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向善,和平吃雞

記者站2019-05-14 15:05:19

作者|魏曉       來源|藍媒匯


4月10日一款名為《和平精英》的手遊,出現在重啟審批不久的國產遊戲過審名單之中。

 

《和平精英》由騰訊運營,騰訊互娛旗下光子工作室出品,在過審之前,無論是業內,還是騰訊內部,甚至包括光子工作室大多數開發人員,都對《和平精英》項目瞭解甚少。



熟知度最高的,自然當屬光子工作室2018年2月推出的吃雞手遊《絕地求生:刺激戰場》。

 

後者雖然爆火,但一直是處於測試服的狀態,未能商業運營。原因正是《絕地求生:刺激戰場》遲遲不能拿到版號。

 

用業內人士調侃的話來說,騰訊重金投入開發的吃雞手遊,一直都是在做公益。

 

《和平精英》的過審,讓這一尷尬局面有了破局的可能。彼時便已有市場機構判斷,《和平精英》拿到版號,或許意味《絕地求生:刺激戰場》已經實質性的解決了版號問題。



一個月後,成為事實。

 

5月7日晚間,有玩家於社交網絡發佈消息稱,《和平精英》測試服務器安卓端已開啟,用騰訊社交賬號體系登陸後,繼承了《絕地求生:刺激戰場》的遊戲數據。此外,除了遊戲的世界觀不太一樣,《和平精英》的美術、UI都與《絕地求生:刺激戰場》極為相似。

 

當晚11點30分,騰訊吃雞手遊《絕地求生:全軍突擊》、《絕地求生:刺激戰場》陸續發出停機維護公告,並稱“體驗服測試已正式結束”。



今日上午用戶們再行登錄《絕地求生:刺激戰場》,就會收到系統的更新提示。安裝更新後,原《絕地求生:刺激戰場》就會變更為《和平精英》。更新安裝頁面顯示,《和平精英》的安裝來源顯示為《絕地求生:刺激戰場》。




此外《和平精英》官方微博也正式運營,並於今天上午9點發微博稱,《和平精英》今日正式上線運營,將於15:00分批開放登錄。

 

值得注意的是,《和平精英》APP的logo左上角標註有“光子”二字。


有《絕地求生:全軍出擊》玩家表示,這意味著《絕地求生:刺激戰場》通過換殼的形式,成為了拿到版號能夠進行商業化運營的《和平精英》,而天美工作室出品的《絕地求生:全軍出擊》,則並沒有被納入其中,仍處於停服狀態,前景尚不明。

 

一個背景是在騰訊多年內部產品賽馬文化下,吃雞手遊亦是如此,由天美工作室與光子工作室分別開發出吃雞產品,以互相競爭並共同爭奪市場。

 

且從當前市場表現來看,《絕地求生:刺激戰場》的用戶流水等數據,都好於《絕地求生:全軍出擊》。再加上此次《絕地求生:刺激戰場》先行一步曲道拿到版號,即便《絕地求生:全軍出擊》玩家一再強調,《和平精英》已不能算是正版吃雞手遊,但或許已經大勢已去,亦大概率會被合併。

 

畢竟路人皆知,騰訊已經等不及要考慮吃雞變現了。



《王者榮耀》這一爆款全民手遊支撐了騰訊高速增長的業績,但任何一款手遊產品都有著難以打破的生命週期。進入2018年以後,《王者榮耀》的天花板就已經非常明顯了。

 

彼時市場上流行的正是《絕地求生》。

 

騰訊自然是瞅準了吃雞手遊的爆款潛力,入股《絕地求生》開發商藍洞,拿下正版版權,巨資開發吃雞手遊,並採取內部賽馬的形式,分別推出了《絕地求生:刺激戰場》、《絕地求生:全軍出擊》,意欲藉助吃雞手遊,再造下一個《王者榮耀》神話。

 

但問題在於,去年以來由於機構改革導致的遊戲版號審批暫停,騰訊的吃雞手遊俱都卡在了商業化運營上。

 

