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深夜發文:你走了,我的世界也暗了......

有書2019-05-14 15:54:15

回覆【早安】送你一張專屬祝福卡片

文 | 楊咩咩  · 主播 | 簡寧

來源 | 有故事的桌子(ID:zhuozigushi)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路,父母去,人生僅剩歸途。




最近,胡歌的好友向媒體透露,胡歌媽媽已於3月底因乳腺癌不幸去世,引發了眾網友的關注。


然而,胡歌並沒有在公眾面前流露出悲傷的情緒,近兩個月發的三條微博對媽媽的去世隻字不提。


直到前幾天凌晨,胡歌轉發了一條微博,配文稱:“獻給一位遠方的女士。”


並附上了一張自己嬰兒時期和母親的合照。

 


微博上有很多網友指責胡歌冷血無情。


然而我並不這麼認為。


至親離去的悲傷,往往並不是如潮水般湧來。


你以為已經坦然接受了她的離去,生活一如舊時,就像她依舊沒有離開。


直到你看見她的臥室裡安靜摺疊在床上的被子,看見冰箱裡她還沒來得及做給你吃的飯菜。


家中的味道與回憶,一齊在耳邊提醒你:她已經不在了。


那種忽然襲來的悲痛與孤獨,足以瞬間將人淹沒。


我不知道那天凌晨發生了什麼,但我知道,那一刻,胡歌一定想到了媽媽。


那條微博雖然只有短短9個字,卻道盡了他對媽媽的追戀。


其實,胡媽媽在胡歌六歲時,就被確診為乳腺癌。


此後三十年的時間裡,一直在與癌症抗爭。


但胡媽媽面對疾病所表現出來的無畏與坦然,影響了胡歌的一生。


那時,《仙劍奇俠傳》中風度翩翩的少年胡歌,紅透了整個中國。


然而,他在拍攝期間遭遇嚴重車禍。醒來時,已是在醫院的病床上。


正當胡歌慶幸生命無憂時,他發現,自己的右眼看不見了。


藉著玻璃的反光,他看清了自己的臉,右臉縱橫交錯的疤痕上,密密麻麻地貼著紗布與針線。


護士告訴他,與他同坐一車的好友搶救無效,已經死亡。


胡歌躺在病床上痛不欲生,由於眼睛縫了針不能哭,他只能把頭側著放的很低很低,讓眼淚掉在地上。


為什麼死的人不是自己?


為什麼上天讓他活著,卻奪去了他作為演員最寶貴的臉?


母親匆匆趕來,緊緊握住崩潰的胡歌的手,告訴他:


上天在你臉上開了一扇窗,是為了讓更多人看到你的內在。


與其說是上天在胡歌的臉上開了一扇窗,倒不如說是胡媽媽,在胡歌陷入最深沉的黑暗時,為他推開了一扇窗戶。


在經歷十餘次面部手術之後,胡歌復出影壇。


然而眼角的疤痕卻消之不去,於是在《仙劍奇俠傳3》中,他選擇了以留海將疤痕遮住。


以前那個空靈而不羈的李逍遙,眉間多了一絲悲楚。

 


很多粉絲看完劇評論說:胡歌的仙氣因為臉上的疤痕徹底煙消雲散,從此,世間再無李逍遙。


在胡歌演藝生涯陷入低谷時,噩耗再度襲來,胡媽媽的病情惡化。


在事業與母親病情的雙重打擊之下,胡歌的情緒一度失控。


自己剛在鬼門關走了一遭,母親又隨時可能離他而去,上天憑什麼要他承受這些苦難?


誰能知道,在公眾面前自信帥氣的大明星,在家卻幾近崩潰。


胡媽媽總是在兒子發洩完情緒之後,緩緩地安撫他,她忍著病痛笑著對胡歌說:活著,最重要。


最終,胡歌在媽媽的指引下走出了低谷,他開始正視自己的不完美。


無論是《琅鋣榜》中束髮儒雅的梅長蘇,還是《偽裝者》中成熟幹練的軍統特工明臺,臉上的疤痕都清晰可見。


也正因為經歷過生死的折磨與毀容的痛苦,胡歌賦予了飾演角色更深層次的內涵。


再次被大眾所接受,獲得了“古裝王子”的美譽。


再度爆紅後,無論是在接受採訪、還是站在領獎臺上,都會感謝他的媽媽。


他所取得的所有成就,都離不開母親的指引和教導。


每次說到這,他都會哽咽甚至流淚。

 


