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分析了32份年報,發現萬達、華誼們現金流“大失血”

虎嗅網2019-05-09 15:20:48


本文來自娛樂資本論旗下微信公眾號:剁椒娛投(ID: ylwanjia),作者:賈陽、謝媛媛,編輯:道森,封面: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對2018年的寒冷,影視行業記憶猶新。但當下,二級市場最靈活敏銳的資金,已經做出行業回暖的判斷。


從A股市場環境來看,影視公司股價已經企穩回升,板塊市盈率也從歷史低谷爬出。



娛樂資本論矩陣號剁椒娛投(id:ylwanjia)梳理了A股30多家以及新三板100多家擁有影視業務的上市公司年報數據,並製作了多張圖表,試圖看清一片唱衰之下的行業真相。


我們發現:


1. 看上去很可怕的鉅額虧損背後,是上市公司集中在2018年大額計提商譽,做低業績,讓財報“洗澡”。如此“市值管理”,不地道,但上市公司真實的情況,或許沒有看上去那麼極端。將商譽風險一次性解決,反而有利於未來公司業績釋放。


2. 政策已經開始施以援手。首先,國家電影局發文,支持院線併購重組,新的院線牌照也陸續下發,行業有望進一步整合;而後,國務院也發文支持公司制改建的文化企業上市,鼓勵符合條件的已上市文化企業通過公開增發、定向增發等再融資方式進行併購和重組,鼓勵文化企業實現融資渠道多元化。


3. 市場低迷期,也正是頭部企業兼併重組的高發期。從最近的動作來看,除了國資入局,影視公司與互聯網巨頭的綁定也更深了。華誼兄弟向阿里影業借款7個億;慈文傳媒則公告稱與愛奇藝簽訂新的戰略合作協議,擬開展獨家或聯合其他平臺採購合作、定製劇合作,擬成立項目聯合運營的合資公司。這樣的聯合體越來越佔據市場話語權,其抗風險能力也較傳統影視巨頭要強不少。


然而,風險或許並未完全清除。


在行業“洗牌”的預期之下,如何看清公司的實力與風險,考驗投資者的雙眼。


我們一看現金流——完美世界、芒果超媒、華策影視、上海電影等9家公司現金流狀況良好,但大部分上市公司現金流都出現大幅下降,其中華誼兄弟、萬達電影、慈文傳媒現金及等價物流失幅度最大。



二看股權質押率——在過去這一年的二級市場股價下跌潮中,許多影視公司控股股東股權質押率風險被驟然放大。


在2018年從央企改製為混合所有制的華錄百納,實控人何劍鋒質押率高達100%,控制權岌岌可危。當代東方、印紀傳媒、驊威文化唐德影視的實控人股權質押率也達到100%。北京文化雖無實控人,但其第一大股東華力控股質押率達100%,已經爆倉,持股已被凍結。


在平倉風險面前,一批上市公司控制權發生變更,比如驊威文化、中南文化、東方網絡、慈文傳媒。而以慈文為代表,大股東為緩解資金壓力,引入國資救急的不在少數。影視公司背後資本結構中,國進民退的潮流不可忽視。



三看公司基本面——如果說,華誼兄弟、慈文傳媒的鉅額虧損,更多是因為計提的大額商譽,那麼,唐德虧損9.27億,則主要是因為《巴清傳》等壞賬暴雷,風險更加實實在在。


更加極端的是這幾家:印紀傳媒——曾引入《鋼鐵俠》《環形使者》的印紀傳媒2018年大額應收賬款成為壞賬、資金鍊斷裂、影視項目停滯、大額債務違約、人員大量流失,銀行賬戶凍結……


中南文化——2018年,併購後遺症爆發,不僅計提大額商譽減值、業績鉅虧,此外還涉及違規擔保、訴訟纏身,實控人也一走了之,還被上交所認定存在“控股股東非經營性佔用上市公司資金”等四大違規行為……


