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者日記】熱帶雨林的茶農生活

小象未來成長計劃2019-05-14 18:10:11

編者按:

本文摘編於DaDa的原文《熱帶雨林的茶農生活(一、二、三)》,原文作者DaDa是來自上海的志願者,同大多數志願者一樣,帶著對版納的幻想與自己的目的而來。在呆過幾周以後,對西雙版納的認知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相信DaDa自己也和來之前有所改變。


1


與小布生活的第一週


基諾族是雲南省人口較少的7個特有民族之一,民族語言為基諾語。基諾山是基諾族世代繁衍生息之地,位於西雙版納州境中部略偏東側。我國的基諾族,大部分聚居於此。小布和婆婆、丈夫、三個娃三代六口人也生活在這裡。

▲ 小布家後山實景,如同仙境

▲ 通往後山道路,同樣很美

小布一家的關係和睦到令人羨慕,快七十歲的婆婆每天樂呵呵的,會在晾晒衣服的時候放類似《自由飛翔》的曲目自嗨。她的丈夫腰哥外憨內熱,會為了照顧我的口味而燒一些自己並不愛吃的清淡菜。而三個天真活潑的孩子更是可愛,每天無憂無慮的赤腳奔跑在山寨中。


▲ 淳樸的萬能王小布


萬能王小布會做的事也是數不勝數,除了燒得一手好菜,還掌管著家裡的茶葉初制所,會製作生普與白茶不稀奇,更是研製出了具有獨特香氣的紅茶。每天喝著她親手做的有機茶,我可能已經被養叼了吧。


▲ 腰哥

▲ 難得一張合照

自古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我與布一家生活的這些天,更是對這句話感觸深刻。只需一把刀,他們就可以毫無困難的在山裡生存下來,甚至是享受這種生活方式的。

▲ 腰刀在手,所向無敵

▲ 萬能的芭蕉葉來自於山裡

▲ 超甜的桑椹來自於山裡

▲ 螞蟻蛋同樣來自於山裡


▲甚至是用於捆紮的竹繩也來自於山裡

腰哥說很多人喜歡帶著帳篷睡在山裡親近自然,而他不需要任何外在物,以芭蕉葉為被與墊,以樹木為屋架,一會會的搭建即能擁有一片他的天地。這種能力可能也是遺傳的,基諾族善長打獵,腰哥至今很愛打獵,我不自量力地提過要跟著他去打獵,還是小布提醒我說,她都徒步不了那麼遠,我行嗎?沒錯,我怎麼可能行~



2


一晃之間,作為志願者已經在山寨裡生活了兩週,從第一天的靠著自我激勵才沒有跑掉,到現在的看見螞蟻爬上食物無動於衷,拿起來象徵性的拍一拍直接吃,發現自己的適應力真是極強的。

這些天,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很好奇我是不是有史以來過的最幸福的志願者呢?跟著腰哥去傣族家拜年,一頓中飯連吃四家,明知我聽不懂仍和我絮叨不停的傣族朋友們;去傣回(傣族&回族)家做客,誤吃生的牛肉醬;第一次吃到寨子裡的人從山裡挖回來的野生蜂蜜...怎麼每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都是“吃”呢?

▲ 傣族家拜年,連吃四家

▲ 野生蜂蜜和蜂巢

小布說,最近我是趕上了好日子,吃的跟過年一樣。有了美食,自然少不了美酒,和熱情的少數民族同坐一桌,不喝酒是不可能的,即使一開始你能忍住,隨著熱度的提升,最後還是會喝開。人生中的第一次喝到吐也在這裡發生了~

也是這次令我發現了小布的溫柔,大家喝醉了睡倒,兩眼一閉不聞門外事,唯有她一個人辛勤的忙碌了一個上午,直到不得不需要腰哥開車送茶,她才輕輕地喚起他,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其實每個和諧的家庭,都會有家庭成員合理的角色分工,小布家也不例外。基諾族世代以茶為生,直到現在茶依然是小布家經濟來源的根本,小布、腰哥、婆婆三個人每天都圍繞著採茶、製茶忙碌著。

▲ 喬木茶樹林

小布和腰哥祖輩留下來的茶園位於基諾山。基諾山古稱攸樂山,曾是普洱茶古六大茶山之首,從公元1729年開始,在近兩百年的時間裡,一直是清朝貢茶的產地。

之後,攸樂茶事起起落落,歷經戰火和亂世。小布的茶園裡,有很多被砍伐但未去根的古茶樹——稱為“砍頭樹”。如今,古茶樹又長出新芽,小布的茶都源於這些古茶新芽。

▲ 半天的摘量

今年恰逢旱季,茶葉產量特別少,我跟著腰哥去採了半天的茶。大葉喬木茶樹需要搭木架上樹採茶,而我雙腿登高能力不足,只能在沒有道路的陡峭山坡上採茶樹的下端。兩人的收穫如圖所示,都沒有幾斤。鮮葉與茶葉成品的比例是4:1,可想而知這半天的採摘只能出產多少茶葉了。

我跟腰哥嚷過不合算不合算,這麼辛苦才能賺多少錢,腰哥無奈地說等下雨,長出新芽就好了。


採摘完鮮葉回來,製作不同的茶葉還需不同的程序。萎調——炒青——揉捻——晒青是生普的基本工序。在小布和腰哥一起製茶時,我在他們身邊看的滿滿感動,夫妻齊心,其利斷金。即使再辛苦,有一個值得你依賴的人陪伴著多麼幸福。

▲ 原諒破手機晚上拍出的糟糕畫質

小布的茶,是真正喝了放心的茶,她和“小象未來成長計劃”的創始人,同時也是一直在幫助她的張哥正式簽署了協議,鄭重承諾不打農藥、不施化肥。除了想為遠方的客人提供真正的好茶,更是為了保護基諾山原始自然的生態環境。

