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大戰在即:龍母如何攻下君臨,歷史或許會劇透

國家人文歷史2019-05-13 20:02:55

本文為“國家人文歷史”獨家稿件,歡迎讀者轉發朋友圈。


本       文       約   8257 字


閱       讀       需       要


21 min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第四集已經播出,龍媽已率領聯軍向瑟曦的君臨城發起進攻。君臨城被高牆保護,由守城備隊駐守,具有典型的歐洲城堡風格。而《權力的遊戲》也確實借鑑了許多中世紀歐洲城堡,尤其是英國城堡。


那麼,歷史上的英國都有哪些著名的城堡攻防戰呢


Tomasz Jedruszeks想象中的君臨城


有“世界城堡之都”名號的,並不是盛產騎士的法蘭西,也不是當年邦國林立的德意志,更不是富庶繁榮的意大利,而是那個常被視為窮鄉僻壤的英國威爾士。


城堡是一個地區軍事力量的核心,不僅能強化已經擁有地區的防禦,還能加強對新徵服地區的控制力。而英國人早期在新徵服的威爾士地區所建立的城堡據點往往呈網狀,彼此之間只有一天的路程。如果一個城堡被圍攻,其他的城堡便可以及時支援。“長腿”愛德華的這個城堡策略,乃是學自其先祖“征服者”威廉。

 

“征服者”威廉大興土木

 

1066年,諾曼底公爵“征服者”威廉率領諾曼騎士,於黑斯廷斯之戰中擊敗了英國最後一任盎格魯—撒克遜人國王哈羅德,從而成了英國的新統治者,史稱“諾曼征服”。


為了更好地統治英國,“征服者威廉”在政治、經濟、軍事三方面下了很大功夫。


“征服者”威廉, 1066 年在黑斯廷斯之戰中擊敗了英王哈羅德,成為英國統治者,史稱“諾曼征服”。他征服英格蘭後,在各地大肆修建法式城堡,以壓制當地民眾反抗


首先,政治上,威廉開始以歐洲大陸的貴族模板構建自己的軍事貴族體系。他沒收了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土地,分封給自己手下的諾曼軍人。這些軍人以及他們的親屬、後代,成為諾曼征服後英國貴族與軍隊的核心。那些封地成為他們的“永久軍餉”和裝備的來源。采邑(封地)提供了軍事專門化的三重關係——土地所有權,個人的義務,專業的戰士階級。當時一共有1400人成為英國王室直屬封臣,其中有180名高級貴族。扣除30名教會貴族,剩下的150名高級貴族中有12個人成為伯爵(Earl)或大男爵(great Baron),其餘138人後來被稱為男爵(Baron),而男爵這個詞的原意是領主,相當於Lord。


其次,在經濟上,“征服者”威廉在征服英國的20年後,也就是1086年,搞了一次“全國經濟人口普查”,製作了一本《土地調查冊》。


最後,就是軍事手段了。具體來說就是修城堡。當1066年諾曼征服之後,威廉開始大興土木,到處修築法式城堡,以壓服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反抗。


諾曼年代記作家維塔里斯則記載,在1066年時的整個英格蘭,大約有6個軍事建築可稱為城堡,它們大都是土木建築。而到12世紀初,英格蘭的城堡已發展到500多個,而且大多是石制結構。


可以說,“征服者”威廉的這三個舉措還是相當有效果的。因為幾百年後的1858年,英國“那些富裕姓氏包括曼德維爾、珀西、達西等,都是講法語的諾曼貴族的後代”。


然而,“征服者”威廉所沒有想到的是,其出於穩固王權而建立的城堡,卻成了別人挑戰王權的重要工具。因為雖然盎格魯—撒克遜人在眾多城堡的威懾下變得馴良了,但城堡作為不可挑戰的地方權力中心,也讓諾曼貴族對於自己的權力有了更多的追求與探尋。而這種追求與探尋,則引發了英國曆史上著名的“大憲章事件”,更導致了“第一次男爵戰爭”(FirstBarons' War,1215—1217年)的爆發,更讓一座羅徹斯特城堡聞名天下。


《無地王約翰簽署大憲章》,出自19 世紀中葉由埃德蒙·伊萬斯為《英國編年史》繪製的彩色插畫。1215 年,在國內經濟危機加劇,對外作戰失利的多重因素刺激下,英國貴族挾持國王約翰一世(“無地王”),簽訂了限制王權的《自由大憲章》

 

第一輪攻擊往往是試探

 

