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的“快”與連咖啡的“慢”

創業最前線2019-05-13 20:32:39


王興說:“2019年可能是過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資本寒冬襲來,裁員、倒閉、優化調整等一系列名詞充斥著上半年的互聯網圈。


在其他領域偃旗息鼓趨於平靜時,咖啡市場又冒出了新消息。


4月22日,瑞幸咖啡在完成由貝萊德領投的1.5億美元的B+融資後,“終於”提交了招股書,向納斯達克拋出了橄欖枝。


4月24日,連咖啡宣佈完成2.06億元B3輪融資,由創始人王江和張曉高、啟明創投、高榕資本聯合投資,並宣佈經過年初的戰略調整之後,重回盈利狀態,並將開啟新一輪的擴張計劃。


瑞幸與連咖啡,在資本層面各自踏出了堅實的一步。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裡,作為能夠與星巴克分庭抗禮的中國品牌,他們始終活躍在大家的視線中。而細究之下,連咖啡與瑞幸之間,卻在各個層面又大相徑庭。


細水長流的連咖啡和大進大出的瑞幸


螳螂財經曾總結道:連咖啡注重單點的盈利模型,瑞幸則更強調規模效應。商業模式的差異也直接導致了雙方在融資這件事上的節奏差。


連咖啡融資歷史(來源:天眼查)


連咖啡自2014年成立以來,基本保持著“一年一輪”的融資節奏。


正如連咖啡創始人王江說的那樣:“咖啡這個產品本身得打持久戰。”只有維持穩定的盈利狀態,才能在這場持久戰中存活下去,畢竟只有活著,才有未來可言。


連咖啡曾在2017年底實現了整體盈利,卻在2018年的咖啡大戰中,大量鋪設門店,恰好遇上資本寒冬,一度導致資金鍊緊張,好在及時的戰略調整,將其帶回盈利狀態。


連咖啡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謹慎


瑞幸咖啡融資歷史(來源:天眼查)


反觀瑞幸咖啡,在短短10個月內,完成了三輪融資,融資總額達到5.5億美元。


銘耀資本管理合夥人金銘表示:“區別於傳統零售業,瑞幸的互聯網模式必須或者只能依靠迅速擴張,在短期內將規模擴張到相當規模,才能換取成本和費用的下降,最終實現經營性現金流為正。”


瑞幸咖啡對於資金的需求程度超出了近年來絕大部分的創業公司,一旦融資出現波折抑或是IPO受阻,都將對瑞幸造成滅頂之災。


瑞幸咖啡資本局 (圖片來源:燃財經)


雖說瑞幸咖啡的幕前是錢治亞、郭謹一以及楊飛,但在其背後不斷輸送彈藥的神州系資本“鐵三角”:陸正耀、劉二海與黎輝。


這三人的淵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06年,彼時的劉二海代表聯想投資(後改名為君聯資本)投資了陸正耀創辦的聯合汽車俱樂部,並在之後轉型為神州租車,黎輝也攜華平投資入局。


依託“鐵三角”強大的資本運作能力,瑞幸咖啡花了一年半的時間,被“擡”到了納斯達克的門口。


兩個完全不同的物種


連咖啡起家之時,王江就想做一個線上的咖啡品牌。“這個新的品牌不虧錢,不砸錢。連咖啡就是要做,跟星巴克不一樣、也能賺錢的品牌。”


相較而言,瑞幸咖啡成立的使命似乎就是為了上市。


錢治亞曾表示:“瑞幸咖啡做好了長期虧損的準備,只有“瘋狂”一把,才能培養客戶的消費習慣、改變固有的認知。”這也導致了,瑞幸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提交招股書,既在情理之中,又意料之中。


從兩位創始人的發言中不難看出,雖然都瞄準了中國咖啡市場,但從根本上來說,連咖啡和瑞幸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物種。


對咖啡的不同態度


成立一年多來,瑞幸鮮少在咖啡品類上做出過多的變化,僅有屈指可數的幾款新品,但瑞幸始終在做一件事,就是在積累足夠的用戶和流量之後,開始擴充品類,先後上線了輕食(司康、麥芬、三明治)、果蔬汁、小食(沙琪瑪、威化餅乾、水果乾)、BOSS午餐(沙拉、雞絲拌麵)、小鹿茶(水果茶飲)等。


難怪有人預言,瑞幸不是在做咖啡,是要把自己做成便利店。


星巴克只是瑞幸在公關層面的一個跳板,瑞幸咖啡的野心不在咖啡,平臺化才是其真正的目標。


這似乎也符合瑞幸招股說明書中對自己的定位——“Ourmission is to be part of everyone's everyday life, starting withcoffee”。


而連咖啡更像一個傳統咖啡玩家,每年三十四款新品的高速迭代讓不少同行望其項背。


除了去年夏天上線的雞尾酒品類之外,連咖啡始終保持平均每週兩款咖啡類新品的上新。連咖啡似乎瞅準了咖啡高頻用戶,鐵了心要成為“咖啡硬核玩家”。


簡單來說,瑞幸只把咖啡品類當作流量入口,實現平臺化,連咖啡則選擇深耕咖啡品類,走專業化路線。


對星巴克的不同態度


連咖啡以為星巴克提供代購外送服務起家,在驗證外送咖啡的商業模式之後,才逐步轉型為自有咖啡品牌。連咖啡的高管曾不止一次表示:連咖啡與星巴克之間更像是共生關係,在商業邏輯上互為補充。


瑞幸在成立不久後,就曾發表公開信譴責星巴克壟斷,被指“碰瓷營銷”,二者的關係從那時起便勢同水火。


瑞幸聲稱今年的門店數量要超過星巴克中國,達到4500家。截止4月22日,瑞幸官方透露的最新門店數為2447家,想要在剩下的8個月內完成2000餘家新店的KPI,時間緊任務重,瑞幸任重而道遠。


寫在最後


瑞幸希望在兩年時間內達成上市,快速解決戰鬥,鍛造新的創業神話。


連咖啡看好未來三年甚至五年內的中國咖啡市場增長,在穩定盈利的基礎上徐徐圖之。


瑞幸的“快”與連咖啡的“慢”,體現出創業者在創業這件事上的不同理解,當下的我們作為看官,還無法判斷這兩者孰優孰劣,只能說下半年的咖啡故事會繼續精彩。


參考資料:

吳曉波頻道:《2年衝到納斯達克,瑞幸“拼”過拼多多?》

燃財經:《拆解瑞幸咖啡資本局》

虎嗅APP:《王江:連咖啡找回自己》

螳螂財經:《連咖啡與瑞幸,走出了兩條完全不同的路》





 中國領先創投新媒體

100W創業者及投資人關注

©   投稿合作  微信:cyzqx2013


https://weiwenku.net/d/20050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