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患病陷絕境,年輕媽媽深夜打電話給前男友,爸爸不爽卻沒阻止

乙圖2019-06-02 18:05:40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爺爺當時花了那麼多錢看病,最後還是去世了。我不想讓你們為了我的病再一次拖垮這個家,我只想開開心心地走完最後的日子。”兒子嘉成的話深深刺痛了徐小霞夫妻的心,他們暗下決心,一定要尋求最好的醫院給孩子治療。然而剛到醫院沒多久,費用就成了問題。最近一段時間,照顧嘉成的媽媽徐小霞總是深夜悄悄躲進廁所。後來才知道,她躲廁所竟然是為了向前男友借錢。圖為嘉成媽媽躲在廁所打電話向前男友借錢。


11歲的嘉成來自江西省上饒市橫峰縣的一個農村家庭。爸爸在工廠打工,媽媽在家照顧老人和孩子。2014年嘉成的爺爺被確診為肝癌,治療一年後還是去世了。為了給爺爺治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還欠下了十多萬的外債。圖為病床上熟睡的嘉成。


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時隔四年不幸再次降臨。2018年5月13日晚,嘉成突然肚子痛,在當地醫院治療未果。預感到問題嚴重,徐小霞和丈夫決定帶嘉成去大醫院檢查。5月17日,他們揣著借來的15萬塊錢帶著嘉成來到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經檢查發現闌尾旁有腫塊、小腸上有淋巴瘤,醫生建議手術取病理。5月29日,嘉成被確診為惡性瀰漫大B淋巴瘤,隨後接受了手術。圖為徐小霞守在兒子床前。


從2018年5月到現在,嘉成在上海經歷了2次手術和6個療程的化療,轉到北京後又接受了3個療程的加強化療和靶向治療。然而病情都沒能控制住,期間還經歷了復發,被醫院多次下達病危通知書。2018年11月復發時,經歷爺爺病逝的嘉成產生了放棄的想法,而他的父母說什麼都不肯放棄,並決定尋求更好的醫院給他治療。圖為嘉成媽媽在給治療室做消毒處理。


徐小霞經過打聽,得知北京一家醫院能夠治療淋巴瘤,她的丈夫前往北京諮詢,醫生給的方案是加強化療+靶向藥治療,如果化療沒效果的話還可以做CART免疫治療。圖為病房裡的母子倆。


2018年12月3日,嘉成來到了北京醫院繼續治療,遺憾的是加強化療+靶向藥還是沒能控制住腫瘤。2019年2月3日,嘉成再次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幸運的是這次有驚無險。由於化療沒有效果,2月18日開始接受CART治療。如今,嘉成的病情已出現明顯好轉,醫生告訴他們最少還要做2次CART治療,再做移植手術。圖為徐小霞摟著兒子,給他安慰。


“病情出現明顯好轉”是對這個家庭最大的安慰和鼓勵,這讓徐小霞夫妻看到了希望。但醫生說後續得CART治療和異體移植手術費用至少還需要60萬,這讓徐小霞夫妻陷入絕境。圖為病房裡,徐小霞和兒子在一起。


與此同時,徐小霞的胃病也一天天嚴重起來,但為了兒子她沒有時間考慮自己。每天都強忍著胃痛,照顧兒子,為兒子的治療費發愁。無奈之下,她想到了自己的前男友自強。當年因為自強手有殘疾,父母說什麼都不肯同意這門親事,還說了很多傷害他的話。前些年聽說自強做生意做得不錯,所有的親朋都借過了,如今可能也只有他能幫助自己。圖為病房裡的徐小霞和嘉成。


“孩子爸爸知道了會怎麼想?”“他真的還會借錢給我嗎?”經過無數次思想鬥爭後,徐小霞還是決定試一試。於是,深夜時分,她悄悄地躲進廁所,通過朋友聯繫到了自強。徐小霞懷著忐忑的心情給自強打電話,但電話幾次都未打通。後來她又嘗試加上自強的微信,通過微信聯繫,這次她很快就收到了對方的回覆。圖為徐小霞用本子記錄所欠債務。


自強表示今年生意不是很好,但會想辦法借點錢給她。看著對方的回覆,徐小霞心裡不是滋味,時隔這麼多年,自己和他並無多少聯繫,如今開口借錢,多少有些不適。圖為徐小霞在照顧兒子。


丈夫打工掙的錢是杯水車薪,此時她還能去求誰,還有誰能幫自己?該借的都借了。想著躺在病床上可憐的兒子,和後期高達60萬元的治療費,徐小霞心痛刀絞,卻再也無別無他法。圖為坐在地上的徐小霞特別無助。


很快,丈夫也知道她和前男友借錢的事情,雖然對妻子的做法心中有些不快,甚至感到丟臉和自責,但現在面對高昂的治療費,他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圖為徐小霞丈夫在給嘉成穿襪子。(彭敏)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也願意幫這個孩子,可將此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即可獻出你的愛心,完成捐助。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發起,善款由發起方直接資助受助人進行治療,並對治療情況和資金流向進行公示。詳細請關注捐款平臺動態。監督電話:400-006-995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073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