劉明昊回來了,就不會讓清音再和你生活!很快,你就會被楚家趕出去!我會帶著清音登上巔峰,而你,則永遠只能是一個仰望我的啞巴!”劉明昊冷聲道。

接著他看向韓英:“阿姨,這秦立如此懦弱,怎麼能給清音幸福?只要阿姨你出口,趕走秦立。我劉明昊,明天便八擡大轎贏取清音進門!”

韓英渾身一顫,心裡一時間有些紛亂。

秦立眸子冰冷,轉頭看向韓英,卻看到韓英絲毫沒有為自己辯護的想法。

“別看了,是個傻子都知道會選擇金龜婿,而不是一坨狗屎!秦立,只要我劉明昊在一天,你就會被我死死的踩在腳下!”

秦立目光冰冷,與劉明昊對視。

那雙眼中,是對世間冷暖的淡漠。甚至超脫生死的深沉,劉明昊看著這雙眼,竟然由內而外的產生了恐懼!

他竟然被一個啞巴嚇到了?

這種感覺讓他覺得屈辱!

劉明昊臉色瞬間陰沉,擡手就要去拽秦立的衣領:“臭小子,一個殘廢罷了,還想要翻起什麼風浪!你今天不自己滾出去,我就幫你滾出去!”

說著,劉明昊就要提起秦立的衣領給秦立甩出去!

而這從頭到尾,韓英沒有說過一句話,她似乎已經默認了劉明昊的所作所為!

劉明昊猛地用力,卻陡然發現他根本拽不動秦立絲毫!

“你特麼的以為自己是誰啊!”

劉明昊見拽不動秦立,直接咬牙舉起拳頭,狠狠的朝著秦立的腦袋砸了過去!

這一幕誰都沒有想到!

在一旁看熱鬧的楚紫檀此刻也嚇到了,趕緊站起來去阻止!

但,下一刻,劉明昊的拳頭猛地被一隻手輕鬆握住。

再也前進不了半步!

而這隻手的主人,正是秦立!

整個大廳三個人都愣愣的看著秦立,這秦立,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劉明昊此刻憋得臉通紅,使勁掙脫,秦立的手卻紋絲不動。

“你個殘廢,窩囊廢,死啞巴,你給我鬆開!”

劉明昊臉紅脖子粗地叫道。

“啞巴?”在三人震驚的目光中,秦立開口了,“窩囊廢?”

整個大廳一片死寂。

韓英愣了,楚紫檀也愣了。

劉明昊眼睛通紅怒不可遏。

“你……你說話了?”

楚紫檀機械似的開口,但是旋即滿臉厭惡。

“會說話還裝啞巴,真是有病!我姐被你騙了這麼多年,你都不覺得羞恥嗎!”

韓英也是皺眉不已。

劉明昊已經回過神來,另一隻手摸到一旁的檯燈朝著秦立狠狠地砸下去!

“去死吧!”

檯燈未落,秦立卻猛地出手,一把抓住劉明昊的脖子,瞬間,劉明昊的臉瞬間一片醬紫色。

“你做什麼?放開我!”

劉明昊慌了,放在他脖子上的手,力氣大到不可思議!

“你算什麼東西,也想打死我?”秦立緊皺眉頭,對這個劉明昊的忍耐到了極限。

“秦立你給我住手!打人犯法你知道嗎!”韓英嚇得魂都沒了,生怕秦立的手再用力劉明昊就要魂歸西天。

秦立一愣,皺眉看向韓英。

打人犯法?

剛剛劉明昊打自己的時候,怎麼不聽你說犯法?

就在秦立想要一個解釋的時候,韓英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當即韓英接通,裡面的人貌似很焦急,大聲說了什麼之後,韓英瞬間僵硬在原地。

“你……你說什麼?清音被抓了?”

楚清音被抓了?

整個房間的人都是一愣。

“好好,我這就去這就去!”

韓英掛了電話神色慌張不已,秦立見此猛地鬆開劉明昊,但心裡已經將劉明昊給記住,若是這劉明昊不識好歹再出手,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阿姨,清音怎麼了?”劉明昊揉著脖子,眼中滿是陰噬之色,使勁按下滿心的憤怒,今天的帳他記住了!

“公司出事,被警察圍了起來,清音要被抓走。”韓英焦急的道。

“警察?阿姨您別急,我和這邊的警方有關係,我和您去,說說情,清音肯定沒事的。”

劉明昊這麼一說,韓英鬆了一口氣,帶著劉明昊和楚紫檀就朝著外面走去。

秦立眸子閃了閃,當即也跟出去。

“你出來做什麼?給我在家裡待著,省的惹了禍,還要我給你擦屁股!”韓英一臉厭惡,開車帶著人快速離開。

秦立站在門口,看著此刻的一切,心中並沒有什麼太大感覺。

早就知道楚家不待見他,因為當初這婚事是清音擰著要結的,二老並不願意。

而今天這劉家過來一搗亂,韓英對秦立更加厭惡了。

不管怎麼說,清音是他的妻子,既然有麻煩,他必須去看看,無論能不能幫上忙!

秦立走出大門攔了一輛的士:“去天鷹化妝公司。”

此刻的天鷹化妝公司門口,烏泱泱的圍了一群人。

裡面大廳不時的傳出怒喝聲音,一個長相嫵媚,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被圍在中間。

而這女人就是楚清音!

