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軍完勝,遼軍慘敗:戰馬匱乏的宋,如何贏下這場騎兵會戰?

國家人文歷史2019-05-08 19:54:10

本文為“國家人文歷史”獨家稿件,歡迎讀者轉發朋友圈。


本       文       約   5904 字


閱       讀       需       要

                                                                            

15 min

眾所周知,天水一朝,對於北方少數民族政權大多數時間處於防禦態勢。因此,兩宋軍事史一直以來都讓大家扼腕嘆息。對宋代不太瞭解的讀者,也時常會認為,宋代是軍事力量一塌糊塗的時代。當然,本文不去探討宋代軍隊對外戰爭究竟勝率如何。本文所要介紹的是北宋真宗時期,宋軍防禦作戰中與遼軍進行第一次騎兵大會戰——威虜軍羊山會戰。


可能有人會疑惑,宋代丟失了西北和北方的養馬場,不是戰馬少得可憐嗎?怎麼可能還會有騎兵,而且還是會戰規模呢?


《番騎圖》


宋代缺少戰馬確是不爭的事實。按照王曾瑜先生《宋代軍制初探》中的記載,宋代常年養馬的數量只有14萬匹,相比唐代常年70萬匹的戰馬來說,真是少得可憐。


在古代史上,中原王朝所能獲得的馬匹來源,大抵上有這麼幾個方向:西北西域地區、蒙古草原、東北地區。


西域和中亞是世界上公認的良馬產地。漢武帝為了戰勝匈奴組建騎兵,就想方設法從西域國家,比如大宛尋求優良馬種;蒙古馬雖然沒有西域馬種優良,但是蒙古馬吃苦耐勞,戰爭中是長途奔襲的好手;至於東北地區,女真和高麗都出產馬匹,宋代的戰馬有一部分就是從女真和高麗所在東北地區獲得。



然而,宋代疆域不大,北不到幽雲,西不出銀川。不論是西北、東北還是正北,這三處養馬場都不在宋人版圖之中。宋人戰馬獲得只有依靠陝西地區。


此外,雲貴所在的廣南東、西路兩路,也有一定馬匹產出。這地區的馬,一般稱為“廣馬”。但是,廣馬既跑不快,也跑不遠,加之身材矮小。完全不足以同北方遊牧騎兵對抗。


這些廣馬在山間運送貨物是一把好手,可唯獨用作戰馬不靠譜。可因為宋代實在缺少戰馬,因此“廣馬”在宋代,尤其是南宋被大量用於戰馬,可想而知,宋人內心對此必然有說不出的痛楚。


因此,相比前朝,兩宋不但馬種不佳,即便拋開馬種只談數量,宋代戰馬數量都嚴重匱乏。


騎兵是冷兵器時代最重要的兵種之一,宋代中央禁軍主要由殿前司、侍衛親軍步軍司和侍衛親軍馬軍司組成。這其中,侍衛親軍馬軍司就是主管全國騎兵部隊的軍事機構。可是,在兩宋歷史上的大多數時間,侍衛親軍馬軍司的戰馬都是缺額的。甚至有的騎兵部隊,戰馬不足編額的三分之一,徒有騎兵之名,實為步兵。


《騎射圖》,遼,李贊華,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馬匹嚴重匱乏的宋代,在其歷史上,還是有那麼幾次騎兵會戰值得稱道。本文所要介紹的威虜軍羊山會戰便是其中之一,雙方在這次會戰中投入了數萬騎兵,彼此都是雙方精銳。


這是一次真刀真槍的搏殺。南宋朝也有騎兵會戰,比如紹興十年(1140)岳飛第四次北伐中的郾城會戰,便是岳飛親自指揮背嵬軍馬步軍和遊奕軍馬軍對抗金兀朮十數萬騎兵的經典戰例。當然,岳飛這一仗以少擊多,打得比較艱難。史載岳雲率領數百背嵬軍馬軍獨自衝擊金軍先鋒騎兵一萬五千騎。相比之下,威虜軍羊山騎兵會戰則是雙方力量大概對等的一次交戰。


