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活得飽滿的女孩,從不對食物耿耿於懷

職業女性2019-05-10 20:47:37

本文已獲得授權,來自微信公眾號:請尊重一個姑娘的努力(ID:neversaynever30),作者:楊熹文


三十歲的門檻上,

在吃和不吃之間,

我們終於得到了一些生活的智慧。




十幾歲時愛死了吃,街邊隨隨便便的什麼就能饞住我。好似上輩子被誰欠下厚厚的糧食債,今生最大任務就是吃回來。

 

我胃口極好,什麼都吃得下,尤其愛油汪汪甜膩膩的東西,可惜我吃得並不講究,家鄉的美味也實在有限,人們愛油愛鹽,味精撒得手筆極大,肉和蔬菜稀裡糊塗燉上一大鍋,吃上三天三夜也不成問題。

 

可我不跟這貧瘠的土地計較,什麼都難不住我的胃口:我自己吃得下一大盆煎牛肉,配撒上白糖的厚實麻醬,我也吃得下一盤炒飯一盤炸酥肉一鍋酸菜白肉,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我也不嬌氣,兩包方便麵就可以了,一定要打上兩隻蛋,一隻完整的,一隻零散的。


 


我吃得瀟灑,有了自己的姿勢,一隻腳上了椅子,兩隻手忙忙碌碌,吃到滿面油光,打著飽嗝,完全沒有姑娘樣兒。

 

家人歡喜,覺得這孩子要長到一米八,讓我猛著勁兒地吃。我受著這支持,吃完了早餐想午餐,吃完了午餐想晚餐,還要被零食佔據心思。

 

但我不爭氣,長成一米五八的小矮子,肚皮溜圓,小腿壯壯的,天寒地凍時裹上棉衣圍巾出門去,被問路的人在後面喊“大姐,大姐!”


 

 


二十歲依舊愛吃,也狠狠地吃,離開家鄉到海濱城市讀大學,一週時間就把校門口的餐館吃遍了。

 

我心有一股俠氣,全用在了吃上面,尤其對厚料重味的火鍋情有獨鍾。


我時常以各個節日的名義,拉幫結夥到校外那家廉價餐館做客,我才不計較他們是不是把兔肉當羊肉,我只知道當那羊肉牛丸火腿浮起的時刻,火鍋裡就有我要征服的江湖。

 

我那時有一男友,我一心一意想要嫁給他。他這個曾給我煲粥的少年,漸漸不再熱衷照顧我,因為他終於明白我實在不差這一碗粥的照顧。


我拉著他東奔西走地吃,臉上的肉一抖一抖,我扶著牆走出自助餐廳的每一次,他是否都在後悔為我煲過的粥?那時不知道,我只顧滿街找藥房買健胃消食片。

 

後來我吃,也後悔吃,因為他和班裡的一個小細腿曖曖昧昧,偏他又瘦,兩人實在一對璧人。


我越想那畫面越生氣,何以面對即將的失戀?唯有吃兩包蝦條一盆麻辣燙解憂。


我終於永永遠遠地失去了他。




 

 


二十三歲我不敢吃了。那些蔬菜水果的價格嚇住我,只不過換了一個半球生活,食物也多了一層留洋的小姐脾氣,像不捨得長大似的,就用著嬌貴樣兒勾著人掏腰包。

 

我才不上它們的當,每晚回到出租房裡,就拿小鍋煮日式咖喱飯,洋蔥土豆胡蘿蔔放進去,鍋蓋大敞著,配大碗米飯,吃得燙了嘴巴,但那真是樸實的好食物。


 


白天我在打工的咖啡館裡吃飯,其實眼睛比嘴巴吃了更多的東西。


那裡賣著的食物有太多未見過,金髮碧眼的人們來吃午飯,只一小份食物配咖啡就心滿意足,他們的血脈中似乎沒有我這股著急勁兒,坐在那裡慢慢吃,吃得優雅嫻熟,好像全世界的時間,都在等著他們去浪費。

 

我變得有點挑剔,不再什麼都吃。


蔬菜捨得買上一點,水果也吃得上了,《深夜食堂》的漫畫被我翻來覆去看,也將那老闆的菜餚搬到自家餐桌上,偶爾路過熱鬧的西餐廳,透著玻璃窗看紅酒牛排,也問自己什麼時候能去那裡吃一次?

 

日子有點孤獨也有點辛苦,但我只有自己需要照顧。我斥巨資買來一隻盤子,它帶著淡淡的花色,不言不語陪我活下去。

 

有時我覺得它那裡藏有食物,否則為何我這不易飽的胃口,漸漸就吃不下更多了?


 

 


二十六歲我沒時間吃。人生的目標還有太多去實現,光生存這一項就讓我筋疲力竭。


早上一杯咖啡果腹,就要出門工作,中午趁不忙的時候扒拉兩口飯,晚上回到家寫書稿,拿少少的零食提神醒腦。


有面鏡子立在桌子旁,寫累了就能看到一個虛胖的女生,她的眼睛浮腫,黑眼圈纏在下方,毫無防備的表情裡,透露著生存和夢想間的掙扎。

 

這令我做下跑步的決定,從此和跑步機結下不解之緣,每天五公里七公里地跑著,鏡子裡終於出現一些生命力。


於是生活更加忙碌,留給食物的精力更加稀少。


我的工作繁忙,沒時間去想每餐吃什麼,我的夜晚屬於夢想,它令我放下鍋碗瓢盆來到書桌前。我一頓一頓地吃著寡淡的食物,每晚在書裡找出路,夜深了才會想起,我好像很久沒有吃撐了。


 


後來我總是和人講起跑步減肥的好處。

 

可我卻在心裡覺得,那麼多年養肥的自己,是瘦在了某一種辛苦裡。




二十八歲開始,日子終於過得平穩一些。成為自由職業者,胃口也是自由的。

 

我買了很多食物儲存在家中,辦了很多場美食的party,像是考驗自己的毅力,而我只吃那麼少少的一些。


看看食物,就飽了,飽的是生活的平順,飽的是大家的開心,飽的是我已告別貧瘠的歲月,沒有什麼再能餓住我。

 

我的生活裡充斥著文字,書裡的文字一個個調皮搗蛋,讓我奮力追趕。筆下的文字青澀幼稚,急著讓我潤色。

 

人有了可以忙的正經事,便不再以三餐為主導,生活不再缺乏什麼,於是吃什麼都能讓我感受幸福。


我的腳不再踩在椅子上,吃相有了斯文,油膩的食物不再引我饞,我更愛那些新鮮的蔬果。我為愛人學做很多飯菜,我不再想起那個煲粥的男孩。


 


這樣的生活,終不再讓我發胖。


我坐進了一些咖啡廳,點一小份食物配咖啡,慢慢打發我的下午,我走進一些西餐廳,吃牛排喝紅酒,看一個夜晚如何喜悅地結束。


過去那些記憶浮現在眼前,讓我著迷去想,我是怎樣一路依靠食物長大並衰老?


一個個纖瘦優雅的女子從我面前經過,讓我一再確認,人應該活得飽滿,才不會對食物耿耿於懷。

 

三十歲的門檻上,在吃和不吃之間,我想我終於得到了一些生活的智慧。


(編輯:May)


延伸閱讀



努力把低谷期變成自己的增值期

☟ 

https://weiwenku.net/d/200498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