根據Questmobile數據,在2019年2月,《絕地求生:刺激戰場》是國內月活第一、日活第二 的遊戲,月活為1.86億,相較之下,《王者榮耀》月活為1.85億;日活為6924萬,相較之下,《王者榮耀》有8151萬。

 

不過在未能拿到版號之前,《絕地求生:刺激戰場》在國內只能通過賽事授權、資源置換等獲取微薄的利潤,相比較其每個月承擔著鉅額虧損,數百人團隊的人力、支撐數千萬DAU的服務器等成本負擔之下,杯水車薪。



而這最終也導致騰訊的2018年,過得並不如意。

 

隨著騰訊現金流的最大保證遊戲業務受到了限制,原有的被遊戲帶動的一路高歌猛漲掩蓋住的瑕疵,也就浮出水面。過去一年,騰訊廣受質疑,再加上股價的不斷下滑,被一路唱衰。前有討論騰訊有沒有夢想,後有分析誰在殺死騰訊。後於年中,騰訊作出了轉型產業互聯網的重大變革,並寄希望於“公司未來收入將進一步多元化,來自非遊戲業務的貢獻將增加。”

 

體現在2018年財報上,更一目瞭然。

 

騰訊在2018年全年營收達到310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2%;全年淨利潤為78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0%;其中該年第4季度騰訊營收達到85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8%,實現淨利潤140億人民幣,同比下滑32%。

 

雖然數據上依舊華麗,但這對比過去幾年的高速增長,已經被部分業內人士認為,算是騰訊史上最差的一份財報。遊戲業務的增速放緩,甚至在Q4幾乎出現了負增長,成為了評判衡量的關鍵信號。騰訊控股總裁劉熾平在2018年年度業績發佈會上就曾解釋稱,遊戲版號暫停審批,使得公司包括受歡迎的吃雞遊戲在內的遊戲無法變現。

 

顯然《絕地求生:刺激戰場》的何時商業化,就成為騰訊手中的一張有破局可能的底牌。

 

更何況,騰訊吃雞手遊在海外已經印證了其不俗的變現能力。

 

據瞭解,騰訊吃雞手遊《PUBG Mobile》自去年3月份開始出海之路,並於4月中旬在其國際版本開啟遊戲內購。

 

Sensor Tower數據顯示,該遊戲今年3月份全球收入達到6500萬美元,較2月份大漲83%。且於在2019年第一季度,《PUBGMobile》全球吸金1.49億美元,首次入圍手遊暢銷榜TOP10。


而在現今,《絕地求生:刺激戰場》以借殼變身擁有版號的《和平精英》方式,更加正能量,以及採用了16+等的健康系統,或許已擁有了在國內商業化的可能。



不過目前《和平精英》尚沒有透露更多氪金細節,但對於騰訊來說,用遊戲變現這自古以來就是其最大擅長之處。


根據藍蓮花機構判斷,《和平精英》早期或釋放大量玩家充值需求,保守估計首月月流水或破15 億人民幣,穩定期月流水約在 8 億人民幣,年化流水過100 億人民幣。如能在 7 月上線,或為2019年來 60 億人民幣流水。考慮攤銷後,淨利潤或達到 20 億人民幣以上。

 

但這是樂觀估計。

 

一個事實是,吃雞手遊已經錯過了長達一年多的黃金時間窗口,PC端的《絕地求生》在去年下半年就已出現涼涼跡象,用戶對吃雞手遊的熱情以及氪金,是否還能依舊高漲,尚需《和平精英》經過市場驗證。

 

騰訊吃雞,也只是剛剛有了開頭。


值得一提的是,前不久馬化騰剛剛在朋友圈宣佈騰訊更新使命與願景,為科技向善。顯然,在遊戲氪金、沉迷等影響上等問題,騰訊還需要拿捏好平衡尺度。


往期經典回顧


https://weiwenku.net/d/20051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