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政治迷局

南方人物週刊2019-06-03 22:42:58

過去的5年間,巴育從臨時總理到代理總理再到民選總理,完成了從軍人向政治家的轉變。在這個過程中,他因為多次拖延大選時間而遭到抨擊,也因為時時怒懟而和媒體關係惡劣,不過他的政治手腕是天生的,他一直在努力探索,向一個成功的政治家靠近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2019年第15期

文 | 特約撰稿 趙靈敏

編輯 | 孫凌宇 rwzkzx@126.com

全文約5126字,細讀大約需要12分鐘

2019年4月22日,柬埔寨卜迭棉芷省波貝,泰國柬埔寨跨境鐵路開通儀式,泰國總理巴育(右)與柬埔寨首相洪森一同出席



3月24日,泰國舉行了軍事政變5年來的首次大選。根據泰國選舉委員會公佈的投票結果,親軍方的人民國家力量黨在下議院獲115席,加上近日宣佈支持的其他中小政黨的議席數,現任總理巴育已獲得135席支持。根據泰國法律,總理由500名下議院議員和250名全國維持和平秩序委員會挑選的上議院議員一同選舉產生,得票過半者當選。由於上議院250席根本就是軍方的人,加上下議院的135席,巴育獲得過半支持當選總理已成定局。


巴育的上臺,起源於5年前的那個炎熱的下午。2014年5月21日下午,泰國陸軍司令巴育·佔奧差召集執政黨、反對黨、選舉委員會高層官員以及親政府、反政府示威領導人和看守政府總理尼瓦探隆在陸軍俱樂部開會,商議當時政治危機的出路。按照巴育的說法,他要阻止泰國淪為又一個“烏克蘭或埃及”。第二天下午16時20分左右,會談破裂。40分鐘後,巴育對全國發表電視講話,宣佈軍方接管政權。


這是1932年泰國確立君主立憲政體以來的第20次軍事政變。事情的起因是2013年11月為泰黨控制的下議院投票通過的《赦免法案》。根據該法案,2006年6月到2012年5月因參與暴力示威而被判刑的人員將獲得赦免,以實現國內政治的和解。不過反對派認為,該法案是為赦免前總理他信而量身定做的,因此堅決反對。圍繞著這一法案的爭議愈演愈烈,最終導致時任總理英拉在2014年5月7日被憲法法院裁定濫用職權罪名成立,隨即被解除總理職務。英拉的親信尼瓦探隆擔任看守總理,但局面依然混亂。


多方爭執不下之時,軍人再次登場。擔任軍方最高職務的時任陸軍司令巴育就此走上了政治舞臺。過去的5年間,他從臨時總理到代理總理再到民選總理,完成了從軍人向政治家的轉變。在這個過程中,他因為多次拖延大選時間而遭到抨擊,也因為時時怒懟而和媒體關係惡劣,不過他的政治手腕是天生的,他一直在努力探索,向一個成功的政治家靠近。不過5年來,泰國的政治困局依然無解,而且局面比5年前還複雜了很多。巴育的前路,委實並不輕鬆。



鷹派巴育


位於曼谷東北210公里的呵叻府是巴育的老家,1954年,他就出生在呵叻府的一個軍營中,他的父親當時在那裡當兵,巴育算得上是軍人世家出身。


在泰國,軍人主要有兩種產生的途徑:主動報名參軍或者參加抽籤。泰國法律規定,年齡為18-30歲的男子必須依法服現役,時間為兩年,高級僧侶、完全變性者可免除。有意服兵役的可以主動報名,沒有報名的就必須參加抽籤。每年 4 月,泰國的適齡男子要齊聚一堂,通過抓鬮決定是否要入伍。抽到紅色的一個月後就要服兵役,黑色的就免兵役。