樂視網——即將暫停上市,如果沒有奇蹟,一年後將正式退市。


值得警惕的是,影視公司一季報成績不算樂觀,32家公司中19家淨利潤下滑,11家淨利潤虧損,包括華誼兄弟、北京文化、唐德影視、當代明誠等公司。


冷空氣還未散去。



2018年報盤點,完美世界、芒果超媒業績超預期


在統計的A股32家文娛影視公司中,只有8家上市公司實現歸母淨利潤增長,只佔四分之一。其中完美世界利潤規模最高,且實現了不小增長;芒果超媒增幅最高。而多達15家公司出現淨利潤大幅虧損,兩家公司被ST,另有樂視網瀕臨退市。



倍受關注的稅務問題,在年報中沒有特別明顯的影響,一批上市公司利潤和所得稅都出現下滑。


光線傳媒所得稅5.66億,同比大增235倍,主要受出售新麗傳媒股份產生投資收益所致,行業監管影視行業補繳稅收也有影響;芒果超媒所得稅大增跟營收大增有關;唐德利潤鉅虧,所得稅卻大增,主要是受到“延遞所得稅費用”影響,6682萬元所得稅中,6093萬來自延遞。



作為去年唯一曲線上市的影視公司,芒果超媒向市場提交了一份高分成績單。


芒果超媒2018年實現營收96.60億元,同比增長16.8%;實現歸母淨利潤8.66億元,同比增長21.03%。一季度業績也持續增長。雖然年報業績略低於前期預告,但在借殼重組上市的業績承諾方面,快樂陽光、天娛傳媒等5家打包上市標的全部超額完成業績承諾。


以芒果TV為核心的互聯網視頻業務(快樂陽光)是公司支柱業務,貢獻了56.07億營業收入、逾7億淨利潤。天娛傳媒以1.4億的成績實現602.44%的承諾業績完成率,藝人經紀業務實現突破。



當年湖南衛視將王牌綜藝獨家輸血給芒果TV,業內對於這種模式曾非常質疑:內容庫如何支撐得起來?要怎麼做大盈利規模?廣電能在背後支持多久?湖南廣電的第三次市場化改革會成功嗎?這一探索中間曾經有過反覆,而隨著全球視頻流媒體競爭格局越來越明晰化,芒果超媒集團作為背靠地方廣電的一個整體,獨特優勢越來越凸顯。


一是成本控制。年報顯示,互聯網視頻業務毛利率31.8%,能實現盈利,這在國內長視頻網站行業內算是獨一份。2019年以前,芒果生態內容開支基本只有愛奇藝的十分之一,而在版權分銷方面,幾乎能夠覆蓋內容成本。事實上,愛奇藝去年下半年以來,也開始發力優質內容的分銷。此外,快樂陽光、芒果影視、芒果娛樂整個芒果生態內部內容合理的關聯抵消,也有助於降低內容成本。


這也跟其內容成本攤銷政策有關,攤銷週期最長達到5年,有助於空置當期成本,而愛奇藝和Netflix的攤銷政策相對更嚴謹。


二是現金流。芒果多渠道擴張,擁有OTT/IPTV牌照,每個月貢獻穩定的現金流。此外,芒果超媒旗下快樂陽光等多家公司享受免納所得稅的優惠政策,加上3000多萬的政府補助,對其利潤增長助力不小。



中美視頻行業的邏輯差異較大,內容的規模優勢在中國文化土壤上很難形成,而ARPPU提價空間有限。內容算是最核心的競爭力。在內容監管趨嚴背景下,芒果TV成長於湖南衛視土壤,在中國政治文化環境下,兼顧政策和商業化。而2018年芒果TV會員大增,也跟其差異化的內容有關。


“2018年頭部綜藝中,芒果TV整體市佔率領先,在播放量前十的綜藝裡,芒果TV(含湖南衛視)佔據4部;前20部中佔據9部,接近半壁江山。”


2018年,芒果超媒以芒果TV為核心視頻平臺,實現廣告收入24.10億元,同比增長81%;實現付費會員收入8.40億元,同比增長114%。2019Q1,芒果TV收入同比增長44.5%,有效付費會員達到1331萬。


2019年,芒果將開始更大規模的內容佈局,這有助於刺激付費用戶數大漲。在年報中,芒果超媒不分紅,因為“2019年,預計公司有大量的現金支出用於購買版權和互聯網視頻的技術升級”。而在2018年,已經增加了11.23億的版權採購及影視劇投入預付賬款,全年新媒體平臺運營以及互動娛樂內容製作成本合計也已達到37.5億,佔營業總成本的65%。


