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的世界沒有遊戲搞不定的事,如果有,那就換一種遊戲

小土大橙子2019-05-13 21:01:10


小土叨叨:

昨天隊友寫的推廣文章收到很多留言鼓勵,他很激動,不枉費熬了好幾夜,謝謝大家的理解和捧場,老父親發揮了餘熱,給大家鞠躬。


今天這篇說的是參加父母遊戲力工作坊的體會,《遊戲力》的書大家可能不陌生,這套書曾獲得美國國家親子出版獎金獎,被譯成了十四種語言。之前我們公號裡也推薦過很多次粘人?分離焦慮?試試這10個小遊戲


因為非常喜歡書中的理念和做法,所以從小夥伴那邊知道《遊戲力》的作者科恩和夫人利茲博士來中國了,並且會親自講授兩天的父母遊戲力工作坊,就很激動,趕緊跟小夥伴一起報名了。


我們參加的是4月27-28日的廣州場,去的路上頗為波折。



雖然早就看過《遊戲力》的書,但面對面的交流,依然收穫滿滿,這篇是小夥伴寫的,我做了一些補充,跟大家分享一下收穫,希望對大家也有啟發。





00  什麼是遊戲力?



在上父母遊戲力工作坊之前跟很多人有同樣的誤解,認為遊戲力的核心是遊戲,用和孩子玩遊戲的方式,來應對養育挑戰。


實際上游戲力的核心是構建親子情感聯結。

完整的遊戲力包含兩個部分:遊戲和理解情緒。

遊戲力的核心圈是:聯結-輕推-向內看。


圖為科恩博士和翻譯


工作坊中直接教怎麼跟孩子玩遊戲的時間並不多,更多的時間都是在教大家如何傾聽、聯結、理解孩子的情緒、迴應孩子的情緒、覺察自己的情緒等。


工作坊是由科恩和夫人利茲博士一起帶領的。利茲博士也是心理學家,清瘦,但是有一種非常有包容力的力量感,很親切。他們夫妻共同授課,配合很默契。


圖為利茲博士和翻譯



01 不走極端的養育之路




工作坊牆上關於遊戲力的介紹之一


👆這個表推薦大家都看一下,

它道出了我們常遇到的養育困惑:要麼太嚴厲,要麼太放縱


第一種方式,在我們自己的成長曆程中一點也不陌生,比如,父母會說,不許哭!哭就是不乖。漠視孩子的情緒。


當我們成為父母后,本能地會反感這種方式,但需要警醒的是可能會走向了另一種極端——滿足孩子的一切要求,不敢讓孩子有情緒。有些時候,我們明明並不認可孩子的做法,但害怕孩子不高興,總覺得內疚,不知道怎麼拒絕孩子。


有時候還會出現惡性循環:放任不管,發現無法持續後,又過於嚴厲,嚴厲之後又有內疚,內疚之後一味滿足孩子,又變成了放任不管。


這兩極的方式,在科恩看來,有一個共性,就是無法承受孩子的情緒

其實,給孩子設立規矩是可以建立在愛和聯結上的:理解孩子的需求,接納孩子的情緒,不要過於嚴厲,也不必一鬧就讓步。


如同科恩博士所講,完全沒有限制,也會讓孩子覺得不安全,就好像是獨自站在沒有圍欄的懸崖邊上。以愛為基礎的限制,為孩子提供了必要的規則和邊界。


“我會在這裡陪著你。

我接納你。

你很好。

我能夠承受你現在的情緒。

有了我的幫助,你也能夠處理好你的情緒。”



02 親子聯結的重要性



工作坊的牆上貼了很多的圖,我覺得最喜歡的是這幾張,它描述了親子聯結的重要性,遊戲力裡經常說要給愛續杯也是這樣,很多時候娃鬧,是他的愛之杯空了,他會用一些不恰當的方式吸引我們的注意力。


我們用聯結、傾聽和共情、專屬時光、遊戲等把愛之杯蓄滿,就會發現問題隨之消失。

如果和孩子的關係不好,又如何發揮影響力去幫助他們?


遊戲力“聯結-斷裂-再聯結”的示意圖


生活中很多的親子聯結斷裂時刻都可以試試用遊戲化解:

如果你真的要生氣的時候,

不妨試試假裝生氣:媽媽像一個要爆炸的氣球啊啊啊啊好生氣啊!

如果不能滿足孩子的願望,

不妨試試和他一起幻想,我也好想吃那個冰淇淋啊,啊嗚一大口吃掉!

