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春拍】繁華一刻人偏戀 竹西歌聲吹揚州——鄭燮隸書 “歌吹古揚州”

中國嘉德拍賣2019-05-09 00:39:53



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古代

6月2日(週日) 晚上 順延

嘉德藝術中心拍賣廳 A廳




← 按住圖片向左右滑動可瀏覽全圖 →


鄭燮(1693-1765) 隸書“歌吹古揚州”

鏡心 水墨紙本

33×161.5 cm

題識:板橋鄭燮三書此額,一與郭君方儀,一與常君酉北。此則與鬆亭陳三哥也。略不如前,亦有別味。

鈐印:二十年前舊板橋、鄭風子、橄欖軒

出版:《鄭板橋書畫字典》,第92、121、338、372頁,中國青年出版社,1999年版。

說明:上款人“鬆亭陳三哥”應為陳馥,字鬆亭,杭州人。與陳撰同時,從之學寫生,得其法。曾與鄭板橋合作《苔石圖》,有“鄭家畫石,陳家點苔,出二妙手”之譽。



揚州,位於長江之北,淮河之南,西瀕運河,東臨大海。自古以來,它就以其“多富商大賈,珠翠珍怪之產”,“號天下繁侈”而聞名。清康雍乾三朝,政局相對穩定,揚州成為東南四大都會之一。許多商人不惜金錢,建築園林,演奏戲曲,收藏書畫古玩,唱和宴集,以與文人相交為榮。商人養士之風大盛,更使揚州呈現一派歌舞繁華的景象。斯時,不僅鹽官鹽商鱗集於此,而且雲集了一批職業的文人畫家。這些畫家大多出身貧寒,以鬻畫為生,在藝術上強調自我表現力,揮毫大寫意,下筆作怪書。其中出眾者有十幾,後世成名,謂“揚州八怪”。鄭板橋當屬最為著者。


鄭板橋,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此後,當了十二年縣令,始終愛民如子,“絕苞苴,無留牘,”並因轄區災荒未經上司同意即開倉賑貸而忤大吏罷官回鄉:“宦海歸來兩袖空,逢人賣竹畫清風。”以鬻書賣畫度過餘生。他擅畫蘭竹,取青藤、八大、石濤遺法,縱筆率意,自抒胸臆。亦善書,初法晉唐、二王、顏米、懷素無不取索,復學碑,漢魏碑碣,無不搜求,於是融通眾長,自創“六分半”書,“不但在當時是一種大膽的驚人變化,就是幾千年來也從未見過像他這樣自我創造形成一派的”(傅抱石語)因之被徐悲鴻稱為“中國近三百年來最卓絕人物之一。”


板橋的“六分半”書,縱橫跌宕,或楷或行,忽篆忽隸,或一字之中,諸體筆意兼備,舒展任意,厚朴瀟灑,雖不拘一格,然狂奇中得意得趣。每每如花落滿地,繽紛奪目,而餘韻不盡,其創造精神及成就似更在其畫之上。



“歌吹古揚州”大幅橫匾即是如此,用禿筆書寫,或斂鋒而入,或尖勁而出,第一、二字便有嘯傲慷慨之態,騰沓跳躍之勢。而後三字則含蓄古茂,氣力內蘊,字體漸扁而帶隸意。後跋由高處下落,與“歌吹”二字呼應取勢,於是“古揚州”三字不再覺得字形扁小,使全局得到平衡又有了輕重錯落的變化。看似縱筆而為,其實構思命意無不見其匠心。跋中稱曾經“三書此額,略不如前”不過是自謙之詞,而一句“亦有別味”倒是真心話。別出心裁,別有奇趣,風神別具,這正是鄭板橋有別於古今書家的地方。


▲ “歌吹”二字有嘯傲慷慨之態,騰沓跳躍之勢。


▲ “古揚州”三字漸扁而帶隸意,含蓄古茂,氣力內蘊。


板橋一生除了在山東範縣做官四年、濰縣做官八年外,其餘全部活動都在揚州。揚州是他的第二故鄉。正如他所作《滿江紅》詞雲:“我夢揚州,便想到揚州夢我。”以表明自己對揚州的熱愛。


友人之間互為書匾,亦為一種交往。板橋傳世的匾額並不多見,卻三書“歌吹古揚州”。是件“歌吹古揚州”五大字之後有自跋雲:板橋鄭燮三書此額,一與郭方君儀,一與常君酉北。此則與鬆亭陳三哥也。略不如前,亦有別味。下鈐一印,曰“二十年前舊板橋”。從題款而知,此幅贈予其友人陳鬆亭。陳鬆亭名馥,與陳撰同時,從之學寫生,得其法。1748年,鄭板橋代其求高鳳翰刻印章。又曾與鄭板橋合作《苔石圖》,有“鄭家畫石,陳家點苔,出二妙手”之譽。


▲ 板橋鄭燮三書此額,一與郭君方儀,一與常君酉北。此則與鬆亭陳三哥也。略不如前,亦有別味。


▲ 鄭燮、陳馥合作《苔石圖》(南京博物院藏)


板橋書寫的“歌吹古揚州”聲名顯赫,曾有匾額懸於永勝街40號魏氏園,即揚州圖書館的古籍部吹臺,後移向西園曲水的“夕陽紅半樓”。其所寫同一題材的另二幅如今已不見流傳,而此額則獨存人間,近年曾被“揚州八怪紀念館”及瘦西湖碑廊製作為大幅匾額,成為揚州的一大景觀,成為今日揚州人的驕傲,亦是此件與鄭板橋的幸事吧!


▲ 瘦西湖碑廊的“歌吹古揚州”石雕,橫5.6米,縱1.3米,青石,字石綠,背景是山字形的粉底照壁牆。


▲ 瘦西湖碑廊的“歌吹古揚州”石雕


瘦西湖碑廊外牆摹刻的這一匾額十分巨大刻工亦十分精準到位,字體筆意很得原本的神形,章法、款式、印章都一仍其舊沒有變動。揚州八怪紀念館所制二匾,製作亦很精良,但卻改動了板橋的印章。古人刻帖,亦每有刪改移動印章的實例,並不意外。且該紀念館所制匾,字形筆意及款題內容都與原件一致,決不是從鄭板橋所說的另外兩件上摹刻而來。因為鄭板橋一生三次寫過“歌吹古揚州”匾,上款及書寫時間都不相同,(跋中“略不如前”四字說明言書寫時間之不同)可證八怪紀念館所依底本應是此第三件,而另選了印章而已。


▲ 揚州八怪紀念館中的“歌吹古揚州”匾


▲ 瘦西湖碑廊的“歌吹古揚州”石碑


駐足凝視,隱隱聽到當年的竹西歌吹聲,那軟紅鄉土、人聲鼎沸的古揚州猶如浮現在眼前。



中國嘉德2019春季拍賣會

 預 展 


5月30日—6月1日

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

嘉德藝術中心

 拍 賣 


6月2日—6月6日

嘉德藝術中心




https://weiwenku.net/d/200466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