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森·瑪耶茲 “愛”仍是一切的答案

南方人物週刊2019-06-03 22:42:57

傑森·瑪耶茲   圖 / Justin Bettman


“瞭解”你的心,“知道”愛是什麼,最終“明白”:《愛仍是一切的答案》(Love is still the answer)。如果這張專輯只能收入一首歌,就是那首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2019年第15期

文 | 本刊記者 李乃清  實習記者 許多

編輯 | 周建平 rwzkjpz@163.com

全文約9069字,細讀大約需要20分鐘

昔日冠軍單曲《I'm Yours》現場版



演唱會試音前一小時,美國唱作歌手傑森·瑪耶茲(Jason Mraz)接受了《南方人物週刊》的專訪,他的極簡黑T恤上有行醒目白字——“It’s cool to be kind”(為善是酷)


瑪耶茲的姓氏來自捷克語,原意“嚴寒、霜凍”,難怪他將“酷”穿在身上。當然,眾所周知,外形酷勁十足的他,歌喉清新、笑容溫暖,在全球歌迷眼中,這位頭戴拉菲草帽、懷抱吉他光腳唱歌的悠活才子,總是用他陽光充沛的歌曲傳播著滿滿的正能量。


5月15日,這位低調的“格萊美天王”攜新專輯將“美好氛圍”全球巡演帶到上海——“當人們聆聽你的音樂,那就是愛意的表現,所以我覺得自己應當有所迴應。”


即便你不是瑪耶茲的粉絲,也一定聽過10年前爆紅全球、至今仍在婚禮上高頻播放的《I’m Yours》——這是一首在Billboard(公告牌)上停留時間長達76周(一年七個月)的現象級金曲。


彼時,街巷四處飄散著輕快歡悅的《I’m Yours》,在這首“國民情歌”鼓舞下,無數男生藉此壯膽表白和求婚,眾多“文藝小清新”抱起吉他或尤克里裡,青澀地奏出人生第一個和絃,當然,瑪耶茲那一身白T配草帽的New Boy行頭也在中國流行起來。


2010年,瑪耶茲榮獲格萊美“最佳流行男歌手”獎。這之後,他沒有停止創作步伐,先後發表專輯《Love Is a Four Letter Word》(2012)、《Yes!》(2014)以及去年的《Know.》。此次全球巡演“美好氛圍”(Good Vibes)標題就取自新專輯歌曲《Unlonely》中的歌詞——“找尋一個好時機,隨從美好氛圍。”


今年5月8日,瑪耶茲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展開亞洲巡演,將他深情獨特的流行民謠帶到上海、新加坡、香港和曼谷,並將於5月25日在臺北體育場推向尾聲。“我喜歡在亞洲旅行併為聽眾表演。我感覺到一種不同於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的感激和熱情,這讓演出感覺更像是一場盛會,而不是一場獨奏會。亞洲觀眾的演出參與度非常棒。我很高興能再次回到這裡,重新體驗這份快樂!”


5月15日,傑森·瑪耶茲在上海演唱會上演唱   圖 / 受訪者提供



陽光“男巫”


上海演唱會現場,瑪耶茲戴著圓邊黑呢帽,以一身玫瑰花窗般的綵衣亮相,這讓人不禁想起他15歲登臺出演的音樂劇《約瑟和他的神奇夢幻綵衣》,“那次經歷在我幼小的心靈播下從事演藝道路的種子。”


瑪耶茲1977年6月23日生於美國弗吉尼亞州,成長於梅卡尼克斯維爾小鎮。“雖然那個小鎮不怎麼起眼,但我們有很好的公立學校,優秀的音樂、戲劇老師,齊全的藝術傳播機構,耳濡目染下,中學畢業時,我就知道自己將以藝術創作走向世界。”


