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市長,你住的都不如科長,該換房了……”

人民日報2019-05-14 15:05:11


2018年9月24日,對於如今已身陷囹圄的郭慧強來說,註定是個永生難忘的日子。


這一天,是他接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的前夜,也是他失去自由前與家人一起過的最後一箇中秋節。這天晚上,他家祖孫四代相聚在位於東陽某高檔小區的家中吃了一頓團圓飯。數月之後,郭慧強在懺悔書中痛心疾首地表示,“多想讓時間就永遠定格在這一刻”。


這是他設定的理想人生,然而劇情並沒有如他所願。


2019年4月19日,麗水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郭慧強受賄案公開宣判。經審理查明,2010年至2018年,郭慧強利用擔任東陽市委常委,東陽經濟開發區城北工業新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六石街道黨工委書記,東陽市副市長,金華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局長,金華市婺城區委副書記、區長等職務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項目建設、工程推進、資金撥付、職務調整等事項上謀取利益,直接或通過其妻子先後收受相關單位和個人所送的現金、購物卡等,共計價值人民幣559萬餘元。


最終,法院以受賄罪判處郭慧強有期徒刑6年,並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對郭慧強受賄所得贓款贓物予以追繳,上繳國庫。宣判後,郭慧強當庭表示服從判決。


心態失衡貪念起


這是一個讓郭慧強銘記終生的轉折。


在外人看來,這個轉折是去年中秋節後郭慧強接受組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或者更早一些,是當時省委巡視組對婺城區的機動式巡視。而他自己最清楚,他真正的人生轉折,早在購買某高檔小區的那套房子之時就已經開始。


出身東陽農村的郭慧強自幼好強,小時候家裡兄弟姐妹四個,外婆請來的算命先生唯獨說他不是大學生,他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結果卻成了全村第一個大學生。畢業安排工作,他遭到人生的又一次冷遇。為此,他賭氣要為家族爭光。一路奮鬥,他硬是從一名普通鄉鎮幹部幹起,以“拼命三郎”的作風和幹勁,一步步走上了區長的崗位。


然而這種不甘示弱,也成為他性格中的一把“雙刃劍”1996年,郭家搬到東陽縣城居住,在城中村一套普通房子住了16年之後,郭慧強開始生出一些異樣感覺。


2012年,郭慧強由東陽市委常委、東陽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改任市委常委、副市長,分管發改、規劃、建設、國土等關鍵部門,上門請他幫忙解決問題的人,幾乎踏破了他家的門檻。


不過,郭家相對偏僻的位置,著實讓他有些尷尬。“由於房子不起眼,有人來訪時都要打好幾個電話才能找到,找到了又因為小區老舊,沒有多餘的車位停車了。”讓郭慧強更加心生波瀾的是,幾乎所有來過他家的人都會說上一句,“市長,你住的都不如一個科長,該換房了”。


說的人多了,郭慧強的心態開始漸漸失衡。原來看起來很溫馨的家,現在看來都是毛病了:房間太小了、庭院太老了、間距太窄了、汽車也停不了。他越來越覺得住在老宅和自己的職位嚴重不匹配,是該換房了。何況現在自己分管這一塊,總比別人有更多機會。


郭慧強開始請人尋找合適的房源,不久就傳來了好消息。東陽當地起家的一家房地產公司某小區還有幾套排屋留著,只要他想購買,房地產公司可以按照2009年開盤銷售價再打折出售。


郭慧強後來坦言,當如此巨大的誘惑擺在面前那一刻,他也曾有過猶豫和不安:“價格這麼低會不會違反紀律,出事情咋辦?這樣的機會是選擇擁有還是捨棄?”然而,虛榮心最終還是戰勝了內心的不安。心存僥倖的郭慧強一直試圖用“法不責眾”來寬慰自己,“這麼多領導幹部都住在這裡,我住能有什麼事?”不成想,正是思想上的自我麻痺,讓他一步一步滑向違紀違法的深淵。


彼時的郭慧強,早已將“紀法”二字拋之腦後,眼裡看到的只有房地產開發公司看得起自己的“情意”,滿腦子想的是近500萬元的房款該從何而來?於是在這一年,在朋友資金的大力支持下,郭慧強買下了這套以自己家庭收入根本無法承擔的600多平方米排屋。終於,他把自己推向了違紀違法的深淵。


權力觀錯位斂錢財


接下來的情節,在常人眼裡有些誇張又老套。


房子到手了,那些打著歪主意的“獵人”們似乎從郭慧強身上嗅到了味道,紛紛在恰當的時機用恰當的方式“湊上來”幫助他“解決問題”。


裝修錢不夠,馬上有人送來80萬元,同時還送來30多平方米的花梨木,說是自家裝潢多餘的;有人不僅幫忙採購材料,還墊付了100多萬元的材料款;甚至庭院裡栽種的羅漢松、房子裡擺放的傢俱電器,統統有人“湊巧”送來。面對這些主動找上門的“好意”,郭慧強直言難以抵擋,更捨不得放棄。


