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上海、深圳的格局

虎嗅網2019-05-14 15:27:24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智本社(ID:zhibenshe0-1),作者:清和,智本社社長


過去幾十年,中國大地上演繹了一段城市化的瘋狂舞曲。城市的前途、樓市的命運以及億萬家庭的財富,都捲入其中。如今,大都市圈的追捧與內地城市的收縮同步進行,共同演奏一曲“冰與火之歌”。


哪些城市將衰落?哪些城市又將崛起?如何正確地判斷一座城市的前途?城市猶如磁極,未來將會有更多人奔赴城市圈;城市亦是器皿,哪裡是我們的容身之所?


近觀香港,遠看上海,反思深圳,探尋中國大都市演變之軌跡。


香港:大國思維 VS 國際城市


中國內地人對香港的評價比較奇怪,容易呈現左右兩極,難有中立客觀。在1997年之前,很多內地人以仰視的態度看香港,追捧TVB港劇、寶麗金流行曲、武俠小說以及各種服裝髮式時尚。


1997年之後,尤其是2003年開通自由行後,情況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一方面是內地乘著入世大勢,經濟快速發展,深圳開足馬力追趕香港,內地富豪越來越多;另一方面是香港發展的腳步開始放緩,越來越多內地人去香港旅遊、掃貨,前些年內地富人橫掃香港愛馬仕、百達翡麗、周大福等,讓香港人目瞪口呆。


隨著去香港的內地遊客越來越多,內地人對香港的瞭解增加。越來越富有的內地,對香港的崇拜快速下降。自由行促使大量內地人湧入香港,兩地矛盾愈演愈烈,港府只能通過立法來制止一些行為,比如奶粉限購、打擊水客、降低深圳通行證入港次數等。


兩地矛盾爆發後,媒體喜歡添油加醋激發國民情緒,如此內地與香港的情感,再也回不到過去。兩地人其實對對方都不甚瞭解,但都喜歡用情緒化的語言與非理性的思維來看待對方。當香港奢侈品、房子被內地人買下,港島山頂開始講國語,內地人對香港逐漸產生了一種俯視感。從仰視到俯視,不過十餘年時間。


最近這一兩年,尤其是去年深圳GDP首超香港,不少學者大談香港問題,鼓吹深圳。有趣的是,不少學者對香港的認知與研究,與新聞編輯差別不大。對香港的認知,多數來自香港影視劇、走馬觀花的自由行、“棺材房”、“蝗蟲論”等新聞報道、經不起推敲的經濟數據,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盲目自信。大致言論是香港頹了,被房地產綁架了,云云。


香港,這座城市,內地人初來看它,確實沒啥驚奇,甚至有些輕視它。但是,如果你對它瞭解越深,越不敢輕言武斷,甚至保有幾分敬畏。


中國自古都是一個大國(至少人多地廣),我們已習慣於用一個大國的思維去思考一個城市或一個國家。我們很少人想過,像新加坡、斯里蘭卡、梵蒂岡、瑞士這些“小國”是怎麼思考問題的。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中國很多人開店創始,一家店還沒開起來,就想到全國開一萬家店然後上市。這是因為中國的市場足夠大,過去賺錢太容易。而香港人,祖祖輩輩都只經營一家店,他們不會想到開連鎖、擴規模,因為香港市場就這麼大。如果你跟他說,要有大格局、大視野,走入內地、奔向全球,他們會覺得你太飄了。所以,香港很多店都開得很好,很多小店的美食做得精道美味,這是一種工匠精神。


香港這座城市,我們容易以大國思維視之。所謂大國思維,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大而全,二是縱深感。


很多人批評香港,製造業衰落了,整個城市只剩下房地產和旅遊。香港,製造業衰落,確認無疑。但是,香港的金融、國際航運、商貿、高端知識服務以及生物醫療等非重工科研,一直保持著亞洲頂級。


一座城市,不可能發展大而全的全產業鏈。一個城鎮,有一兩個支柱產業,即可成為全國百強鎮,如中山古鎮燈飾,東莞長安五金模具、虎門服裝。一個城市,擁有幾個大產業,即可成為經濟強市。如佛山順德的傢俬傢俱、機械裝備,深圳的金融、物流、高新技術。


