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永生比減肥更反人性,但《西部世界》第三季可能將錯就錯

我是波波夫2019-05-13 21:07:26


文 | 波波夫


羔羊不復沉默,《西部世界》第二季在一片腥風血雨中結束,機器人接待員們終於衝出了程序的羈絆,成了遊樂園裡的造反者,他們不但團殲了來此享受殺戮之樂的遊客,同時也對自視造物主們的樂園工作人員幾乎趕盡殺絕。在一遍復仇聲中,位於平頂山的樂園總部變成了另一個屠宰遊樂園。


《西部世界》的第二季繼續保持了燒腦的敘述風格,大量位於不同時間線的人與事交錯登場,令人難以捕捉主線。但如果有耐心看到第三集,編劇喬納森·諾蘭佈下的迷霧這才散去。


編劇喬納森·諾蘭布


原來,整個樂園設計乃是一個陰謀


表面上,這裡為客戶們提供免責暴力的服務,但真實的目的是為了採集他們的行為特徵數據。在一個審判缺席之地,燒殺搶掠等任何罪行都毋需為之負責,人性最真實的一面被捕捉、記錄和分析,從而為每一個遊客建立一個在線的靈魂。


所有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實現樂園創辦者羅伯特的一個假想——數字永生。肉體雖朽,但意志和思維卻被數字化的方式留存和進一步演變,並可以植入到仿生機器人之中,不斷「轉世」。


西部世界靈魂女主迪瑞斯


面對永生,作為機器人的接待員和作為人類的樂園老闆們,態度截然不同。


接待員們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按照既定腳本和程序扮演角色,每一次復活都意味重複上一次的痛苦:梅伊永遠活在失去女兒的恐慌之中,惶惶不可終日;德洛麗絲總是在罐頭從包裹裡滾落的那一刻遇見泰德,旋即又陰陽相隔。在第二季裡,泰德扣動手槍的扳機時,不僅僅是無法接受迪瑞斯對其性格設定的修訂,更是與苦難輪迴的訣別。


樂園老闆們以及他們的大客戶們,則不必活在預先設置的腳本之中。對於人類,每一次太陽升起都是暫新的一天,生命之中充滿因緣際會,因此,正常人都難以坦然地面對衰老,只盼長生不老。既然肉體的不朽無法實現,那麼精神的永生倒是可以試一試。但這種數字化的再生也極為痛苦,而結局不過是淪為和接待員同樣的命運,一個活在算法牢籠裡的靈魂,也陷入求生不能求死亦不能的另一種煉獄。


如果從生與死的角度看,西部世界整部劇講述的其實是一個大腦的故事,機器接待員渴望擁有人類那樣的不預設腳本、擁有自由意志的大腦、人類則希望擁有一顆像機器接待員那樣永不衰老的大腦。


是否擁有思考的能力,曾經是把人類和動物以及機器區分開來的重要標準。1950年,艾倫·圖靈在一篇論文中提出了一個劃時代的觀點,即人類有可能創造出具有真正智能的機器。但由於智能的概念難以量化和精準定義,他便提出了著名的圖靈測試:如果一臺機器能夠與人類展開對話而不能被辨別出其機器身份,那麼稱這臺機器具有智能。


謎之艾倫·圖靈老師


在西部世界裡,接待員們在正式上線之前,需要接受圖靈測試,以確認他們是否擁有類似人類的思考和判斷能力,但是這種思考被嚴格限定在一定範圍內。而樂園的失控,正是始於機器人接待員思考能力的集體越獄,產生了自由意志,不再滿足於扮演腳本里的角色。


把人類的意識可以從大腦中剝離,變成一堆數字注入到機器,同樣也是一場涅槃。按照著名的「湧現」理論,當簡單細胞或零部件按照正確的方式連接起來,功能和意識就會自動湧現,就像蟻群組成的超級體那樣功能強大。


人類是否真的具有自由意志也存在爭議。斯坦福大學腦科學教授大衛·伊格曼在《大腦的故事》( The Brain)一書中提到,人的大腦非常擅長自我暗示:「一切盡在我掌控之中」,大腦裡不同神經元傳遞的信號衝突永不停息,其結果是我們會自我爭論、自我咒罵、自我欺騙,所謂的自由意志不過是一團神經元的信號。


在我們無法弄清人腦思維決策真正的奧祕時,數字永生也遙不可及。大腦依然是人體最為神祕的器官。


世世代代原來,人類一直生活在同樣的生命週期之中:我們在哭中出生,維持脆弱的身體,享受有限的感官刺激,接著死去。但人類是否可以跳出這一既定的生命腳本,突破肉身的束縛,把自我意識移植到其他硬件上,擁有新型的大腦和新型的身體?當下的科技雖無法企及,但《西部世界》讓我們提前預見了這種可能。


樂園合夥人威廉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客戶,是他的岳父、也是一家生物醫藥公司的老闆吉姆·堤洛,他因罹患某種絕症將不久於人世,原本可以逃過一劫,但早在十五年前吉姆陰差陽錯地終止了對研究治療這項絕症的資金支持。如此億萬富豪自然不甘心早別人世,因此願意做一回數字永生的小白鼠。


但吉姆在進行數字轉世時依然困難重重,他經歷過數萬次的圖靈測試和修正,以期恢復到原本的「保真度」,從如何倒好一杯咖啡到正確地回答在實驗室裡呆了多久這樣的問題,都是困難重重。


在第二季中,威廉對吉姆的測試情節不斷出現,從威廉二十多歲一直到白髮蒼蒼,在對吉姆進行測試中,威廉與其說是像造物主上帝,倒更像是活生生的死神和魔鬼。


飽受圖靈測試摧殘的吉姆


當吉姆真正通過圖靈測試時,卻又發現這是威廉設下了又一個陷阱,他繼承了他的公司,當然也不想讓他走出那件實驗室。發現真相的吉姆,在「數字永生」中痛苦不堪以致自殘。


無論在西部世界還是現實世界,我們還遠沒有為更長的生命週期做好準備。哪怕當人類的平均壽命從當下的七十多歲提升到一百歲時,我們也會措手不及,一如琳達·格拉頓在《百歲人生》一書提及:


  • 教育工作退休三階段人生模式已不再適用;

  • 更復雜的家庭結構和變化的代際關係會出現;

  • 個人對靈活性和多樣選擇的渴望,將壓倒公司對體制和可預測性的需求。


西部世界是否為接待員進入人類空間做好準備也不得而知。


HBO日前已宣佈續訂《西部世界》第三季,儘管具體播出時間未定,一種說法是可能最早也到2020年播出,以接替《權力的遊戲》終結之後的空白。


一如我們在第一季裡難以想象善良、溫柔的迪瑞斯還可以端起衝鋒槍掃射,期待喬納森·諾蘭布在第三季打開一個更大的腦洞。


可能是西部世界第三季的新男主,法國演員 Vincent Cassel 




 更多文章,劇透不止 










https://weiwenku.net/d/200503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