後來他去了紐約學習音樂劇,念大學期間,瑪耶茲以吉他創作歌曲,畢業後在聖地亞哥當起街頭藝人,他與自稱靈媒的流浪漢結伴,四處賣藝探索人生,這大約也是他後來被稱作“男巫”的緣起。“大學時我開始寫歌,我發現自己在音樂方面有些特質,我抓住一切機會表演,例如聚會、公園、咖啡館等等,通過這些場合提升我的唱功並完善表演。”


2001年,在聖地亞哥Java Joe’s咖啡館駐唱的瑪耶茲已是當地明星,每週四傍晚,人們早早在門口排隊,盼望擠進那個只能容納125人的小咖啡館一睹“男巫”風采。瑪耶茲坦言,自己早期作品的靈感和日後駕馭現場的能力,都與這段經歷密不可分。



2002年,瑪耶茲獲得唱片合約,發行首張專輯《Waiting For My Rocket To Come》,獲全美熱門潛力榜亞軍,他以歌曲《The Remedy (I Won't Worry) (補救措施:我不會擔心)在樂壇成名。



“我對這首歌其實很緊張,這是我創作的第一首流行歌曲。此前我自認為是朋克咖啡館裡的唱作人,我唱些觸動心思的小情歌,有點爵士風,有點說唱,時而歡快熱烈、時而浪漫憂鬱,什麼都有一點,難以定義。突然有一天,我發現咱們把這個小小的說唱變成了一首大大的流行歌曲, 這讓我嚇一跳。說實話,我當時一點也不喜歡,我該怎麼辦?我和另一個在咖啡館玩非洲手鼓的音樂人合作,怎麼把90層音軌做成一個?聲音都疊在一起了,我當時一點也不明白。接著,我把這個拿出來,居然賣完了,我成了個自己不在意的流行的傢伙,其實我感到不舒服,我把唱片扔了,好比說,不,謝謝。”


錄製這首歌時,瑪耶茲發現大家很早就到了棚裡,錄音師、製作人、唱片公司,他們正在聽樣帶——“這首歌太棒了!”眾人力勸瑪耶茲,服下音樂中的藥物——別再擔心你的生活,讓我們試試吧。“說實話,我有些不情願,錄音時我感覺自己在做些原本永遠不會去創作的東西,但最後,這首歌以一種非常特殊的方式與他人產生了聯繫。”


《The Remedy (I Won't Worry)》的創作靈感源於瑪耶茲的朋友查理,他21歲時被診斷為肺癌患者,卻持守樂觀態度。“查理心態非常積極:我不要憂慮擔心,我會遵循醫囑對抗癌症,繼續過我的生活!查理的狀態影響了整個社區,我相信這首歌裡有他的祝福。我也想試下,不要擔心,靜觀後續發展,沒想到這首歌不斷激勵著癌症患者,而我自己也經歷了醫治,擺脫了自我中心,學習以更積極的心態用音樂服務他人,那是一次很好的經歷,深深影響了我後來的職業生涯。”



2005年,瑪耶茲推出第二張專輯《Mr.A-Z》,發行首周在公告牌200專輯榜排名第五;三年後,他的第三張專輯《We Sing, We Dance, We Steal Things》(我們唱歌、跳舞、偷竊)暢銷行世,除了《I’m Yours》爆紅,2010年瑪耶茲憑藉專輯歌曲《Make It Mine》和《Lucky》分別榮獲第52屆格萊美“最佳流行男歌手獎”及“最佳流行合唱獎”。



2012年1月,瑪耶茲推出的單曲《I Won't Give Up》在美國iTunes下載榜排名首位,新鮮出爐的MV中,人們發現,昔日戴著各種萌帽撇嘴壞笑的吉他小正太已變身為蓄起長髮絡腮鬍的“馬叔”。瑪耶茲坦言,同年推出的第四張專輯《Love is a Four Letter Word》的創作伴隨著與戀人分手的苦楚和反省。