香港,這一彈丸之地,一座只有700多萬人口的城市,不可能像中國內地一樣,既發展金融,又發展製造業,搞全產業覆蓋。


在七八十年代,香港確實發展過製造業,但以輕工業為主,當時香港的勞動力價格相對美國不算太高,而且勞動人口較多。如今這座城市高度老齡化,工人稀缺,工資水平高,不可能發展普通製造業。所以,香港製造業轉移到內地,是市場自然淘汰、產業梯度轉移的競爭結果。


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紐約市中心也有大量工廠和庫房,藍領工人住在市中心,富人和白領住在郊區,市中心成為骯髒、負罪滋生之地。但後來金融發展起來,工廠和工人都遷移出城,這座城市如今沒有製造業,但是沒有人敢輕視紐約。


一座城市發展全產業,實際上也違背經濟規律。根據李嘉圖的比較優勢理論,一個國家、一座城市,只發展自己比較優勢最大的產業,把一兩個產業做好就非常有競爭力。


縱觀全球,能夠覆蓋全產業鏈的國家,也就只有美國、英國、日本、德國以及中國五個國家。中國的製造業體系比較完善,但在高端製造領域依然缺口很大。就連韓國都沒有建立全產業體系,三星佔據了20%韓國GDP,幾大財閥控制了經濟核心,但不能說韓國這個國家日薄西山。


香港的金融、國際航運、商貿、高端知識服務以及生物醫療等非重工科研,這五大產業都是亞洲頂級。在亞洲,幾乎很難找到一個城市具備五大頂級產業,能與之匹敵也就只有新加坡、東京。香港優良的深水港、高效的國際航運服務和金融、人才及商貿自由港,這三大優勢短時間內很難被替代。如果中國內地有一座城市達到這一高度,每個人都會為之振奮。


第二種大國思維就是縱深感。什麼叫縱深感?當年拿破崙、希特勒打到莫斯科了,俄國人堅壁清野,火燒連城,然後跑到烏拉爾山鄉下躲起來。這就是縱深感。


很多人認為,香港人居住在“鳥籠”裡,香港富豪的千呎豪宅,還沒深圳一箇中產的房子大。香港人的居住環境太差,生活太不幸福了。如果在鄉下,你看北上廣深也是如此。深圳千萬豪宅還沒有鄉下一個客廳那麼大。為什麼人們還都往大城市跑?


城市,沒有縱深,無法回農村,反過來只會越來越集中。香港,沒有縱深,沒有農村,沒有地可擴展,唯一的辦法只能填島。香港的面積只有北京的1/15,人口卻是北京的1/3。我們現在感覺北京很擁擠,要分流人口,想想香港人是怎麼活下來的。所以,香港用了北京1/15的地,解決北京1/3的人口居住,縱觀整個亞洲國家及城市,也是鳳毛麟角的。


香港是怎麼解決居住問題?


香港的房地產是高度市場化的,內地資本、國際資本都可以進入香港買樓、炒樓。所以,香港的房價是隨行就市的。港府的政策是,有錢人自己買房,沒錢人政府提供公屋和居屋。


香港的公屋和居屋福利房,與內地完全不同。只要年滿18週歲的無房者即可申請,不少公屋和居屋的位置和公共配套都不錯。公屋平均等候時間為4.7年,長者為2.6年。換言之,香港市民正常情況下平均五年內即可獲得政府公屋福利房。相信很多北京人五年都還沒搖到車牌號,更不要說廉租房了。


所以,我們很多人對影視劇和新聞裡面的“棺材房”所誤導。住在唐樓裡、“棺材房”裡的市民,一些是信用破產,另一些在等候公屋和居屋。這座城市,沒有縱深,只能在這彈丸之地想辦法解決居住問題。縱觀全球經濟發達體,經濟水平達到這一高度、人地矛盾如此之大,還能配置如此完善的福利房的國家及城市也是極少的。


我們習慣於用大國思維看待這座城市,但卻沒有用國際思維衡量這座城市。


香港與北上廣深以及內地所有城市,最大的區別是,它是一座國際都市。國際都市是一個完全自由化的國際市場,資本、人才、物流、商貿、信息自由進出,港幣自由兌換。這座國際都市,自開埠以來,經歷了無數次經濟風暴、國際風浪的衝擊。


所以,香港今天的競爭力和地位,是從國際競爭中角逐出來的,是從無數次危機中歷練出來的,也是國際尤其是亞洲資本和人才共同選擇的結果。


香港樓市、金融資產、港幣以及財富,都是國際市場說了算,由國際市場定價。港幣緊盯美元,是相當硬通的貨幣。曾經緊盯美元的拉美國家、亞洲國家都因為無法跟著美國經濟節奏而崩盤。自從1983年香港實行聯繫匯率制度以來,港幣一直盯住美元,港幣的堅挺說明香港經濟的堅挺。這說明香港具備相當的國際競爭力。


