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歷史:20年前的今天,中國駐南使館被炸

局座召忠2019-05-14 16:38:11


1999年3月24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在沒有得到聯合國安理會授權的情況下,不顧國際社會強烈反對,打著所謂“人道主義”的旗號,對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一個主權國家,發動了一場侵略戰爭。


(圖源:Darko Dozet/ wikipedia)


當地時間5月7日深夜,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悍然對當時南聯盟首都貝爾格萊德進行轟炸,5枚“傑達姆”(JDAM)精確制導炸彈先後投向了中國駐南大使館,邵雲環、許杏虎和朱穎三位中國人員當場遇難,此次轟炸還造成中國20多名使館人員受傷,中國駐南大使館遍地瓦礫,受損嚴重。


(圖源:AP)


但對於這一使用精確制導炸彈進行的襲擊、挑戰中國主權和尊嚴的暴行,美國卻在第一時間宣佈:這是“誤炸”……


而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更是以“軍方用錯了地圖”為理由,意圖掩蓋這次轟炸的真實目的,甚至進行“公開地反覆地的致歉”,試圖讓全世界相信以美國為首北約聯軍的“無辜”。


消息傳回,國人群情激憤!紛紛走向中國各大城市的街頭,抗議美國轟炸我駐南大使館、抗議美國“誤炸”的說法、抗議美國對國家主權的踐踏和國家尊嚴的侮辱!


戳穿美國的謊言



對於以美國為首北約的“誤炸”說法,5月10日,也就是我駐南大使館被炸的第三天,局座便在《中國青年報》發表文章《戳穿美國真實的謊言》,從武器技術、地理分佈及美國戰略指向等角度進行分析,認為中國駐南大使館被炸絕非“誤炸”所致:


(圖源:中國青年報)


北約發言人謝伊在空襲中國駐南使館後聲稱,“北約炸錯了建築物,是非常不幸的意外。” 這等於說,與轟炸南聯盟車隊、民宅和醫院等民用目標一樣,是一種誤炸誤傷。事實果真如此嗎? 從此次空襲中使用的武器來看,我駐南使館經確認後認為是5枚戰斧式巡航導彈所為(當時據《人民日報》記者自前線報道,但後來被認定是“傑達姆”炸彈)。戰斧式導彈誤差的可能性很小,如果真是誤炸,5枚導彈絕不可能連續攻擊同一目標。


多年後一枚尚未爆炸的炸彈從廢墟中被挖出

(圖源:twoeggz)


一枚導彈從準備到發射需要較長的時間,沒有三五天以上的預先偵察、監視和拍攝是不可能貿然對任何一個目標進行攻擊的。這就是說,打擊中國駐南大使館的作戰計劃絕不是臨時動議,更不是什麼誤炸誤傷,而是有預謀有計劃的一種挑釁行動。


從攻擊方式來看:一枚從五層貫頂直接打到一層,造成大樓癱瘓;一枚從側面切入,直接打擊樓內具體目標;一枚瞄準只有兩層樓的大使官邸,因稍微偏離目標才未造成嚴重後果;另外兩枚則直接攻擊地下室,在地面以下炸出深達2米、直徑10米多的彈坑。


(圖源:itineraries and reflections)


多枚導彈從不同角度相互配合,並採用具有鑽地和穿甲功能的高爆炸藥戰鬥部,對一個只有五層樓、面積不超過2000平方米的使館院落進行連續兩個波次的襲擊,目的是十分明顯的。


從中國使館區的地理位置和分佈來看,使館位於市中心區以外3公里左右,館舍周圍開闊,數百米以外才有其他建築,主要是民宅和公司所在地,附近沒有任何軍事目標。


5月7、8日兩天,是北約對南空襲最為猛烈的兩天,在空襲中又多次對已經遭到破壞的南聯盟空軍司令部和內務部大樓進行連續轟炸,而許多外國外交使團駐地恰恰就集中在這兩個軍事目標附近。


為什麼距離軍事目標如此之近的一些外國大使館沒有遭到附帶破壞和人員死傷,距離這些軍事目標相當遙遠的中國使館反而遭到嚴重破壞和人員傷亡了呢?


其實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都知道“誤炸”不過是美國的幌子。無論是當時的戰斧導彈還是“傑達姆”炸彈,其精準度都縮小到了1米範圍內。而美國在事後依舊歸咎於“技術問題”的拙劣手法,直到今天依舊為世人所不齒。


對南聯盟的侵略,對中國的侮辱



時間回到1999年3月24日,北約以“人道主義”為理由,對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悍然發動了一場侵略戰爭。北約祕書長索拉納在24日當晚發表聲明稱:


“北約不是發動一場反對南斯拉夫的戰爭,北約軍事行動的目的是為了防止新的人道主義災難,反對繼續對科索沃平民的鎮壓和暴力”。

而對於這次戰爭的本質,局座在很久以前就做出了一針見血的剖析:


科索沃問題是南聯盟一國內部管轄的問題,阿爾巴尼亞族游擊隊與政府軍之間的衝突完全是一個國家的內部問題,屬於一國內政,既不是國際問題,也不是什麼人道主義災難。北約硬說科索沃衝突是一場人道主義災難,南聯盟犯下了反人道的罪行,要求南聯盟軍隊從自己的領土上撤出,派北約部隊到科索沃維持和平,否則將進行空中打擊。


為了發動這場戰爭,北約製造了一些所謂的理論依據:南聯盟總統米洛舍維奇被描繪成像希特勒那樣一個大搞種族滅絕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西方媒體大力渲染南聯盟軍警部隊在科索沃製造了一系列流血事件。


北約曾經聲稱南聯盟軍警部隊的種族滅絕暴行曾經造成數十名阿爾巴尼亞族人死亡,結果這支滅火隊趕赴現場後,卻使120多萬人流離失所而淪為難民,2000多人喪生。北約對南聯盟的狂轟濫炸,使這個主權國家遭受了自二戰以來歐洲最慘重的浩劫,釀成了海灣戰爭結束以來世界上最大的一場人道主義災難。


發動侵略戰爭的罪犯們可以逍遙法外,整天挨炸、捱打、受窩囊氣的南聯盟領導人反而成了階下囚,這世道還有公理可言嗎?米洛舍維奇在監獄中含冤而死,至今國際法院也沒有給他定罪,西方預設的種族滅絕罪、戰爭罪和反人道罪從何談起?