這座羅徹斯特城堡建造於“征服者威廉”時期,是典型的諾曼式方型石制城堡。現存的羅徹斯特城堡主塔高達112英尺,70英尺見方,牆壁厚達12英尺。富有諷刺意味的是,就在1206年,約翰王還投入115磅白銀的鉅款,為羅徹斯特城堡開挖護城河,維修和加固牆體和塔樓。估計約翰王在圍攻時一定非常後悔當初批下了那筆資金申請。


當時羅徹斯特城堡裡是由叛亂貴族一方的威廉—奧爾巴尼男爵(Williamof Aubigny)所守衛,他率領著95名騎士和45名軍士或弩手。這在中世紀的英國已經算得上一支不小的武裝力量了。而當時約翰王具體的圍攻兵力已經不可考。但約翰王的兒子亨利三世在第二次男爵戰爭(男爵戰爭打了兩次,之後還有一次伯爵戰爭)的兵力卻留下了記載。在第二次男爵戰爭中的凱尼爾沃思城堡圍攻戰,亨利三世不過動員了三四千名戰士,被譽為“英格蘭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圍城戰”。後來平定叛亂最關鍵的伊夫舍姆戰役,亨利三世傾全國之力才動員了一萬人。由此推斷,約翰王當時動員的兵力最多也就兩三千人。



綽號“無地王”的英國國王約翰一世。他在哥哥“獅心王”理查一世後繼位,面臨經濟瀕臨崩潰的局面,結果王室與貴族矛盾激化,爆發了內戰


固若金湯的城堡,加上數量充足的騎士守衛,是當時擺在約翰王面前的困境。而要想拿下這樣的防禦體系,如果沒有內應幫忙,就只有兩條路:強攻或長期圍困,當然還有談判勸降。最後一種方法對攻守雙方都損害最小。當時的習俗是雙方共同約定一個時間,過了這個時間段,如果防守方堅守住了城堡,卻沒有援軍趕到,就算很好地盡了自己的義務和完成了任務,可以光榮的投降,帶著自己的武器和金銀細軟離開城堡,攻擊方要保證其安全。而城堡則要完好地交給攻擊方。這個時間段通常不會超過40天。因為根據當時的貴族制度,騎士每年須為國王效力的時間是40天。如果強攻或長期圍困,攻擊方得手後,將會對防禦方大開殺戒。這種習慣一直持續到歐洲近代。


遺憾的是,談判失敗了。因為在威廉—奧爾巴尼男爵趕赴羅徹斯特城堡之前,佔據倫敦的叛亂貴族們向他許諾,一定會派兵支援他。可實際上,當約翰王開始圍攻羅徹斯特城堡後,史書上卻記述“那些貴族發抖著咬著指甲,互相推諉指責”,誰也不敢主動兌現承諾發兵救援。直到圍攻開始兩週後的10月26日,這些貴族才召集起700名騎士的援軍。700名騎士算上配屬的隨從與士兵,已經是一支非常強大的力量了。如果真是奮力進攻,約翰王肯定會腹背受敵,慘遭失敗。


可援軍剛出發到達特福德(Dartford)這個地方,聽說約翰王的軍隊力量雄厚,立刻停下了前進的腳步。當時的一位貴族記錄下了那些叛亂男爵的醜態:“每天喝得醉醺醺的,圍著湯鍋賭博。並表示,城堡防守者肯定能堅持到11月底的!到時候路易王子就來了!”


因此,對於約翰王來說,沒有時間給他長期圍困城堡,只有強攻一條路。而如何圍攻城堡是一件非常需要技巧和計算的技術工作。畢竟城堡是中世紀軍事科學的精華所在,面對著一座凝結了人類智慧與勞動的防禦體系,不付出更多的智慧和勞動是無法奪取的。


進攻者首先要制定一個周密的總體計劃,因為他們必須考慮的難題實在很多。騎士和弓箭手如何配備?哪裡有木匠、鐵匠和石匠?需要多少木料、鐵器、木炭、錘子、帳篷、蠟、工具、食物、飲水、家畜?計劃投入多少攻城器械、防護盾牌、獸皮、箭矢?