當然,一定會有人提到九七金融風暴時,北京施以援手才得以挽救港幣。關於這個問題,朱總曾經公開說過,不能小看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和金融體系。實際上,越是開放的城市,越是國際化的城市,越不怕金融危機的衝擊。這種城市具有相當強的自愈能力。新加坡、韓國、日本以及過去的香港,都經過亞洲風暴或國際性經濟危機,最後都能夠自我修復。相反,封閉的城市,最怕危機。


中國內地這幾十年飛速發展,北上廣深崛起,香港日漸式微,深圳GDP總量超過香港,但是這不能說明北上廣深比香港強。因為中國內地是一個封閉市場,北上廣深的競爭力並沒有經過國際市場的檢驗。前些年中國太極被格鬥武士打得滿地找牙,這並不是說中國太極不行,是因為格鬥的實力是經過擂臺經驗並一次次地打出來的,而太極是套路功夫,沒有經過實戰檢驗。


如果中國門戶全面開放,貨幣可以自由兌換,資本、人才可以自由進出,匯率市場、利率市場自由波動,北上廣深的資產由國際市場定價,中國城市及企業到國際市場還能保持這種競爭力?只有到國際市場上走兩步,才知道北上廣深到底有多少泡沫和水分。


舉個最簡單例子,最近深圳南山區出現了億元豪宅,如果中國市場開放,你有一個億,會選擇在深圳買房,還是香港、紐約、舊金山、倫敦、東京、新加坡買房?前兩年,天津在擠GDP水分,如今長沙也在擠,房價一直沒漲。假如中國加入全球市場,深圳的房子、資產、GDP以及人民幣本身,還是這個價嗎?我想,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當然,最後必須深刻地說一說香港的問題。近20年,香港沒有想象得那麼差,但也沒好到哪裡去。這座城市,依然具有強勁的經濟競爭力,但整個城市的吸引力卻逐步在下降。但是,香港的問題並非表面的“被房地產綁架”、李嘉誠的“城”。


香港的核心問題是,其精英流失嚴重,以李嘉誠為代表的本土資本、人才及企業大量撤離,政府治理及社會治理能力倒退。隨著精英流失和新移民的加入,香港的精英文化、法治精神、獅子山精神在衰落。


高房價給香港帶來的問題並不是市民買不起房,而是掌握香港土地的港府社會治理能力倒退,沒有足夠的能力解決人地矛盾,開發大嶼山島受阻,公共福利下降,導致社會矛盾尖銳。


所以,這座城市只要掌控五大產業,在亞洲依然具有相當的競爭力,但是市民的生活狀況很難得到改善,甚至社會矛盾會在內部腐蝕這座城市的競爭力。


香港,是一座不能高看,也不可低估的國際都市;近觀,方可。


上海:創業思維 VS 職業理念


上海的狹隘、排外和高冷,給很多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與深圳的開放包容截然不同,上海人的優越感滲透到骨子裡。這是這座城市的問題,也是這麼多人看衰上海的原因。


很多人拿杭州來氣上海,問上海,你們為什麼出不了馬雲,出不了阿里巴巴?面對這些質疑,上海一直保持高冷,這個有點像深圳,不管別人怎麼黑,都懶得迴應。或許,這兩座城市都太忙了,忙於賺錢幹實事,無暇顧及口舌之爭。


這些年,中國明星城市的成功,如深圳、廣州、杭州,都得益於市場經濟和創業文化。深圳是一個典型的創業型城市,廣州則有大量的商貿市場,杭州誕生了阿里巴巴,於是我們很習慣於用普通市場思維和創業思維去判斷一座城市的未來。若以此為標準,那麼深圳、廣州、杭州,則比上海更有優勢。前面三個城市像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後面則似乎步入中年。


我們似乎隨處可見上海的“中年富態”,這座城市高端奢華、豪華洋氣。上海歡迎外資、外企,尤其是跨國公司,小資本、小公司、創業公司入不了他的法眼,就連上海大學畢業生都一口流利英語,似乎是為外企準備的。所以,有人說,上海充滿了打工文化,而深圳到處都是創業激情,一個西裝革履,一個則打了雞血。於是,一座創業的城市比打工的城市更有前途,一座激情的城市比冠冕堂皇的城市更有前途。