“我通過寫歌來理解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位置,藉此看清自己和自己的生活。鋪展紙頁創作歌曲時,我不斷認識自己的強弱項,明白自己需要在哪裡再加把勁,也看清需要原諒自己和他人的地方。分手確實令人傷心,但也讓我追問自己:我是誰,我能給予什麼。正是在憂鬱低落的經歷中,我戰勝了,併成長了,我把這些認知投入歌曲中。我要告訴你,快樂是一種選擇,我已練習了很長時間,我們不要沉浸於夜間新聞的壞消息中,我們也可以選擇感恩現在所擁有的東西。”


在歌曲《I Won't Give Up》中,瑪耶茲分享了他對愛的信念:“不能因為和某人分手了,你就要放棄你們的友誼。你當然不要停止愛他們,在這張關於‘愛’的專輯裡,我想創建一個讓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連接和感受愛的藍圖。”




“農夫”歌手


儘管樂壇近年不斷邁向電音化、嘻哈化,但對於家住海邊、深居簡出、極力貼近大自然的瑪耶茲來說,世界的紛紛擾擾,反倒更襯出他的純粹。


“我搬去鄉間,因為不喜歡城裡侷促的公寓樓房,我也沒法在隔壁有鄰居的情況下寫歌。我搬去農村鄉下,讓我凌晨兩點還可以大喊大叫、發發瘋、敲敲鼓,完全地做自己,在那裡你可以聽到各種鳥鳴,還有貓頭鷹、青蛙、蛐蛐的聲音,如此美好!”


全球奔波巡演之外,瑪耶茲更享受在家農耕的樂趣。“我和太太種咖啡、牛油果、百香果、草莓……沒有什麼比種樹更能教會你耐心,現在,當我開始寫歌,紙張一片空白時,我就想, 要有耐心, 傾入一點愛,澆灌紙上,文字在你不經意間成長。說實話,我曾是一個不喜歡努力的傢伙,但農耕教會我耐心,學習嘗試。”


追求勤勞素樸的生活大約也是長輩留給瑪耶茲的影響。早年,他曾以一曲《Frank D. Fixer》(修理工弗蘭克)向自己的祖父致敬。“我爺爺年輕時從捷克移民來到美國,他在我初中時就過世了,我記得他是個非常安靜的人。小時候常去爺爺奶奶家,他一直工作,忙到深夜。爺爺後院有個漂亮的花園,我們晚餐吃的蔬果都是他親手種的,裡頭有圓滾滾的西紅柿,還有秋葵,但我不喜歡吃秋葵,弟弟玩卡丁車時壓過秋葵,我那時還很開心……爺爺的大手總是油膩膩的,衣服經常出現洞洞,因為他是位焊工,負責修理農場設備,事實上他什麼都會修。我一直想寫首歌向我爺爺致敬,他的店上方有個牌子寫著‘Frank D. Fixer’,那在我的家鄉曾是個地標,人們指路時會說,到‘修理工弗蘭克’鋪子那兒左轉、右拐之類的,這讓他在當地成了名人。”


去年8月,瑪耶茲攜新專輯《Know.》迴歸,聆聽那些充滿愛意的歌曲,人們感受到他更充沛的情感,“馬叔”的聲音依舊清亮,但比年少時沉澱了更多。



專輯歌曲《Might As Well Dance》(不如跳舞)的MV更是記錄了瑪耶茲和妻子克里斯蒂娜·卡拉諾2015年婚禮上的溫馨場景,人們看到“馬叔”抱著吉他抖腿耍酷玩得很high,他也透露了大喜日子的一個亮點:“食物相當不錯,因為我妻子曾是位大廚,所以她要確保菜單品質一流——值得一提的是,全套都是素食。”


早在2007年,因朋友的介紹,瑪耶茲結識了當時在赫莫薩海灘邊開著咖啡館的克里斯蒂娜,“當時我們都有交往對象,也各自忙著事業,我當時就發現她是個正直聰慧的姑娘,是我理想的另一半,但直到2011年我們都恢復單身後,才決定在一起。”


