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我在華為已是“傀儡” 去年掙錢太多要檢討(附視頻)

創業財經匯2019-06-05 21:45:45

茫茫人海中,為防大家走失,請大家

點擊上方 “創業財經匯 ”  → 點右上角“...” → 點選“設為星標  ”

為創業財經匯加上星標,就再也不會迷路啦!


提示:親們,有什麼觀點和看法,歡迎在末尾評論區留言,參與是一種美德,表達是一種進步。很多讀者都養了成點讚的習慣,如果寫得好,望大家閱讀後,在右下邊“在看”處點個贊,以示鼓勵!


來源:央視《面對面》


5月26日晚,央視《面對面》播出任正非專訪。這是5月21日任正非接受中國媒體採訪後再次發聲,談及的話題範圍略有不同。


視頻完整版:任正非時隔120天再接受央視《面對面》專訪


以下為央視採訪任正非全文實錄:


不死的華為


主持人:當外界都在擔憂華為如此生死攸關的一個時刻,您反而有點超然事外,要談教育,教育還是您最關心的事情,為什麼?


任正非:第一點,我們從來就沒覺得我們會死亡。我們已經做了兩萬枚金牌獎章,上面的題詞是不死的華為。我們根本不認為我們會死,我們為什麼把死看得那麼重?所以我們認為我們梳理一下我們存在的問題,哪些問題去掉,哪些問題加強,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一些高端的產品美國也沒辦法,因為我們完全靠自己,不靠美國。


我關心教育不是關心華為,是關心我們國家。如果不重視教育,實際上我們會重返貧窮的。因為這個社會最終要走向人工智能的,因為你可以參觀一下我們的生產線,20秒鐘一部手機從無到有,基本上沒有什麼人。未來我們幾百條上千條的生產線完全是自動化的。所以我們的人的文化素質不夠,至少你沒受過大專或者大學以上的教育,你的英文也不好,計算機也不好,做工人的機會都不存在。


從我們公司的縮影就要看到國家放大來看這個國家,國家也要走向這一步,否則國家是沒有競爭力的。


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礎是什麼,比如硬件、鐵路、公路、交通設施、城市建設、自來水、各種環境的硬設施。硬設施是沒有靈魂的,靈魂在於文化,在於哲學,在於教育,一個國家有硬的基礎設施,一定要有軟的土壤,沒有這些軟的土壤任何莊稼不能生長。


為什麼別人不會提這個問題,我會提這個問題,我們真正在科學技術上是領導這個世界的,我能看見我們科學家的工作狀態,我只要一出國,到了任何一個研究所,每個科學家都爭著上來講他的方程。十年、二十年以後這些東西產生的結果,比如他演示系統方程給我看,說這個將來毫米波可能會給人類提高一百倍的帶寬,但是隻增加兩倍的錢,就是你多出兩分錢,你就可以獲得一百倍的帶寬,所以窮人都能消費起了。


這些基礎的科學走到這一步,如果沒有從農村的基礎教育抓起,沒有從一層層的基礎教育抓起,我們國家就不可能在世界這個地方競爭。因此我認為國家要充分看到這一點,國家的未來就是教育。


我們早就消滅不了


主持人:您認識到了這樣一個關鍵性的問題,但是您企業再大,也就是一家企業,您能為改變這個社會問題做些什麼?


任正非:我能看到科學家真實的研究,能達到的水平,達到這個水平的難度我知道,我認為要從最基礎抓起,要尊師重教,能真正這樣子,將來這個國家二三十年、三五十年有希望。這個二三十年,人類一定爆發一場巨大的革命,這個革命的恐怖性人人都看到了,特別是美國看得最清楚。看得最清楚,他們才能打你這個出頭鳥。


他們沒想到我們早就準備消滅不了,他們沒想到,他們以為架起幾門炮就嚇唬一個國家的時代還是那個時代,可能誤判了,對吧。因為抓起我們國家一個人就摧毀了我們的意志,這個也誤判了。所以我認為我們國家其實從今天抓起,如果我們農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後好多都是博士碩士了,就會為國家在新的創新領域去搏擊,爭取國家新的前途和命運,這才是未來。


主持人:任總,像您剛才所說的這一系列的問題,我們就以人才為例,他會影響到華為公司未來若干年的發展?


