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拍高考鎮最後夜晚,千餘家長聚集廣場跳鬼步舞,場面震撼

乙圖2019-06-05 19:13:31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6月3日,是大別山高考鎮復讀生的最後一日,從當天下午和第二天開始,近8000名考生將返回原籍迎接考試,而前來陪讀的近萬名家長也將結束為期一年的飄搖生活返回家中,陪讀從此成為她們珍貴的記憶。圖為學生放學壯觀的場面。


高考鎮的學子每天早晨5點40起床,然後上早自習,中午11:40放學,半個小時午餐時間,有的回教室有的在出租房午休,下午5:05放學,半個小時晚餐時間,再回到教室晚自習,直到深夜10:40左右放學回到出租房,接下來還有挑燈夜戰,到凌晨一點左右甚至更晚睡覺。圖為一個陪讀奶奶在做飯。


作為陪讀的家長,這一年幾乎也是按照這個作息時間去循環:每天5點多起床叫醒孩子,忙完早晨去買菜,中午10:30開始做午餐,下午和晚上家長時間都是由自己去支配。圖為下午,家長在聊天。


陪讀家長有的選擇聊天,有的選擇去小鎮上找一份兼職打工掙生活費,還有的自己做十字繡或者做鞋。圖為鎮上服裝廠打工的家長。


每天晚上7點,小鎮熱鬧非凡,超市門口的廣場上,陪讀媽媽們聚集在一起跳著時下最流行鬼步舞,沒有傳說中“地獄”般寧靜,跟一般的市集小鎮並無二致,甚至更加熱鬧。圖為家長在跳“鬼步舞”。


韓女士來自一百多公里外的合肥,一年前,孩子選擇到高考鎮復讀,她就跟了過來,和所有陪讀家長一樣燒飯、送飯,每天忙完生活日常,趁著晚上孩子上自習的時光,跟幾個熟悉大姐來到超市附近的廣場上跳舞,“孩子的學習幫不上忙,也不能添壓力。”圖為幾個家長在跳交誼舞。


不大的廣場上,跳舞的陪讀媽媽有千餘人,場面頗為壯觀。陪讀一年,孩子在緊張學習的同時,她們的心理負擔也不輕,跳舞成為他們宣洩和打發無聊時光的一種方式。圖為碩大的廣場,跳舞的家長很多。


就在眾多陪讀家長,在廣場跳鬼步舞的同時,小鎮街頭一些陪讀家長在服裝廠打工,“閒著也是閒著,總得乾點什麼,免得胡思亂想,給孩子添負擔”。在一間出租房裡,49歲的陪讀媽媽李海霞用自己的方式打發時間,她身邊的桌子上堆滿了已經做好了的手工拖鞋,“這些鞋子有的送給親戚,有的送給鄰居。”圖為李海霞在做鞋子。


李海霞說,最後幾天她要趕一趕進度。說起孩子和她這一年的陪讀,她似乎很滿意,孩子去年高考只有300多分,今年幾次模考都接近500分,還有幾次超過500分,走二本沒有任何問題,“想一想,這一年挺值得的。”圖為71歲的杜義珍老人除了陪一個孫女讀高三,還帶著一個讀小學二年的孫子,十分辛苦。


夜越來越黑,晚上9點半之後,廣場和街頭開始安靜下來,再有一個多小時,孩子們要下晚自習,有的家長開始回去給孩子做夜宵,還有路稍微遠一點的家長騎著電動車來接孩子。圖為77歲的胡開仁老人陪孫子讀書,每天下午和晚上推著小車到街頭賣點日用品。


高考鎮一輪陪讀生活的結束,意味著下一輪陪讀生活即將開始。高考鎮依然喧譁,不同的是像兵營一樣流水的陪讀家長。圖為夜晚的小鎮廣場。(江雨 /文圖)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080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