在年報裡,芒果超媒還將自己劃分在視頻平臺第二梯隊,然而隨著其內容投入的進一步增長,“小而美”的生意也越來越朝著愛優騰靠近,芒果超媒的牌照、渠道、生態內成本抵消、差異化內容等優勢能否為其盈利保駕護航,還是個未知數。




有了自制綜藝的成功經驗,芒果TV曾表示2019年將至少佈局30部自制劇,3倍於2018年


而湖南廣電優質內容基因背後,芒果超媒採用工作室制度,在政策允許範圍內創新人才激勵機制,形成了規模超1500人的自有製作團隊,有一套工業化生產體系。但受公司所有制結構限制,很難像民企那樣靈活地推進股權激勵等措施,在一批又一批廣電人出走互聯網的背景下,人才流失隱患不小


萬達電影:2018年停掉分紅,影城考慮“賣咖啡”


如今院線生意越來越不好做,銀幕數量的增速快於票房及觀影人次的增長,單銀幕票房產出繼續下滑。影院行業競爭進一步加劇,就連業內老大哥萬達電影也受到牽連。


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40.88億元,同比增長6.49%,增幅低於去年同期的18.02%。歸母淨利潤12.95億元,同比下降14.58%,增收不增利。


具體來看,公司雖然已經擁有595家直營影院,5279塊銀幕,當期實現票房95.6億元,但電影票收入、廣告收入以及爆米花飲料等餐飲收入增幅較去年相比仍大幅下滑,分別實現收入90.68億元,25.2億元以及18.68億元,從兩位數增長降至一位數。在其引以為傲的非票房收入方面,萬達還在想方設法增收,年報中透露,咖啡今年也將走進萬達影城。



為了過冬,公司甚至在這一年停掉了分紅。



值得一提的是,不惜一再降價,2019年3月,萬達電影併購萬達影視長達3年的重組計劃終於獲得批准。萬達影視的注入讓萬達電影的全產業鏈故事更完整,但已經以95.6億商譽“榮膺”A股影視板塊商譽王的上市公司,商譽風險將進一步推高。


光線傳媒:扣非淨利潤首次虧損,三大主營毛利潤齊降


光線傳媒2018年營收14.92億元,同比下降19.09%。歸母淨利潤13.73億元,同比增長68.47%;其中包括出售新麗傳媒獲得的22.83億元投資收益。扣除包括這部分的非經常性收入後,光線傳媒所獲利潤虧損2.84億元,同比下降161.73%。電影、電視劇、遊戲業務毛利潤全面下降。


這是該公司上市以來扣非淨利潤第一次出現負值。


報告期內,公司參與投資發行的電影共15部,影片數量與上年持平,總票房大幅上漲至73.8億元。當期上映的《唐人街探案2》以及《一處好戲》成為爆款,兩部作品合計取得47億票房,其中《唐人街探案2》票房高達34億,而《一出好戲》或為公司貢獻2.4億元至2.8億元收入。


儘管彌補了上年爆款缺失的問題,但光線傳媒影視部分收入卻不增反降。10.77億元的收入同比下滑12.99%,與公司的電視劇業務形成鮮明對比。



自2017年起,光線傳媒加大在電視劇、網絡劇等方面的投入,由參投向主投主控轉變,並在2018年成效初顯。當期確認收入的《新笑傲江湖》《愛國者》《盜墓筆記2》等電視劇為公司帶來了3.82億元收益,同比增長656.37%。


為了進一步加深在影視業務上的發展,公司不但砍掉了不相關的直播業務,還在報告期內新簽約一批藝人、成立編劇導演事務部,意圖通過人才機制保證影視劇的質量,讓彼此賦能。


2019年,光線傳媒計劃拍攝的25部電影中,多個項目成色都不錯,包括《大魚海棠2》《東宮》等,超級IP《三體》最終將以怎樣的面貌問世,全行業都很期待。2019年,光線預計製作播出的電視劇/網劇項目多達28部,其中《八分鐘的溫暖》已在2019年1月於騰訊視頻獨家播出;《我在未來等你》已進入後期製作完善階段。


