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入人心男團 小眾音樂破壁 | 2019青年力量

南方人物週刊2019-05-13 19:35:42


在舞臺上、在鏡頭下,青年聲樂演員們以昂揚的態度、專業的表現為大眾呈現了全新面目的音樂劇、歌劇表演者形象;他們用年輕、時尚的演唱方式,顛覆了人們對美聲音樂的固有印象,強烈的反差感帶來新鮮的體驗,“聲入人心”的獨特魅力掀起新的藝術風潮。2018年秋冬之交,美聲以可觸碰的方式進入日常生活,他們也成為極具潛力的明日之星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2019年第11期

文 | 本刊記者 張明萌 孟依依 發自長沙

編輯 | 楊靜茹 rwzkyjr@163.com

全文約6362字,細讀大約需要13分鐘


蔡程昱代表聲入人心男團領取

雪佛蘭2019青年力量獎項



2018年11月,湖南衛視原創勵志聲樂節目《聲入人心》開播。從事或學習歌劇、音樂劇等小眾音樂的36名演唱成員登場,他們年輕且富有活力,來自伯克利音樂學院、茱莉亞音樂學院、中央音樂學院等世界各大頂尖音樂、藝術院校,很多成員獲得過世界級的專業大獎。在舞臺公演和真人秀的雙重呈現下,觀眾對高雅音樂的固有印象被打破,美聲以可觸碰的方式進入日常生活,36名參賽者也因此成為大眾眼中極具潛力的明日之星。


節目結束後,從中走出來的鄭雲龍、阿雲嘎、蔡程昱、鞠紅川組成了“聲入人心男團”,高天鶴擔任音樂合夥人,五位成員作為《聲入人心》的代表參加了《歌手》第七季,併成功進入決賽,再一次將美聲等音樂形式以不同的演唱方式呈現給更廣泛的觀眾。


蔡程昱記得,參加節目前,周圍沒人看好他們。他也是“頂著輿論壓力”進組,“他們會覺得你這是不務正業,比如廖(昌永)老師已經到這樣一個位置了,他一直在做藝術歌曲、美聲中國化的實踐,但是推廣也一直遇到障礙。別人覺得憑什麼一個節目就能推廣出去。”


但《聲入人心》結束後,成員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高天鶴切實感受到歌劇市場有了活力。以前他看個劇,都是到點了在戲院門口用低廉的票價去收票,現在去看歌劇必須像國外一樣提前買,“不然會像上次我去國家大劇院看《茶花女》一樣,一票難求,坐在門口發呆。”


節目結束後,鄭雲龍的音樂劇場場爆滿,很多人買不到票。他每天都在演出,休息時間越來越少,但他樂在其中。


同樣忙碌的還有阿雲嘎,漸漸擔心無暇顧及專業。“理解音樂劇,我覺得現在還不如以前透徹了。當初喜歡這個專業的時候,都被這個專業衝昏頭腦了,你進到這個世界裡,每天看音樂劇的資料、作品,去分析。現在進入了一個忙的階段,這是我們必須要經歷的階段,但是我忙也就是忙一段時間,還會迴歸到音樂劇的狀態裡。”


鞠紅川覺得《聲入人心》讓大眾關注到美聲和音樂劇,更多的年輕人喜歡上了古典音樂。蔡程昱也認可這個說法,“我在意的是大眾能不能接受我們這個東西。營造一個壁壘,把自己圈在裡面,安於現狀,就是一個死循環。”他的師兄從德國回來,和他談到《聲入人心》,“他說《聲入人心》給了國外一批學習美聲專業的學生一個希望,他們發現還有這樣一條路。我覺得,我們不去想怎麼把這個行業推出去帶動更多的人來看,要麼就說這個是不對的,要麼就說推廣不出去,不做你怎麼知道?第一季沒人願意來,第二季的時候,我看到當時可能覺得不是一件好事情的人也來報名,這就是一個進步。”


《聲入人心》第一季成為豆瓣年度評分最高的綜藝節目,36名成員在2018年冬天感受到了爆款帶來的紅利。比起對個人生活的改變,他們更感念節目為整個音樂市場帶來的變化,隨著2019年暑期《聲入人心》第二季的即將播出,這個變化或許會越來越大。


阿雲嘎   受訪者供圖



阿雲嘎  我想成為一個舉世矚目的好演員


人物週刊:用一個詞或一句話形容自己的現狀?


