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報道的強迫症女孩:戰勝自己比征服世界,更需要勇氣

LinkedIn2019-05-14 16:04:22


這個叫Olivia的簡筆畫小人在國外火了。



大大的眼睛,長長的耳朵,看起來既不可愛也不酷炫,叉著腰,眥著牙,一副不好惹的樣子。




創造她的人叫Catherine,36歲,居住在倫敦。


然而,這並不是一個插畫師靠作品成名,成為網紅的勵志故事。


這個Olivia,差點要了Catherine的命。


Catherine恨她差點殺死自己,卻又感謝她給了自己新生。


她在博客裡,給全世界講述了自己和Olivia相愛相殺的故事。


本文由LinkedIn原創,作者Anthea。





強迫症真的能逼死人嗎?


一句話介紹,Olivia是Catherine強迫症的擬人化形象。


是的,Catherine有強迫症,很嚴重的那種。


強迫症能有多嚴重?我也有呀!


估計已經有人在心裡這麼說了。


恐怕大部分人對強迫症的瞭解,還停留在網上的段子和隨口亂開的玩笑。


“強迫症逼死人”系列圖片曾廣泛流傳。



我有強迫症!我出門前一定要關窗戶!


我是處女座!我不能忍受不洗手就吃飯!


這種真的是強迫症,還是無聊時漂亮、時髦又能減輕負罪感的藉口?


Catherine坦言:

社交媒體上關於強迫症的種種玩笑和誤解真的傷害到了我。

很多人以為強迫症不過是完美主義,是潔癖。


真正的強迫症,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



英國的Serin Rayer-Davies洗衣服要洗15次,一天要洗72次頭。


小時候上學總會遲到,因為要反覆跑過某一扇門,認為這樣就能讓父母免於災難。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一位19歲的男孩,每天洗手幾百次,脫皮都停不下來。


嚴重的強迫症使他被迫退學,打工也被辭退,最終忍無可忍開槍自殺。

 

不料,自殺未遂,殘留的彈片竟然最終治好了他的病。


醫生說他槍擊的部位剛好是不正常的區域,效果等同於手術。



強迫症,是腦子裡真的出現了bug。


Catherine說自己有一個非常忙碌的大腦(a very busy brain),忙碌到無法專注於真正重要的事情上。


知乎@黃博關於強迫症的描述十分生動:


人的大腦就像一臺多任務運行的電腦,正常人累了就把程序關掉,或者最小化,後臺運行。


如果得了強迫症,那就壞了,眼前的這個程序窗口永遠在最前面,關不掉了!


你當然可以同時做些其他事,所以強迫症患者看起來和普通人沒啥區別。


但是隻要稍微放鬆一下,焦點會馬上回到那個窗口上,持續佔用你的大腦資源。


24小時不斷和這個窗口作鬥爭讓你精疲力盡、焦慮不堪,萬一這個窗口一直在放恐怖片,那就更慘了。


外人看來你還是很健康的一個人,其實你都快瘋了。


要是沒有人來救你,這個窗口就一直開著,運行著,直到你自己game over。

 

Olivia是我的另一種人格


Catherine在家人的眼裡也一直是個正常人。但其實,她三四歲起就與強迫症為伴了。她說:


當我還是個小孩子,同齡人都沉浸於彩虹小馬這類卡通片裡,我卻在幻想家人的死亡。


入睡前她會花三四個小時確認沒有危險,在家門外的小路反覆走,進行自己的安全檢查。


爸爸媽媽有時候會聽見她嘴裡奇怪地念唸叨叨,還以為她是在為學校的事情感到煩躁。


6歲的Catherine

我一直沒有敢告訴家裡人,怕他們覺得我是個怪胎。


到了11歲,她開始抽筋,先是眼睛,然後是嘴、下巴、腦袋。

 

到了二十來歲,她每晚不斷爬起來檢查烤箱、插座、燈具……腦海裡總有黑暗可怕的場景播放。


成為媽媽後,一切更糟了。她說:


我會花幾個小時確認兒子的呼吸,每晚要起床很多很多遍確認他還活著。

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不敢跟兒子獨處,甚至已經在腦子裡預演了對他的傷害。



根據醫生的說法,OCD(強迫症)其實是她的另一種人格Catherine描述著這種感覺:


我把她想象成一個寄生蟲,專門把我腦子裡的美好記憶扭曲、重寫,變成困惑和絕望。


是個什麼樣的寄生蟲呢?Catherine把OCD的形象不斷具體化,可視化。


直到,Olivia誕生了。



她在博客裡寫道:

她現在脾氣不大好,還是我來介紹她吧。



Olivia堅定、忠誠、敏感、充滿保護欲,卻是個大麻煩。


她就像一隻在黑暗中不斷叫喚的青蛙:

你知道嗎?我覺得你最好再確認一遍,以防萬一。講真,多查一遍也不會損失什麼。


還記得上次你回來檢查,發現開關並沒有關上嗎?


我只是建議,反正如果我是你的話,我肯定會再去檢查一遍的。

 

有時候她很安靜,有時卻吵得要死。偶爾,她甚至會攻擊,趁Catherine最虛弱的時候來威脅恐嚇她:

你怎麼能有這些想法?


只有邪惡的人才會這麼想!


你若不想這麼幹,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你毀了所有人的生活!



Catherine試圖忽視她,制止她,但是都沒有用,她變得越來越強大。


直到她開始接受她,安撫她,一切才慢慢好轉。


既然無法徹底擺脫,那就和平相處。



Olivia使她正視自己的OCD,並找到了適合自己的相處之道。



Catherine表示:

其實,她笑起來的時候也蠻可愛的嘛。



她幾乎把我擊垮,但最終沒有

 

OCD是一種焦慮性障礙,全世界約有1%-2%的人患有這種病。


有意思的是,這部分人,多敏感善良,富有同情心。


Catherine本科心理學,研究生讀了小學教育。


她教過很多年書,很喜歡孩子。卻總是因為過於關心別人而憂心忡忡。

 

不僅如此,還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曾經有一段時間,Catherine的強迫症太嚴重了,簡直覺得自己沒有未來。


她回憶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到了該結束自己生命的時刻,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2015年,她的父母先後隔了三個月去世,一個和帕金森鬥了好久,一個跟癌症短暫作戰。


她的貓也死了。種種失去,讓她忽然間堅定了自己。


既然一味妥協和躲避沒有用,OCD,那就來鬥一鬥吧!


她正式看了醫生,經歷了為期20周的CBT認知行為療法,配以藥物,終於開始好轉。


如果沒有創造出Olivia這個形象,我不會是現在的樣子。


Catherine很感激Olivia帶給她的改變。

 

某個星期天的早晨,她有史以來第一次去超市給家裡買刀具。


以前強迫症的她是不會允許鋒利的東西出現在家裡的。


把刀小心翼翼放架子上時,她心裡湧起一陣焦慮。在這種感覺變得更強烈之前,她大喊一聲:

滾吧Olivia。


然後開始幹下一個家務。丈夫一臉懵逼,但她自己清楚,這招有用了!


2016年底,她開始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給家人和朋友。


他們在她身邊這麼久,卻從不知道她有強迫症。



她的故事被BBC、BJM等媒體報道。



她開博客,鼓舞了更多強迫症病人,將心理疾病擬人化成小人的操作也給了很多人靈感。



現在的她,學會了馴化Olivia。笑容漸漸重回臉上。



她真誠鼓舞著大家:

我有強迫症,它幾乎將我擊垮——但最終沒有!我每天都帶著這個信念,你也一樣,我們都是勇敢的戰士!

have OCD, it almost beat me - but it didn't! I carry that knowledge with me every day and so will you because we are fighters.


有時候,戰勝自己比戰勝世界更需要勇氣。


參考資料

https://www.bbc.com/news/stories-45879034

https://www.tamingolivia.com/

https://www.magonlinelibrary.com/doi/full/10.12968/bjom.2018.26.11.700

http://app.weibo.com/t/feed/6vtZb0

http://news.ifeng.com/a/20170711/51410218_0.shtml


你有哪些強迫症的表現?





本文由LinkedIn原創,作者Anthea。

文中圖片、封面圖片來自Catherine的博客和ins,為非商業用途使用,如因版權等有疑問,請於本文刊發30日內聯繫LinkedIn。LinkedIn歡迎各類廣告品牌合作,發郵件至Imschina-sales@linkedin.com獲取更多信息。

©2019 領英 保留所有權利



https://weiwenku.net/d/200512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