由於泰國軍人待遇不佳,軍隊裡時常傳出虐待、同性戀等新聞,加上軍隊高層經常捲入販賣人口、毒品等醜聞,軍人形象不佳。此外,入伍還可能被派到泰國南部去圍剿伊斯蘭分離主義武裝,要真刀真槍打仗,有生命危險,因此普通人均視入伍為畏途。於是在每年抽籤的現場,都會出現很多戲劇性的場面。抽到黑籤的欣喜若狂,抽到紅籤的則感到晴天霹靂,有痛哭失聲的,有當眾暈倒的,甚至有父親因為兒子中籤而上吊自殺。為了“保佑”自己不被抽中,很多人提前一個月到寺廟磕頭如搗蒜,還有人臨時抱佛腳服用雌性激素,聲稱不適合當兵。


巴育則與這戲劇性的一幕無緣,因為父親的關係,他早早就拿定了投身行伍的決心。1969年,他畢業於泰國武裝部隊學院預備役學校第12班,之後在泰國國防學院和朱拉中高皇家軍事學院學習,畢業後加入泰國陸軍第21軍團,成為泰國王后詩麗吉的貼身保鏢。在皇家衛隊裡,巴育結識了早他兩屆、軍官預備學校10級的阿努蓬,自此開始追隨他。隨著阿努蓬軍中地位的提升,巴育的頭銜也不斷水漲船高。


泰國早年是君主專制政體,近代以來,英法西方殖民者來到東南亞,泰國成了該地區唯一一個沒有淪為殖民地的國家。為了維持這表面上的獨立,泰國開始了軍隊現代化,軍人成了最早一批接受西方先進文化的群體。1929年開始的全球經濟危機對泰國打擊很大,國庫空虛之下國王不得不對軍隊裁員減薪,引發軍方不滿。1932年6月24日,軍方發動政變,給身在華欣夏宮的拉瑪七世國王兩個選擇:把權力交給議會繼續做國王或者立即退位,拉瑪七世無奈接受了前者,泰國就此進入了君主立憲時代。


自此,軍人發動軍事政變接管國家政權成了泰國的家常便飯,然而,政變畢竟名不正言不順,軍政府執政或長或短的一段時間後,總歸要還政於民,而民選總理上臺後,要鞏固權力,又擔心會再次發生軍事政變。在這樣一種詭異的狀態下,無論是軍方還是民選領導人都沒有安全感,蹺蹺板遊戲讓泰國政局動盪不止。


1946年,拉瑪九世普密蓬國王登基。這是一位才華超群、政治手腕非同一般的國王,他看準了軍方和民選領導人之間需要緩衝器和仲裁者的現實,開始不遺餘力地填補這個空缺,最後成了這場權力遊戲的最大受益者。軍方和民選領導人由於誰都無法徹底壓倒誰,都需要國王的加持,因此爭先恐後地擡高國王的地位,強化對他的崇拜。最終,泰國政壇形成了這樣一種奇特的三角關係:民選政府只擁有對國家進行行政管理的職責,無權指揮軍隊,軍隊只效忠國王,其最高領導人是陸軍司令。當民選政府治理不力時,軍人就發動政變,而政變是否正當,要由國王來裁決。國王則注意在軍人和民選政府之間維持平衡,確保哪一方都無法徹底消滅另一方。


這樣的模式運轉到2001年,出現了一位試圖打破平衡的人,那就是他信·西那瓦。生於1949年的他信,早年是一名警察,後來棄警從商,靠經營電信事業致富。2001年2月9日他當選為泰國第23任總理,成為泰國史上第一位任期滿四年的總理,並在2005年獲得連任。他信任內政績彪炳,在促進經濟增長、禁毒和打擊南部穆斯林武裝分離運動方面的進展尤其有口皆碑,被國際社會公認是泰國難得一見的領袖人物。他信任內推行的影響最深遠的政策,是在醫療等領域對農村地區和窮人的扶持。在貧富差距非常巨大的泰國,這些舉措讓窮人和農民成了他信的鐵粉。


為了給農村項目籌集資金,他信加重了以曼谷為中心的城市中產階級的稅收,並提出了削減軍方開支和人數、軍隊國家化等主張,而他信日益上漲的聲望,也對泰王至高無上的地位構成了威脅。於是,這幾股勢力聯合起來,趁2006年9月他信到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的時機,發動政變,將他趕下了臺。