阿雲嘎:幸福。來自於上天的眷顧。


人物週刊:對你父母和他們的成長年代,你怎麼看?你理解他們嗎?


阿雲嘎:沒有印象,畢竟我們不是在那個年代生長,我小時候西部經濟還非常落後,尤其是城市,當然牧民是非常安詳的生活。


人物週刊:對你影響最大的一個人、一本書,或者一部電影?


阿雲嘎:《悲慘世界》吧。就覺得這種無私、大愛和包容是這整個地球上的人應該有的。那本書裡面講述了太多的信仰,還有關於法律和親情,到底是法律重要還是人道重要?有些東西是非常巧妙的,這本書讓我們去探討思索,就像男主角的人生經歷,因為一個麵包坐牢,出來以後偷人家銀器,偷完了牧師說銀器不是他偷的,是送給他的,他覺得世界上還有善良的人,後來他成長之後去包容別人……那是特別影響我的一本書。


人物週刊:對我們的下一代,你有什麼期待?


阿雲嘎:這個問題沒法回答,我們也是小孩,我心裡面住著一個小孩。每個人生下來就是地球上的一份子,就有他的作用,這個東西上天自有安排。


人物週刊:對你所從事領域的前景怎麼看?


阿雲嘎:前景非常好。音樂劇這一行有很多很好的演員都在默默付出,有的也會迷茫,經過這個節目,市場在回溫。當然演員是音樂劇的一個小載體,要從作曲家,從文學、劇本、舞臺導演,還有舞美等等,非常工業化體系的模式去做這件事情,所以非常難。但是節目讓很多人關注到演員這個載體,知道有這麼一群人在做這件事情,去關注一下,這是好事。慢慢去做,我覺得未來前景還是非常大的。至少給那些演員一個激勵。


人物週刊:責任、權利和個人自由,你最看重哪個?


阿雲嘎:責任。


人物週刊:你珍視自己的哪種品質?最想改進的一個缺點是?


阿雲嘎:我也不知道。其實我覺得現在對自己越來越不瞭解了,你來這個時代走一圈,會有磕磕絆絆的經歷。我希望走一圈迴歸到一個簡單的、與世隔絕的那種環境,希望像個放牧小夥子,他沒有看過世界,還是眼睛瞳孔放大十分淳樸的狀態,很渴望。


缺點這個問題不太好回答,其實人都是善良的。改進這個詞我倒不太建議用,我覺得更多地包容別人的缺點,一些原則上的問題別觸碰就好了,其他的順其自然,活著幹嘛那麼有壓力呢?


人物週刊:最不願意把時間浪費在哪方面?


阿雲嘎:睡覺。我睡多了非常不安,會討厭自己為什麼今天又睡多了。但是不睡覺又不行,睡夠了嗓子才行,逼著自己睡。但我更願意拿出那些時間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至少做一些事情、看一些事情,那在你人生中都是有意義的,睡覺什麼都不知道,在夢裡。


人物週刊:這段時間每天睡幾個小時?


阿雲嘎:5個小時,算是睡得很飽滿了。


人物週刊:在時代的前進中,你期待自己充當怎麼樣的角色?