近年財報顯示,公司的經營性現金流量淨額已經連續兩年為負,報告期內影視劇項目回款較上年同期減少,明顯入不敷出。2018年出售新麗傳媒為公司補充了20億資金,但這種“賣賣賣”的戰略終究難以為繼。


中影:旱澇不愁


發行牌照優勢得天獨厚,中影2018年過得很舒坦。全年營業收入90.4億,同比增長0.55%;扣非淨利潤8.90億,同比增長7.99%;歸母淨利潤14.9億,同比增長54.86%。


發行業務營收高達49.77億元。其中,排名前五的發行作品共實現15.79億元收入,扣除成本後獲利2.8億元。且均為海外引進,包括《復仇者聯盟3》《毒液》《碟中諜6》等。



報告期內,公司主導或參與出品並投放市場的影片共 15 部,壓中“爆款”《唐人街探案 2》,收穫票房33.97億元,片方分賬票房12.47億元。


根據財報所披露名單,影視劇收入排在前五名的電影分別為《西遊記女兒國》《厲害了,我的國》《歐洲攻略》《長城》《唐人街探案2》,實現收入共計3.4億元,扣除成本獲利近1.6億元。



此外,公司在網劇方面的表現也不錯。在播出的4部全網劇中,《原生之罪》成為現象級“爆款”;《我的青春遇見你》雙網收視率第一;《人生若如初相見》獨播點擊破 30 億。動畫電影《精誠的心》在騰訊視頻播映獲6.1億次點擊量。


2019年,中國電影將繼續在上影視劇上發力。其片單顯示,2019年公司主投或參與制作的

電影多達36部,包括《流浪地球》《美人魚2》《最好的我們》等。其中《流浪地球》已經在今年3月上映並獲得45億元票房。此前公司發佈公告稱,預計來源於該影片的收益將高達2.7億元~2.8億元。


而鑑於此前《美人魚》電影的成功,《美人魚2》也有望成為中國電影2019年的另一部爆款。除了電影,2019年公司還製作了包含超級網劇《奉天大飯店》在內的17部電視劇、網劇項目,項目儲備豐富。


華誼兄弟,緩過來了嗎?


關於華誼是如何走到這一步,娛樂資本論矩陣號剁椒娛投(id:ylwanjia)此前已經做過深度分析,可見此前報道《華誼“成敗資本局”:曾經的“造富者”,為何被資本反噬》。現在我們想討論的是,華誼緩過來了沒?


華誼兄弟發佈2018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營業收入為38.9億元,同比微降1.40%;歸母淨利潤虧損10.9億元,同比下降231.9%。這是華誼兄弟2009年A股上市以來首次虧損,核心原因是“重點電影項目的票房失利和商譽減值”。


10.93億的虧損額中,商譽減值金額就佔到9.73億元。常升影視、東陽美拉分別是張國立和馮小剛的公司,後者仍在業績對賭期,淨利潤6501.5萬元遠達不到1.3億業績對賭要求,向上市公司補了6800萬的業績補償。十萬倍溢價買美拉,“馮小剛依賴”讓華誼付出遲來的代價。



商譽減值本是壞事,不過,與主營業務疲軟、股價雪崩、質押風險高企等疊加起來,在不傷筋動骨的情況下,一次性引爆,反而是為後續發展甩掉了包袱。


逐漸迴歸影視主業的華誼,需要用作品說話。2018年影視娛樂板塊營收雖同比增長8.39%,但取得收入的前五名作品有兩部都是2017年跨期影片(《芳華》《前任3》),《狄仁傑之四大天王》與《雲南蟲谷》票房遠不及預期。賀歲大腕馮小剛也直接缺席賀歲檔,《手機2》低調殺青後再無音訊。


“輕資產”模式的實景娛樂曾是華誼的新故事,但2018年該板塊營業收入14,954萬元,同比下降42.15%,馮小剛電影公社利潤驟降、蘇州項目前期投入高回款慢。2019還會有2-3個項目開業,但年報中數據顯示,還有多個項目的投資金尚待支付。實景娛樂這塊,短期內難以成為增長引擎。


去年王中軍王中磊股權質押爆倉危機一度高企,2018年Q4,兩人股權質押率一度高達97.4%和100%,公司易主的擔憂縈繞市場。兩兄弟去年宣稱的1億元增持計劃,直到年底才開始動作,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市場對其失去控制權的擔憂。