任正非:不會。


主持人:您有充分的人才儲備吧。


任正非:對。我們可以在世界各國網羅最優秀的人才,比如英國建芯片工廠,我們從德國招博士過去,因為德國博士動手能力很強,我們可以在新西伯利亞大學裡面把世界計算機競賽的冠軍,用五六倍的工資招進來,我們在俄羅斯提高了工資待遇,俄羅斯很多博士科學家就爭著到我們這來工作。


主持人:既然如此您為什麼要操一份也許在別人看來是閒心的心。


任正非:愛國,愛這個國家,希望這個國家繁榮富強,不要再讓人欺負了。


現在是在最佳狀態


主持人:當很多人知道我來採訪您的時候,他們都希望我問的一個問題就是華為是不是已經到了最危險、最危難的時候?


任正非:不會,在我們沒有受到美國打壓的時候,孟晚舟事件沒發生的時候,我們公司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惰怠,大家的口袋都有錢了,不服從分配,不願意去艱苦的地方工作,是危險狀態了。現在我們公司全體振奮,個戰鬥力在蒸蒸日上,這個時候我們怎麼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呢?應該是在最佳狀態了。


主持人:針對社會對華為的關切,5月21號上午任正非接受了國內媒體的集體採訪,在華為方面給記者提供的資料中有這樣一張圖片:一架二戰中被打得像篩子一樣彈痕累累的飛機依然堅持飛行,終於安全返回,飛機下面是一行大字:沒有傷痕累累,哪來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難。



任正非:昨天晚上半夜上網,看到這張照片,很像我們公司,一邊飛一邊修飛機,爭取能夠飛回來。


主持人:說到這架飛機,我有一個問題給您,這架飛機可能之所以能夠飛回來是因為它的要害部分沒有受到傷害,有沒有可能有一天這架飛機在飛的時候,它的發動機、油箱、它的要害部位受到攻擊,那怎麼辦?


任正非:現在我們要講兩個故事,第一個德國,第二個日本。大家知道德國因為不投降,最後被炸得片瓦未存。日本也受到了強烈轟炸,日本投降。結果日本沒有被完全摧毀,但是大量的工業基礎被摧毀了。


當時有一個最著名的口號“什麼都沒有了,只要我的人還在,我就可以重整雄風”,德國看得清清楚楚的,沒多少年德國就振興了,而且所有房子修復了,而且修復跟過去一樣。日本的經濟也快速恢復了,得益於他們的人才,得益於他們的教育,得益於他們的基礎。這點是最主要的。


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是人,人的素質、人的技能、人的信心,這一點應該是很重要的。


背景介紹:華為發佈的這張飛機圖片讓人聯想起他們曾經發過的另外一張圖片——芭蕾腳廣告圖,任正非曾經在達沃斯的會上說我們除了比別人少喝咖啡多幹活,其實我們不比別人有什麼長處就是因為我們起步太晚,成長的年限太短,積累的東西太少,我們得比別人多吃苦一點。所以我們這而一隻芭蕾腳,一隻很爛的腳。華為就是那麼一隻爛腳痛並快樂著,他解釋著我們如何走向世界。而這張芭蕾腳的廣告圖還與任正非的女兒華為副董事長、全球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相關。


當地時間2018年12月1號,加拿大當局應美方要求扣留了在加拿大機場轉機的孟晚舟。美國隨後澄清正在尋求對孟晚舟的引渡。十天之後,2018年12月11號,加拿大法院做出裁決,批准孟晚舟的保釋申請。當晚走出法庭的孟晚舟發朋友圈表示:我以華為為傲,我以祖國為傲。配圖就是那張芭蕾腳的華為廣告圖,上面寫著“偉大的背後都是苦難”。


外界擔心由於不斷升級的中美貿易摩擦可能會影響到孟晚舟在加拿大的引渡訴訟。


孟晚舟準備讀個“獄中博士”

 

主持人:這一次在這樣的背景下,您擔不擔心她未來怎麼樣?


任正非:不擔心。因為現在我女兒本身也很樂觀,她自己在自學五六門功課,她準備讀一個“獄中博士”出來,在監獄裡面完成這個博士學歷出來,她也沒有閒著,每天忙得很,我每次打電話的時候,她媽接電話或者她老公接電話說忙得很。我說忙得很,趕快過來接個電話,她說很忙的,充實得很。


主持人:她現在在哪裡?


任正非:在溫哥華,軟禁狀態。她是軟禁不是監禁,四周都有警察包圍著的,但是生活還是自由的。


主持人:如果她這種情況持續很長的話。


任正非:關鍵美國和加拿大是法治國家,你要通過證據來證明她有沒有罪。我們完全站在理上,世界都轟動了,加拿大最大的報紙頭版頭條的主要標題就寫著孟晚舟事件是典型的國家違法事件。就像我們人民日報大標題寫的是這個事件,你想一想我們不在理上,人家會有這樣的東西嗎?