沒有任何一個正常指揮官,會捨得讓費盡周折召集起來的部隊對城堡立即發動無腦強攻。中世紀攻城作戰的第一輪攻擊往往不是很激烈。在弓箭手和其他遠射武器的支援下,攻城部隊會舉著大型的防護盾牌接近城牆,然後選擇數個地點用雲梯嘗試登城,主要試探防禦方的抵抗意志和兵力部署。

 

近距離攻城器械

 

真正攻擊作戰則要靠各種攻城器械唱主角。中世紀的攻城器械主要分成兩類。一類是翻越或穿透城牆的近距離攻城器械,另一類是投擲石塊或弩箭的遠射武器。


第一類器械中,最常見的就是雲梯。士兵們會在弓箭手的配合下,將雲梯架在城頭,然後向上爬。雲梯這種攻城器械最沒技術含量,危險性也最大。士兵攀爬時會被石頭、滾木、箭鏃和滾燙的液體攻擊。雲梯也很容易被推離城牆或者折斷,雲梯上的人自然也是非死即傷。即便有命登上城牆,士兵也容易因為缺乏後續的有效增援,被守軍圍毆到死,或被扔下城牆。


攻城器械裡另一種比較沒技術含量的是攻城錘。這是一種從公元前1000年的亞述帝國就開始出現的攻城武器。它歷經希臘羅馬時代,一直使用到了中世紀。攻城錘本質是一個巨大的木樁,樁上會有一個金屬頭,在遮蓋物的內部前後擺動,往城牆或城門撞上去。這種撞擊力可以撞開由厚木板製造的城門或不夠結實的石牆,打開一個可作攻擊的缺口。攻城錘的上方還會覆蓋著溼潤的獸皮,以防止火焰燒燬。當然,操作它是非常危險的,因為防衛者可以從上方擲下大石、燒開的水,或燃燒的油脂。而且攻城錘對於中世紀帶有鐵閘的城門和高大厚重的城牆就顯得無力了。


相比前兩種容易受到傷害的攻城器械。“攻城塔樓”(SiegeTowel)則有技術含量多了。攻城塔樓是一座木質塔樓,它的高度要高出城牆,或與城牆的塔樓同樣高。攻城塔的內部分上下幾層,有木梯通到上面。規模較大的攻城塔,內設5層,能容納300名騎士和50名弓箭手。攻城塔上有頂蓋,前、左、右三面是帶有射箭孔的護板,頂蓋和護板都會用溼潤的獸皮包蒙,防禦火攻。當靠近城牆後,最頂層面對城牆側的護板是可以放下的吊橋,能讓攻城塔上的士兵衝到城牆上。有的攻城塔下面還裝有攻城錘。


插畫,描繪中世紀歐洲士兵如何通過“攻城塔樓”向城堡發動攻擊的


不過,攻城塔一般是在攻城現場臨時組織人力建造組裝,而且費時費力,建造組裝地點還要與被攻的城堡有相當遠的距離,以防備城堡中的軍隊突然殺出,破壞攻城塔。


此外,攻城塔樓也有弱點。大風和潮溼鬆軟、凹凸不平的地面、雜亂的障礙物都會造成攻城塔樓的機動困難,甚至傾倒。而且當城堡周圍有護城河時,攻城塔樓的使用也會變得很麻煩。至於同心圓城堡也能很好的剋制攻城塔。因為你靠著攻城塔可以拿下第一道城牆,卻無法把高大笨重的攻城塔搬過這道城牆,去攻擊內牆。


1224年,約翰王的兒子亨利三世攻打貝德福德城時就動用了2臺攻城塔樓。但整個攻城過程費時費力,令國王極為不滿。以至於佔領城堡後,他下令拆毀整座城堡,免得下次貴族們想造反時,他還得花錢費力,建造攻城塔樓這種怪物。

 

遠射型攻城武器

 

由於資料的缺乏,約翰王到底使用了哪些第一類攻城器械,我們已經不得而知了。但根據記載約翰王生平的《巴恩韋爾編年史》(BarnwellChronicle)描述,約翰王當時使用了5臺投射型攻城武器發射石彈,日夜轟擊羅徹斯特城堡。


對於約翰王來說,更可能使用的攻城武器是來自東方的槓桿式投石機。


如前面所述,9世紀晚期,中國人發明的人力拖拽式槓桿投石機已在歐洲大陸上廣泛使用了。憑藉著良好的適用性,足夠的精度和威力,以及猛烈的射速,人力拖拽式槓桿投石機到了12世紀已經成為歐洲軍隊攻城戰的主力。


具體到英國,1145年新落成的法靈頓城堡(FaringtonCastle),在被投石機長時間的轟擊之後,還沒等圍城者總攻,守軍就投降了。


而1147年,葡萄牙第一代國王阿方索一世(DomAfonso Henriques)圍攻摩爾人防守的里斯本城。100名來自英國的十字軍戰士就輪班操作2臺投石機,10小時之內往城裡投射了5000顆以上的石彈!