熱衷農耕、痴迷人類學的克里斯蒂娜曾回憶:“初次見面,我就覺得彼此有種奇妙連接,但當時我們的生活迥然不同,我是個清晨4點半就起來打理店鋪的咖啡師,他是個全球旅行的音樂人,通常要忙到凌晨4點半才上床睡覺……結婚之後,我們過起了男耕女煮的‘樂活’日子。”


《Might As Well Dance》


瑪耶茲與咖啡總有著奇妙緣分,兩年前,他受邀參演了百老匯音樂劇《女服務員》,三個月排練演出期間,他還去咖啡店裡兼職學習。“我每天都去東村附近喝咖啡, 不停問他們問題,請教如何做咖啡。直到《女服務員》演出結束,三個月裡我一直在劇院附近47街上的那家咖啡店兼職輪班——喝了好多咖啡。”


瑪耶茲回憶,這次音樂劇演出經歷激勵了他的新專輯創作以及“美好氛圍”巡演。“人們穿著戲服,把舞蹈動作帶入節目,這是古老的娛樂方式,過去我並不習慣這種演繹方式,但百老匯開了我的眼,讓我忘情地享受唱跳的樂趣,現在演唱會我們也會這樣唱跳,讓觀眾一起享受美好氛圍。”


演唱會現場,在《Have It All》(擁有一切)、《Unlonely》(不孤獨)等標題溫暖人心的歌曲中,瑪耶茲帶著大家投入振奮人心的歡歌中。


繼2014年專輯《Yes!》之後,這次他又玩了個文字遊戲,選擇Yes反義詞No的諧音單詞“Know”來命名新專輯,希望標題“慶祝積極性,而非呈現消極面”。“‘理解’(know)是強大的,但‘不’(No)卻在人與人之間築起隔離牆。‘理解’萬歲,是這種相互瞭解的過程推動著我們去愛。”



瑪耶茲用吉他撥開漣漪,在夢幻般的河流裡,全場縈繞著愛的氣息:“無論你何欲何求,愛仍是一切的答案。”


“《愛仍是一切的答案》是整張專輯最後一首歌曲。對我來說,專輯尾聲試圖表達最重要的信息,嘿,如果你前面聽得迷迷糊糊都錯過了,最後一刻你要仔細聽:愛仍是一切的答案。我們的愛看似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稀少和分散,但我不相信這是真的,我試圖通過音樂更多地記錄和分享愛。我們來到這個地球,最先的需求就是愛,如果得不到愛,我們也活不長,而且我認為愛是永不止息的,所以真正的信息就是愛、愛、愛,這聽起來很老套,但事實就是如此。看看我們在這裡做些什麼,其他那些都是娛樂,但真正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呼吸,認真地去想一想,我們是否在愛和被愛之中?”


林俊杰、Jason Mraz《I Am Alive》



演音樂劇就像是度假


南方人物週刊:分享下你最早愛上音樂的那一刻?


傑森·瑪耶茲:其實音樂一直在那裡,很難說具體是哪一刻。我們家有臺鋼琴,記得很小的時候,我坐在媽媽腿上,她握著我的小手放琴鍵上,給我糾正手型,然後在上面敲出音符,聽到這個巨大的傢伙能奏出旋律,那真是一種神奇的體驗,感覺小小的我能隨之振動。


小學二年級時,我的音樂老師讓我表演獨唱,隨便唱一首歌,我大概是唱了首《平安夜》之類的聖誕歌曲吧,整個音樂教室飄蕩著我的歌聲,我特別喜歡這種感覺,而且老師和同學們的互動和反饋都很棒,我喜歡這種現場感。所以,很小的時候我就認識到了音樂的神奇力量,然後我後面一路都是在不斷操練。


2013年5月7日,上海,傑森·瑪耶茲做客《今晚80後脫口秀》節目


南方人物週刊:2013年上中國電視節目《今晚80後說相聲》時,你玩起了二胡和葫蘆絲。除了吉他,你還會演奏哪些樂器?