只是,在他功成名就之時,還沒來得及跟媽媽分享太多的喜悅,給予他前行力量的媽媽卻離他而去。


至此,那個將父母紋在身上的男孩,失去了能為他指引方向的人。



再也沒有誰,能為了他去推開一扇窗。




曾經火遍大江南北的費玉清,心中始終有一個遺憾。


2017年的時候,費玉清正在錄製東方衛視的一檔節目,卻得知父親即將離開人世的消息。  


接到電話的那一刻,費玉清感覺天都要塌了,他焦急萬分,想要回去見父親最後一面。


次日,父親離世,那一晚,他坐在椅子上半宿,最後流著淚發佈了一封親筆信。

 


可想而知,當他忍受著失去至親之痛,寫下“身為藝人沒有在人前悲傷的權利”時,內心是何等煎熬與愧疚。


沒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將成為他永遠揮之不去的心病。


網友們得知這一消息後十分動容,紛紛在費玉清微博下留言支持,贊他是一名優秀的藝術家。



然而,父親的死對費玉清觸動很大。


最終,在2019年的巡迴演唱會結束之後,費玉清向各界宣佈,正式退出演藝圈。


他在親筆信中寫道:


這些年忽略了身邊的風景,當我的父母都離我而去,沒有他們的關注和分享,絢麗的舞臺讓我感到更加孤獨!


我決定離開舞臺,以過一些雲淡風輕的日子。


父母健在時,死亡是很抽象的東西。


因此,費玉清一直大步向前,以至於忘記欣賞沿途的風景。


父親離世後,他清晰地望到了生命的盡頭。


至此,他才知道,生命,其實很短暫。


所以,縱使捨不得這個舞臺,費玉清也不得不停下腳步,去細細品味剩下的人生。


父母是我們與死神之間的一堵牆,請千萬珍惜他們。


因為這堵牆一旦倒下,我們將直面死亡。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在想,如果有一天,父母離我而去,我該怎麼辦?


光是想一想,就會覺得心裡某一處地方揪起來的疼。


小時候,我認為死亡僅僅是一個人睡了一覺,還有再醒來的那一天。


到現在,我還記得在爺爺的葬禮上,我看著一眾悲傷落淚的長輩,不懂他們為什麼會突然哭鼻子。


於是我問媽媽:爺爺為什麼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媽媽回答我:爺爺只是睡著了,這一覺,可能會很長。


等到我已經可以思考死亡與別離的問題時,才發現,父母正在以驚人的速度老去。


父親的背影已經有點佝僂,白頭髮一根接一根的冒了出來。


母親跟我絮絮叨叨的時候,也總是忘記上一句說了什麼。


隨著我的成熟,他們也在一步步逼近死亡。



我的大學同學是一位南方姑娘,畢業後,她與男友結婚,雙雙留在了北京。


她無數次在與我微信時痛哭失聲,告訴我:她想回家。


然而,她已為人妻為人母,只能在逢年過節時,才能帶著老公兒子回家探望父母。


6年前,她的父親離世。


2個月前,母親又離她而去,我受邀參加了追悼會。


在母親的葬禮上,她顯得很平靜,只是默默地看著母親的遺像,一句話也不說。


只是在深夜時,我看見了她發的朋友圈:


我鼻子發酸,隔著屏幕,我也能感受到她那深深的痛苦與無奈。


短短數字,看似平靜,其中的悔恨與悲楚,難以跟旁人訴說。


從此,不會再有人從燈火明亮的房間裡出來迎接她,跟她說:飯已經煮好了,快進來吃飯。


從此逢年過節,也不會再有人小心翼翼將家鄉的土特產用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裝著。


一層又一層的塑料袋包裹著,囑咐她在北京一定要吃好穿好。

 


雙親死後,她成了“成年孤兒”,哪怕家鄉親朋好友無數,卻舉目無親。


我們並不是為父母而活,但只要父母尚在,家就還在,這是你永遠的港灣,是你的根所在的地方。


一旦父母離你而去,你出生、成長的那些記憶,也都會隨他們而去。


縱使你再擁有一個美好的家庭,那些童年時的美好與歡笑,再也找不到誰來緬懷與回憶,你幸福而溫馨的前半生,從此落幕。


當你失去他們之後,這世上將只剩下你孤身一人,獨自走完剩下的路。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路,父母去,人生僅剩歸途。

 

💗

記 得 拉 至 文 末 為 有 書 君 點 在看 哦 !


作者:楊咩咩,左手帶娃,右手寫文的80後辣媽。微信公眾號:有故事的桌子(ID:zhuozigushi)。有書經授權發佈,轉載請聯繫作者。


主播:簡寧,有書籤約主播,聲音控,電臺主播。世界如此喧囂,願用聲音給你這一刻心靈的安寧。個人微信:jianning20171114。


長按識別下圖二維碼,免費帶你讀更多好書


https://weiwenku.net/d/200512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