歷年大舉併購主業空虛導致經營性現金流大降,公司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近年來也急劇下降。而作為輕資產公司,過去激進的舉債也成為壓在華誼身上的最重一根稻草。


今年1月和4月兩筆債券到期,票面金額合計達29億元,為此華誼以旗下多家公司股權、不動產等資產、未來影片收益抵押借款32億元,4月又以10億元總價轉讓英雄互娛20.17%股權收益權。用上市公司70%多的資產、加上王中軍家族的連帶擔保,華誼暫時度過資金鍊即將斷裂的難關,併為公司的日常經營籌得現金。



華誼現在是“百廢待興”階段。王中軍2019年將回歸管理,華誼兄弟將進行資產處置,逐步剝離和電影、實景關聯較弱的業務與資產,回籠資金、優化債務結構。


不過,今年一季度,華誼兄弟開年業績並不好,淨虧損9392.80萬元,成為上市以來虧損最為嚴重的一個季度。沒有參與春節檔,只有跨期電影《雲南蟲谷》及《把哥哥退貨可以嗎?》兩部電影上映,分別僅實現1.5億元和171.3萬元票房。電視劇收入也出現下降,主要是因為上年同期《好久不見》將基數拔高。

不過,在一季度華誼在核心業務影視上持續佈局,參與了多部電影及影視劇投資製作,如《八佰》《侍神令》《古董局中局之鑑墨尋瓷》《宣判》《光榮時代》《心宅獵人》等影視作品。


目前市場正在等待管虎的《八佰》、田羽生《偉大的願望》等片子下半年上映,這也是華誼等待的“翻身”之仗。


當代明誠:進擊的新秀還是資本高玩


當代明誠自2015年轉型文體板塊以來,伴隨著對雙刃劍、Borg.B.V、強視傳媒和新英開曼等公司的併購,成為“影視+體育”雙主業的上市公司,業績一路高歌猛進。


當代明誠2018年財報顯示,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6.68億元,同比增長192.61%;淨利潤1.78億元,同比增長38.91%。



影視方面,2018年度當代明誠通過主投及參投方式製作電視劇7部,製作集數323集,其中《如果歲月可回頭》和《獵毒人》等劇集貢獻了最主要利潤。而當代明誠項目不算多,但公司投資比例均較高。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公司收入和淨利潤的大幅增長主要原因為“合併範圍發生變化”。報告期內,當代明誠完成了新英開曼100%股權收購及增資的相關工作,在體育營銷基礎上入局體育版權。新英開曼至自2018年9月1日並表上市公司,2018年向上市公司貢獻了3億多的淨利潤。



併購新英開曼背後還有一樁版權故事。新英的核心版權資源在於英超(貢獻營收逾96%),而英超2019年~2022年大陸澳門全媒體版權已被蘇寧截胡。當代明誠在這一背景下用34億買下新英開曼,直接積累了23.63億的商譽。2018年新英給上市公司帶來的還是可觀利潤,2019年之後這筆併購將帶來多少收益需要密切關注。


有意思的是,當代明誠買了新英之後,很快將其中C端業務(2B、2C業務資產規模各為18.18億、8.45億)剝離出來,與愛奇藝體育資產合併成立了新愛體育(品牌還掛“愛奇藝體育”),經過3輪融資,這塊仍虧損的業務目前估值已經達到48億,與當代明誠55億市值相當了。由於增資後,上市公司對新愛體育的佔股下降到31.72%,這塊資產也即將從上市公司出表。當代明誠在盡力用資本運作減輕高價併購新英資產後續或可能產生的餘震。


而針對這份非常亮眼的年報,上交所卻發函問詢,重點針對新英開曼和強視傳媒經營情況。此外,當代明誠僅對漢為體育計提1000萬左右的商譽減值也引起監管注意,要求對歷年商譽減值測試情況進行復核。


另外,年報顯示,公司2018年末短期借款金額為13.14億元,同比增長122.06%,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4.5億元,同比增長79.86%;長期借款為16.21億元,同比增長710.55%,應付債券金額為5.98億元,同比增長50.59%,公司整體債務規模較高、增速較快。上交所要求提供詳細債務風險和償債能力數據。