傑森·瑪耶茲:哦!我什麼都嘗試,幾乎所有樂器,但我不太擅長木管或銅管樂器,因為吹奏它們時我就沒法同時唱歌了,但我會敲鼓、彈奏鍵盤,包括拉二胡,我很喜歡拉二胡的。


南方人物週刊:歌迷們稱你為“現場之王”,你的舞臺表現力驚人。我聽說你15歲時登臺主演了音樂劇《約瑟和他的神奇夢幻綵衣》?當年的經歷是怎樣的?這對你有何影響?


傑森·瑪耶茲:確切的說,那是一部兒童劇,我和其他60個孩子一起演出,當時我在劇裡飾演主角約瑟,穿了一件五彩繽紛的衣裳,服裝、道具很有趣,還要演唱不少歌曲,這是我演繹的最重要的一個角色,那是一部大規模的戶外兒童戲劇作品,我們需要演整整三場。當你還是個十多歲的孩子時,你覺得這可是一件大事,我當時還上了報,我和那些小夥伴們至今還有聯繫,友誼延續至今。


這次經歷給了我很大信心,也是從那時起,我心裡埋下了成為藝人的種子,我在舞臺上表現得很興奮,我意識到自己的表演可以取悅大家,從那時起我走上了音樂劇之路,但這一行競爭非常激烈,我幾乎被嚇跑了……也是在差不多時期,我開始彈吉他,我就想,嘿,我其實只想唱歌,有了這把吉他,我可以在公園、街道,甚至任何地方唱歌——我不用參加音樂劇的海選,等待被他人相中。所以我就做了決定,好吧,我不必扮演任何角色,我要唱出自己的感受,只做“我”這樣一部音樂劇。


南方人物週刊:兩年前你出演了百老匯音樂劇《女服務員》,四十不惑重返音樂劇舞臺是種什麼感受?最大挑戰是什麼?


傑森·瑪耶茲:哈哈,和兒時一樣的感覺,你去演出,穿上戲服,和劇組一起工作,我不用做一個固定歌單,也不用親自挑選演出服裝,我必須成為某個角色,我只是拿著工資當表演者,這讓我很興奮,因為我大部分職業生涯都在寫自己的歌曲,試著塑造自己和身邊朋友的故事。在演唱會現場,我必須在表演中找到自己的意義和目標,努力想象這個現場演出在為誰服務,表達著怎樣的理念。但當你在音樂劇中表演,你只是在別人的節目中表演,這種感覺就像是度假,很放鬆。


南方人物週刊:說說你在那部音樂劇中的角色,聽說你演了個愛唱歌的婦科大夫?他和你本人像嗎? 


傑森·瑪耶茲:哦,不太像,唱歌只是一種延伸。唯一相似的,他也笨手笨腳、尷尬緊張,在愛情方面不太順利,他捲入了糾結的情感經歷,一位病人成了他的粉絲,主動追求他,他有些不知所措,如果走錯一步,就會毀了他的事業,我可能會遇到同樣情況,我會告訴她們,“我已經結婚了”,所以,這太有趣了!


2016年,美國聖地亞哥,傑森·瑪耶茲參觀博班克小學時與小學生們交流



那些“四個字母的單詞”


南方人物週刊:說說你最新專輯《Know.》的創作背景?專輯取名也挺有意思,單詞know後面還加了一個點,有何特別含義?


傑森·瑪耶茲:因為我上一張專輯《Yes!》後面有個感嘆號,所以我希望這次專輯《Know.》同樣有個標點符號,這是某種陳述和宣告,其實我想把兩張專輯並置:是的!明白。這張新專輯中有我獻給妻子的愛之歌,你知道,婚姻是一種承諾,也是彼此“瞭解”的過程,你“明白”現在進入一種新的狀態:我“知道”自己、“瞭解”對方,“明白”我們要攜手一起成長。對於我個人而言,生活總是伴隨著許許多多疑問,但有一個是肯定的,而且我認為每個人都“明白”:那就是一個人的心。“瞭解”你的心,“知道”愛是什麼,最終“明白”:愛仍是一切的答案(Love is still the answer)。如果這張專輯只能收入一首歌,就是那首。



南方人物週刊:這其實也是我下一個問題,“愛”這個字幾乎出現在你所有歌曲中,包括新專輯最後這首“愛仍是一切的答案”。我們知道,愛不因歌裡反覆出現就變為陳詞濫調,你的歌也在宣揚某種愛的真諦,具體說說你對愛的理解?過去和現在有何不同?