▲ 你弄茶來,我弄蜜

這段時間的志願者生活,幫小布一家做點力所能及的事,一起收拾家裡、一起製作茶葉、一起罐裝野生蜂蜜、一起去地裡幹活(其實我主要是拍照),從最初的陌生到漸漸融入了小布家,喜歡小布的賢惠、喜歡腰哥的冷幽默、喜歡婆婆的樂觀、喜歡孩子們的純真無邪。


3


有一天,我站在小布家的茅草棚裡,指著遠處的風景說,“你家的位置可真好,能看到這麼美的風景”,小布的回答卻是:“曾經這裡真的是仙境,而現在不是了。

▲ 茅草棚內

對這個回答,當時我是難以理解的,在我的眼中,看山還是山,看樹也是樹,綠悠悠的一片怎麼還不是仙境呢?直到參加“小象未來成長計劃”的第三週,真正接觸到雨林修復項目,聽了項目小組蔣哥與方誌的介紹,我才漸漸的明白過來這意味著什麼。

▲ 基諾山航拍,橡膠林(土黃色部分)與原始森林(綠色部分)鮮明對比

不學景觀園林的同學可能不知道,橡膠樹除了是植物,更是抽水機,橡膠林裡除了雜草,其他植物很難生存,動物也無食可覓,難以存活,它還有個很形象的稱謂叫做“綠色沙漠”。

▲ 左邊是樹林,右邊是橡膠林

“黃色沙漠”我們都知道,“綠色沙漠”還是第一次聽說吧,頂部有綠色的蓋,底下卻空無一物,即使遠看一片綠色,那也不是熱帶雨林所有的綠。

▲ 出自雨林的香八果,調味具有奇香,如今越來越稀有

曾經,如果你問我熱帶雨林是什麼?我可能只會說是由各種不同品類的參天大樹組成的原始森林。

而現在,我不會這樣回答,它不止是森林,更是野生動物的家園,為動物提供了休息和庇護;也是出產各種奇怪香料的自然產地,原諒我用“奇怪”這個詞,生活在山寨裡的三週時間,我已經迷上了這些自然香料;更是哺育了不同民族文化的發源地,基諾族、傣族、布朗族、哈尼族、拉祜族…這片森林有他們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他們的音樂、美食和在雨林裡生存的技能。

試想一下,如果野生動物、自然香料、民族文化都跟著雨林漸漸的消失,這該多麼令人痛惜。

▲ 被割的橡膠樹

可能你要問,既然橡膠林這麼影響生態,為何還要種植呢?

為了生存啊,當地的主要經濟來源除了茶,就是橡膠林,並不是每家人都擁有古樹茶園,茶也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容易銷售。

橡膠林曾經給版納人帶來過豐厚的收益,蔣哥說鼎盛時一天割膠的收入可以上千,但在我和當地人聊天的過程中發現,如今橡膠的收益少得可憐,不管數值是多少,橡膠林確實一度是當地人的救星,而人類的發展也需要橡膠,這無可厚非,沒有對錯。

▲ 巴飄老寨倖存的古樹

錯的是,在不適合種植橡膠樹的高海拔地區種植它。橡膠樹的錯誤種植對雨林生態環境造成了破壞,使熱帶雨林零星分佈在大面積退化的生態環境中,變成了碎片似的一片片熱帶雨林“孤島”,持續走低的膠價也不再能夠支持當地人的生活。幸運的是,雨林修復計劃已經開始啟動。

▲ 植樹,退膠還林工作第一步

雨林修復計劃,是在保障村民收入不低於割膠收益的前提下,動員村民們退膠還林,把橡膠林替換成多樣化的樹種,目前項目僅在基諾山巴飄寨開展,我可能是今年的第一批雨林修復志願者吧,深感榮幸。


志願者的工作內容並不多,協助雨林修復項目組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種樹、澆樹、給小樹掛牌,最重要的任務是讓更多的人知道熱帶雨林的現狀,動員更多的人蔘與到該項計劃中來。

▲ 一步一步,退膠還林

多重身份,同時也是雨林修復項目的總負責人張哥,笑稱忙著種樹的蔣哥是拯救地球的人,然後蔣哥同樣打趣我說,我可能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和他們一起幹一件偉大的事業。

其實我早有意識,與阿布家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看到的、聽到的、聞到的、嚐到的都和雨林息息相關,每每經過大片的橡膠林,橡膠樹上留下的割膠痕跡,都是我不願見到的,帶有一絲心痛,帶有一絲無奈,帶上更多的期望,為雨林修復盡上我的微薄之力。希望在所有有心人的持續努力下,能讓將來的子孫們再度見到原始的繁茂的西雙版納熱帶雨林。






編者說:

相信讀完全文的您,也從字裡行間體會到了志願者的改變,從六年前抱著學茶和幫扶貧困少數民族的心態關注了我們小象未來成長計劃,到來這裡短短几周,帶著對雨林的不捨和惋惜離開,她經歷了太多,也瞭解了不少。

如她所說,今天她看到的小布,已經不是當初在我們公眾號文章中認識的那個“小布”了,小布家在小象未來成長計劃的幫扶下,有了很大的變化。

“小布的白日夢”做到了一個階段,我們又有了“修復雨林的白日夢”,雖然這個夢道路崎嶇,困難重重,但好在路上不斷有新的夥伴,助我們一臂之力,陪我們披荊斬棘。

如果您也曾被雨林打動過,歡迎加入我們。


延伸閱讀:

關於小布:

小布和她的白日夢

其他志願者日記:

志願者日誌丨我才不是一隻沒有故事的小象

志願者日誌——小布的夢想家



https://weiwenku.net/d/200513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