但是,創業與打工,本土企業與外資企業,小資本與大資本,其實都是市場文化,只是層次、規模以及表現形式有所不同。深圳科技園、福田CBD,存在小技術公司、本土創業公司、私募基金公司,上海陸家嘴則雲集不少跨國公司、公募基金、國際金融巨頭。其實,這兩者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面對的市場不同。


打個比方,澳門巴黎人裡,一樓熱鬧非凡,很多客人在玩各種賭博遊戲,15樓則冷清不少,少部分包廂裡,藏著幾個國際大佬在玩大的。這不能說明哪些市場好,哪個市場差。就像白馬市場人山人海、討價還價、競爭激烈、充滿活力,萬象城則客流稀少,幾十個國際大牌長期霸佔。但不能說明萬象城就比白馬市場差。


上海,是近代中國最早開放的城市,在20世紀前幾十年便是十里洋場,當時歐美電影與上海電影同步上映,成為遠東重要的國際都市。今天,上海依然是外國人、外資企業、跨國企業首選的中國城市。深圳的國際化程度,跟上海比完全不是一個級別。上海的國際化地位,目前中國還沒任何一個城市可取代。只要中國繼續對外開放,上海的重要性只會加強而不是削弱。


任何一個大都市,經濟水平達到一定程度,都會從創業文化走向職業文化。紐約、東京、倫敦、香港都不是,也不可能是創業型城市。全世界最頂級的這幾個城市,都是高度職業化的城市。某種程度上說,職業化程度越高,這座城市越發達。


目前,深圳的創業文化濃厚,但是隨著深圳不斷髮展,大企業越來越多,職業化程度就會強化,同時創業型企業就會被擠出,創業文化自然就會淡化。縱觀歷史,倫敦、紐約、東京,幾乎每一個大都市都經歷過這麼一個過程。


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定位、優勢和角色。上海,只負責高大上。這座城市是中國內地最好的對外窗口,它的任務是為中國大地吸引更多的外資、外企,輻射整個長三角經濟圈。上海其實對標紐約,外企、跨國企業、大企業、高端職業人才則選擇上海。這是一座逐步走向成熟,正在走向世界的中國大都市。


只是這座城市玩的是“神仙打架”的遊戲,不太親民,遠離群眾,再加上原本的孤傲、高冷,讓很多人感覺難受。若你攜百億鉅款,這座城市定然會奉你為座上賓。反過來,大型企業,自然也會往這座城市集中。


當然,有人會懷疑,這座沒有活力、創新、創業及激情的城市難道不會沒落嗎?高端城市的競爭不是比人口,而是比人才;不是比跑腿,而是比腦力;不是比聲音大,而是比智慧深。舊金山不過80多萬人,整個舊金山灣區不過700多萬人,紐約也不到800萬人。深圳10傢俬募基金募資10個億,和上海一家投資銀行投資10個億,二者有什麼區別?深圳可能1000家小投資公司競爭,上海可能20家大投資銀行競爭,二者也沒啥區別,只是競爭的層次、規模、烈度不同。


上海的競爭,是一種於無聲處的競爭。杭州的崛起,不會替代上海,反而會強化上海。杭州以及長三角城市圈的創業文化、製造體系,與上海的職業文化、金融市場、高端經濟相匹配。


上海的真正對手,不是杭州,也不是深圳,而是以香港為首的粵港澳大灣區。我們說,上海的國際化都市地位很難被替代,但是這個前提是在中國內地。如果加入香港,尤其是香港逐漸融入大灣區,那麼上海的第一國際窗口的地位則將受到挑戰。


香港的國際化程度遠比上海高,若香港強化與內地粵港澳大灣區的聯繫,那麼或許會有更多資本、企業、人才從香港進入大灣區、中國內地,而不是上海。香港、澳門加入大灣區後,珠三角的競爭力前景,要強於長三角。與上海相比,香港成熟的國際市場、金融航運優勢、科研體系以及歐美文化認同,更有可能帶動珠三角走向開放,走向國際,成為中國下一個改革開放時代的增長極。


深圳:過去思維 VS 未來挑戰


看香港,視野要開闊一些,國際化一些;看上海,需要站得高一些,格局大一些。那麼,看深圳,則需要更多的謙卑和反思精神。


過去四十年,深圳可以說是中國的一個奇蹟。放眼世界,深圳的崛起也是歎為觀止的。這是一座沒有明顯弱點的城市。深圳的金融、科技及製造產業突出,經濟實力強勁,財政收入充足,城市優美,氣候宜人。這城市,富有活力,積極進取,敢於競爭,創業文化濃厚,追求創新、自由、平等。每年大批青年人奔赴這座城市,年新增人口接近50萬。


