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龍:我配不上鄧麗君!

創意社2019-05-10 20:47:09


本文作者 | 三月


鄧麗君之前,沒有鄧麗君,


鄧麗君走後,也不會再出現一個鄧麗君。



記憶中的鄧麗君,人美歌甜,她那輕柔的、婉轉的、纏綿的、曼妙的天籟之音。


她的歌聲,不僅陪伴了中國幾代人的成長,至今在海外也擁有大量的粉絲。


2017年,為了紀念鄧麗君,日本節目利用全息投影技術令一代歌后"復活",讓無數粉絲感動落淚。



節目嘉賓被逼真的投影驚呆,在看到鄧麗君時瞬間淚奔。



點擊觀看▽


許多國內粉絲,甚至95後看到節目視頻之後,也是感動萬千:


明知道她唱完了會消失,但是真的消失了的時候好難過。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鄧麗君好像就是溫柔的代名詞。


從外表看,鄧麗君也的確就是個鄰家乖乖女。



很多真愛粉知道,她在舞臺上的絕不止溫柔清麗的一面。


曾有一次在慰問演出中,唱歌時走到臺下與觀眾互動,唱著“我沒忘記你忘記我,看你怎麼說”,調皮地叉腰,把臺下的年輕士兵撩得不知所措。



她在歌曲間奏拉起這位士兵的手問:中尉你結婚了沒有?



在得到回答:結過婚了之後,立刻瀟灑轉身,甩頭離開。


這段即興加演的情景劇,完全展現了咱們這位美麗的天后小姐姐在舞臺上活潑自如的戲精本色。


其實1980年,她還自導自演了一個小品,跟大家介紹她的家。



不但跟自己對話,還吐槽電視裡的鄧麗君唱歌難聽。



沒想到她除了唱歌,副業還演演小品,真的是厲害了!


這種反差與意外,更多的展現在她的歌唱主業上。


李宗盛曾經說過:“在演藝圈很多人是奇蹟,但唯有鄧麗君可以稱為傳奇”。


這份由她締造的樂壇傳奇可以稱得上是空前絕後。


畢竟那個時代的歌后,是許多國家的粉絲一起封的。


因為舞臺上多變的她,總是會讓你無法挪開眼睛。



如果你以為女神只會唱溫柔的情歌,那你可真是低估了女神的實力。


80年代,鄧麗君從美國回來後,體內的叛逆因子徹底釋放。


搖滾、雷鬼辮、爆炸頭……無論是歌曲還是造型,都很前衛,也很酷。



這位天生就屬於舞臺的天后,戴著墨鏡跟著律動唱起英文歌,也是又酷又颯。


當她轉身帶著爆炸頭,唱起邁克爾傑克遜的勁爆舞曲《Beat It》,完全沒有一點壓力。


造型多變的她,每次出現在舞臺上,總能給臺下觀眾帶來不同的驚喜。


80年代這樣的穿著的確很超前了



與舞臺結緣的鄧麗君,從小深受父母影響。


爸爸鄧樞喜愛京劇,媽媽趙素桂喜愛黃梅戲、評戲,還特別喜歡看電影,排行老四的鄧麗君,是家裡唯一的姑娘,深受“獨寵”。


從小便性格外向開朗,經常在大眾面前想唱就唱,無所顧忌。



起初,父母給她起名叫“竹筠”,寓意為“美好的竹子”。


因為“筠”是一個多音字,既讀yún,又讀jūn。因為當時文盲比較多,只認得半邊字,所以就經常讀成“均”。


後來就乾脆改成了“麗君”,與《半生緣》裡的孟麗君同名,也算是一個好名字。



六歲時,爸媽把鄧麗君送進了蘆洲國民小學。


論成績,鄧麗君可以算得上是個學渣。國語還說得過去,數學則可以稱得上是一塌糊塗。


但是在學校組織的表演活動方面,鄧麗君則是一枝獨秀。


她的歌聲很甜美,又不怯場。圓圓的臉蛋,大大的眼睛,往臺上一站就特別討喜。



因為唱歌唱得好,周圍人都聽說了鄧家這個“小明星”。


鄧樞的老戰友李成清看過鄧麗君的表演之後,就問能不能讓她去勞軍樂隊——九三康樂隊。


在啟蒙老師李成清的帶領下,鄧麗君被帶去四處演出慰問,既增加了舞臺表演經驗,也貼補了一些家用。



1963年,恩師常蔭椿擅自做主為鄧麗君報名了“中華電臺”全臺黃梅調歌唱比賽。


他說:休要小看這場比賽,麗君如真的取勝,她也許從現在起就可以走上一條通往光明的人生坦途!


