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的中國女性照鏡子會焦慮,這可咋整?

虎嗅網2019-05-14 15:27:38


25歲的潘潘曾因為外貌平庸變得內向,甚至患上了社交恐懼症。


“你的鼻子為什麼那麼矮呀?”曉倩第一次表白自己喜歡的男孩子時,得到了這樣的答案。


在人們的觀念裡,愛美的女孩往往會被認為虛榮、沒有內涵。可現實會用它最殘酷的方式,向人們展示它真實的一面。外部觀念和內在現實的脫節,讓很多人無所適從。


根據南方週末發佈的《2019中國女性自信報告》,中國女性中,每6人中就有1位在照鏡子或拍照時感到焦慮。調查顯示,中國女性比美國更焦慮,她們願意比美國女性花更多的錢去建設自信。如果你想讓一名美國女性自信起來,最快速的辦法是誇獎或讚美她。但是如果你想讓一名中國女性自信起來,最快速的辦法是讓她去提升外在魅力。


在朋友的鼓勵下,潘潘決定去做“微整”。她先開了眼角,並割了雙眼皮,然後去墊了鼻子。


“走在臺北忠孝東路,你難以找到沒做過微整形的!”一位臺灣整形醫生表示,有些人已把注射祛魚尾紋、隆鼻、隆下巴、瘦臉、打蘋果肌看作與髮型設計一樣的生活的必需,時間到了就找微整形醫師“報到”。


醫學美容是科技帶來的“福音”。它有風險,但在愛美的姑娘眼裡,它的效果就像女巫的魔法一樣,那麼神奇和立竿見影。


 

大陸開啟醫美的進程比港臺要晚一二十年,但近年來發展迅速。 根據Frost & Sullivan最新市場調查,2018年中國醫美服務行業總收入規模達到1,217億元人民幣(約合177億美元),自2014年至2018年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為23.6%,預計2023年將達到3,601億元人民幣(約合524億美元)


2019年的五一期間,醫美平臺新氧正式登陸納斯達克,互聯網醫美第一股出現在中國。


“新氧上市,對中國醫美全產業來講是一個好消息。這說明中國醫美產業目前已經可以生長出新氧這樣的小獨角獸企業。” 醫美會展平臺美沃斯創始人秦金平表示。


中國的平臺型企業上市後,股價常常破發,加之醫美平臺這是第一股,之前沒有對標企業,開盤前人們普遍對新氧的股價走勢忐忑。美東時間5月2日,新氧以16.50美元開盤,較IPO發行價13.8美元高出19.6%,第一天收盤股價上漲31.88%,第二天收盤再漲14.12%,新氧市值超20億美元。


“這反映了世界對中國醫美市場的信心。”一位業內人士評價。


一方面是人們對改善顏值的難以阻擋的需求釋放,另一方面中國醫美市場的成長一直伴隨著倫理的拷問。


 

潘潘變漂亮了,卻也被別人議論,“表裡不一”,“愛慕虛榮”。潘潘很氣憤,卻也無力反駁。


“減肥沒法讓鼻子更挺,只有整容了。”因為告白失敗,曉倩決定讓自己變得好看起來。她開始偷偷攢錢,攢了一年多,一沓沓的壘好,分別有100的、50的、10塊的、5塊的……,每一塊錢她都記得清清楚楚。


一共有一萬多時,她用紅塑料袋把錢裹好,裝到包裡,瞞著家人,背了米和泡麵,19歲的曉倩離開呼和浩特,經長春,去韓國。她是帶著孤注一擲心態去的,“就一個念頭,好了就好了,不好不修復,沒錢。”


“頭一次聽到別人誇自己漂亮,我也很激動,很開心,心裡面有小花花的那種開心。” 做完手術後曉倩說。


現在曉倩在做韓國代購,很辛苦,有時候一天吃不上飯喝不上水,還要拎著百八十斤的大箱子去擠、搶、回覆信息。她想過找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但又覺得那個小草原,對於她這匹野馬來說“逛不開”。


之後她又做了脂肪填充、隆胸。但是新的質疑來了,別人認為,她這樣,一定是有所企圖,想嫁一個有錢的老公。

 

