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娃在PICU危在旦夕,已欠醫院4萬多,媽媽跪地祈求孩子堅持

乙圖2019-06-03 18:42:46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5月29日,上海兒童醫學中心住院部大樓裡,來自雲南省曲靖市富源縣大河鎮的田喬麗在得知重症監護室內的兒子小博心臟伸縮功能一直在下降,危在旦夕,需要儘快補交費用接受手術的消息後,無助地跪在地上流淚,希望孩子堅持住,撐到她能夠湊到手術費。圖為田喬麗跪在角落裡,默默流淚。


2004年,田喬麗在一次偶遇中認識了在她家附近幫別人做工的許直高,覺得他人還不錯就交往了。經過四年戀愛,2008年6月份兩人走進了婚姻的殿堂。2016年兒子小博出生,給他們帶來了無限的歡樂。圖為在重症監護室外等待消息的田喬麗。


然而在孩子出生40天后,田喬麗在給孩子餵奶時,發現孩子不怎麼吃奶,孩子鼻子上有十幾個紅色出血點,他們匆匆帶孩子去檢查,最後在曲靖市婦幼醫院檢查後被告知孩子患有先天性間隔缺損心臟病。2017年6月底,進一步確診為肺動脈高壓,室間隔缺損,二尖瓣三間瓣雙向反流合併肺實變肺炎肺積水,醫生建議他們帶孩子去昆明市治療。圖為重症監護室裡的孩子。


到達昆明後做完一系列檢查後,被告知肺動脈高壓嚴重無法手術。之後,夫妻倆在接近2年時間裡,帶孩子輾轉昆明的多家醫院,都是被告知無法安排手術。這兩年裡,孩子情況一直時好時壞,直到2019年4月份,小博又一次因為肺炎住院治療,肺動脈高壓情況依然嚴重,醫生甚至告訴他們孩子希望不大,聽到這個結果後田喬麗哭了起來。圖為短短十幾天時間,治療費就花了近7萬元。


曾經在上海手術過的病友在瞭解小博的情況後,建議田喬麗帶孩子去上海試試。2019年5月,他們帶著孩子來到了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然而住院不久孩子就出現呼吸急促,緊急被轉入PICU,口袋裡借來的2萬多很快就花完了。5月26日,孩子心功伸縮功能一直在下降,肺動脈高壓還是很嚴重。此時,小博身上插滿了管子,田喬麗到後心如刀割。


由於已經欠費4萬多了沒有及時湊到錢續上費用,小博被停藥了,利尿片也沒有吃,情況很不好。專家們給出了手術方案,讓他們儘快交款安排手術,稱再拖下去孩子就連手術的希望都沒了。看著治療費用數字不斷往上漲,許直高心如針刺,他走到醫院大樓一個角落逐個給親戚朋友打電話,但最終毫無收穫。


看著丈夫垂頭喪氣地回來,田喬麗看出來,丈就知道丈夫沒借到錢。田喬麗讓丈夫繼續守在醫院,自己走出了醫院。田喬麗根本不知道到哪裡去,去問誰借錢,她獨自一人靜靜地坐在石階上,想著在重症監護室裡受罪的兒子,淚如雨下。


痛哭一陣之後,整理好情緒的田喬麗回到了醫院。這兩天孩子這兩天情況不穩定,兩人幾乎都沒閤眼,身體疲憊的到達了極點,但是他們必須得熬住,生怕孩子出現狀況醫生找不到他們。從5月10日到28日,十幾天時間,小博的費用就將近七萬,所有的錢都花完了,還欠醫院4萬多,醫生沒辦法再開出藥了。圖為疲憊到極點的 小博爸爸坐著睡著了。


田喬麗和丈夫都來了上海,家裡完全沒了收入,丈夫還有個弟弟患有精神病,一直在住院治療,公公婆婆去世後他們就是他的依靠。公公婆婆生前患病也了不少外債,再加上小博長期吃藥和住院治療,已經欠下10多萬的外債。孩子穩定下來後還需要做肺動脈環縮術和室缺修復手術,肺動脈環縮手術,還有室缺修復等費用至少還需要30萬,她該如何是好?圖為小博一家極其貧困。(圖/錢小曼  文/陽鑫)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幫孩子,請直接掃描二維碼即可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掃碼,可將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小星欣新生命發起,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所有。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07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