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保健品的年輕人

南方人物週刊2019-06-02 22:22:10

科學研究的不確定性和諸多限制,以及科學可能被企業和專業人員操控以實現其目的,且科學無法脫離商業,我們的身體可能會成為商業牟利的戰場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2019年第15期

文 | 本刊記者 趙蕾  實習記者 張瑋鈺

編輯 | 周建平 rwzkjpz@163.com

全文約6329字,細讀大約需要14分鐘



湖南衛視主持人吳昕吃完午飯,接連拿出五粒膠囊,一口氣吞下。深夜12點多,臨睡前,她又挨個服下了綜合維生素、阿膠、魚油、葡萄籽、膠原蛋白等九種保健品顆粒和口服液。兩個月前,《我家那閨女》綜藝節目熱播,吳昕作為女嘉賓之一,展現了她在北京家中的日常生活。


“每天要吃二三十粒,啥事想不起來的時候,都能記得吃保健品。”吳昕在節目中透露,自己從30歲開始服用保健品,已經持續吃了六年,


和吳昕一樣熱衷於保健品的明星不在少數。戚薇做客《真相吧,花花萬物》綜藝時,分享了自己的保健品購物車和隨身攜帶的藥盒。她每天的劑量一隻手都捧不過來。《偶像練習生》裡的王子異出行時,保健品的藥瓶塞滿了半個行李箱。


沉迷保健品早已不是老年人特有的標籤,也不僅僅是演藝圈風靡的現象。2018年天貓雙11購物節,超過800個品牌的保健品合力拿到進口品類銷售第一。據天貓國際統計,80後和90後年輕人佔進口保健品消費者的60%,其中80後約佔36%,90後約佔24%。


當千禧一代逐漸成為社會的消費主力,越來越多年輕人將保健品納入自己的健康方案。


擁有395萬微博粉絲的北京營養師協會理事顧中一幾乎每天都會遇到諮詢保健品服用的人。據他觀察,2013年左右,隨著代購和海淘等購物模式盛行,國外保健產品湧入國內,年輕人的保健意識也隨之興起,無論是出於跟風,還是對健康的關注和管理,吃保健品已經成為一件自然又時尚的事情。 


保健品不是靈丹妙藥,為何會成為年輕人的執念或養生法寶?這還是個難解的謎。


我們採訪了多位40歲以下的人,請他們談談選擇服用保健品的經歷。他們多數生活在一線城市,有國企員工、健身教練、媒體從業者、互聯網公關和代購。對保健品,他們信賴又困惑,他們試圖擺脫迷信,又陷於“科學”的泥潭中,或許他們的故事是線索,亦是某種答案。



“沒聽說有人吃出問題”“不能不吃”


清晨7點半,27歲的文迪從冰箱中拿出一顆雞蛋和黑芝麻穀粒多飲品,開始準備早餐。煮雞蛋的五分鐘空閒裡,他從櫥櫃中分別取出紅、銀、棕、藍、白、草綠共六種顏色的產自美、日、澳、中四地的保健品瓶裝,從裡面倒出灰、紅、黃三色的膠囊和薄片,隨機放在某個瓶蓋裡。


雞蛋煮好關火,他三兩口啃完,喝兩口飲品,再將瓶蓋中七八顆指甲蓋大小的膠囊一次性倒在嘴裡,隨飲品一併吞嚥,這是他每天的“營養”早餐。


到了下午四五點,文迪還會再重複吃一輪。如果出門,他一定選擇性帶兩三瓶保健品在雙肩包裡,抽空用保溫杯裡的熱水沖服。


這些瓶瓶罐罐裡裝著護肝片、卵磷脂膠囊、番茄紅素、男士複合維生素、葡萄籽膠囊、血橙膠原蛋白口服液等,服用劑量標準為每種保健品每次一至三顆,一天推薦服用兩到三次。文迪計算了一下,按照保健品包裝上的服用指導意見,自己每天要吃下至少17顆大小、形狀不同的保健品。


“我掂量著這麼吃也有點嚇人,時常四五顆輪換著吃一批,隔天再吃另一半,”即使用量時多時少,不算規律,但從開始服用堅持至今,文迪已經吃了四年多。


吃保健品的習慣是在香港修學時期養成的。在香港讀傳媒專業後,文迪加入了晚睡早起的行列。同學們讀書、準備功課常常熬夜至兩三點,第二天又要早起上課,他很快擔心自己的精力跟不上,有時照鏡子,感覺臉上蒙著一層灰暗,“影響整天的心情”。


第一次在香港逛萬寧、屈臣氏時,他就被貨架上種類繁多,色彩豔麗的保健品包裝吸引,“護肝片幫助排毒”、“葡萄籽讓皮膚清透白皙”、“大麥若葉清理腸道”等推薦語從導購員口中成串、連貫地輸出,文迪心動了。