海思本來就是英雄


主持人:海思在近段時間以來,在所有人的心目中幾乎像一個英雄一樣。


任正非:它本來就是一個英雄,你想他們獎牌拿了多少,這個職級有多高,各方面的收入有多少,我就問過他們,他們說默默無聞。我說錢少了嗎?不少。那就行了嗎?


主持人:您為什麼要用錢這個標準來問?


任正非:開玩笑,他們也想去張揚一下,不允許,他們那個手機研發的人也跑到臺上去演講,我們就批評,老老實實回到科研室去,不要去社會上講,讓他們搞銷售的去講,你那個搞研發的不要去講。


主持人:為什麼?


任正非:踏踏實實幹活,活沒幹好,張揚有什麼結果?


主持人:對他們來說什麼叫幹好了?


任正非:產品。


主持人:如果他們始終憋著,能證明他們是幹好還是沒幹好?


任正非:他們怎麼會憋著?回去老婆老表揚他,他老婆一天出去買好幾個包,回來就說你看這包好不好看?不就是表揚他了嗎?他不掙那麼多錢老婆拿什麼去買包? 


主持人:外界不知道。  


網上何庭波的照片多是假的


任正非:為什麼要外界知道呢?我覺得不需要外界知道。欺世盜國家領獎的人不是真發明人,不會讓真的發明人去領獎,傻乎乎把他照片貼到網上?你看網上其實何庭波的照片都是假的。我最近經常看到少量的時候她的照片是真的,多數時候不是他。


主持人:別人管它叫備胎,他們自己也管自己叫備胎,您管他們叫什麼?


任正非:沒有叫他們備胎過,跟我們市場系統、研發系統同等重要的部門,他們就是正常拿工資、拿獎金,人人都一樣戴大紅花。你看,我們給員工發的獎牌。


主持人:真漂亮,這是給哪位員工發的。


任正非:誰評上給誰。


主持人:評的是什麼獎?


任正非:明日之星每年是20%,20%大概是4萬人左右,我們的獎牌都是很厲害的,都是全世界的造幣廠在為我們公司造獎牌。


主持人:今天上午您也說他們了,一直就是低著頭夾著尾巴做人。


任正非:憋不住了。


主持人:最後憋不住了,終於輪到他們昂起首來了。這是好事嗎?


任正非:現在不能說是好事也不能說不是好事,已經發生了我們就決定了。就不要去收回。


海思2004年成立,負責華為所有的半導體芯片以及核心器件的開發和交付,在華為內部的地位尤其重要,然而這個部門卻異常低調,甚至在華為的架構中,一級部門找不到海思的身影。


華為差點100億美元把海思賣給美國


主持人:就在當年2004年甚至更早的時候中美關係一切正常,而且國際供應鏈一切正常,為什麼您會預想假如這個世界不正常怎麼辦?


任正非:跟這個東西我這麼講,我們曾經是準備用一百億美金把這個公司賣給一個美國公司,因為我們大家都知道,我們再發展下去就和美國要碰撞,一定要去碰撞。


因為賣給人家的時候,合同也簽訂了,所有手續辦完了,那麼我們穿上花衣服,就在海灘上跑步,比賽跑步,比賽打乒乓球,但是這個星期美國公司的董事會發生變化,新董事長否決了這項收購。


那麼好,我們回來再討論,我們還再賣不賣,少壯派是激進派,堅決不再賣了,那不再賣我們就說十年以後我們就和美國在山頭上遭遇,遭遇的時候我們肯定是輸家,我們拼不過他們刺刀,他們爬南坡的時候是帶著牛肉、罐頭、咖啡在爬坡,我們這邊揹著乾糧爬坡,可能爬到山上我們還不如人家。


好,那我們就要有思想準備,那思想準備我們就準備備胎計劃出來了。


當然今天有人也說5G將來會不會分裂成兩種標準,西方一種標準、東方一種標準,我認為是不會的,因為人類好不容易統一了一個標準,為共同的全球雲社會服務,這樣兩種標準就是兩朵雲,這個東西將來是很難交融。對吧?


在這樣的前提下,美國今天把我們從北坡往下打,我們順著雪往下滑一點,再起來爬坡。但是總有一天,兩軍會爬到山頂。這時我們決不會和美國人拼刺刀,我們會去擁抱,我們歡呼,為人類數字化、信息化服務勝利大會師,多種標準勝利會師,我們理想是為人類服務,又不是為了賺錢,又不是為了消滅別人,大家共同能實現為人類服務不更好嗎?