慈文傳媒:老牌影企易主,落地還算平穩


慈文有兩大問題需要特別關注,一是控制權變更,二是商譽。


曾出品《花千骨》《老九門》等爆款電視劇,慈文傳媒借殼上市3年剛剛完成業績對賭,2018年就遭遇滑鐵盧。年報顯示,公司去年實現營業總收入14.4億,同比下降13.8%,淨利潤鉅虧近11億元,超出了過去三年盈利總和。股價暴跌,公司實控人馬中駿家族質押爆倉,今年2月19日,不得已轉讓控股權(15.05%的股份)給江西出版集團旗下的華章傳媒,退居第二大股東。



不過國資接盤對於上市公司來說,未來在股權激勵、公司治理結構上會有變化之外,算是很安全、沒有太大逼宮野心的資金了。慈文傳媒副總經理趙斌此前回應娛樂資本論稱,“保留現有人才和核心團隊不會改變。在溝通時,對方很深刻的認識到這一點,這也是能夠達成這個交易的最為根本的基礎。”


而此次虧損額中,針對遊戲子公司贊成科技的商譽減值佔到了8.7億元(商譽總額達到10.68億元)。事實上,慈文的業績沒有看上去那麼糟,2018三季報還預計2018年度淨利潤增長10.18%至22.42%,變動區間為4.5億至5億元。


在引入國資之外,慈文還與愛奇藝加強了綁定:擬設立合資公司,對特定項目進行聯合運營,生產的視頻產品,由愛奇藝定向收購;網絡媒體播映權分發合作,2019年計劃合作《紫川》《彈痕》等100集劇集;2019~2020年期間,進行《脫骨香》《不完美的繆斯》等定製劇合作。


混合所有制的慈文,將從一個新起點出發。


歡瑞現金流堪憂,《天下長安》埋雷?


歡瑞世紀笑得很勉強。


2018年實現營業13.28億元,同比減少15.23%;淨利潤3.25億元,同比減少23.09%。年報顯示,歡瑞世紀的持續經營能力和盈利能力來自於公司持續產出精品劇集及藝人經紀業務的持續增長。這在影視板塊一眾虧損中已屬不錯成績,然而歡瑞年報卻被出具帶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



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在年報《審計報告》中表示,鑑於電視劇《天下長安》在 2018 年存在未按計劃檔期播出且至今仍未播出的情況,無法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以判斷對應收賬款可收回性的影響,無法確定是否有必要對《天下長安》相關應收賬款的壞賬準備作出調整。


財報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歡瑞世紀合併財務報表中電視劇《天下長安》應收賬款賬面餘額為5.06億元,公司管理層按照賬齡分析法計提壞賬準備0.25億元。也就是說,審計機構不能確定,0.25億元是否低估了壞賬規模。在古裝劇排播限制的情況下,如果《天下長安》還不能上映,或許上市公司將面臨《巴清傳》之於唐德影視的嚴重負面影響。



在報告期內,歡瑞世紀共開機拍攝影視劇8部,約326集,遠遠低於業內平均產能,當期實現銷售的影視劇也沒能賣上一個好價錢。收入排在前五名的影視劇銷售總額為9.5億元,去年僅《天下長安》一部劇的收入就高達5.7億元。2019年的產能也不高,包括李易峰出演的《我在北京等你》、超級IP《鬼吹燈》在內的影視劇總共只有9部。


相對於影視業務,近年來歡瑞世紀的藝人經紀發展極快,2018年收入2.11億元,同比增長135%,毛利率高達96%,營業佔比由5.7%提升至15.89%。


而正在此時,曾經與歡瑞“共過富貴”的李易峰隨著近幾年發展方向與公司資源不重合,終於在今年3月與歡瑞和平分手。公司的一線藝人僅剩下楊紫。2018年,歡瑞世紀一口氣新籤16個藝人,藝人數目從之前的35個增至51個。然而從2018中報數據可以看到頭部藝人對公司業績的影響:三位頭部藝人實現收入5263.74萬元,佔主營業務收入20.58%。失去頭部藝人後,其藝人經紀業務板塊或將受到極大影響。