阿雲嘎:能在歷史長河中寫入自己的名字我覺得這個很有意義。我想成為一個舉世矚目的好演員,讓大家認可,還有這樣一個蒙古族演員。這個是自己對未來最好的一個期望。我本來就是個演員,但我不是影視演員,我是一名音樂劇演員。


我所說的讓世界矚目,是希望自己達到一個高度,可以有機會詮釋更好的、更經典的人物,讓真正懂的人去欣賞,真正在業務上得到肯定,這是任重而道遠的目標。


人物週刊:現在的你,還有哪些不安和擔憂?


阿雲嘎:沒什麼不安和擔憂,我很樂觀。


蔡程昱   受訪者供圖



蔡程昱  當年堅持美聲像“一個賭徒已經輸紅眼了”


人物週刊:用一個詞或一句話形容自己的現狀?


蔡程昱:壓力。作為一個學生突然被拎到一個很有高度的舞臺上面,你會感覺到來自各方面的、很大的壓力。有些是你自己本身業務能力方面的壓力,還有社會輿論包括別人對你的評價方面的壓力。


人物週刊:對你父母和他們的成長年代,你怎麼看?你理解他們嗎?


蔡程昱:我大概有一些小時候的記憶,我爸和我媽都愛唱歌,家裡還有VCD。我還蠻理解他們的。


人物週刊:對你影響最大的一個人、一本書,或者一部電影?


蔡程昱:小時候看不懂很多字,家裡有一套四大名著的繪本,我沒事就順著上面的畫模仿。四大名著除了《紅樓夢》都翻爛了,《紅樓夢》我覺得太悲觀了,小孩看那種會覺得人生無望的,我就有這種感覺,所以我本能地排斥這本。其他三本反覆看,買各種版本,最後還弄了一版純文言文的,初中的時候。


人物週刊:對我們的下一代,你有什麼期待?


蔡程昱:希望下一代更多的年輕朋友瞭解、喜歡美聲,希望有更多的人一起將這類小眾音樂推往更廣的天地,讓美聲音樂在國內實現聲聲不息。


人物週刊:對你所從事領域的前景怎麼看?


蔡程昱:在《聲入人心》之前,歌劇這一行原本是個死循環,私人來做這個事情,投100萬進去會虧120萬,沒人看。其實現在前景是有,但主要還是不受很多業內人士的認可。業內人士覺得你這不是自己的本專業,確實我在《聲入人心》包括《歌手》裡面大概二十多首作品,但是可能就只有節目第11期的時候,我跟賈凡唱的那首《在殿堂深處》是歌劇選段,而且是重唱,其他的其實都是流行美聲。也沒人教,憑藉自己僅有的一些經驗去混合,去想著怎麼在節目上呈現。


人物週刊:責任、權利和個人自由,你最看重哪個?


蔡程昱:責任。我們美聲專業一屆20個人,堅持到最後還能靠這個養活自己的大概就一兩個。其實我大二的時候非常後悔選這個,不想幹了,因為看不到前景,沒有希望。但我之前已經投入了那麼多,那時候就像一個賭徒已經輸紅眼了。突然有一天躺在床上就想到我30歲還能伸手向家裡要錢嗎?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後來來參加節目了,我不想我學了這個東西沒有給觀眾表演的機會,最終想通過流行美聲把觀眾拉回到歌劇來。


人物週刊:你珍視自己的哪種品質?最想改進的一個缺點是?


蔡程昱:太隨性了,這個也好也不好,導致我到現在也不會一定要什麼東西。


人物週刊:最不願意把時間浪費在哪方面?


蔡程昱:打遊戲。


人物週刊:在時代的前進中,你期待自己充當怎麼樣的角色?


蔡程昱:如果是非要說的話,“年輕人是未來的希望!”那我充當“希望”吧。從我們本專業來說,我希望可以作一個承上啟下的開路先鋒,哪怕給後面的人墊腳,然後別人會往更高的地方走。


人物週刊:現在的你,還有哪些不安和擔憂?