但是,正因為如此,深圳才需要更多的反思。思考過去四十年成功的真正因素是什麼,未來還能否如此快速發展。畢竟“樹不會一直漲到天上去”,我們容易犯的錯誤是,以過去四十年大跨越的發展思維去丈量未來。


從國際歷史來看,美國“鍍金時代”、二戰後的日本和德國,曾經經歷過三十四年的高增長。但是,大多數國家在持續高增長40年之後增速都會放緩。最近幾十年,美國、日本以及香港,每年的經濟增長速度都遠低於中國。畢竟從零到八十分容易,從八十分到一百分很難。


未來,深圳還能否像過去一樣跨越式發展?


深圳過去的成就,得益於其“一張白紙”。在這張白紙上,各地人才進來,沒有歷史負擔,沒有文化牽絆,沒有盤根錯節的人際關係,人與人之間在這裡因生意而打交道,這座城市逐漸成為中國市場文化最發達的城市。


深圳,因市場經濟而興起。這座城市,人人追求公平交易、創新創造及契約精神。與傳統文化古城、首府城市完全不同,這座市場文化的城市,吸引了全國各地年輕人在此打拼。這是一座私營企業、小人物實實在在幹出來的城市,沒有大國企、跨國巨頭的眷顧。這就是這座城市內在的競爭力。


所以,深圳吸收了全國人才紅利、人口紅利,以最小的投入收穫最大回報。深圳不需要建大學,投入培養人才,北京、西安、武漢、上海等大批大學生都會投奔而來。那是深圳年輕人居多,政府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都不需要花錢建太多醫院、養老設施,甚至不需要建太多學校。


簡而言之,來深圳的年輕人,只幹活,只創造財富,但是極少給政府添麻煩,極少佔用公共資源。一直以來,深圳財政富餘,社保富餘,大量資金可以支配。這座城市負擔極低,但收入極高。這就好比人年輕時,生病少幹活多,享受少創造多,家庭自然比較富有。但是人終有老去的一天,深圳是否應該未雨綢繆?


目前,深圳的平均年齡為33歲,應該是全國最年輕的大城市。但是,這批年輕人不少都已經有孩子,或計劃生孩子。現在全國上下都在為“生孩子”發愁,深圳卻擁有巨大的幼兒優勢。但是,培養幼兒成才,深圳還需要大量的財政投入。


與北上廣相比,深圳的人口規模不是最大,面積也小得多,教育資源和條件不是最好的,但是在園兒童(52.4萬)和中小學生(155.3萬)人數卻是最多的。深圳中小學及幼兒園的教育資源緊張,教育水平無法與北上廣相比。


這意味著當下以及未來,深圳教育的公共財政投入需要大幅度地增加。


目前深圳各類幼兒園1771所,公辦園只有68所,佔比僅為3.8%。最近深圳政府推出學前教育發展計劃,將大力發展公辦幼兒園。計劃明年將新增900所以上公立幼兒園,教師工資全部翻倍。到2020年,全市幼兒園總量預計要達到1967所。其中,公辦園和普惠性民辦園佔比80%以上,全市公辦約984所。


教育硬件可以在短時間內解決,但是教育水平及軟件則需要時間沉澱,以及持續的大量的財政投入。


除了教育,深圳的醫療資源也極為緊缺,全市醫療水平與北上廣不在一個層次。隨著幼兒人數的增加,不少年邁的父母也跟隨子女來到深圳,如此幼兒和老人疊加,深圳的醫療資源更加緊缺。


過去年輕人來到深圳,體弱多病的人少,深圳的醫院以及醫療水平長時間處於薄弱狀態。如今,醫療需求大幅度增加,醫院又無法像學校在短時間內投入建立。醫院的投入及維護成本遠遠大於學校。醫療技術的進步,與醫科大學的積累深度關聯。深圳沒有強勢的醫科大學,很難在短時間內將醫療水平提升到北上廣的水平。


所以,教育與醫療,是錢的問題,但光有錢還不夠,還需要持續投入以及時間積累。


深圳,這座城市,吃了四十年的人口紅利、人才紅利,如今依然享受著這種紅利。但是,紅利的另外一端,這座城市的軟性基礎設施薄弱問題逐漸凸顯。深圳未來需要為之前的紅利買單,需要投入大量的醫療、教育,給深圳建設者以及兒女、老人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務。


如果這座城市無法提供與之匹配的公共服務,那麼它的吸引力也會下降。深圳房屋均價是5萬多,廣州才3萬多。同等價位,你可以在廣州買更好更大的房子,孩子上更好的學校,享受更好的醫療資源。深圳的工資收入,與廣州差距並沒有那麼明顯。你會選擇廣州還是深圳?


