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文創背後:永不消失的手工業者

南方人物週刊2019-06-02 22:22:04

樑淑平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過來,質樸中帶著一點興奮。我們聊起她鍾愛一生的京繡。



傳統手藝傳承之困


京繡這門傳統的刺繡工藝興盛於明清時期。樑淑平的父親、爺爺都是遠近聞名的京繡大師。樑淑平從小耳濡目染,七八歲時就喜歡上了京繡的美麗圖案,常常趁父母不注意在繡床上繡一會兒。初中畢業後,樑淑平乾脆專門跟著父親學起了這門組傳手藝。每完成一件繡品,打板、打草圖、畫圖、扎眼……十幾個工序下來,樑淑平一點都不馬虎,也不嫌煩瑣。很快,她就跟父親一起帶起了徒弟,“幫著父親一起打理”。京繡在當地既是一門傳統手藝,又是農地地區的主要收入來源,“那時候副業很少”。


剛開始學京繡時,樑淑平也覺得難,“這個技術就是極其需要有耐心”。小時候樑淑平因為反覆練習,小手扎到鑽心的疼,扎出小洞紮成繭子。父親只是默默地鼓勵她。隨著技藝的提升,樑淑平越繡越能繡出味道,“京繡的味道特別美”,“刺繡,看著是用手,其實用的是心”。


這一繡就是40多年。如今,樑淑平的刺繡工廠有500多位繡娘和一家200多平的加工車間。堅守這門手藝,樑淑平經歷了艱難的市場開拓期、團隊管理期,如今才算有了穩定的根基。但又出現了嚴峻的現實問題。


樑淑平的京繡作品:京劇大師梅蘭芳同款表演服


樑淑平常與很多刺繡手藝人交流,她發現大家共同面臨的困境是傳承難,“現在招不上年輕人”。樑淑平的團隊中最年輕的也有30好幾了,她問過許多年輕人,學刺繡怎麼樣,“孩子們說不學不學。”但樑淑平覺得,傳統手藝想要延綿不絕地傳承下去,必須要有年輕人來學習。樑淑平試著用年輕人喜歡的方式讓他們接觸京繡這門傳統技藝。


這其實是一個更為宏大而深刻的社會化議題。騰訊在2018年就提出了“新文創”戰略,希望通過科技賦能數字人文時代,打造中國文化符號。作為該戰略下的整合品牌,“TGC騰訊數字文創”,整合遊戲、動漫等多項數字內容,也在持續探索傳統文化的數字化傳承。騰訊遊戲副總裁、TGC騰訊數字文創項目負責人侯淼告訴我,令他感到堪憂的是,“在信息時代,傳統手工正在逐漸‘邊緣化’,或者說沒有成為發展的主流”。但是通過深入研究,侯淼和團隊都一致認為,“傳統手工業者”是一個令人尊敬的“文創”領域的建設者、耕耘者,“他們的身影貫穿於中國整個文明史之中,從商周時期‘青銅器鑄造’、唐朝時期唐三彩’到宋朝的‘刺繡’等等優秀的中華文化寶庫,都源自歷代‘傳統手工業者’的創造性產出。”這產生的社會化結果是,傳統手工業者極大地推動了各個時期經濟與技術的發展,“沉澱成為中華文化寶庫中最要的組成部分”。


如果“中華民族文化”是一個強壯的生命體,那麼“傳統手工業者”,“就是這個生命中重要的組織與細胞”。


作為一家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騰訊一直致力於通過更多樣、更豐富、更新穎的形式向大眾傳遞傳統手藝的價值,尤其是推動當下傳統技藝與數字、創意結合。在騰訊“新文創”核心戰略的推動下,騰訊旗下游戲、動漫、電競、音樂等數字化內容都深度參與進了這場文化領域的“新實驗”。


在《地下城與勇士》這款深受年輕人喜愛的遊戲成立十週年時,騰訊發起了“文化大師國創接力”活動,邀請了以樑淑平為代表的河北京繡,以及四川剪紙、山東錫雕等國寶級傳統手工業者參與新文創合作。侯淼說,他們希望讓傳統手工業者以全新的方式傳承給年輕人,“讓數字內容和傳統非遺文化得到充分融合。


“現在的年輕人,都是伴隨著互聯網科技成長起來的”,樑淑平也想過結合電腦繡激發年輕人對京繡的喜愛。但仔細想了一下,她放棄了這個想法,她認為傳統手工藝還是需要堅守,“沒有什麼是可以替代手工的。”面向年輕人時,“用科技手段和科技內容進行傳播是一個好方式。”這也正是騰訊保護和傳承傳統手工、傳統文化背後的初衷。



創造新的生態場景和載體


中國手工坊創始人、依文集團董事長夏華把傳統手工在數字化時代的傳承稱之為文化尋根夏華曾帶領團隊深入川、貴、滇等深山地區尋找少數民族手工藝刺繡傳承人。她驚訝於傳統手工藝的美,又感概這些技藝都面臨失傳的困境。夏華認為,“對傳統的尊重及創新推動是中華文化傳承的核心”,而“要讓世界瞭解與認同中國傳統手工之美更是難上加難”,“一定要有創新驅動力和技術推動力才能讓傳統走進現代人的生活中”。