至道元年(995)正月和四月,宋軍分別在子汊河和雄州擊敗入侵的遼軍。這兩次戰鬥宋軍的防禦勝利,也為宋太宗時期對遼戰爭畫上了句號。此後,兩國軍事對峙,雖然邊境一直緊張,卻始終沒有爆發大規模戰事,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宋太宗至道三年駕崩。緊接著,宋真宗趙恆即位,宋遼戰爭也進入了一個新階段。真宗鹹平二年(999)開始,宋遼戰火重燃,爆發了瀛洲、莫州、威虜軍羊山等一系列會戰。


威虜軍的軍治在遂城,實際上,威虜軍、廣信軍、遂城、安肅軍、安肅縣是一個地方。根據《元豐九域志》卷二廣信軍條記載:“太平興國六年,以易州遂城縣地置威虜軍。景德元年改廣信,治遂城。”此後,景德元年又改稱安肅軍,宣和七年廢軍稱安肅縣。遂城是宋遼戰爭史上宋人重兵防禦的地區,因此多次出現在宋遼戰爭史的記載中。因為遂城還有其他很多名字,因此,我們很有必要把這些地理名詞弄清楚。羊山在遂城以西約25裡處,與龍山相接壤。


遂城今天所在地,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區內


瀛洲和莫州會戰於鹹平三年(1000)正月結束之後,宋廷知道遼人不會就此罷手,因此上自宋真宗,下到河北前線將士,都在積極備戰。是年七月,遼軍果然又要發兵南侵。宋人及時得到諜報,並高效率地準備起來。宋人精心準備這次會戰,很快就確定了這次會戰的高級將領名單:


山南東道節度使、同平章事王顯為鎮、定、高陽關三路都部署,併兼定州都部署,作為本次會戰的宋軍最高指揮。


天雄軍節度使、馬步軍都虞侯王超為副都部署,兼鎮州都部署,作為宋軍的第二指揮。


殿前副都指揮使、保靜軍節度使王漢忠為都排陣使,兼高陽關都部署。


殿前都虞侯、雲州觀察使王繼忠為都鈐轄。


西上合門使韓崇訓為鈐轄。


抗遼王師幾乎全部出於王氏,除了韓崇訓。韓崇訓是將門之子,其父是北宋開國功臣,趙匡胤的發小韓令坤。


在指揮機構確定之後,宋廷又任命了河北抗遼沿邊二十多位中級軍官的戰鬥任命。今天,我們從《宋會要》兵八之九上依稀可見楊延昭(即楊延朗,因後改名楊延昭,故本書以楊延昭統一稱呼)、楊嗣、李繼宣、張凝、秦瀚之名。此外,還有張斌、魏能、田敏、石普、蔚昭敏等將領。這批將領的級別都不高:


楊嗣:保州團練使;

楊延昭:莫州團練使;

李繼宣:西上合門使、康州刺史;

秦瀚:宦官、入內副都知、恩州刺史;

張斌:定州副都部署,後來張凝因為西夏戰事的爆發而被抽調去了西夏。他的位置就由張斌代替;

魏能:黃州刺史;

田敏:馬步軍都軍頭、涿州刺史;

石普:富州團練使、保州兵馬鈐轄;

蔚昭敏:順州刺史、定州行營鈐轄。


雖然他們級別都不高,只不過是宋軍龐大的中級軍官中的一小部分。但是,就是這一部分人,造就了威虜軍羊山會戰的最後勝利。


“高陽三路兵增騎二萬為前鋒,又命將五人各領騎三千陳於先鋒之前,別命莫州都部署桑贊領萬人居莫州、順安軍,為奇兵,以備邀擊,北平寨部署荊領嗣萬人以斷西山之路。”


這是宋廷戰前給高陽關前線下達的作戰計劃。以這個計劃來看,宋軍這次戰鬥起碼動用了騎兵三萬五千。不過,這三萬五千騎兵只不過是宋軍作戰集團的先鋒和處於先鋒之前的騎兵部隊。或許,這次宋軍迎擊遼軍作戰而動用的騎兵數更多。