同等價位購買一套深圳的學位房,但是孩子接受的教育水平不如北京上海,考入一本大學的機率也遠低於北京、上海。廣東的一本錄取率只有10%左右,而北京達30%。如此比較,你還會選擇深圳嗎?


目前,深圳在重症病方面的醫療技術遠不如北上廣,如果人老生病了,還得去廣州看病,這必然會降低這座城市的吸引力。


當然,如今每年依然還會有大量的人加入“深漂”行列,但老深圳人目前都能強烈地感受到,深圳的醫院、教育資源緊張,教育水平跟不上,軟基礎與這座城市的實力完全不匹配。


深圳,這座城市也逐漸在走向成熟。如今,深圳關內房價超過6萬,創業成本已大幅度提高,大企業不斷入駐深圳,職業文化逐漸走強。老一代深圳人逐漸也在此紮根,他們可以為自己的下一代鋪路搭橋。這座城市慢慢也會走向本地化,外來人口以及充分競爭的趨勢也會減弱。


如上海一樣,深圳將來走向職業化、穩定化,說明這座城市在走向成熟。這並沒有什麼不好,但是前提是這座城市必須能夠負擔得起自己,也就是不再完全依賴於外來人口的人才紅利——本地應該具備一定實力的高校,並培養大規模的人才。但是,目前深圳的高等教育水平還比較低。高等教育的投入,需要金錢,也需要時間積累。


過去的深圳,就如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卸掉所有包袱,一路狂奔,以最低的成本創造最大的價值。如今的深圳,逐漸成家立業,拖家帶口,甚至沾親帶故,吃飯的人多了,幹活的人相對少了。


對於深圳來說,一個不太好的消息是,深圳的家庭槓桿率是北上廣最高的。深圳不少家庭承擔著高房貸,實際上在透支當下和未來的消費,以及上下兩代人的教育和醫療儲蓄。


所以,深圳,過去及當下賺得錢,要為將來做好打算。日子還長著,深圳就像一個孩子剛出生的家庭,將來花錢的地方還多著,必須未雨綢繆,為將來打算。


這座城市,需儘快補上軟基礎設施的課,加大教育醫療等公共投入,將深圳建設成為一個屬於深圳人的城市,打造成一個高度城市化的城市。


後記


當今世界,評價一個城市,不再單以產業論城市,也不再單以城市論城市,而是以城市圈論城市。我們說紐約、舊金山、東京很強,意思是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東京灣區很強。如果單純把紐約拿出來,用單一城市及產業的思維看待這座城市,很多人會得出“城市空心化、過度金融化”的簡單結論。


我們現在說紐約,實際上指紐約灣區大都市區,包括紐約州、康涅狄格州、新澤西州等31個縣聯合組成,擁有四千多萬人口,這個世界第一灣區,擁有發達的金融、製造業、科研技術、世界一流的高等交易、良好的自然和人文環境以及完善的城市基礎。紐約的金融和國際航運極為出色,而康涅狄格州是美國傳統的工業重鎮,新澤西的製藥及生物科技發達,普林斯頓大學和貝爾實驗室聚集於此。


所以,未來看待一座城市,應該具備“城市圈格局”,以國際思維、市場理念和未來視野來衡量,如此更加理性,更加客觀,更加本質。


上海的前途取決於長三角城市圈,上海乾好第一國際化都市的事。香港和深圳的機會來自粵港澳大灣區,香港已沒辦法像過去一樣大踏步往外走,而應該想辦法如何與內地城市融合,做好帶領內地城市走向國際的帶頭大哥;深圳只要彌補軟性基礎的短板,自然可乘大灣區勢而起。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智本社(ID:zhibenshe0-1),作者:清和,智本社社長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End


虎Cares X 飛躍Feiyue.


信了這個鞋,你步行的時候,也很行

#一起出門👇,當個「行人」👇#

https://weiwenku.net/d/200512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