他聯想到香港高壓、焦慮的生活狀態與他們年輕、朝氣的面貌之間的反差,“是不是大家都吃了保健品,所以每個人看起來都那麼健康”,他的判斷被腦海中“沒聽說有人吃出問題,那麼吃了不會變壞,只會向好”的推論進一步肯定,繼而產生了“那我也要吃,不能不吃”的決心,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畢業後,文迪一心想做記者,換過幾家北京的媒體,沒改變的是採訪寫稿的日常。隨時待命出差和通宵寫稿改稿的節奏疊加,擾亂了他的作息安排。白天,他一睜眼就用手機翻看各類APP找選題,出差時到處奔走,連著五六天只睡不到五六個小時,交稿後躺在床上,他又忍不住翻看同行的文章,陷入怎麼寫出好作品的焦慮,與朋友討論到凌晨一兩點。


疲憊和焦慮成了情緒的主旋律,文迪擔心這種亞健康的生活隨時壓垮身體。現實是每個月三千多的房租,四千多的存款用於買房和商業保險投資,還有衣食行和包括醫美、護膚、保健品等各類身體管理的花銷,金錢的壓力不允許他的健康出現任何問題。


去年秋天的某個深夜,他如廁後發現尿液顏色有異,以為自己得病,嚇得差點哭出來,整夜輾轉反側,在床上嘆氣,又祈求保佑。第二天一早,他就打車去醫院做檢查,發現是誤食有色食物造就的烏龍,緊繃的神經才一下鬆懈。


“那一刻起你就忽然更關注自己身體的細微變化,‘生病’是職場人士的大敵,所以,熬夜傷肝,不利於代謝,要吃護肝片,作息紊亂導致免疫力下降,要吃番茄紅素,飲食不均衡導致微量元素不足,要補充複合維生素……”對應著不同器官的“焦慮”,文迪購買的保健品種類和數量呈上升趨勢,12個塑料瓶慢慢塞滿了櫥櫃一個的隔間。


“吃了比不吃好”的理論,讓許多年輕人認為保健品能防患於未然。28歲的互聯網公司公關宇風也是忠實的保健品愛好者,他的辦公桌上擺了14種瓶瓶罐罐的保健品,還因此被同事們吐槽為“保健風”。負責集團法務和政務關係的他將自己的工作狀態形容為“忙和非常忙”,晚上9、10點下班回家是常態。他從不健身,只喜歡有規律的忙碌。為了更好地工作,宇風有針對性地服用美國某品牌的魚油、鋸棕櫚提取物、輔酶Q10、葉黃素等,對應的問題是血管硬化、前列腺問題、心梗和眼疾……


宇風和文迪都感受到了精神上的撫慰,“二三十歲正是拼搏的階段,你工作很辛苦後,要想辦法犒勞自己吧?相比起抽菸、喝酒、去夜場瀟灑,吃保健品不僅能滿足、愉悅自己,還能讓你更有信心高效工作,是一個良性循環。”宇風將之比喻成一場心理按摩,每次吞完保健品,他癱在座位上,全身骨架放鬆,當下的焦慮某種程度上緩解了兩三成。




“不能變老”“臉比命重要”


服用保健品成為文迪和宇風對付焦慮的良方。但當文迪早起時面對鏡子中浮腫的雙眼和發青的眼袋,沮喪又一次襲擊了他的面容。


陽光照進窗臺,離鏡子越近,文迪越能看清眼角處隱約可見的細紋,“一笑便暴露年紀了”,還有因為缺水而乾巴巴的皮膚,給人皺成一團的錯覺。今年元旦,文迪入手了兩瓶血橙膠原蛋白口服液肽和膠原蛋白沖劑,職場如戰場,他急速地往槍膛裡裝上“抗衰老”的子彈。 


當文迪剛剛開啟補充膠原蛋白之路,29歲的國企員工晴晴已經在抗糖和美白的道路上探索了三年。


晴晴是單位公認最白的人,有一張看起來20歲出頭的臉蛋,大眼睛,討人喜歡。與其說是基因好,晴晴更願意將之歸功於全套的精心呵護。


2016年初,單位在杭州的分部剛剛組建,晴晴被分派到新成立的十人小組,她負責接待領導檢查,收集整理項目材料,與各分部對接瑣事,一人幹三人的活,每天從上午8點忙到夜裡12點。一年下來,她最大的感慨是,黑眼圈嚴重,皮膚沒有以前潤滑,得補救。


她先找在澳洲留學的表妹幫忙代購某品牌的膠原蛋白飲品,服用幾個月沒察覺效果,她又經日本留學的朋友推薦,購買了某品牌的美白沖劑和抗糖口服液。口服液一盒30支是一個月的劑量,售價1500元上下,同分量的美白沖劑代購價680元,“貴的自然更好”,晴晴從沒猶豫。