蔡程昱:我得去做一些不是自己本專業的事情來維持熱度,我才能繼續往前走,然後還得從流行美聲那邊繞一圈,把人帶回到歌劇,我就怕跑著跑著斷了,那之前的努力又白費了,其實現在狀態和大二的時候是一樣的。


鞠紅川   受訪者供圖



鞠紅川  我終於可以在舞臺上唱歌


人物週刊:用一個詞或一句話形容自己的現狀?


鞠紅川:幸福。我終於可以在舞臺上唱歌,可以做喜歡的事情。


人物週刊:對你父母和他們的成長年代,你怎麼看?你理解他們嗎?


鞠紅川:那個年代的人都很樸實善良,我們家人都很團結,所以對我這一代的影響也非常大。


人物週刊:對你影響最大的一個人、一本書,或者一部電影?


鞠紅川:我在新疆上藝術學院的時候的聲樂老師張樂平老師,他教我美聲,如果沒有他我不會考中央音樂學院。老師一直在說要去試一試,不去的話太可惜了,他一直在鼓勵我,他說我覺得你會走得更高。


人物週刊:對我們的下一代,你有什麼期待?


鞠紅川:我希望他們能夠自由,用這個時代的想法去說下一代是沒道理的,但我希望他們是善良、勇敢和有擔當的人。


人物週刊:對你所從事領域的前景怎麼看?


鞠紅川:其實我覺得還是要根據中國觀眾的接受和欣賞水平去做中國觀眾能夠吃得舒服的菜,更親民一點。做音樂沒有那麼一帆風順,從六年級到現在,我身邊所有做音樂的人都不幹了,樂隊那幫人都在忙著自己的工作,所有人都是打電話來說:你要完成我們的夢想,你要加油。


人物週刊:責任、權利和個人自由,你最看重哪個?


鞠紅川:責任。我特別渴望自由,我的理想是自由。但是我會選擇責任,工作有工作、同事之間的責任,家庭有家庭的責任,沒有責任相當於沒有規矩。把這些事情做好的同時,再去做好自己的事情,這個很重要。人走得越高責任就越大,束縛的東西就越多。


當有一天我看破紅塵了,我就流浪全世界,走到哪看到哪,那個時候我就自由了;不在乎生死的時候是自由的,因為真的放下了,就自由了。


人物週刊:你珍視自己的哪種品質?最想改進的一個缺點是?


鞠紅川:善良。


人物週刊:最不願意把時間浪費在哪方面?


鞠紅川:工作上溝通的消耗。


人物週刊:在時代的前進中,你期待自己充當怎麼樣的角色?


鞠紅川:小市民,鄰里之間高高興興就行。對社會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


人物週刊:現在的你,還有哪些不安和擔憂?


鞠紅川:時間的問題,希望有更多的時間去做自己喜歡、擅長的事情。


高天鶴   受訪者供圖



高天鶴  我想大言不慚地說做引領者


人物週刊:用一個詞或一句話形容自己的現狀?


高天鶴:忙碌。另外一個詞就是有意義,自己做的事情可以為自己所鍾愛的行業盡一點微薄的力量,有一點推動性。


人物週刊:對你父母和他們的成長年代,你怎麼看?你理解他們嗎?


高天鶴:我媽媽60歲,她是一個非常辛苦的人,經歷了很多很多歷史階段,比如說下崗,但是她對我的教育是非常不吝嗇的。我媽非常愛我,她知道沒有一技之長,或者說不讀好書,是沒有辦法在這個世界上立足的,所以她非常有前瞻性地讓我從小學學音樂。


人物週刊:對你影響最大的一個人、一本書,或者一部電影?


高天鶴:我媽媽,她特別善良,為別人著想,人家欠我們錢,我媽媽覺得人家太困難了,就不要了。當有人在很過分地對待我媽媽的時候,我媽媽都會以非常善意的眼光和想法去幫人家開脫。遺傳到我這也是這樣的,我寧可在工作當中多做一點,只要別人能方便,我自己吃一點虧都無所謂。


人物週刊:對我們的下一代,你有什麼期待?