深山集市現場展示傳統手藝人的傳承


讓夏華深有感觸的是,她發現創新驅動力背後是傳統手工業必須產品化、產業化,“這些手藝都是非剛需,如果不能產生價值,年輕人都願意出去打工,不會跟著爺爺奶奶學手藝”。與騰訊“新文創”異曲同工的是,夏華通過科技結合商業的力量,為這些傳統手藝創造新的生態場景,包括新的生產、使用、消費場景,吸引年輕人學習、傳承,“我們在和時間賽跑,手藝在不斷消失,一定要先產生商業價值,商業價值背後是社會認同。”夏華說,這是每一次創新都面臨的問題,同時也是這個數字化時代面臨的問題,“進入互聯網時代,人們熱議的故宮也有很多年輕人愛上他們的產品,這是讓年輕人跟傳統文化有更多接觸的好機會”。


深山繡孃的作品走上全世界的舞臺


夏華想做的,是把傳統文化“模化”成跟生活緊密關聯的產品,讓年輕人產生熱愛,進而進一步傳播與傳承。在過去的幾年,夏華在全世界主要城市啟動了百場“深山集市”主題展,讓傳統手工以更年輕、更時尚的方式呈現在年輕人、都市人的視野中。她希望以此喚起他們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認知、記憶和情感,讓年輕人更多參與到中國傳統手工的保護與傳承中。


過去的幾年,從手工業者,到文化機構,再到企業主體,在如何更好地傳承傳統文化方面,達成越來越多共識。騰訊也與故宮、敦煌等文化機構合作,以數字形式助力傳統文化活化。比如,騰訊與敦煌合作推出的《王者榮耀》飛天皮膚,最終有超過一千萬玩家申請獲得;《天涯明月刀》也與蘇繡宗師開展合作,給遊戲的外觀設計和取材,讓億萬玩家遊戲中感受傳統文化的魅力。遊戲成為傳播、推廣傳統文化的生動載體。


工作時的樑淑平



文化傳承的使命感


藝術策展人Tera Feng與其他10位設計師跟隨《嘉人marie claire》一起到四川與非遺竹編傳承人丁春梅進行了深入溝通。這些年輕的設計師們把中國傳統竹編的編織工藝融合在新潮的時尚設計中,通過展覽的形式,面向都市年輕人,讓他們跟中國傳統手工藝進行了一場深度的情感鏈接和溝通。


竹編與時尚設計


Tera Feng說,丁春梅讓她打開了一個全新看待問題的角度和方式,在數字化時代,“傳統手工藝的表達方式更文化、更人文”,在科技的推動和助力下,“無論用什麼新的表現形式,都要縮短年輕人和傳統手工藝的距離”,比如網絡傳播、時尚打卡地等等。


Tera Feng更傾向於傳承的核心是“人”,“我們祖祖輩輩都通過人與人的關係,來處理人與物的關係。很多傳統文化的消失都是從和人脫離關係開始的。不常用的語言,不常書寫的文字,都因為和人的聯結變得疏遠而失去生命力。


樑倉創意創始人胡洋愷也認為,“重要的是文化的精神內核與傳統手工業者產生共鳴,進而產生一種文化傳承的使命感。


這種文化傳承在夏華看來就像一束光可以照亮一個個個體的生命,“從個人價值到群體價值到產業價值”,讓每一個手工業者從內心深處產生共鳴和認同。當夏華帶著繡娘們站在國際時裝展舞臺時,繡娘們看到自己的手工可以賣到全世界,可以變成一個有影響力的IP,很多人說要去深山向她們學習,她們這才意識到自己是中國手藝傳承的使者,是有巨大價值的。“這讓她們自己的人生開始散發光芒”。


侯淼說,文化傳承核心在四個字,“與時俱進”。騰訊在過去通過“數字IP”、數字化“再創造”、多元文創主體融合等創舉挖掘與傳播非遺、中國傳統手藝的內涵與價值,“希望通過數字化還原、產業協同共創、線下互動等形式,讓非遺重新走進大眾生活”,更重要的是,“探索更加符合當代語境和價值的文化符號”


通過這場“文化領域的新實驗”,侯淼說,“我們收穫了很多經驗和精彩的新文創案例”,“還有各行各業各個主體的認可”。在這種精神感召下,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蔘與到這場新實驗中,“從企業戰略擴散為行業共識”。這也是夏華、樑淑平、Tera Feng等人從不同的角度推動文化傳承的價值訴求所在。


樑淑平90後的女兒現在已經跟著她學起了手藝,80後的兒子也開始逐漸接手團隊管理等事務。這讓樑淑平感到欣慰,但同時她也非常清楚地意識到,一定要尊重年輕人的創意和想法,相信他們會通過數字化的創新為文化傳承留下些什麼。


對於這場文化領域的新實驗而言,時間會給出答案。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https://weiwenku.net/d/200735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