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春拍】百虹齋賓翁遺珠——天雨樓藏黃賓虹《致翁紉秋山水》

中國嘉德拍賣2019-05-09 00:39:54



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近現代

6月2日(週日)晚上7:30

嘉德藝術中心拍賣廳 A廳


黃賓虹1930年代曾南遊粵海,同嶺南諸書畫、收藏家相交,北歸後鴻雁傳書,往來通信不斷。在粵傾慕賓虹先生藝術者甚多,除張谷雛、黃居素外,翁紉秋亦是其中之一。


黃賓虹 致翁紉秋山水

鏡心 設色紙本

139×56.5 cm

出版:《天雨樓詩草》,第7-2頁,拿督羅國泉編輯,中南印務公司(馬來西亞),2001年版。

來源:收藏家翁紉秋、馬來西亞拿督羅國泉遞藏。



檢閱賓虹書簡,在致黃居素數通信札中,多次提及曾為翁紉秋君作畫交往事:“紉秋君橫幅容構思畫成寄奉,不欲草草以報知音”;“近翁紉秋君來簡,亦云擬遊北平”;“前寄紉秋君拙畫,諒近可查收”、“適翁紉秋君有函來杭索為拙筆,雲有新築百虹樓待僕南遊”;“翁紉秋君新任汕市長,諒通訊,餘由續及”云云。


中國嘉德曾於2012年拍出黃賓虹致翁紉秋信札一通,後有翁氏另紙詳題其後,展而觀之,亦可知二人情誼之一斑:


老友黃賓虹先生,為中國大畫家,在歸道山之翌年,餘檢點舊篋,得其畫大小廿餘幀、書札一通。餘與先生自民廿起論交,嗣而時相問訊,承先生貽書畫不少。抗日復員後三年,餘在穗垣營新居,顏其書室為百虹齋,欲迎先生來粵共遊息。先生接報甚喜,許餘畫足百幀,以副其名而酬素願。詎事未成就,餘避地海外,而先生不久亦成永訣矣。惜哉。以前書畫悉成劫灰,今僅碩果,珍念何似。爰裝以存,顧世變日烈,瞬息滄桑。今日之所有,又安知明日不再,變灰燼耶。感時懷故,不勝慨嘆。


▲ 參考圖:黃賓虹《致翁紉秋信札》

水墨紙本 鏡心 

28×40 cm

中國嘉德2012秋季拍賣會

成交價:RMB 161,000


今日我們所見翁紉秋上款之黃賓虹,多為黃賓虹精心盡意之作。此件《致翁紉秋山水》即是黃賓虹在精研歷代中國畫論的基礎上融匯古今,兼收幷蓄,獨具自身特色,卻又可尋前人之意的藝術風格之代表。


賓虹先生題“文徵仲畫,早年行筆細謹,師唐人之刻畫。晚歲墨氣淋漓,差近吳仲圭。”畫中山水用筆細緻,層層累積,又層次分明,正應“行筆細謹、師唐人之刻畫”一句。黃賓虹在致友人信札中,提及中國畫中“筆”與“墨”,曾言:非有沈石田、文徵明起而救正之,畫道幾乎絕滅。然文、沈只能恢復南宗筆法,而墨法未備。文徵明晚年學吳仲圭,正是研求墨法,惜流傳無多……古人多用點、不用刷與拖,此其異也。


▲ 參考圖:黃賓虹論畫信札


對晤此作,可知賓虹老人所言非虛也。畫中以點為皴,表現山石的陰陽向背。正是化古人之法為我用。


▲ 《致翁紉秋山水》局部之一


▲ 《致翁紉秋山水》局部之二


落款中雲“茲得佳紙”,觀畫面左下背面有“藝觀學會監製仿宋闊簾宣紙”朱記一枚。


▲ 本幅左下角宣紙朱記


時光到回至1926年,黃賓虹等組織發起以“保存國粹,發揚國光,研究藝術,啟人雅尚之心”為宗旨的“中國金石書畫藝觀學會”。據黃賓虹女弟子顧飛回憶:“黃賓虹閒暇時自制一種印有“中國藝觀學會仿宋紙”字樣的宣紙出售。這是一種用九分水一分生豆漿兌配液刷在紙上做成的半生半熟的宣紙,宣紙打溼後,放在床的棕棚上晾乾,黃賓虹親自和宋若嬰一起動手製作……”此件《致翁紉秋山水》即是畫於此類特製宣紙之上。經過加工的宣紙,質地更為細膩,對於筆墨、色彩的襯托效果更好,故此件作品中所營造出的視覺效果益佳。時光荏苒,畫面產生的區別於他作的細微歲月沉澱,亦使此作變得更加與眾不同。


▲ 左:羅國泉先生1957年訪臺,獲蔣介石接見併合影留念 

▲ 右:1972年羅國泉先生獲得NMA衛國之士勳章留影


“百虹齋”的收藏願景,隨著翁紉秋出走南洋、賓翁遽歸道山而告終。此件作品後由翁氏旅居北婆羅洲之時,轉贈友朋天雨樓主人、馬來西亞拿督羅國泉先生(1917-2001)。羅氏自幼習學書畫,尤擅寫顏魯公楷書。雅好收藏,庋藏甚豐。此件山水張掛於羅府多年,為羅氏最為心愛之作。在羅先生親自編輯之《天雨樓庋藏書畫集》手稿中,先生自按“此幀內之題字,可知為黃賓虹大師之得意傑作,大師與齊白石大師齊名,曾有人以鉅資易,亦近人畫師願以作品四幀相換,俱曾婉拒。蓋亦為餘所深愛故也。”五十年後的今天,我們對晤此件作品,感受黃賓虹、翁紉秋、羅國泉,寄託於此作之中,惺惺相惜之情誼。


▲ 此件作品曾懸掛於羅府多年(照片右側)



中國嘉德2019春季拍賣會

 預 展 


5月30日—6月1日

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

嘉德藝術中心

 拍 賣 


6月2日—6月6日

嘉德藝術中心




https://weiwenku.net/d/200466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