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座綜述丨視覺的秩序:希臘藝術簡史

美術遺產2019-05-10 10:45:47


2019年5月4日下午,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院長、教授李軍先生應邀在中華世紀壇發佈廳開展了題目為“視覺的秩序:希臘藝術簡史”的主題講座。


此次講座是希臘藝術史的濃縮精華版,李軍教授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帶領觀眾進行了一場希臘藝術之旅。錯過講座的朋友可以點擊下方視頻進行回顧。



“視覺的秩序:希臘藝術簡史”講座視頻


講座開始前,中華世紀壇藝術館執行館長冀鵬程在致辭中表示,正在中華世紀壇展出的“彩繪地中海”主題展,不僅能幫助觀眾解讀文物背後的故事,還能理解文化背後潛在的邏輯思維結構、生活方式、價值觀等,所以特邀李軍教授與大家共同分享他的研究成果和心得。



中華世紀壇藝術館執行館長冀鵬程



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院長、教授李軍


講座開場,李軍教授首先解釋講座題目的意義。他說到題目中的“秩序”一詞,在希臘文中有宇宙(cosmos)的意思,宇宙即秩序,而希臘的藝術正好是這樣一個秩序最集中和一個鮮明的體現。


光榮屬於希臘,偉大屬於羅馬


“光榮屬於希臘,偉大屬於羅馬”意為希臘和羅馬對於西方來說,具有文化祖先和前身的意義,其成就都達到了一個輝煌的境界和很高級的程度,但是這兩者味道很不一樣。簡單的理解,就是羅馬繼承了希臘,但希臘是開創者。那麼這種光榮為什麼是屬於希臘的呢?看完這篇講座回顧,你就能略知一二了。



地中海東部地圖


希臘其實是一個圍繞著阿提卡半島,伯羅奔尼撒半島的非常小的半島,但是在地中海文化裡,希臘屬於一個地域,它是一個大希臘文化。 由於早期的希臘人善於在地中海周邊擴張它的文化,擁有大量的移民,因此就形成了一個大希臘文化。打個比方,如下圖所示,如果把扇形劇場的圓心看成是希臘本土的話,那麼周邊的扇形展開的那些座位,就是大希臘了。



希臘扇形劇場


提到希臘文明,常常會提到克里特-邁錫尼文明。克里特可以說是在地中海東面的一個島,而邁錫尼則是在伯羅奔尼撒半島。這兩個文明之間是有一個交替的關係的,克里特文明在先,之後是邁錫尼文明,構成了希臘文明的前身。


克里特-邁錫尼文明

(前20 - 前13世紀)


希臘文明

黑暗時期(前12 - 前8世紀)

古風時期(前7 - 前6世紀)

古典時期(前5 - 前4世紀)

希臘化時期(前323 - 前31年)


為什麼希臘的文明最早是在島上,像克里特和邁錫尼,而不是在大陸上呢?那是因為在希臘的周圍有高度發達的能力,在其南面是埃及,在其東面是北非,再過去再往東走,就是美索不達米亞。在這個地方,會有歐洲文明的誕生,是得益於它周圍的那些高度發達文明。 


雕塑中視覺的秩序


上文提到希臘文明的起源不是孤立絕緣的,而是受到了周邊文明的很大影響。古埃及的雕塑大概3000年間都延續了相同的形態,都是一個正面像,並且腳擺放的位置是一前一後,基本上是左腿在前的。希臘古風時期的雕塑也是這種規矩的正面像,尤其是它的兩條腿,一前一後,還是左腿向前,右腿向後,並且兩腿都是伸直的,也就是說作為一個雕像,兩腿都是作為承重作用的。



古埃及雕像


古希臘早期的雕塑對秩序的理解,就是這個雕像表面上看似一個人體,但實際上包含著一套理解人體的幾何法則。在這種非常拘謹的規則裡,古希臘雕像其實還有一種很精密的考慮。


這種精密的考慮,通過分析可以看到雕像實際上是以中軸線對稱的,可以往上貫穿到雕像的臉部和頭髮,將其分成兩半,這兩個左右是對稱的,這就是幾何形態,這就是藝術家在處理石雕的時候的一種視覺的秩序,這種秩序是事先安排好的。


改變,從邁出右腳開始


希臘藝術發展的一條清晰的軌跡是從抽象幾何開始的,並且很可能是首先從埃及引進的,然後在發展過程中,加進很多很生動的元素,能夠接近真實的人體、人的肌膚,從這個方向將抽象和真實二者結合起來。


希臘雕塑的變化就是這麼開始的,這種變化就是從一個青銅的雕塑開始的。它其實是很小的變化,頭稍稍地偏向一側,手臂舉起來了,手掌攤開了,邁出了右腳,似乎在說:“我站了這麼一個姿勢幾百年了,很累,我能不能換個腳!”