 “不能變老”和“臉比命重要”是她生活的宣言和意義,工作逐漸穩定後,她又熱情地開展護膚大業。睡前護膚一小時是她每天最期待的時光,先塗一層來自日本美容院的肌底液,再按順序眼霜,面霜,順帶擦擦脖子,最後是飲用保健品,面膜則隔天敷一次。“保養要由內而外,女生過了25歲,衰老就加快了,”她這麼告誡自己。


精細算來,晴晴每個月對臉的投資都不少於3000元,她時常在辦公室哭窮又要月光了,轉眼笑嘻嘻地拿信用卡激情購物。


晴晴仍然是12點多睡覺,她格外珍惜夜晚的時光,她習慣打開電視看劇,同時刷手機或護膚,“捨不得早睡,想要拉長屬於自己的時間”,這兩年她對自己皮膚的質感還算滿意,緊緻,亮白,依舊如20歲姑娘般有彈性。有時她猛然看向自己的手臂,“怎麼這麼白呢”,心中又是一陣歡喜。


她不能百分百確定是保健品發揮了作用,可“嚐到甜頭”的滋味讓她有了安全感。“好看是一種天生的優勢,它能讓你獲得更好的待遇,”求助男性從未被拒絕過的晴晴切身體會到這種優勢的好處,“聽說明星每個月砸在臉上的錢都有五六位數,作為普通人,我花幾千保護這個優勢也不過分。


1986年出生的Anne已經是兩個寶寶的媽媽,身處互聯網管理層,她多會議,多外食,7×24小時為客戶在線。加班到很晚的工作日,Anne餓到發暈又不敢亂吃,保持身材的緊箍咒懸在頭頂,代替食物的是日本某品牌袋裝30歲女性專用複合維生素和臺灣小眾品牌的膠原蛋白沖劑,她吞下六粒膠囊,彷彿剛吃了一頓好的。


健身之餘,健身房的男女也難逃用保健品對抗衰老的希望捆綁。健身教練王哲總會被新來的學員纏著諮詢抗氧化的祕訣。他不做推薦,只分享個人經歷,進行有氧運動之後,他間斷性服用番茄紅素抗氧化,喝膠原蛋白促進皮膚白嫩光滑。王哲不否認,健身的人比一般人更在意塑形,保健品能輔助減脂增肌的健身願景,讓人“保持青春與活力”,誰會拒絕呢?


對衰老和疾病的恐懼不是老年人的“專利”,保健品的宣傳為年輕人描繪了對抗衰老的滿懷希望的想象。只要從鏡子中看到更好的自己,多數受訪者的恐懼就會被希望之箭一瞬擊碎。希望充滿魔力。



神話與金錢


包括維生素、礦物質、蛋白質、植物萃取物等在內的人體所需元素,在醫學和營養學上的正規名稱叫“膳食補充劑”,美國加州大學醫學院退休教授林慶順說,“膳食補充劑”區別於藥品,不需要臨床實驗證明有效,也無需證明其安全性。


在中國,這些食品統稱為保健品。2016年,中國食藥監局將其定義為保健食品,指具有特定保健功能或者以補充維生素、 礦物質為目的的食品,即適宜於特定人群食用、具有調節機體功能、不以治療疾病為目的,並且對人體不產生任何急性、亞急性或者慢性危害的食品。


說起與保健品的淵源,文迪回憶起第一次喝口服液,是小學六年級的升學考試,父母告訴他口服液有健腦的功效,有助於他取得好成績,他高興地喝完了一盒。


類似的經歷在宇風、王哲等人的身上得到複製,家裡親戚輪流送各種保健品,把對孩子們長高、變聰明的期望寄託在上百元的保健品中。宇風回想起小時候沒少被逼著服用這些飲品,“倒也說不清這算不算潛移默化的影響,雖然我至今懷疑裡面沒有益智的成分,不過是個心理安慰劑。


時隔多年,文迪養成了去香港買保健品的習慣,他發現,不管是想找減肥還是提高免疫力的產品,所有的需求都能在保健品貨架上得到滿足。Anne固定在天貓國際的旗艦店裡消費,宇風只認北美保健品牌的官網……


當代購和海淘變得便捷,年輕人在保健品市場中成為不容忽視的重要力量。去年4月剛起步做澳洲代購的閆紅已經積累了超50人的回頭客。她估算,在她這裡購買保健品的消費者佔比達到70%,且年齡均小於40歲,90%以上為女性。