果不其然,剛滿10歲的鄧麗君一舉奪冠。



後來,鄧麗君考上了臺灣名牌學校——金陵女中。


因為演出與課業有所衝突,學校對她下達最後通牒:在唱歌和讀書之間作個選擇。 


鄧麗君選擇了前者。


她說:“不是大人要我唱歌,而是我自己想唱的。即使沒有獎金,只要能唱歌,我就非常高興了。”



退學之後,14歲的鄧麗君以一首《鳳陽花鼓》正式出道,進擊樂壇。


有人說,鄧麗君的故事,是一個時代的背影,是一個從貧窮到富裕的臺灣,是一個由禁忌到漸次開放的大陸。




60年代末,臺灣經濟飛速增長,生活安定的人們對精神文化產生了極大的需求。


此時的鄧麗君,也成了全臺灣家喻戶曉的人物。


她是電視臺的常客,經常邀約不斷;是歌舞廳的搖錢樹,只要有她,必定場場爆滿。


也只有她的演唱會,才可以被稱為“十億個掌聲”


隨著事業蒸蒸日上,鄧麗君開始在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地區開拓版圖。


自此,她外表柔弱,內心剛強的性格也表現愈發明顯。



公司為鄧麗君設定了美麗動人的偶像人設,需要穿短裙、留長髮、帶蝴蝶結。


現在的流量明星多熱衷於“立人設”,但那時的鄧麗君,偏偏覺得人設外套裡的自己很假很醜。


她趁經紀人不注意,自作主張剪了一頭短髮,出現在節目中。


公司很生氣,但耐不住觀眾喜歡,也只好妥協。


1974年,鄧麗君簽約日本寶麗多唱片公司,遠赴日本發展。


但鄧麗君有一條不可破的原則,每場演唱會都必穿一身旗袍,唱一首中文歌。


她唱中國民歌《鳳陽花鼓》《天涯歌女》,


她唱舊上海《何日君再來》《夜來香》,


她唱古詩詞《但願人長久》《在水一方》......


不論臺下的日本觀眾能否聽懂,她就是要告訴所有人:鄧麗君是中國人。


餘秋雨說,鄧麗君是中國文化的密碼。




在紙碎金迷、物慾橫流的娛樂圈,鄧麗君始終要保持自己的尊嚴和驕傲。


不攀附迎合、不妥協退讓的性格,也註定了她感情上的孤獨和坎坷。


鄧麗君一生唱了400多首情歌,雖事業順遂,但卻終生未婚。



鄧麗君18歲的時候,遇見了自己的初戀林振發。


林振發教她騎馬、邀請她一起打球、還帶她去吃各色美食……



誰能料到,就在兩人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林振發卻突發心臟病逝世。


之後一段時間,鄧麗君每次唱《再見!我的愛人》時,都會不由自主地潸然淚下。



估計我們這代人很少知道,鄧麗君和成龍也談過兩年的地下戀情。


當時兩人都在美國,接觸得比較頻繁。


兩人便經常相約去跳舞或共進晚餐,成龍教鄧麗君學溜冰,她教成龍學習聲樂。



漸漸地,兩人在這段地下交往中發現了彼此的巨大差異,並由此產生了衝突。


成龍在自傳中寫道:“她溫柔、聰明、有幽默感又美麗,懂得在什麼場合穿什麼衣服用什麼飾品……說實話,我配不上她,或至少當時的我配不上她。”


兩人最直接的衝突是,鄧麗君希望能單獨和成龍一人在一起。而年輕氣盛、講究大哥氣派的成龍竟然連約會都要帶著成家班的兄弟?!


這點引起了鄧麗君的強烈反感,在這段感情裡得不到獨立空間的她,便毅然選擇了分手。


“我愛她,但我更愛自己”是成龍對兩人分道揚鑣的詮釋。



回到中國後,成龍轉身娶了影后林鳳嬌。


鄧麗君與林鳳嬌最大的區別在於,林鳳嬌甘願為愛人放棄自我,做個小女人,而鄧麗君則不願意。


她在愛情裡堅守自己的原則,不被愛情衝昏頭腦,更不會因愛情而輕易改變自己。


這也成了鄧麗君一生未能出嫁的原因。



1981年,鄧麗君在事業上重新走向了輝煌,感情上似乎也要得到了歸宿。


她與“馬來西亞糖王”郭孔丞低調訂婚,就在好事將近的時候,郭家祖母對鄧麗君提出了三個條件:


第一,將過去的歷史交待清楚;

第二,嫁入郭家後退出演藝圈;

第三,與演藝圈的朋友斷絕來往。



這三個條件讓鄧麗君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驕傲如她,為了自己的歌唱事業,鄧麗君主動放棄了這段愛而不得反受挾持的感情。


在鄧麗君旅居法國期間,她結識了比她小15歲的法國攝影師保羅。


也許是對婚姻感到了失望,她對保羅從來沒提過結婚。



1995年,鄧麗君在泰國清邁酒店內突發哮喘離世,葬禮上,她一生中所謂的男友,一個都沒有出現。


一生追求愛情的她,終究一個人孤獨走完了這一程。



有人說,一個歌手去世10年以上,能有一首代表作被後代記住都是了不起。


而鄧麗君留給後人的,遠不止一首。


她一生短暫卻充盈,拼盡一世努力,成就了屬於自己的絕代芳華!


《尋夢環遊記》裡說:“當這個世上沒有任何人記得你,你也將從這裡徹底消失”。


最是鄧麗君,叫人難忘記!




https://weiwenku.net/d/200498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