駐外大使館並不能代表一國國土,也不是派遣國國土的延伸,但是根據《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第22條、第29條和第30條之規定,“使館館舍不可侵犯”、“外交代表人身不可侵犯”、“外交代表之私人寓所一如使館館舍應享有同樣之不得侵犯權及保護”!美國對我駐南大使館的轟炸,完全視國際法於不顧,視國與國間的外交為兒戲,將美利堅的“契約精神”展露無遺。


而通過一次“誤炸”,美國將南斯拉夫的戰火引向了萬里之遙的中國,將原本一個毫不相關的第三方國家無端的捲入了戰火,引起了極大的社會動盪!所以局座看到了美國轟炸的真實意圖:


通過這個事件,美國和北約要摸清中國對國際危機和衝突,特別是突發事件的反應力度,人民的呼聲、輿論的立場、政府的態度,以及所採取的措施。這些,將作為美國和北約推行北約新戰略,落實美日安保條約,制定亞太安全戰略,介入中國周邊事態,甚至國內事務的重要依據。


空襲中國使館的行為有可能蘊藏著更大的陰謀,比如迫使中國捲入這場危機和衝突,分散中國對“一箇中心、兩個基本點”的注意力,使中國陷入動亂或背上沉重的戰爭包袱等。


炸醒國人



正是20年前的那場“誤炸”,把很多中國人給炸醒了,這簡直是現代版的“落後就要捱打”,至今很多人將我駐南大使館被炸與“銀河”號事件和“81192南海撞機”事件並稱為“共和國三大國恥”,以期激勵後來人,忍辱負重,砥礪前行。


而中國駐南大使館被炸事件所暴露出當時中國國防教育的缺失,讓局座感觸頗深,甚至成為了局座退休後投身於愛國主義國防教育事業的一方面原因:


許多人都在擔心,科索沃戰爭結束了,媒體炒作的熱點過去了,人們的興奮點轉移了,大家是否會很快忘記這場戰爭?當明年、後年或是幾年之後,有誰還會記得科索沃戰爭的硝煙,有誰還會記得中國大使館被炸的慘狀?


到了2000年,也就是科索沃戰爭一週年、中國駐南使館被炸一週年的時候,我費盡心機研究了很長時間,撰寫了四篇週年回顧的文章,分別從不同的角度來反思一年來的變化。當我試著把這些文章推薦給幾家報紙的時候,卻受到了婉謝,他們認為熱點已經轉移,這個問題不必再提了。一年前我上面說的那些話不幸又被我言中,真是中國人的悲哀。


我們的記性不好,忘性又太大,這樣下去何時才能實現中華民族的振興?當9·18事變的時候,當5·8使館被炸的時候,我們都在慷慨激昂,媒體也都在颳風,可事情一過就全都跑得無影無蹤,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兒,戰爭離我們又越來越遠了。什麼原因?這不僅僅是國防觀的問題,應該是民族素質問題。


憂患是文明的象徵,只有高度文明的時候才能滋生憂患意識,如果一個國家沒有這種憂患意識,總感到自己是天朝王國,唯我為大,唯我為強,一葉障目,不見泰山,那就離衰敗不遠了。


我們憂患是因為我們“居廟堂之高”,如果不能立於高山之顛而終日處在深谷之中,我們將永遠看不到差距所在。天下雖安,忘戰必危。如果我們期望和平,遠離戰爭,從現在起那就加強國防和軍隊建設,否則戰爭這個惡魔早晚會大難臨頭。


2019年5月8日,是中國駐南大使館被炸20週年。20年間,白駒過隙。自2015年12月開始,每年的5月8日局座召忠都會發布紀念“五八事件”的文章,以告慰在轟炸中犧牲的三位烈士的在天之靈,同時提醒大家“好戰必亡,忘戰必危!”



前天正好是局座的生日,一轉眼,局座已經67歲了。這篇文章很長,基本都是整理局座以往就“五八事件”發表的評論文章。20年過去了,依舊擲地有聲,感謝大家能耐著性子讀下去。


2004年9月,貝爾格萊德市土地管理局發佈消息說,中方將被炸使館及地皮交還給塞共和國財產管理局,換取塞方提供的另一處地皮建設新館。而原使館的舊址,塞方也充分考慮到“中國人民的感情和尊嚴”。如今在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市中國駐南大使館舊址上,正在由中國集團建設巴爾幹地區的第一個中國文化中心。


(圖源:墾迪/觀察者網)


在丹陽市“許杏虎烈士紀念館”中,每年前來烈士紀念館參觀和悼念的民眾約有5000多人次,紀念館的登記簿上都會留下前來悼念的民眾寫的留言:“向英雄致敬!”這這句話的後面,人們往往還會加上一句:



“振興中華!”



https://weiwenku.net/d/200513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