以後到西方的博物館看希臘雕塑的時候就會發現,一個好的古典時期的雕塑,一定是適合從各個角度看,至少可以拍八張照片,並且發現八張照片裡面雕塑的姿態都在改變。



希臘雕塑


同樣的,希臘的建築也有一個類似的過程,建築上的圓柱裝飾也越來越豐富、生動。



希臘建築中的圓柱


最左側多立克柱式比較矮,中間的艾奧尼亞柱式就比較修長,還在柱頭處加了兩個渦卷,像女性的捲髮一樣的,就變得更加優雅了。最右側的科林斯柱式就更加的高,更加的修長,修繕之後的整個柱頭就變成了一個花籃。希臘的古風時期正好是多立克柱式為主,而古典時期最主要的是艾奧尼亞柱式,後來的希臘化時代最流行的則是科林斯柱式。


最珍稀的希臘繪畫


一般提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藝術的時候,人們會想到雕塑、建築以及繪畫。在這三大門類裡面,其實繪畫在希臘的藝術裡面是最少的,絕大部分的遺存下來的繪畫實際上是瓶畫,就是在陶瓶上的繪畫。


希臘古風時期的繪畫的特點就是繪畫中的主角是黑色的,即在黑色的底子上,用金屬的器皿刻畫出人物和物體,所以稱之為“黑像”,它就像一個剪影一樣,這樣的刻畫實際上是以線性的趣味為主的。還有另一種瓶畫名叫“紅像”,這樣的瓶畫在《彩繪地中海:一座古城的文明與幻想》展覽中也有展出,在展覽中被翻譯成“紅繪”。



希臘瓶畫


“紅像”實際上是把陶的底色保留了,把旁邊塗層的顏料燒成之後經過氧化還原,原來的陶土顏色也就變成紅色了。“紅像”和“黑像”的區別體現在人物和物體的形象上面。如果背景是黑色的,那麼形象就更為突出,更有立體感。比如說淺顏色的和深顏色之間的這樣一種距離感,如果再加上紅顏色,又比較接近人的皮膚,就更加具有一種透視的一種效果。


戰爭中的視覺語言


以下是一幅龐貝廢墟里發現的巨大馬賽克鑲嵌畫,現藏在那不勒斯考古博物館。這幅畫是反映的是亞歷山大和一個名叫大流士三世的波斯帝王的著名戰爭——以敘事戰爭,這場戰爭大概是在敘利亞發生的,導致了波斯帝國的潰敗。



希臘馬賽克鑲嵌畫


這場戰爭是以少勝多的一個典範,亞歷山大帶領了大約幾萬騎兵在對抗幾十萬的波斯軍隊,而這兩者的戰法不一樣。波斯人使用的是由馬拉的戰車,士兵站在戰車上面。希臘人使用的是重裝騎兵,刀劍、矛、盔甲。這是以少勝多的一個典型,在戰爭的畫面裡,3/4的空間全部是波斯軍隊。 


勝利和失敗唯一的著眼點是亞歷山大大帝手上拿了長矛。這是畫面中兩軍唯一的接觸,其他的武器都沒有任何交叉,這是唯一的決定性一擊,穿透了一個波斯騎兵的胸腹身體。所有的長矛構成了一個個連續的蒙太奇一樣的鏡頭,一直到最後,長矛在潰敗之中向相反的方向發展。這就是當時的希臘人在處理這樣一場戰爭時,用一個視覺的語言來表達戰爭的勝利和潰敗。



講座現場


講座中,李軍教授為觀眾解析了多件希臘藝術作品,將希臘藝術史濃縮成一堂精彩絕倫的課程呈現在觀眾面前,現場觀眾更是聽得入了神。


最後現場觀眾就希臘藝術中的色彩、墓葬壁畫以及希臘與羅馬藝術的區別等問題進行提問,李軍教授專業和耐心的回答受到現場觀眾的一致好評。


本次講座是“彩繪地中海”系列講座的第一講,展覽期間大壇會邀請來自不同領域、不同方向,不同風格的專家,給觀眾帶來多角度、多層次、多方位的講座主題,為觀眾創造更濃厚的藝術氛圍。



美術遺產

美術 | 考古 | 建築 | 文物保護  


https://weiwenku.net/d/200495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