如果孩子總是聽不見催促很磨蹭,

試試把催促用歌劇唱出來,而不是吼叫。

如果孩子總是把你打疼,

不妨來一場枕頭大戰,再去公園來一場扔樹葉之戰......
遊戲的場合無處不在,有時候我們不要太拘謹,不必因為孩子生氣就跟著生氣,嘻嘻鬧鬧或者就能將一場大的親子衝突化解於無形。



03 傾聽孩子



兩天工作坊裡,我們做了很多次傾聽練習。比如,安靜地聽一個人說三分鐘。

這三分鐘,傾聽者不評判、不建議、不打斷,甚至不說“我也是”。

為什麼連“我也是”也不能說?


科恩解釋說:“我也是”有可能是指“我能理解你”,這是不錯的。

但也有可能是:我也有類似的經歷,我的故事更值得聽。


聆聽者完全可以沉默,用眼神和身體語言標明傾聽和接納的態度。

因為人感受到接納和鼓勵,停頓思索後,會說出之前或許都沒有意識到的想法,對情緒和思路是一個很好的梳理。


看過育兒書的朋友可能都知道傾聽的重要性,但是實踐起來,其實並不簡單,這是小夥伴莫愁在工作坊中的模擬練習,同學扮演不想上幼兒園的孩子,莫愁扮演媽媽

眼看著“孩子”開始哭鬧了,

手放在“孩子”肩上:媽媽要去上班,你是不是不高興啊?


這個表現,看似沒有什麼問題:

你看,我沒有發脾氣啊,我是想跟孩子交流,聽聽他的心裡話啊。

看,我不是已經表現出了傾聽的態度了嗎?


但是科恩和同學們,都指出了迴應存在的問題:


一個是時機問題。

孩子剛剛才開始展現自己的不高興,並沒有等待孩子真正傳達出自己的情緒,就已經迫不及待地上前了,其實,是釋放出了一種“夠了夠了,可以消停了”的信號;


二是沒有真正傾聽。

“媽媽要去上班,你是不是不高興啊?”這句話,已經在預設了孩子哭鬧的原因,並且開始準備為自己的行為解釋(辯解)了。


三是把手放在孩子肩上這個行為,本身是不錯的,先與孩子建立聯結,但是孩子已經開始反抗,急於掙脫的時候,應該後退一步,不要強行地讓孩子接受。



很多時候,我們無法接納孩子的情緒,急於先讓孩子哭聲停止;

其次,我們會急於改變孩子不想上幼兒園的看法,孩子可能不會感受到傾聽和接納。

 

那麼,科恩的做法是怎麼樣的呢?


科恩先是略帶誇張地模仿了孩子擺手跺腳的樣子(不是完全模仿,而是鏡像迴應):“啊,媽媽每天都要工作,我每天都要上幼兒園,每天啊每天!我不想上幼兒園!”


這種帶著共情的遊戲方式,孩子會發現自己的情緒被看見了,被感知到了,就舉重若輕地化解了親子衝突。


當然,這不是全部就完了,這只是聯結的第一步,接下來還有傾聽孩子不想上幼兒園的真正原因,以及在其他合適的時間,跟孩子一起進入遊戲區,來解決這個問題。


04 養育要從長計議



科恩博士講了一個故事,有次他去參加一個行業內的重要論壇。

結果,一位演講者正在講的時候,忽然幻燈機壞了。出了這種紕漏,雖然在儘快搶修,但也不是馬上能好的。

演講者笑著說:我現在其實很放鬆,但是Stanley一定很擔心。臺下大家面面相覷:誰是Stanley?

演講者說:Stanley是我的爸爸。

我能想見,如果Stanley在,他一定會說:

——啊!你又把事情搞砸了!你怎麼總是辦不成個事啊!

——爸爸,沒關係的啊,觀眾也沒有都跑掉啊。

——怎麼沒有跑掉?!我剛就看見跑出去了一個人!

——爸爸,那是去幫我修幻燈機的。

臺下都會意地鬨堂大笑。


科恩博士說,實際上,那次論壇我也只記得了這個故事。如果你上我的工作坊,最後能記得這個故事也是不錯的。那就是,當你的孩子長大後,碰到這樣的情景,你希望你的孩子想起你時,會是什麼樣的態度。


你肯定不希望孩子充滿了被打擊、被否認的挫敗感。

同樣,你也不希望,孩子的態度是:無所謂,多大事啊,我又不在乎。

你期待的你的孩子的態度應該是:我犯了一個錯誤,但是沒有關係,我一定能有辦法解決。


養育是一場持久戰。


在孩子小的時候,我們可以簡單粗暴地打斷他,強制他達到自己要求,或許可以很快地達到目的,療程短,見效快。

但是長遠來看,我們的做法,對建立孩子的價值感、自尊心、責任感,是否是有益的呢?

