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患癌去世,漂亮媽媽拒絕十男士追求,攜白血病兒子艱難求醫

乙圖2019-05-31 17:51:51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來自陝西漢中的張曉娟,2009年從長安大學研究生畢業。然而,她的生活並不像她的求學路一樣順風順水。7年前,兒子韓熙喆患上白血病,剛治好兒子,丈夫韓振軍又患病,負債累累,兩年前丈夫還是走了。今兒子又白血病復發。儘管如此,張曉娟仍因高顏值高學歷,不乏追求者,但她的心裡只有兒子,沒有心思也沒有時間去想這些事情。短短几個月裡,她果斷拒絕十名男士的追求,聲稱“治不好兒子就沒有我自己。”


時間回到2012年10月17日,張曉娟的兒子韓熙喆因持續低燒在西安兒童醫院被確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為此,張曉娟不得不放棄工作,陪著兒子進行一次次化療、放療、穿刺等治療。經過3年的治療,熙喆的病情總算穩定下來。圖為病床上的韓熙喆。


沒想到的是,2015年10月3日,張曉娟的丈夫因為身體不適,被確診為肝硬化,兩年後轉為肝癌,雖然張曉娟竭盡全力挽救丈夫的生命,但他還是於 2017年8月30日在漢中市中心醫院去世。圖為熙喆生病前和爸爸媽媽三人的全家福。


失去丈夫的張曉娟痛苦過、無助過,但想到兒子,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起來,為了兒子自己要勇敢的走下去。最初她在兒子面前故作堅強,經常在無人時偷偷哭泣,後來也慢慢地堅強起來。然而,命運並沒有因此放過他們母子。圖為張曉娟為熙喆擔心,病床前緊緊拉著熙喆的手。


2019年3月,熙喆因持續低燒,從漢中市中心醫院轉到西安兒童醫院,經檢查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復發,必須做骨髓移植,手術費用至少需要60萬元。這個數字對於張曉娟這樣一個家徒四壁的單身母親來說,無疑是個天文數字。丈夫患病兩年花了40多萬,兒子2012年患病至今也花了40多萬,如今又如何籌到這麼多的錢。圖為張曉娟舉著吊瓶陪兒子上廁所。


為此,張曉娟抱頭痛哭過,但也從未想過放棄兒子。因為治療費用不夠,她只能無奈地選擇給兒子先化療控制病情。2019年3月18日,熙喆轉西安入唐都醫院做化療,由媽媽和外婆輪流照顧。圖為張曉娟趴在兒子身邊休息。丈夫去世後,重擔落在她一人身上。


最讓她們心痛的是,熙喆慢慢恢復起的頭髮,又開始脫落,枕頭上和衣服上隨處都有碎頭髮。為保證熙喆的營養供給,張曉娟想盡一切辦法,硬著頭皮輪流藉助於西安的親戚朋友家,儘量親手給兒子做可口飯菜。


經過24天的治療,花費了近4萬元,熙喆的病情總算暫時控制住了。4月11日,熙喆辦理出院時,熙喆把這些天疊好的千紙鶴擺在病房的窗臺。他說,媽媽告訴他,每隻千紙鶴承載一點祝願,最終會成為一個願望。他希望自己能夠早一點回到學校。熙喆已是一名小學三年級學生,在他10年的人生中,經歷了7年的病痛,在他上學的3年中,又斷斷續續住了3年醫院,期間還經歷了喪父之痛。圖為熙喆在窗臺擺放千紙鶴祈禱。


兒子出院本是一件好事,但張曉娟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她也清楚,兒子的病就是一個不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爆炸,只有移植才有可能排除這個炸彈,可移植費用並不是自己所能擔負的。圖為病友在安慰熙喆媽媽。


或許是高顏值高學歷的原因,丈夫去世後,總會時不時出現一些追求者,即便是兒子白血病復發的這段時間,也先後出現十多個追求者。“我不是隨便說說,是真的想和你一起走下去。”追求者之一吳先生又一次這樣說。張曉娟當然知道,對方可能不是隨便說說。但為了兒子,她不敢冒險也不能冒險,便再次果斷地拒絕了吳先生,因為她清楚的知道有一個重病的兒子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圖為熙喆媽媽拒絕吳先生的截圖。


在眾多追求者裡,不乏有真心想和她一起過日子養孩子的,甚至有人多次表示願意和她一起養孩子,但都被她一一拒絕了,在她的心裡,兒子就是全部,沒有兒子就沒有自己。圖為張曉娟和兒子合影。


面對兒子重病,丈夫離世的雙重打擊下,堅強的她沒有逃避現實,選擇陪兒子走下去,就算再苦再累也要為兒子治好病,可如今全家欠債20多萬,從哪裡再借這60萬元的移植費。圖為熙喆媽媽為移植費用發愁。(彭敏)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張曉娟母子不過是眾多白血病患兒家庭的一個,更多的困難家庭需要我們去幫助。如果您願意幫這些孩子,可將此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即可獻出你的愛心,完成捐助。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發起,善款由發起方直接資助受助人進行治療,並對治療情況和資金流向進行公示。詳細請關注捐款平臺動態。監督電話:400-006-995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071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