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氫”爭議背後:當焦慮的南陽遇到焦慮的龐青年

南方人物週刊2019-06-02 22:22:10

  青年汽車董事長龐青年。(IC photo/圖)


全文共3625字,閱讀大約需要10分鐘


  • 南陽、鄂爾多斯、石嘴山、六盤水,他們為什麼都需要青年汽車?


  • 南陽市高新區管委會人士坦言,當地政府早前就已知曉青年汽車負面纏身,但仍主要考慮技術層面的東西。


  • 南陽市財政局工作人員迴應南方週末記者,目前南陽市一級財政尚未對南陽青年項目發放任何補貼。


本文首發於南方週末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文 | 南方週末特約撰稿 李玉樓

南方週末記者 張笛揚

責任編輯 | 吳筱羽



2019年5月23日,《南陽日報》頭版一條題為《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市委書記點贊!》的新聞引發廣泛關注,截至南方週末記者發稿時,該報道已從南陽市人民政府官網撤下。


報道稱,“水氫發動機在我市正式下線啦,這意味著車載水可以實時製取氫氣,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事實上,青年汽車董事長龐青年早在2017年就曾高調發布“全球首輛水氫燃料汽車”,並遭到廣泛質疑。



1

押注氫能源


“加快項目推進速度,春節前後第一輛氫能源汽車要在我市下線”,2018年11月14日,南陽市委書記張文深在氫能源汽車產業園現場辦公時做出如是要求。


龐青年“達到”了這一要求。2019年5月22日,張文深從號稱搭載了“水氫發動機”的白色貨車上走下來,一邊和龐青年握手,一邊激動地用英文說“It's very good”。


南陽多年深耕汽車零部件產業,一直渴望引進整車製造企業,近年更是希望通過押注氫能源汽車實現換道超車。


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底至今,南陽已先後引進十餘個汽車產業項目,其中就包括近期簽約的金華青年汽車氫能源整車項目(以下簡稱“南陽青年項目”)、美國瑞貝科技公司無人小車製造項目等。


龐青年為南陽項目描繪了這樣一張藍圖:單班10萬臺/年,三班30萬臺/年新能源乘用車,預計2020年建成投產,利稅超百億,可增加1000多個就業崗位。


張文深在多個場合提到:“氫能源汽車產業項目是支撐南陽作為河南省三個大城市之一的重大戰略項目。”話音背後,是南陽的經濟發展焦慮。


過去十多年,擁有千萬人口的南陽一直在河南省GDP排行上位列第三,但與鄭州、洛陽的距離正在拉大。2010年,南陽市GDP總額分別是鄭州和洛陽的53%和85%,到了2018年,這一數據變為了35%和76%,人均GDP也在省內靠後,僅為35490元。


南陽經濟增長乏力,財政增長依賴土地出讓,2018年全市一般公共財政預算收入181.44億元,增長3.8%,未達年初預算,但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144.2億元,增長40.6%,遠超年初預算。


過去十年,南陽十年GDP名義增速為117.96%,在河南省18個地市中僅高於平頂山,位列倒數第二。


產業方面,原本支撐地方經濟的大型國企近年相繼出現經營困難,南陽青年項目租用的是南陽二機石油裝備有限公司的廠房,後者曾是南陽市的支柱企業,但已困難經營多年。


具體到製造業來看,2018年,南陽汽車製造業僅增長4.7%,低於全市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6.6%。投資方面,2018年南陽市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同比下降5.2%,同期的全國數據為增長5.9%,南陽亟需大型製造業項目拉動投資數據。


南陽市與青年汽車最早的公開接觸是在2012年。當年6月19日,時任南陽市委書記李文慧會見了龐青年一行,並表示,“南陽的發展需要大項目的帶動和支撐,我們歡迎中國青年汽車集團這樣有實力、有影響的大企業來南陽投資興業”。彼時,青年汽車由於收購薩博汽車失敗,正陷入與上一個投資地鄂爾多斯政府的糾紛之中。


此後數年間,南陽市與青年汽車再無公開往來。直至2017年底,青年汽車外聯部夏部長再度到訪南陽,並與南陽市高新區招商局洽談合作。次年6月和9月,南陽市有關領導先後回訪青年汽車位於浙江金華和江蘇如皋的基地。


南陽市工信局一名領導班子成員對南方週末記者回應,她未具體分工青年汽車項目,但認為目前網絡上的爭議是因為信息沒有準確傳播導致,需待詳細瞭解後才能回答。



2

南陽政府投資幾何?


談判的關鍵在於投資的資金從何而來。


2017年9月的會面中,雙方合作的內容“南陽氫能源汽車產業園項目”首度浮出水面,南陽招商網對這則新聞的配圖顯示,會議桌上有一份表頭為“南陽市人民政府,青動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漢鼎亞太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的項目合作協議。


“謀求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的結合”,這是龐青年與地方官員會面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其口中的金融資本主要來自地方銀行和各類投資基金。


公開資料顯示,漢鼎亞太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隸屬於光大金控資產管理公司(以下簡稱“光大金控”),光大金控官網上顯示的該公司聯繫方式為空號。南方週末記者致電光大金控資產管理公司,對方表示無法向記者證實投資事項的真實性。


此前,龐青年曾在2017年與光大金控的另一家子公司光大金控財金資本有限公司簽約,並宣佈後者已同意設立50億基金支持青年新能源汽車發展。南方週末記者致電光大金控財金資本有限公司詢問上述基金的具體情況,對方拒絕對此事發表意見。