歡瑞世紀的回款也出現問題。應收賬款金額從17.19億元漲至23.22億元,佔總資產比例高達47.27%。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已經連續兩年為負,2018年負流出達6.49億元,同比增長超過50%,入不敷出。


華策影視:短暫回調,實力仍雄厚


華策影視在2018年仍保持盈利狀態,但盈利能力大幅下降,且推出的影視作品缺乏爆款


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7.97億元,同比增長10.52%;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2.11億元,同比下降66.71%。


作為公司重要的經濟來源,全網劇銷售收入不佳。儘管《天盛長歌》《橙紅年代》《蜜汁燉魷魚》等影視收入前五名項目為公司帶來了32.57億元營收,但全網劇44.98億元的總銷售額仍較去年同期下降2.28%。其影響力也從2017年的爆款頻出“迴歸”到2018年的低調狀態。


公司當期全網劇產能達到1000集以上,其規模為行業之首。但保量未保質,首播的14個項目反響一般,主推的古裝大劇《天盛長歌》和青春偶像劇《甜蜜暴擊》都沒能成為爆款。此外,華策影視重點打造的《反貪風暴3》和《地球最後的夜晚》兩部電影總票房不到8億元。這樣佛系的表現與去年同期形成鮮明對比。


2017年,華策影視推出的《楚喬傳》《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孤芳不自賞》均進入互聯網播出平臺年度點擊量前十名,其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楚喬傳》刷新網絡播出歷史記錄,《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柒個我》也進入2017年度純網劇點擊播放前10名。


不過這一現象或在2019年得到緩解。根據華策影視2019年片單,其計劃生產的26部全網劇中,包含《愛情公寓5》《鹿鼎記》《雪山飛狐》三部擁有粉絲基礎的項目。另外還有還有《刺殺小說家》《內在美》等9部電影、7個大電影計劃生產,項目儲備豐富。


與慈文相比,華策的實控人傅梅城、趙依芳在股權質押方面十分克制,也因此從同行摔跤的股權質押風險中逃過一劫。不過,大股東也缺錢,去年底公告,擬向杭州金融投資集團轉讓不超2%股份。國資入局影視上市公司,至此又是一例。


北京文化:爆款挖掘機的盛名之下


A股投資者已經在這個爆款推手身上吃了不止一次虧。每次北京文化投的片子爆了,資金追逐下,股價噌噌上漲,隨後董監高等股東們開始高位套現,隨後股價迴歸理性,而大部分人就被套在“山頂”上。



而從數據來看,《我不是藥神》為北京文化貢獻2.54億元的收入,貢獻了21.16%的全年營收,但北京文化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12.05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8.78%;歸母淨利潤為3.26億元,同比增加4.99%。


據北京文化4月中旬公告,截至4月11日,公司來源於《流浪地球》的收益約為2.3億元~2.6億元。



不過北京文化未來的項目值得關注。







而北京文化背後股權分散的問題,也是威脅上市公司穩定的一大隱患。第一大股東華力控股僅持股15.9%,第二大股東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5.6%。



而年初以來,第一大股東華力便因為自身資金鍊問題,頻頻被動減持。目前華力持股的93.82%已被凍結。後續北京文化背後的資本結構大概率將發生變動,雖然第二大股東與上市公司資本協同更多,但北京文化股權會更集中還是更分散,還有待觀察。



文投控股:動盪之年


2018 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 20.86 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 8.41%;淨利潤虧損6.87 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58.22%。


其中影視投資業務成為吊車尾。該部分收入出現11.6%的負增長,由去年同期的7.02億元降至4.7億元,毛利率也下滑近50%。主要原因在於《英倫對決》《絕地逃亡》和《英雄本色》三部影片票房不及預期,收不抵支導致公司虧損 2.28 億元。其綁定藝人成龍的全資子公司——耀萊影視倒是壓中了不少好項目。


其參與投資的《唐人街探案 2》《一出好戲》(合計票房47.53億元)以及《流浪地球》均成為爆款。其中前兩部電影收入已被結轉入報告期,《流浪地球》45億票房的分成則被結轉至2019年,不過幾部電影均為參投而非主控。