根據Euromonitor(歐睿信息諮詢公司)的統計,2017年中國保健品行業銷售收入達2376億元,按銷售額計算,當年中國保健品市場佔據全球保健品市場16%的份額,目前已經是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保健品消費市場。


2017年速途研究院發表的《90後養生報告》顯示,國內長時間使用保健品的90後佔比21.9%,有接近一半的90後偶爾會使用保健品,而排斥保健品的90後群體只佔3.9%。




科學的侷限


早在20世紀初,科學家發現在人類飲食中如果缺乏某些神祕的成分,將導致諸如腳氣病、佝僂症、壞血病之類的疾病,但如果飲食稍作調整,便可不治而愈。1921年,維生素A、B、C被陸續發現,神祕成分的面紗揭開,它們很快獲得廣泛應用。這是保健品的雛形。


從在食品中添加維生素,到製成維生素藥丸,再將之打造成每天所需的膳食補充劑,維生素補充劑的神話流傳了一個世紀之久。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鮑林,最先提出維生素C療法,1970年,他為此撰書《維生素C與感冒》,推崇用維C預防和治療感冒,並建議普通人大量補充維C確保身體健康。儘管這一言論引起醫學界的批評和反駁,這場爭議猶如催化劑,使得維C補充劑暢銷幾十年,到1994年,維生素在美國的銷售額突破40億美元。


如今,“維生素C消炎,提高免疫力,治療感冒”的說法仍在普通人中口耳相傳,而醫學上,很多實驗已經證明維生素C預防和治癒感冒的言論錯誤。


北京營養師協會理事顧中一解釋,2013年循證醫學數據庫的專家團得出的最新結論稱,日常少量地服用維生素C只能少量縮短感冒病程,而服用超過一克會增加泌尿系統結石的風險。


關於保健品的研究陷入模稜兩可的境地,好與壞都宣稱自己站在科學的一邊,選擇相信哪一方,是對消費者的一場考驗。


顧中一理解這場爭議的曠日持久。維生素C與感冒的關聯性不過是數以萬計的保健食品問題中的一個。


但任何保健品與其功效之間的關聯性和因果性均需要大樣本的人群在比較固定的條件之下,唯一改變某個補充劑的變量,再去觀察它的短期或長期效果,成本非常高昂。


正如《健康的騙局,維生素的另類歷史》一書中所言,“科學研究的不確定性和諸多限制,以及科學可能被企業和專業人員操控以實現其目的,且科學無法脫離商業,我們的身體可能會成為商業牟利的戰場。


標榜自己是不折不扣的“成分黨”的宇風更樂意作自行診斷,他堅信自己服用的保健品都遵循了科學論證的過程。他比較每個品牌營養素的成分含量,上國際醫學網站和論壇看相關期刊、論文的分析報告,再判斷是否適用於自己。他不相信膠原蛋白口服液的功效,因為它進入到腸胃,被隨機分解成氨基酸進入血液循環系統,重新合成各式各樣的蛋白質,不能以膠原蛋白的形式補充到皮膚中。這一結論得到顧中一和林慶順教授的確認。


但當權威醫學期刊《JAMA》和《JACC》分別發佈研究結果稱,吃魚油沒有降低各種心血管症狀發生的概率、不能減少心律失常患者的房顫復發風險,宇風堅稱魚油已經得到了許多權威論證,能夠降血脂、軟化血管等。


林慶順教授在自己創立的網站上撰寫了大量給讀者的營養學問題的回覆,大多數人都在重複向他諮詢保健品的功效,無人問其危害。他總結說,網絡提供了一個可以“自我掌控,自我醫治”的平臺。大多數人本來就只相信他願意相信的東西。


在從醫40年的林慶順看來,我們身體這部機器,無法接受外來的大劑量微營養素。每個人的腎臟就像汙水處理廠,它把血液中有用的東西回收,沒用的東西排出。沒用的東西(成分不明)裡有些是有毒的,所以會傷害腎臟。而被小腸吸收的東西,不論好壞,全都要送到肝臟,一旦處理的東西超過肝的負荷量,也會造成肝損傷。兩者病理機制雖不同,起因卻都在於攝取過量微營養素。


與我交談的所有采訪對象都有這樣的擔心和困惑,什麼劑量是超量,吃多了又會多大程度損害身體,誰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科學研究暫未給出完善解答,對美好狀態的極致追求,對衰老、疾病的恐懼,以及種種身心的焦慮,讓寄希望於保健品的年輕人依舊步履不停地嘗試著。採訪那晚我問晴晴,除了疑慮,你害怕麼?


“沒關係,為了美,我自願當小白鼠,我拼了。”晴晴篤定地說。


(為保護採訪對象隱私,文中文迪、宇風、晴晴、王哲、閆紅為化名)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訂閱和購買最新雜誌

https://weiwenku.net/d/200735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