南周自信調查顯示,整形者低自信情況明顯。量表顯示,我國女性低自信得分者佔2.2%;但在自我評價時,她們有18.68%的人認為自己低自信;在醫美關注者中,這一比例更是高達31.39%。


醫美消費者中,許多人長期受到心理的折磨,她們對自己的外貌不滿意,這種不滿的長期折磨嚴重影響了她們的自信心。


潘潘跟她爸進行了一次長談。讓她感到驚訝的是,傳統的父親並沒有批評她隱瞞整容的事,而是告訴她:“修繕了外在,是為了平衡內在,並非是要以外在的美來掩飾內在的不完美。”


曉倩說:“我是很討厭跟男生接觸的,更別提我把(隆過的)胸給他們看了,(整形)就只能是取悅我自己的一種方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喜歡,沒有說是因為別人喜歡而做什麼。”


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副院長欒傑曾說過這樣一句話:


“整形的意義並不侷限於把外貌修飾得多麼漂亮,而在於當一個人憑藉對外貌的改造,徹底拋棄多年來的不自信,擁有自信和開朗的性格。”


整形不是全部,只是對外貌不自信的女孩邁出的第一步。


潘潘和曉倩勾勒出新興整形人群的畫像:她們過去因為外貌不自信,成年後開始自己賺錢,走進手術室,尋求改變,目的是拉近自己和這個世界的公平感。對於未來,她們獨立前行。


 

新氧創始人金星表示:


新氧核心用戶在18-40歲之間,鎖定了中國當前最主流的中青年人圈層。新氧的內容,包括新氧新媒體不鼓動整形有多好,反而會講整形的副作用和風險。


金星認為,消費者或者說一代人的觀念是很難去改變的。


新氧的價值是幫助那些尋求醫美服務的用戶,找到相關的產品和服務,評估其質量,並進而預約服務。


小蘇以前在醫美機構做諮詢師,有過10年的業內工作經驗。2018年,她加入新氧,做醫美管家方面的業務,放棄原本的高薪,賺著普通白領的錢。


談及為什麼加入新氧?小蘇說,以前在機構,向消費者推銷產品時,最終的目的是對銷售額的追逐,所以會想辦法把消費者留在自己的醫院,並且讓她們一次購買儘可能多的項目,不論這是否是她們真正需要的。這意味著服務後經常伴隨消費者的不滿意,甚至是質疑。


到新氧後,甄選了一批不同機構的優質醫生,他們的技術各有特色。管家在幫助消費者選擇時,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幫助她們判斷她們真正需要什麼。


小蘇自己既是醫美的消費者,亦是從業者。過去10年,在機構時,她常常感嘆:個人之力的渺小,難以從一個點上去改變。現在這種無力感在消退。


“沒有過度營銷,有幫助別人的感覺。”小蘇說。


現在的用戶已經很理性了,傻子不夠用,自然騙子也不會多。通過近期奔馳女車主坐在車上哭的事件可以看出,消費者不會因為品牌是奔馳,就覺得東西是好的,而是會看到手的東西是什麼。可以預見,未來的商業環境會更願意坦誠。


赴日醫美一站式服務頭部提供商宜採CEO汪千晴表示。


如果再過十年,醫美市場規模也許會過萬億。要知道中國今天化妝品行業的產值每年也不過幾千億。如果醫美行業過萬億,就意味著中國的消費者在醫美上花的錢,比他們在化妝品和保養品上花的錢還要多。那個時候醫美行業的消費者也會進入到高度成熟的狀態,他們對醫美的瞭解會非常深了。所以現在產業中的人就要思考,我們能夠給那樣的消費者帶去什麼樣有價值的服務。


金星在近期的一次行業會議上表示。


(2019年5月2日新氧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


2018年第四季度,新氧新媒體全網月均觀看量達2.4億次。尊重用戶、改善服務、伴隨產業成長,這些或可看作新氧成長的原因。


潘潘現在愛照鏡子了。同時她也明白,自信是不可能通過簡單的整容修復的,整形只是重獲自信的選項之一。


“我的面容給我的自信,使我有一種動力,讓我去變得更努力。”曉倩說。


特別策劃

https://weiwenku.net/d/200512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