而在國內電影票房增速低於銀幕增速的大環境下,營收佔比最大的影院放映業務當期實現收入10.94億元,僅上漲2.95%,毛利率下降0.20%。


2019年已經上映的《流浪地球》以及投資的人氣作品——《極限特工4》有希望成為當年爆款,與成龍合作推進的《許願神龍》《防彈特工》等項目也或將在這一年上映。


文投控股去年最大的新聞就是,影視大佬綦建虹與文投控股的分手。


綦建虹既是文投控股二股東耀萊文化的實控人,也此前文投控股的總經理。文投控股從一家傳統的軍區汽車零配件公司成功變身為從事影視、遊戲產業的文化企業,綦建虹是關鍵的人物。綦建虹此前在上市公司籌劃的三起併購均告吹,耀萊的股權也因訴訟糾紛被凍結,作為二股東的耀萊對上市公司的增持承諾也未能履行,綦建虹在多重因素下辭職。


業界擔憂,綦建虹的離職是否會影響到文投控股目前的影視投資業務。新的管理層面臨著近年來最嚴酷的行業環境,上市公司挑戰不小。


逃離新三板


3年時間,從趨之若鶩到飲恨摘牌,影視公司們的新三板美夢被現實敲醒。受股票流動性低、融資成本高等因素影響,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有30多家影視公司撤離新三板,包括耀客傳媒、樂華文化、嘉行傳媒、唐人影視、和力辰光、大地院線等等。開心麻花、新片場等則準備摘牌。


長江文化以1.2億元的淨利潤超過開心麻花,躍升為榜首。開心麻花位列第二,淨利潤1.1億元,同比下滑71.76%,增收卻不增利。森宇文化淨利潤實現大幅增長。海潤影業由盈轉虧,淨利潤大降9206.78%,被ST。基美影業虧損1.8億,虧損幅度較上一年的5.4億大幅縮減。



得益於電視劇發行,長江文化業績已經實現4連漲。2018年長江文化聯合投資了《小歡喜》《我們的四十年》《脫身》《誓言》等劇,發行《我的前半生》《急診科醫生》《楚喬傳》《戀愛先生》《南方有喬木》《白鹿原》《香蜜沉沉燼如霜》《婚姻遇險記》以及《脫身》等劇。


2018年是影視行業的轉折點,也是開心麻花的轉折點。


去年3月,開心麻花突然撤回IPO申請,原因是公司擬進行股權調整。半年後,開心麻花第二大股東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掛牌拍賣所持的11.33%股權,轉讓底價為6.12億元,然而截至最終日期今年4月10日,轉讓沒有成功。而就在不久前,小股東嘉興信業創贏搏世投資反對摘牌,麻花第一大股東張晨不得不承諾以 1506.31萬元實施回購。


開心麻花2018年營收超過10.1億元,增長17.36%,歸母淨利潤卻降7成,只有1.1億。因為2018《西虹市首富》雖也是市場爆款,但麻花參投份額有所下降;主控的《李茶的姑媽》票房口碑均不及市場預期。藝人經紀規模雖大增,但成本高企,利潤率很低。開心麻花在上市前途迷茫的情況下,還是選擇先撤離新三板。


據粗略統計,一批公司逃離新三板後,剩下的影視文娛公司中,有一半公司出現虧損,7成公司淨利潤下降。


虧損最多的是基美影業,批片起家的基美在綁定呂克·貝鬆後,多部影片失利,2016年到2018年,基美影業分別虧損2.65億、5.41億、1.8億,三年虧掉9.8億。海潤傳媒因資產減值損失及營業外支出的增加,2018年確認了壞賬損失1357.96萬元,審計機構出具了帶有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的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因期末淨資產為負,海潤傳媒被ST實行風險警示。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End


  虎嗅上道沙龍 二期· 捕捉創業風口的真相

中國寵物:從產品到品牌

比貓爪杯更熱的中國寵物經濟裡

會跑出星巴克一樣的大品牌嗎?


立即搶票:

普通價:199元/人,名額有限,報滿即止

虎嗅黑卡會員價:19.9元/人

獲得會員價優惠碼,請微信小祕書:hupaovip


上道沙龍談風口,創業真相道上見

👇點擊下圖小程序👇

報名及合作諮詢:請聯繫虎跑團小祕書,微信/手機13362134589

https://weiwenku.net/d/20048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