宋人七月開始做戰前準備,不過這個準備似乎提得太早。七月開始,宋軍陸續向遂城方向集結,被委派作戰任務的將領多達二十多人。可遼軍卻遲遲不動,一直拖到當年十月,遼軍才發起南侵。


遼軍之所以遲遲不動,主要是想利用西夏夾於宋遼之間的這一特殊情況,以西夏軍吸引宋軍注意力,從而降低自己南侵時的阻力。


當年夏六月,也就是遼軍決定南侵的不久前,西夏軍隊從西北方向對宋境展開軍事行動,並攻下宋恆、環、慶三州。遼軍決定南侵後不久,西夏軍隊攻勢依舊,攻擊宋清遠軍,並與九月七日被西夏攻克。


瞭解更多宋朝軍事,點擊小程序查看


宋夏在西北前線重兵對峙。西夏所為,吸引了宋軍的注意力,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遼軍南侵的軍事阻力。


前文介紹中所記敘的張凝西調而張斌接任的人士任命也表明了西夏對宋作戰,給宋人帶來的軍事壓力,以及對遼軍南侵問題關注視野的轉移。宋軍兩線作戰,確實壓力陡增。眼見時機成熟,遼軍於當年十月一日,正式鼓軍南侵,十月四日,遼軍主力進入幽州西南方向的鹽溝集結完畢。遼軍意欲從長城口入侵,攻擊遂城。


為了一舉實現目標,遼軍在樑國王耶律隆慶的指揮下,集中精銳部隊為先鋒重拳出擊,以期實現目標,摧毀宋軍防線。耶律隆慶是遼景宗的兒子,當年在位的遼聖宗的弟弟,母親是蕭太后燕燕。以如此身份親王領軍南侵,遼廷重視程度可想而知。



張斌麾下士卒不多,但是以逸待勞,有一定心理優勢。此外,老天也幫了宋軍一個大忙。遼軍入侵長城口的這天,天降大雨,農曆十月本就天氣寒冷,天降大雨無疑使得天氣嚴寒,此外,道路泥濘也是大雨導致的最直接的結果。泥沼之中,戰馬奔馳也頗受影響。最後,最要命的是,遼軍弓矢多用牛筋皮弦,天雨受潮,則弓弦不可用。原本擅長騎射的遼軍,沒有了“射”的幫助,其戰鬥力必然大打折扣。藉助天時地利,張斌果斷出擊,取得了這次會戰中宋軍的第一次勝利,殺傷遼軍甚眾。


遼軍眼見作戰失利,陸續撤退。張斌指揮麾下騎兵緊追不捨,一直追擊到宋遼邊境。然而,先鋒遼軍之後的遼軍支持部隊陸續趕到。張斌兵少,不敢戀戰,遂率部隊主動撤離,向遂城方向靠攏。遼軍第一次入侵被宋軍擊潰之後,暫時安靜了下來。


張斌在長城口之戰結束後,率領主力向威虜軍靠攏,此後的調動,他將部隊撤下,進入寧邊軍休整。寧邊軍此時有莫州駐泊都部署桑贊麾下一部分約萬人駐紮。


至此,這次會戰的第一階段結束。


然而,因為宋軍的情報錯誤,宋軍錯誤的調動卻給予耶律隆慶一個鑽空檔的機會。耶律隆慶出其不意再次發起南侵,並順利突破長城口,兵鋒很快達到遂城。於是,這次會戰的壓軸大戲正式開始了。


宋軍遂城地區此時集結的部隊,正是王顯留在此地的三萬五千騎兵,也就是此前宋軍主力集團中的先鋒騎兵部隊。宋軍得知遼軍又一次南下之後,根據戰前安排,進行調遣:


楊延昭、楊嗣指揮麾下輕騎兵出遂城折向羊山設伏;李繼宣駐兵齊羅(也作:赤虜,蓋地名音譯之別,實際是一個地方,在羊山和威虜軍附近);秦瀚等其餘宋軍陣於遂城。


遼軍進攻遂城,宋軍遂城前的防禦部隊與遼軍交手。遼軍儘管攻勢凶猛,但是宋軍也絲毫不輸氣勢。由於宋軍這次戰鬥全部投入的都是野戰騎兵,因此,在宋遼戰爭中遼軍所最倚靠的以騎克步的優勢,快速機動和迂迴攻擊等戰術,對於宋軍騎兵無法發揮大用處。宋、遼在遂城外的戰鬥,漸對遼軍不利。


耶律隆慶見此,決定後撤以脫離與宋軍的糾纏。以往遼軍憑藉騎兵優勢,脫離宋軍糾纏比較輕鬆。但是這一次,遼軍所遭遇的是宋軍騎兵,宋軍沒有給遼軍機會。眼見遼軍後撤,宋軍緊追不捨。遼軍且戰且退,雙方逐漸殺入了羊山地區。


埋伏在羊山地區的楊延昭和楊嗣兩部見遼軍進入自己的阻擊範圍,於是領軍殺出。遼軍頓時陷入困境。後有追兵緊追不捨,前有阻擊部隊攔截。自己原先對宋軍所慣常使用的迂迴包抄戰術,眼下卻被宋軍“二楊”給用上了。耶律隆慶發現問題的嚴重,必須趕緊突破“二楊”的阻擊,否則,遼軍很有全軍覆沒的危險。


於是,耶律隆慶調兵遣將,對宋軍兩支騎兵部隊所堅守的羊山防線發起攻擊。宋軍依靠羊山防禦,雙方騎兵在羊山附近又一次展開大搏殺。宋軍騎射固然不及遼軍嫻熟,然而,這次參加羊山騎兵會戰的宋軍騎兵,大多是高陽關、鎮、定三路邊防精銳騎兵。他們在與遼軍騎兵作戰中所表現出的勇敢和弓馬嫻熟其實並不下遼軍多少。尤其是此時此刻,宋軍佔據戰場的主動權。顯然,如果遼軍不能突破阻擊,則遼軍必然被追兵追上,前後夾擊,情況更糟糕。


宋軍奮勇殺敵就給遼軍造成了很大困難。


《少年楊家將》中的楊延昭


但是,宋軍“二楊”只有幾千騎兵,對於數萬遼軍大軍來說,顯得勢單力薄。遼軍的突圍,給予“二楊”挺大壓力,遼軍的攻擊,壓得“二楊”且戰且退。雙方從羊山南麓開始交手,一路在運動中搏殺,直殺到羊山北麓。“二楊”終於不支,轉而放棄野戰,堅守羊山制高點,以扼制遼軍的攻勢。


“二楊”戰至此時,已經被遼軍分割。楊延昭部不敵,漸漸撤出戰場,向齊羅靠攏。楊嗣部在制高點苦苦支撐,其麾下將士依舊力戰不退,小校解恕、楊光美、齊巒等人,奮不顧身,摧鋒陷陣,與敵人力戰不止。但是由於楊嗣部逐漸撤出戰場,堅守制高點的宋軍遂陷入困境。但是來自保州的這支騎兵部隊,堅守陣地不退,多次打退遼軍攻擊。依山據險,大詬殺賊,最終全軍覆沒,集體殉國。


羊山伏擊撤退下來的宋軍騎兵向齊羅靠攏。屯駐齊羅待機的李繼宣此時還不太清楚前沿宋軍情況。他派出兩名騎兵前出偵查,正好遭遇了前線而來的宋軍。李繼宣得知羊山伏擊正打得如火如荼時,揮師北山。


如果說以往羊山會戰是一場傳統的宋遼會戰,或許,這會兒才投入戰鬥的李繼宣,怕是無緣整場會戰了。畢竟宋軍靠步行,無論如何是無法立刻追上遼軍投入戰鬥的。但是,李繼宣所指揮的數千宋軍是清一色的騎兵。因此,當李繼宣得到戰鬥情報後,立刻揮軍殺入羊山陣地。