在孩子成年後,遇到各種壓力測試的場景時,是否能夠平靜勇敢地迎難而上,還是一蹶不振或是缺乏責任感吊兒郎當呢?




05  站在孩子的立場看問題



養育之路並不容易, 我們只能在實踐中多練習、探索、領悟。


科恩博士說,每當你對孩子產生負面情緒的時候,或者你不能理解孩子的行為的時候,要儘量試著通過孩子的視角去看一看。


如果你看到其實孩子需要的是一些規則和邊界,你就不容易落入過度溺愛的陷阱;

如果你能感受到當你吼孩子、批評孩子的時候,聯結斷裂給他帶來的痛苦,你就不會對他過分嚴厲了。


科恩和利茲博士也分享了很多關於父母自己情緒疏導的做法,

包括:向內看、self-compassion(自我慈悲)、找傾聽夥伴、建立一個充滿愛的家庭等等


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個科恩博士現場給我們演練過的一個小技巧,當你感覺情緒來了很難控制的時候就可以用。比如,慢動作打人,把手高高舉起,又非常非常慢地放下;或者無聲發火,嘴長得很大,像是大吼大叫,但是沒有聲音發出來。



06  一些簡單實用的小遊戲



工作坊的第二天,科恩和利茲跟我們一起做了一些遊戲的實操。

逃脫遊戲:一個人用力抱住另一個人,另一個人用力掙脫,跟我搭檔的一個小夥伴本來互相都不認識,結果抱了兩趟,立即就感覺到很親近。和孩子相處過程中,不要忘記身體接觸的重要性。 

角力遊戲:兩個人面對面跪在地上,相互推,看誰先倒。

翻越遊戲:一個人要往前,另一個用身體攔住他,看能否突破。

搶襪子:一群人圍成一圈,既要搶到別人的襪子也要保護自己的襪子不被搶。

在這些遊戲中,有幾個細節,

比如,開始之前先互相握手,先聯結再開始遊戲。

還有要投入的遊戲,但最後讓孩子贏。

不要強制哈孩子癢癢,因為那種笑是不受控的。 



07 遊戲力講座



可能很多朋友也想問科恩父母遊戲力工作坊的情況,科恩博士在國內有合作機構:簡耕教育(公眾號:playful-parenting),每年會來兩次中國。挺可惜的是,科恩這次的行程裡廣州和北京的父母遊戲力工作坊已經結束了,估計下一場要到下半年了。

不過這週六(5月11日)科恩博士在上海有一個遊戲力輕鬆育兒的講座,在華東師範大學的科學會堂時間:5月11日 上午9:00-12:30。特邀嘉賓是徐光興教授,對話《“問題孩子”真的有問題嗎?》。人員容量是350人,現在還有少量的票。

作為遊戲力的忠實讀者,我們替上海的承辦方友情轉發一下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進入微店購買。優惠票價是258元,添加大米的微信:fmlktdm,報上暗號”小土”,還可以有50元優惠。

一頓飯的價格,如果聆聽了之後,對大家的育兒有啟發,還是很值得的,有興趣可以聽下。



08  寫在最後


那天工作坊結束之後,科恩夫婦要去機場,我正好也回上海就跟他們同車,路上也有幸和他們做了一些交流。我自己很喜歡遊戲力這本書,對睡眠問題的理念有一部分也是受他們影響的。


就像開頭那張表格說的那樣,極端是最容易的,而不走極端卻需要很多的拿捏,需要智慧。 如果拿燒菜來類比,一包鹽倒光或者一點不放都最容易,但卻並不合適,而放一點,這個少許則需要嘗試和實踐,也是最花心思的。

養孩子的問題上,不要期待一個標準答案,一個不變的做法。


“我坐在這裡,陪你流淚,

輕推(不是不推也不是硬推),

我們一起做,直到你準備好自己做,

支持你找到自己帶解決辦法,

充滿愛的聯結和設限。”


記得以前在書裡看過一個很有智慧的改善拖延入睡的遊戲:



我覺得不單在睡眠問題上,其它養育問題的原則也是相通的,看到孩子的情緒和需求,重視親子聯結,要有益的輕推,而不是有害的強迫。給孩子機會嘗試,不要替代他們做,但提供幫助和關懷。


https://weiwenku.net/d/200503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