在政變的過程中,阿努蓬率領的第一軍區部隊是其中的主力,為政變的成功立下了汗馬功勞。政變成功後不久,他的軍銜由中將晉升為上將,並被當時的陸軍總司令頌提提拔為陸軍助理司令。2007年9月,頌提退休,阿努蓬成為新一任陸軍總司令和軍方最高領導人,巴育也被提拔為阿努蓬的副手。而在對待他信的問題上,泰國軍隊內部存在著不同的派別。阿努蓬雖然參與了政變,但性格恬淡,不太願意介入政治,主張在政變後的紛爭中保持中立,因此很快還政於民。巴育則是強硬鷹派,主張對他信勢力嚴厲鎮壓。


2010年9月,阿努蓬退休,巴育接替他成了陸軍總司令。第二年8月,他信的妹妹英拉通過選舉成了泰國總理。新一輪博弈開始了。


2014年7月22日,時任泰國陸軍總司令的巴育從泰王普密蓬手中接過臨時憲法



政變的傳統


英拉上臺後,繼續了哥哥他信的經濟政策,通過高價收購大米等方式,對北部和東北部的農民進行補貼。在其他方面,她走的是中間路線,因此一度廣受好評。在一年一度的泰王生日赦免名單上,她沒有加上他信的名字,也沒有重用“支持自己的派別的領導人,而是不斷強調社會和解是這個國家的前途所在,不是用一方打擊另一方。2013年9月,她還主持了泰國曆史上第一次政治改革論壇,目的也是尋求國家走出目前政治困境的方法。


局勢的逆轉發生在2013年8月,英拉宣佈為推動政治和解,向下議院提交《赦免法案》,赦免在2006年6月到2012年5月因參與暴力示威而被判刑的人員,這其中就包括他信。法案的推出遭到各方的一致反對,支持他信和反對他信的都不願意對方得到赦免,而普通泰國人則擔心過於廣泛的赦免會造成社會的持續動盪和不穩定,因此也持保留意見。英拉則拒絕撤回法案,在各方爭執不下的情況下,就出現了巴育率領軍隊發動政變的一幕。


和前任阿努蓬不同,巴育在推翻政府後遲遲不願交權,並以各種藉口推遲舉行大選的時間。近5年來,他以代總理的身份組織軍政府,主持國政,身兼政府首腦和軍隊最高領導人於一身。顯然,他不滿足於只是過渡性人物,而是希望一展政治才華,在政壇有所作為。泰國媒體則對巴育的戀權深感不滿,經常就大選時間等問題當面質問他,並揭發政府施政的不力。巴育對此惱怒萬分。2018年1月,為了躲避記者提問,他派人將自己的一個人形紙板立在了話筒後面,並對記者們說:“如果有人想問關於政治或者衝突的問題,就問他吧。”然後揮揮手轉身離場。


2018年6月,在參與“反對人口販賣會議”結束後,巴育集中傾瀉了對媒體的不滿:“我一直都說我也是人,人就會犯錯,我所知道我犯的唯一錯誤就是我也有人性。過去4年來我一直盡力做好總理這個職位,但總有媒體和輿論貶低我這個總理的職位、認為我的工作很失敗,我不明白這些人這麼做是為什麼,難道他們認為以後的泰國總理也要這樣被罵被指責嗎?我認為如果是這樣泰國就不會發展。


而巴育政府內部的醜聞也增加了人們的不滿。2018年年初,泰國政壇爆發了“表叔事件”,內閣二號人物、副總理巴逸在網絡上被曝光擁有22塊總價值4000萬泰銖(約合800萬元人民幣)的名牌手錶,卻未依法進行財產申報,結果引發社會各界特別是城市中產階級強烈不滿,網絡上有6萬多人聯名要求罷免巴逸。