李繼宣的殺入對耶律隆慶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他剛突破羊山宋軍阻擊,可後面的宋軍追兵已經殺到,最要命的是,這追兵裡還有完整建制,至今沒有加入戰團的李繼宣部生力軍。


於是,羊山戰場,宋遼又一次展開騎兵搏殺。只不過這會兒大家攻防姿態交換了過來——剛才攻擊宋軍的遼軍,轉眼間變成了宋軍騎兵的刀下鬼。


戰馬嘶鳴、黃塵漫天、金石相交、鼓聲不斷。


李繼宣的殺入,讓耶律隆慶再也沒有了抵抗意志,遼軍完全喪失了與宋軍作戰的信心。作為中級軍官,李繼宣在不久前遼軍入侵瀛洲、莫州的戰鬥中,作戰勇敢,他的主帥傅潛坐擁八萬士卒卻萎縮在高陽關不敢作戰。


這次戰鬥只有李繼宣、範廷召、康保裔等與遼軍野戰。範廷召後退兵保存實力、康保裔則力戰不敵被俘,唯有李繼宣一路斃敵甚多,一直追擊遼軍到邊境。


李繼宣揮軍殺入,讓耶律隆緒的撤退之夢破滅了。經過剛才的熱身,加之李繼宣又是生力軍,一經殺入戰團,其凶悍的戰鬥力就讓遼軍抵抗不住。但是,遼軍已然置之死地,只有跟宋軍拼命了。遼軍的反擊,也給李繼宣帶來不小的阻力。李繼宣的戰馬在戰鬥中戰馬連續三次被遼軍擊中陣亡。李繼宣則三次換馬繼續戰鬥。


主帥戰馬三易,正是戰鬥慘烈的寫照。


李繼宣將遼軍衝擊至牟山(毗鄰羊山,位於遂城西北方向)山谷中,大破之。戰至此時,楊延昭、楊嗣、秦瀚等宋軍會戰部隊都因為戰鬥慘烈而陸續退出戰場,只有李繼宣一部繼續追殲遼軍殘餘,直至邊境。


至此,11月5日到11月9日的這次騎兵大會戰以宋軍完勝、遼軍慘敗而告終。


這一仗遼軍損失慘重:陣亡兩萬多人,大王、統軍、鐵林、相公等高級將領15人被殺,軍事物資丟棄無數,號慟滿野。


宋軍追擊遼軍到邊境,將遼軍陣亡將士遺體,築京觀以震懾遼人。


這次騎兵會戰是宋遼戰爭史上罕見的騎兵會戰。宋軍以清一色的中級軍官指揮作戰,戰鬥中,宋軍不再有類似於陣圖一般的高層束縛,中下級軍官完全發揮了戰場的能動性,士卒用命,加之這次宋軍又是清一色騎兵作戰,攻擊、防禦、迂迴、追殲都極其迅速,遼軍原有的騎兵優勢無法發揮出來,因而宋軍這次戰鬥獲得了全勝。


當然,天氣也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張斌長城口一戰的勝利,就是藉助陰雨天氣。


總之,這次戰鬥,宋軍佔據天時、地利、人和,取得如此大捷也在情理之中。


遼軍是戰術上的失敗者,這次南侵戰爭大慘敗,確實臉面不好看。然而,遼軍的這次失敗,卻將宋軍有限的騎兵精銳消耗了不少。宋軍辛苦經營在河北前線的三萬多戰馬損失很大。與遼國人比戰馬消耗,宋人哪裡扛得住?羊山會戰之後,宋遼之間雖然依舊大戰不斷,可再也不見騎兵會戰。這其中的緣由,怕也與羊山宋軍戰馬損失頗大有很大關係。


至於李繼宣最終孤軍追至邊境攻擊遼軍殘餘,而其他宋軍不至,這其中固然有宋軍退保威虜軍遂城,防止遼軍其他方向進入的考慮,而部隊的損失必然也是其中一條至關重要的因素。


果粒歷史·新刊推薦



https://weiwenku.net/d/200460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