而在12世紀末,配重式投石機的使用開始在歐洲大陸上擴散,並因為其威力和精度獲得國王和將軍們的青睞。總之,處於13世紀初期的約翰王時代,那5臺攻城器械可以確定為槓桿式投石機。但到底是人力拖拽還是配重的已經無法考證。


現存的羅徹斯特城堡,一共有3方1圓4個塔樓。最初4個塔樓都是方形,在約翰王攻城時,其中一個塔樓塌陷。日後重修城堡時,建築師順應時代潮流,將這個塌陷的塔樓改建為圓形


根據記載,羅徹斯特城堡攻防戰正式打響的時間是在1215年10月13日左右。在5臺投石機的不斷轟擊之下,城牆很快出現了一個缺口。約翰王的軍隊隨之奪取了羅徹斯特城堡的外城城牆。


威廉—奧爾巴尼男爵帶領守軍退入了主堡塔樓繼續抵抗。這種情況下,投石機已經派不上用場。因此約翰王決定採取速度較慢,但或許更有效的方法。他命令附近的坎特伯雷居民日夜趕製儘可能多的鋤頭,然後開始在城堡塔樓的一角挖地道。

 

“40頭豬擊敗100個騎士”

 

挖掘地道,作為攻城的手段早就存在了。古羅馬的弗拉維烏斯·韋格蒂烏斯·雷納圖斯在他的《兵法簡述》的第四卷裡專門提到過:


第一個作用是挖出一條潛入城內的地道,供攻擊者進行突襲。


第二個作用是在城牆下挖一條地道,挖掘者把土挖出的同時用大量木料支撐住地道的頂部。然後便將這些支持地道的大量木料點燃,木料燃燒後地道失去支撐,導致地道頂部的土石建築隨之倒塌。


不過,約翰王所要做的更有創意。11月25日,地道挖好了。約翰王命令他的首席政法官胡伯特·德·伯格(Hubertde Burgh)“日夜兼程全速送來40 頭最肥的豬,以將火焰引到高塔之下”。豬油在坑道中產生了異常凶猛的火焰,燒燬了木料,並使城堡的一個塔樓整個倒塌。

這次創意之舉,現在仍能在羅徹斯特城堡上看到痕跡。現存的羅徹斯特城堡一共有4個塔樓,其中3個是方的,1個是圓的。這是因為修建羅徹斯特城堡時,諾曼人還不懂得修建圓形塔樓。所以修建了4個方形塔樓。約翰王的攻擊造成了其中一個塔樓塌陷。日後重修城堡時,建築師順應時代的潮流,將塌陷的塔樓修建成了圓形,於是造成了三方一圓的特殊結構。


這次地道加豬油攻擊異常有效。雖然有部分叛軍退入殘餘的塔樓試圖繼續頑抗,但大勢已去。幾天後的11月30日,最後殘餘的叛軍向約翰王投降。


可以說,約翰王在羅徹斯特城堡進行了一場中世紀教科書式的漂亮圍攻戰。面對堅固高大的城堡和力量雄厚的守軍,約翰王只用了不到兩個月就取得了勝利,並且在民間留下了“40頭豬擊敗100個騎士”的傳說。整個攻擊過程一氣呵成,堪稱中世紀城堡圍攻作戰的典範。英國史學家雷吉納爾德·布朗甚至稱之為“英格蘭截至當時最偉大的圍攻作戰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歷史上,奪下城堡之後,約翰王曾立起了絞刑架,打算處死這些當初死硬抵抗,最後卻屈膝投降的叛軍,這畢竟是野蠻中世紀的慣例。但是,約翰王的一位部下,對約翰王進行了勸說。結果,約翰王展現了那個時代非常稀少的慈悲和寬容。他赦免了絕大多數俘虜的死刑,改為囚禁。只有一個曾經為約翰王服務,又跑去參加叛軍的弩手被絞死了。


歷史上,奪取了幾百名守軍固守的羅徹斯特城堡之後,約翰王又立即進行了一系列的城堡攻擊作戰,一口氣從叛軍手中奪取了羅金漢、貝爾沃、龐特福雷德、約克、瑞奇蒙、達勒姆、沃克沃思、安尼克、貝維克,共9個城堡。


在羅徹斯特城堡陷落一年後,約翰王去世了。他的兒子在刪掉了幾條王室無法接受的條款後,接受了《大憲章》。可以說,正是羅徹斯特城堡見證了大憲章誕生。


該內容為騰訊獨家合作內容,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果粒歷史·新刊推薦




https://weiwenku.net/d/200502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