2019年1月,泰國曾經掌管經濟事務的副總理比迪亞通親王公開向巴育發難,他細數了巴育八大罪過,認為他給泰國社會帶來了很多副作用,絕對不能再次擔任總理職務。


儘管廣受非議,巴育還是想方設法試圖做出成績。他上任後首先採取的舉措,是分化瓦解他信的勢力。在政變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泰國軍方就調換了泰國77個府中13個府的長官,其中大部分是前總理他信傳統票倉北部和東北部所在府。2015年8月,巴育再次改組內閣,出乎意料地起用他信政府時期的副總理頌奇擔任副總理掌管經濟事務。此後,巴育政府推出“泰國4.0戰略”,其中的重要內容是要將傳統的農業種植模式升級為智能化農業,讓農業成為泰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之一,提高農民收入。這顯然是向他信學的。


這些舉措漸漸發揮了作用。2016年,巴育修改憲法,改變國會議員及總理的產生機制,目的是防範他信這樣的集團和大黨勢力在大選中屢選屢勝。比如將上議院議席由200個增加到250個,而且全部由軍方指定產生。這些以狙擊他信勢力為主要目的的修改,居然在公投中得以通過,這是十餘年來“反他信”陣營第一次在投票中正面擊敗了“挺他信”的一方,而在支持他信的東北18府中,有5個府投了贊成票。


在2019年3月的大選中,他信陣營在北部和東北部的選票份額,從2011年上屆大選時的80.2%減至此次的63.5%,一些議員也轉投了巴育陣營。這顯示,在他信兄妹流亡國外的情況下,很多人在失望之下漸漸放棄了支持,轉而和巴育政府合作。


2018年5月7日,武裡南,泰國總理巴育在MotoGP賽道上駕駛摩托車



政治迷局仍在繼續


為了確保自己能繼續執政,巴育除了在法律和制度上對他信勢力嚴防死守之外,在競選階段也是花招迭出,比如禁止競選現場出現沒有參選者的畫像,而他信、英拉均流亡國外無法參選,這條禁令幾乎是為這兄妹兩人量身定做的。儘管如此,但為泰黨仍然在500席的下議院獲得了135席,居各黨派之首,這顯示他信家族的影響力雖然大不如前,但並未潰散,仍是泰國政壇舉足輕重的存在。


從此次大選看,反對力量已經集結起來,泰國政壇的鬥爭焦點已由他信派系與反他信派系間的鬥爭變成了軍政府派系與反軍政府派系間的鬥爭。阻止軍人勢力通過大選合法執政,成為反軍政府陣營思考的主要議題。連軍方的傳統盟友民主黨都在選後和巴育劃清了界限,拒絕加入政府,此次大選冒出的政治新星坎通納,也和為泰黨結成了同盟。巴育雖然最終贏得了大選,但也讓自己成了各方的箭靶。由於他只是勉強獲得過半數支持,未來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拉下馬。


另一個重要的不確定因素是泰王。普密蓬國王在2016年10月去世後,他的兒子哇集拉隆功繼承了王位,新國王的聲望和父親不能比,但他介入政治的願望比父親要強烈得多。過去兩年多裡,他不僅獲得了對王室財產更大的支配權,而且能在出國時指定攝政王,而在普密蓬年代,攝政王天然就是由德高望重的樞密院主席擔任的,這顯示哇集拉隆功不願受老臣的束縛。在本次大選前,哇集拉隆功的姐姐烏汶叻公主一度表示要代表他信陣營參選,他則發表講話呼籲民眾選擇好人。這些都顯示出哇集拉隆功不滿足於只當仲裁者、試圖更積極介入政治的心態。


一個權威不足卻試圖走向政治前臺的國王、一個對治國情有獨鍾的軍人總理、一群對現狀不滿飽受壓制時刻準備發起衝擊的反對派,這就是泰國政治的現狀。普密蓬國王時代相對穩定的政壇三角關係已經鬆動,新的平衡關係是怎麼樣的?還沒有人知道。各方勢力的新一輪博弈,已拉開了序幕,泰國政治的迷局仍將繼續。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訂閱和購買最新雜誌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0765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