在楚清音正對面,此刻坐著一個滿臉疙瘩的女人。

女人歇斯底裡的朝著楚清音不停叫罵!

“我的臉好好地,全被你推銷的化妝品給毀了!小癟三,你的心真是歹毒啊!這種化妝品都賣!”

楚清音看著周圍指指點點的人,聽著這女人的話一臉慌張,這化妝品應該沒什麼事情才對,怎麼這個人竟然起了滿臉疙瘩!

女人看著楚清音姣好的面容,一股嫉妒衝上頭腦!

“告訴你,要麼,你就去監獄坐牢!要麼,你就刮花你自己的臉,給我磕頭道歉,賠償我一億損失費!”

這……

楚清音蒙了,這完全是獅子大開口啊!

一億元,就算是整個楚家的財產拿出來,也不夠啊!

楚清音無助的看向周圍,被她看到的人立刻低頭後退。

顯然沒有一個人願意惹上這個事情。

畢竟,此次來的這女人,可是富貴人家,一不小心惹上,他們可擔負不起這個責任!

看著以往的同事這個模樣,楚清音心中一片冰涼。

就在這時,門口一陣騷動,接著韓英三個人走了進來!

而看到這女人的情況之後,三個人也嚇了一跳。

當下也知道這件事情不好辦了!

“媽。”楚清音看到韓英愣了一下。

“你同事給我打電話,這是怎麼回事?”

韓英嚥了口吐沫問道。

清音咬牙,趕緊解釋了一遍,因為自己推銷的化妝品,這女人不知道為何起了一臉疙瘩,但是除了這個女人,其他人用並沒有這個情況發生。

“你是她媽?”

那女人笑了:“既然如此,那就趕緊拿出來一億元賠償款,讓你女兒刮花臉下跪磕頭道歉,這件事情就算了!”

“否則,就給我坐監獄去!”

女人怒喝出聲!

“什麼?一億?”

韓英懵了。

劉明昊皺眉上前:“這位女士,清音也說了,很多人用這個化妝品,但只有你出現了這種情況,顯然不是化妝品的原因。”

女人一聽臉色瞬間一沉:“臭小子,你什麼意思?難不成我還自己讓自己過敏來訛詐嗎?”

劉明昊心裡也有些慌,卻強裝鎮定:“要不這樣,各退一步。我和這區的區長有點交情,若是此事作罷,你們有什麼需要,項目開發,我都可以代為告知,肯定給你們……”

“你算什麼東西,區長?區長在我面前就是個屁!”

女人突然開口,鄙夷的盯著劉明昊。

“我是劉書記他姐!”

什麼?

劉書記?

劉明昊徹底蒙了。

那可是新上任的陽城書.記!

聽到這女人的話,一瞬間,周圍的人趕緊退後,楚清音也愣了。

她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小差錯,竟然惹到了這個地步的人!

韓英也傻眼了,怎麼辦?

所有人頓時都愣住了,劉明昊此刻也悄悄往一旁退開,這個層次他惹不起,自然不願意被牽連。

韓英見劉明昊這個樣子,心裡一股怒氣上湧!

你剛剛在我家大罵我女婿,說什麼要給我女兒幸福,結果現在卻要撇乾淨自己!

“這位女士若是願意讓我看一下,我保證十分鐘之內,讓您臉上的膿包全部消失。這件事情,也就此作罷如何?”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插入,眾人猛地看過去。

想要看看在這個節骨眼上,哪個傢伙敢這麼膽大妄為的說這種話!

楚清音也感激的看過去,但當看到說話的人之後,面容瞬間呆滯!

“秦立,你……會說話了?”楚清音被突然會說話的秦立驚住了,一時間,竟然沒反應過來秦立怎麼可能會治療。

劉明昊看到秦立,直接笑出來:“我以為是誰,原來是你這個窩囊廢!你入贅楚家一年連個工作都沒有,現在開口會給人家治好疙瘩?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劉明昊的話,讓周圍的人一愣,當下也認出來了秦立。

不是秦立太出名,實在是楚清音太優秀。

當初楚清音可是無數人心中的女神,誰都沒有想到她會選擇一個死了爹孃的啞巴!不過,都不太明白為什麼他現在能說話了。

“秦立,你不想活命,我們還想。別在這裡添亂,趕緊滾!”楚紫檀咒罵出聲。

楚清音這時也反應了過來,當下以為秦立一直在欺騙她,心中滿是厭惡:“這裡沒你事,別在這裡裝模作樣,到時候害人害己。”

秦立有幾斤幾兩,楚清音自認全都知道,所以她認定秦立是來搗亂的!

秦立皺眉,若是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他還真的沒辦法動手,當下擠到楚清音身邊。

“這人的情況,我真的能治療,請你相信我。”

秦立說完這句話,所有人都忍不住冷笑出聲。

楚清音更是搖頭皺眉道:“秦立,看在你真心對我好的份上,我不說你什麼,但是你幾斤幾兩我都知道。這種忽悠三歲小孩的話,你覺得我會信嗎?”

“趁著現在我沒生氣,立刻離開,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聲明:小說我們會定時刪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記得收藏原文鏈接方便下次閱讀)

https://weiwenku.net/d/200460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