或許當時,這些都是他認為的一個副市長職位理應匹配的東西。然而正是這種錯誤的權力觀,讓郭慧強在違紀和違法犯罪道路上越走越遠。


其實,“拿公權換私利”在郭慧強身上早有苗頭。早在2004年,郭慧強曾赴西藏援藏掛職,接觸了代購蟲草的生意。“過去我給朋友代購一些蟲草,覺得這是好事,現在覺得吃虧了,要賺一點回來。”郭慧強利用自己的掛職經歷,竟和妻子趙某一起做起了蟲草買賣,開起了“夫妻店”。由郭慧強聯繫自己管轄範圍內的企業主購買蟲草,趙某負責包裝發貨,夫妻二人一唱一和從中賺取差價。2010年至2016年期間,郭慧強通過為某集團有限公司從西藏代購蟲草的方式進行經營活動,從中獲利12萬元。


一前一後,夫妻聯手。郭慧強在前,拿公權換人情;趙某在後,以人情換私利。被“圍獵”的大門由此也就悄悄打開了。


違規借貸便是其中之一。素有“建築之鄉”之稱的東陽,民營經濟發達,民間資金借貸活躍,由於郭慧強任東陽市副市長後分管的部門掌握了不少資源,自然成為不少房地產開發商競相追逐的目標,紛紛以民間借貸為名,通過支付利息方式進行利益輸送。


此前提供低價購房機會的某房地產公司,再次向郭慧強伸出橄欖枝。原來,他購買該公司排屋時,僅支付了部分房款。簽訂購房合同的第二天,原本應用於支付房款的200萬元居然以其妻的名義又借給該房地產公司,同時按年息18%收取高額利息。10個月後,郭慧強收到該房地產公司支付的30萬元利息。


嚐到甜頭的郭慧強用這套排屋向銀行抵押貸款300萬元,並以年息25%轉貸給另一家房地產公司,至2014年10月共違規獲利106.85萬元。當某汽車銷售公司老總有事請託郭慧強幫忙時,郭慧強又授意妻子出借200萬元給該公司,每月收取3分利息。


由此,和郭慧強曾經一起工作過的同事、下屬也紛紛投其所好。如郭慧強曾經任職過的六石街道下屬某村黨支部書記吳某,幫助其聯繫經營礦產生意的老闆陳某,出借本金50萬元,約定月息5分,利息一季度一付。結果陳某由於經營不善,後來無力再退還本金及支付利息,在明知這一事實的情況下,郭慧強仍先後收受吳某給付的7個月高息和本金,共計67.5萬元人民幣。


然而,只賺不賠的買賣,終究不會長久。以“利息”之名,行“賄賂”之實,早已是眾人皆知的“老把戲”。“其實都是有事求我幫忙的,是變著法子送我好處的。”郭慧強坦言。儘管如此,在虛榮和貪婪面前,郭慧強仍然心存僥倖、自欺欺人。錯位的權力觀,已經讓郭慧強再也無法回頭。


一意孤行悔已遲


俗話說,紙包不住火。


事實上,早在2014年郭慧強一家搬入新房沒多久,就有人舉報他低價購房的問題。金華市紀委專門派人調查取證,郭慧強與其兄、其妻和房地產公司經理一起商量,偽造了2009年其兄交過34萬元定金的發票,同時重新開具2012年的完稅發票並加上“2009年支付定金”字樣,確保“合理低價”雙保險,順利“混”過了調查。


此後,郭慧強的提拔,讓他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漂白”。而且機會又一次來臨,2018年5月,因為婺城區原區委書記提拔,組織上讓郭慧強臨時負責區委工作。可就在這一關鍵節點,又有人舉報,省紀委監委遂對其展開調查,這次他沒能輕易“過關”。


眼看多年的努力馬上要“修成正果”,郭慧強不甘心就此放棄,準備繼續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當年8月,省委巡視組進駐婺城區。郭慧強如坐鍼氈,但仍在巡視談話中作了虛假說明,之後更是耍小聰明“臨時抱佛腳”,還讓某房地產公司一名財務人員做偽證來對抗組織調查。


在被留置前,郭慧強還一直與相關行賄人員進行串供,偽造證據材料,將受賄苗木款虛構成欠款,將房地產公司的200萬元鉅額賄賂偽裝成他人的投資款,將管理服務對象的行賄款偽造成為他人墊付的本息,等等,企圖逃避審查。“最終的結果現在看來顯而易見,不過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郭慧強如是說。


當時看不破,直到被留置,郭慧強方才後悔,“名利都是過往雲煙,與尊嚴、自由相比一文不值”。回首來路,他曾是家裡的驕傲、業務的標兵,從來沒有因身居陋室、衣著樸素而感到羞恥,從來沒有為錢多錢少發愁,老父親當年對他“要當清官、好官”的囑託還猶在耳邊。然而,從那一套“看似符合身份,實則並不匹配”的房子開始,郭慧強日漸增長的虛榮心和貪慾讓他越過了黨紀國法的界限,他的“錯位”人生愈演愈烈、歧途難返。


“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也許直到郭慧強真心懺悔的那一刻,他才又一次回想起自己曾經的這句座右銘。殊不知,忘記初心、執迷不悟,一度認為要靠提升房產品質等外在物質條件來匹配自己身份地位的他,已在歧路上走得太遠、太遠……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ID:zyjwgjjw)中國紀檢監察報記者 顏新文 通訊員 呂玥 楊文虎

本期編輯:胡程遠、趙雅嬌

覺得好看,請點這裡

https://weiwenku.net/d/20051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