漢鼎亞太沒有出現在後續成立的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的股東名單中,引入股權投資基金的嘗試似乎不太順利,但這並不影響南陽拿下項目的雄心。


南陽市委書記張文深在項目簽約儀式上表示:“希望市先進製造業專班和發改委、財政局、交通局、高新區能夠站位全局,努力打造一流的服務平臺”。


曾參與項目推進會議的南陽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發改委負責項目審批落地,交通局負責採購由青年汽車生產的公交車和專用車,財政局主要負責落實針對新能源車的補貼,高新區作為項目所在地,負責統籌推進項目和融資工作。


工商資料顯示,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註冊於2018年11月27日,註冊資本2億元,金華市青動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南陽高新區投資有限公司分別持股51%和49%。後者是南陽市高新區全資控股的城投公司。


《南陽高新區投資有限公司公司債券2018年半年度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末,該公司長期股權投資僅為54.64萬元。南方週末記者多次嘗試聯繫該公司信披負責人,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據《新京報》報道,針對南陽市高新區官網顯示的“該項目首期投資81.63億元,其中南陽市政府平臺出資40億元”,南陽市高新區管委會予以否認,並回應稱目前僅投入部分前期投資。


張文深和龐青年在2019年3月的一次會談中落實了政府採購、幫助融資、安排廠房等多項事宜。新聞稿中寫道:“會議確定了市交通局、公交公司抓緊洽談先期採購200臺新能源公交大巴;市投資集團總經理高增偉保證完成市委市政府交給的融資任務;高新區投資公司保證按時完成孵化器廠房區域內的辦公用房、生活用房改建裝修工作”。


公開報道顯示,2019年3月,南陽市公共交通總公司向南陽洛特斯採購了72輛總額8000萬元的氫能源公交車,現已上路。


南陽市財政局工作人員迴應南方週末記者,目前南陽市一級財政尚未對南陽青年項目發放任何補貼。



3

和青年汽車合作過的城市


大手筆收購和大躍進投資是龐青年造車夢的兩個標籤。


1999年,龐青年開啟了與德國客車巨頭尼奧普蘭的合作,此後幾年間,青年汽車迅速佔領了豪華客車市場90%的份額。2006年,青年汽車更是一舉拿下奧運會800輛汽車訂單中的500輛。


尼奧普蘭、曼卡、蓮花、薩博這些知名品牌都曾是龐青年的合作和收購對象,與之相對應的是龐青年在中國地圖上畫的一個個餅。


依託與蓮花汽車的合作,龐青年就圈出了濟南、泰安、連雲港、杭州、石嘴山這五座城市。


2005年和2006年,青年汽車先後在濟南和泰安建立蓮花汽車生產基地,均於2009年投產。2011年,蓮花L5轎車在杭州蕭山下線。


好景不長。2012年青年汽車與蓮花工程的合作協議到期,對方隨即撤離。隨後青年汽車又與貴航集團決裂,導致青年汽車失去至關重要的乘用車生產牌照,並致使上述三座工廠於2014年初停產。


濟南市高新區管委會更是將青年汽車告上法庭,2016年12月29日,最高院判決要求青年汽車賠償濟南市高新區5.3億元扶持資金。


至於連雲港、石嘴山自始至終都沒有下線過一輛青年汽車。


此外,龐青年還用曼卡和薩博項目在鄂爾多斯、石嘴山和六盤水圈地。而這三個地方最大共同之處就在於煤炭資源豐富。


表面上看,煤炭基地是重型卡車的重要消費市場,佈局在這些城市便於銷售,但事實上,龐青年看中的是當地政府可以提供的礦權。


2010年前後落子的鄂爾多斯和石嘴山項目協議中,均包含礦權轉讓。彼時,龐青年對瑞典薩博汽車的收購正處於關鍵環節,亟需資金支持。在2011年2月與薩博控股股東世爵公司展開談判後,青年汽車相繼將報價由20億克朗上調至46億克朗。據外界推測,青年汽車前後對這起收購案的投入在5億元以上。


事與願違,青年汽車對薩博的收購遭到通用集團的狙擊,2011年底,青年汽車宣佈收購失敗。按照青年汽車與鄂爾多斯市政府的協議,若收購失敗,則無法兌現13億噸煤炭指標的承諾。而青年汽車早前已將指標倒賣給億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並收取2億元定金。


收購薩博失敗後的龐青年元氣大傷,無力償還2億元定金。億佳合隨即選擇報案,警方以涉嫌詐騙對龐青年立案偵查。


給了青年汽車4億噸礦權的石嘴山市則由於未約定相關條款,未能向青年汽車提出維權。接近石嘴山市政府的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自治區領導對此事非常生氣,曾要求涉事幹部公開檢討。


直至2017年6月,龐青年因高調發布“水氫“汽車重回公眾視野,並隨即開始接觸南陽政府。


南陽市高新區管委會楊姓主任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當地政府早前就已知曉青年汽車負面纏身,但仍主要考慮技術層面的東西。


一位跨國汽車零部件企業高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汽車產業由於投資額大,帶動性強,非常受地方政府歡迎,但由於產業鏈長,主流廠商大多選擇在傳統汽車工業基地及周邊設廠,但也有一些二三線廠商以投資換訂單、換政策的方式,大舉佈局中西部地區”。


2018年,中國乘用車產銷量二十年來首次同比下降,“隨著汽車產業結構調整和車企分化,早些年佈局在非傳統產區的汽車工廠恐將面臨更大壓力“,上述高管表示。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訂閱和購買最新雜誌

https://weiwenku.net/d/200735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