高天鶴:我覺得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是有原因的,都是帶著自己的使命、自己的意義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都不是偶然的,要把自己的價值做到最大化,在廣袤世界裡留下一點自己的痕跡。


人物週刊:對你所從事領域的前景怎麼看?


高天鶴:它是藍海,沒有那麼多人去入坑、喜愛、痴迷,但這個市場蠻廣闊的。這片藍海即將被打開,更多人漸漸把它作為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陶冶自己的情操,提高自己的藝術審美水平,打開一個嶄新的領域。


人物週刊:責任、權利和個人自由,你最看重哪個?


高天鶴:我覺得個人自由是放在最頂端的,你的思想自由、行為自由,應該只受自己控制。學會獨立思考,能動性才能被激發出來,你會漸漸地去構建自己的價值體系、工作體系。這展現在很多方面,擇偶、結不結婚、什麼職業,都聽自己的。


人物週刊:你珍視自己的哪種品質?最想改進的一個缺點是?


高天鶴:真實。我是一個十分真實的人,開心我就笑,不開心我就馬上不高興。第二個品質就是善良,對任何人我一定會出於一個非常好的出發點,這源於我媽媽,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缺點是太直了,說話不經大腦,想什麼說什麼,這樣瘋瘋癲癲的可能不太適應於現階段。可能接下來需要磨掉一些稜角,但是這些稜角一定要存在心裡,內心的堅守一定不能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人物週刊:最不願意把時間浪費在哪方面?


高天鶴:無意義的事情上,比如無用的社交,其實我不太擅長社交,我覺得這個是個好事,但是我不擅長。


人物週刊:在時代的前進中,你期待自己充當怎麼樣的角色?


高天鶴:我想大言不慚地說做引領者,小到引領我們的唱法、聲部,大到引領一個行業、引領一代人。


人物週刊:現在的你,還有哪些不安和擔憂?


高天鶴:工作越來越忙,然後接下來通告會越來越多,要努力堅守自己的個人自由,也要去保持自己最初參加《聲入人心》第一期的感覺:純粹,就是來唱歌的。


鄭雲龍   受訪者供圖



鄭雲龍  做自己就好


人物週刊:用一個詞或一句話形容自己的現狀?


鄭雲龍忙。


人物週刊:對你父母和他們的成長年代,你怎麼看?你理解他們嗎?


鄭雲龍:聽他們說起來會覺得陌生,但會感覺到純真和簡單。非常理解。


人物週刊:對你影響最大的一個人、一本書,或者一部電影?


鄭雲龍:影響最大的人是我的媽媽,電影是《綠色奇蹟》。


人物週刊:對我們的下一代,你有什麼期待?


鄭雲龍:不忘初心。


人物週刊:對你所從事領域的前景怎麼看?


鄭雲龍: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我繼續努力,為音樂劇事業做點力所能及的貢獻。


人物週刊:責任、權利和個人自由,你最看重哪個?


鄭雲龍:個人自由。我是一個比較自由的人,但是世界上從來沒有不用提責任的自由。


人物週刊:你珍視自己的哪種品質?最想改進的一個缺點是?


鄭雲龍:品質談不上,我是個比較執著的人。沒什麼想改進的,順其自然就好。


人物週刊:最不願意把時間浪費在哪方面?


鄭雲龍:玩遊戲哈哈哈。


人物週刊:在時代的前進中,你期待自己充當怎麼樣的角色?


鄭雲龍:就做自己就好。


人物週刊:現在的你,還有哪些不安和擔憂?


鄭雲龍:會因為還沒完成的作品和角色不安和擔憂。


 
延伸閱讀:中國美聲截面:“路不好走,就像一個獨木橋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訂閱和購買最新雜誌

https://weiwenku.net/d/200502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