傑森·瑪耶茲:是的,這其中確實有變化。當我還是個年輕人時,我認為愛是呈現於外在的某樣東西,你認為你愛的是別人,或者說,如果我擁有了這個愛人、這個職業、這種生活、風格,最終我的生活就有了愛。但隨著年齡增長,你會明白愛在裡面,愛在你的內心成長,是一種內在修為。如果你能接受自己、原諒自己、瞭解自己,那麼你就可以成為愛。


南方人物週刊:就好像某個容器?


傑森·瑪耶茲:沒錯!你就好像一個盛滿了愛的容器,然後你就有了能力去傾聽別人的聲音,有了同理心,也學會去愛人。


南方人物週刊:介意說說你手臂上的文身嗎?左手臂的一男一女和右手臂這個包裹著三角形的圓?


傑森·瑪耶茲:哦,左手臂這個是好多年前文的,2007年左右,我當時剛好30歲,有了這麼個想法,儘管我在世界各地多年旅行,我仍然相信自己會與某人結合,我在男性的一邊寫上自己的身高和生日,女性的一邊當時準備留給未來的太太,這是一幅非常樂觀的全家福的初始構造,正如我們剛才談論到的愛,你不必外在佔有,你必須內在有愛。而右手臂這個幾何圖形,對我而言,代表身、心、靈三部分的完全合一。


南方人物週刊:你早年給第四張專輯命名為《Love is a Four Letter Word》(“愛”是四個字母的單詞),我們都知道“四個字母的單詞”原本指的是“粗口”,你在此玩了個文字遊戲,創作背後有什麼故事嗎?


傑森·瑪耶茲:是的,我希望那被稱為愛。事實上,在我生命的那個階段,我在尋找愛,試圖理解愛,但我仍在感情上遭到了挫敗,我當時非常沮喪,寫了很多日記,創作了很多相關的情歌,但我想尋找的標題始終沒有出現。突然有一天,我被告知專輯馬上需要個標題,現在就要!我非常抓狂:“我不知道,見鬼!(fuck) 我說了好多‘四個字母的單詞’”,你知道,我當時萬分沮喪,但對我來說這個標題出來後還是很有趣很甜蜜的。


南方人物週刊:你的歌詞裡常見這類雙關意味的詞語,說說你的祕訣和靈感來源?


傑森·瑪耶茲: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使上這個祕密武器的,剛開始寫歌,我發誓不能讓歌詞變得無聊,我想出人意料,我喜歡歌曲朗朗上口,但不是人們所期待的那種,這只是我寫歌的規則之一。然後我希望這歌聽起來像是我發明的某個東西,不僅僅是一首歌,而且是一個整體,你明白吧?包括那些雙關語、文字遊戲和詩歌,所有這些元素都是賦予那首歌魅力的工具, 最後呈現出令人驚豔的效果。


南方人物週刊:2012年你開啟全球巡演,標題又借用了這個雙關:“Tour is a four letter word”(“巡演”是四個字母的單詞)。


傑森·瑪耶茲:對呀,有趣的是,“人生” (Life)也是這麼“四個字母的單詞”!(笑)當你腦海中想著“五”大概是五個字母組成的,但其實五(five)這個單詞也只有四個字母!



寫歌就像衝咖啡


南方人物週刊:我聽說你曾經在書店工作過一段時間,那是怎樣一段經歷?


