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痛!侵華日軍“慰安婦”制度受害者韋紹蘭奶奶去世

國史館2019-05-08 20:28:38

侵華日軍“慰安婦”制度受害者

韋紹蘭老人

於5月5日13點20分辭世,享年99歲

韋紹蘭是唯一公開兒子中日混血身世的

侵華日軍“慰安婦”制度受害者



韋奶奶


紀念館工作人員看望老人


韋紹蘭出生於1920年農曆7月27日,廣西桂林荔浦縣新坪鎮人。


1944年的冬天,24歲的韋紹蘭被日本士兵抓走,在慰安所遭受了3個月非人折磨,期間懷了身孕。逃出慰安所後生下了一個孩子,取名羅善學。


韋紹蘭是唯一公開兒子身世的日軍“慰安婦”制度受害者。


因外人的偏見,羅善學一生未婚,與母親相依為命。2012年導演郭柯偶然看到韋紹蘭老人的故事,被其頑強的生命意志深深感動,並於2014年拍攝了紀錄片。




韋紹蘭在片中說:1944年,她被日軍擄走,送至馬嶺慰安所。噩夢開始於此。之後,慰安婦成為了她另一個身份,一生最恥辱的身份。


廣西馬嶺鎮慰安所遺址


2012年的冬天,鏡頭下的韋紹蘭92歲,住在這間瓦房。



歲月在韋紹蘭身上留下深深的印記,她佝僂著背,挎著布包,走出村子。走過石橋,走過村上的公路。沿途盡是安靜的鏡頭語言。



一天生活開始了,像所有普通老人一樣,淘米煮飯,洗衣洗菜。很難想象,韋紹蘭在1944年的馬嶺慰安所經歷了什麼。


如果她不說,誰又知道她經歷了什麼?


時至今日,韋紹蘭依舊記得那年的故事。


時年92歲的韋紹蘭邏輯依然清晰,只是,語言極其平淡、簡單,聽不出太多情緒。但隨著敘述的深入,你會發現,記憶是怎樣牽動著她的每一條神經。


先是對戰火連天的驚恐。



某個封藏的角落忽然被碰觸了一下,掩面而泣。



嘴裡繼續說著,卻不由自主捏緊了雙手。



最後是怔然望向採訪者,沉默,無言。



好像語言永遠也沒辦法形容那件事,眼淚永遠也滴不完心裡的苦海。


她說,三個月後的一天,她趁著看守的日本士兵打瞌睡,背上仍在襁褓裡的女兒,逃出了慰安所,噩夢這才結束。


在那三個月,韋紹蘭被野獸們折磨;此後的一生,她被“慰安婦”這個身份折磨。


一回到家,她就哭了。之前只知道害怕,沒顧得上哭。看到人回來了,丈夫卻說她“到外面去學壞”。


婆婆和鄰居都說,你別怪她,別怪她。丈夫怎麼想也想不過,就躲著她,一個人悶聲到山後去砍柴。


後來,她想到自殺。之前太害怕,也沒顧得上想。喝了藥,被鄰居救過來,才沒死掉。



原本我們只知道“慰安婦”這個詞,卻沒有看過“慰安婦”如此講述曾經。我們知道日本人曾經在慰安所的獸行,卻很難看到倖存下來的“慰安婦”如何走過餘生。



韋紹蘭老人回憶起十三四歲時,她和一群男女青年,圍著鄰村的老伯學唱民謠,好開心,像接新娘子一樣。



有些經歷,在時光的打磨下,會銘刻進你的身體。當訴說到自己的遭遇時,語言樸實的韋紹蘭老人,居然說出了像詩人般洗練的表達,眼淚都是往心裡流的。



在這個句子面前,多少人的文筆都要黯然失色。這是苦難天長日久的結晶。韋紹蘭老人居然不止一次地說了,“世界真好”。



願老人一路走好,

願來世被溫柔以待!



來源:共青團中央(ID:gqtzy2014),綜合整理自“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ID:jng1937)

https://weiwenku.net/d/200461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