傑森·瑪耶茲:是的,當時我被分配管理書店兩個區域:搖滾樂和新紀元方面的書籍(New Age,又名新時代運動,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西方的社會與宗教運動)。我當時只有18歲,並不知道新紀元思想是什麼。因為工作緣故,我每天必須按字母順序排列這個區域的書籍,客人會向我諮詢和查找圖書,因此我開始瞭解相關信息。正是從那時起,我開始學習占星術、神祕學、自我療愈、自我賦權等等,因此我對語言也更加著迷,不斷琢磨如何通過選擇更親切的詞彙來改善我們的生活體驗,這不僅是說出來,更重要的是你的用詞及背後的動機。舉個例子,(指著桌上的塑料礦泉水瓶)比如有時我會說,“我認為使用塑料瓶是錯誤的”,這是我對語言的理解,但為了改變我的語言,我現在開始說“我制定它是錯誤的”(作為環境保護主義者,瑪耶茲隨身攜帶自己的水瓶,此前全球巡演至新加坡,它的演唱會全場規定不可使用一次性塑料瓶)。現在我不說“我認為”,而改成“我制定”、“我發明”、“我想象這是錯誤的”等,我們不知道這是否正確,但我知道這對環境不好。


南方人物週刊:哪些作家和書籍給你留下了深刻印象?說說你的最愛?


傑森·瑪耶茲:這是個好問題!我確實有幾本特別喜歡的。我喜歡揚·馬特爾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這是個極富想象力的故事,探討了苦難、醫治,還有勇氣。另外,我最近手頭在讀大衛·艾格斯的一本書,他寫的《摩卡僧侶》(The Monk of Mokha)引人入勝,一本關於咖啡的不可思議的書!


南方人物週刊:我記得你的太太就是一位咖啡師?


傑森·瑪耶茲:沒錯!她是非常成功的咖啡師。


南方人物週刊:說說她對你的影響?


傑森·瑪耶茲:我太太和我從事完全不同的職業,她痴迷大自然,有一套自己的哲學。結婚後,她將自己的智慧帶入家中,這也滋養了我。她熱愛種植,喜歡烹飪,她瞭解植物成長與土地的關係,我從她那裡學到這種科學及靈性化看待萬物的觀點。可惜採訪時間有限,關於這一點我可以滔滔不絕聊下去,我們可以聊聊怎麼煮咖啡、怎麼烹飪、怎麼種植物……


南方人物週刊:你自己也衝調咖啡吧? 


傑森·瑪耶茲:是的,我喜歡自己手衝咖啡,大約50克咖啡豆、中磨,把水煮熟了,從上面慢慢衝倒,你必須非常耐心,等待再等待,直到它冷下來,我喜歡手衝咖啡的這種儀式感。


南方人物週刊:非常具有挑戰性,又不乏匠心妙趣。


傑森·瑪耶茲:對!每次都不一樣,咖啡的口感取決於多種因素:天氣狀況、豆子的產地、使用的量,還有你的衝調方法,我喜歡這種藝術形式,而最終成品是你喝到的東西,但喝完後它就消失了,你知道自己帶著這種感覺離開了,為了再次找到這種感覺,你一次又一次重新回到這個過程。


南方人物週刊:創作音樂也是如此吧?


傑森·瑪耶茲:完全正確!我用類似的經歷創作歌曲,起初有個想法,我試圖把自己所有的點子、想象力、音樂技能都融入其中,終於,你完成了這樣一首歌曲,哇,這感覺很酷!為了重新獲取這種感覺,你想再寫一首歌,然後又開始創作,經歷前後種種,我非常享受這個過程!


南方人物週刊:下月23日就是你42歲生日了,有什麼夢想或願望嗎?


傑森·瑪耶茲:哦,我想回家!回海灘邊衝浪,回自己的園子裡種樹、烹飪、煮咖啡,我們在園子裡種牛油果、草莓和百香果,現在還種咖啡和香蕉。夏天就要收成了,我也很想念我的貓咪們。


(感謝Live Nation團隊Alicia、Candice協助聯絡專訪)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訂閱和購買最新雜誌

https://weiwenku.net/d/200765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