不是有人提過嗎?既然有備胎你為什麼早不用呢?我們就是為了西方公司的利益,我們不讓西方的利益被擠榨了,朋友就變多了。你看我壓制住公司不要做8K電視機,日本、韓國所有的電視機用的是我們的芯片,用的是我們的系統。


華為的錢已經夠多了


主持人:可能很多人就不大能理解剛才您說的這樣一句話,有的時候方面著這個錢不掙,要讓別人去掙,這是什麼樣的考慮?


任正非:我們已經夠多了,要不要講講把他們常務董事會去年利潤太多的檢查拿來給你看看,我還沒批示。


主持人:這太炫富了吧?


任正非:不是,戰略投入不夠,我們戰略投入不夠,我們戰略投入夠一點,那我們今天的困難就少一點。


主持人:您這裡面沒有炫富的意思?


任正非:沒有。


主持人:沒聽出來?


任正非:沒有。


主持人:那您怎麼說錢多了的事?


任正非:就像你家的土地,牛糞、豬糞撒在地裡面一樣的,土壤肥力好了是你們家過幾年莊稼就可以多收,我們現在講要加大戰略投入就是這個原則。


如今海思旗下已經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五大系列芯片,分別運用在智能設備、數據中心、人工智能等不同領域,其中麒麟芯片已經成為華為手機構築競爭力的重要武器,一些獨立分析師認為,華為的芯片研發能力已經居於世界前列,也正是因為有了海思的備胎,任正非表示美國禁令對華為的影響很小。


主持人:我們就按照一切慣常的發展而沒有出現中間的這種意外的話,在您的構想中海思它的存在應當是一種什麼情況?


任正非:現在海思有大量的基礎理論,這個基礎理論也是戰略研究院在外面撒胡椒麵形成的,它沒有基礎理論它咋能走到這個程度。


主持人:是不是它們永遠不啟用才是一個正常的、好的狀態?


任正非:一直也在用,沒有說不用,只是說現在可能就是他們挺身而出,主要以他們供應為主體。如果說正式斷了以後,如果是美國繼續恢復供應,他們還是繼續少量生產。


主持人:您覺得還能有這天嗎?


任正非:也許,也許。美國走走,發現走錯了,它就自己糾正了。


也就在華為被列為所謂的實體清單的第四天,美國商務部又發佈了為期90天的臨時通用許可,推遲對華為及其附屬公司現有在美產品和服務所實施的交易禁令,而與此同時出現了一些美國供應商開足馬力趕在禁令前加班加點給華為供貨的現象。


感謝美國公司


主持人:換句話說華為有了90天的臨時執照,您怎麼看這90天,90天您可以做什麼?另外,如果這個新聞是真的,這個90天又被取消了,您又怎麼看待這種反覆?


任正非:這90天已經對我們沒有多大意義,因為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就不需要90天,對吧。但是藉此我要來講一講,我非常感謝美國公司,這三十年來美國公司伴隨著我們公司成長,他們做出了很多無私的貢獻,教明白了怎麼去走路,特別是在今天危機時代,正體現了美國企業的良心。


應該是前天晚上徐直軍在半夜,我記不得了大致兩三點鐘,打電話給我,報告了美國企業的努力,正確對我們的情況,我流淚了,我感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主持人:您曾經第一句話就說要感謝美國。


任正非:對。


主持人:因為是他們教給我們怎麼走路,怎麼能夠成長,今天讓您,讓華為公司感受到這個世界的複雜裡面有不公的也恰恰是這個國家。


老師嫉妒學生


任正非:從來都是學生超過老師,這不是很正常的?學生超過老師,老師不高興,打一棒,是可以理解的。


世界流體力學和空氣動力學是一對父子發明的,叫伯努利,伯努利這個父親嫉妒自己兒子在空氣動力學上超過他,殘酷地迫害他的兒子,他的兒子是他的學生,美國是我們的老師,看到學生超過它不舒服也是存在的,沒關係。寫論文的時候加一個名字,把它放在前面就行了,我放在後面不就完了嗎?


主持人:您準備怎麼去面對未來也許會長期存在的這個中美貿易衝突?


任正非:這本來就是可能長期,我們準備打持久戰的,我們沒有準備打短期突擊戰,我們突擊戰也打,我們以後也可能強大,我們度過這個磨合階段,產品切換磨合這個階段,其實我們可能更強大了。


在華為總公司接待大廳的大屏幕上,循環播放華為出品的《基礎研究與基礎教育》的公益廣告片,2018年10月28號起這則公益廣告片開始投放媒體,任正非想通過儘可能多的渠道來呼籲社會各界重視基礎教育,呼籲國家加強基礎科學的研究和創新。


華為從來不用完人


主持人:您反對的是那種盲目的在補短板的過程中,這種所謂的知識產權的創新。


任正非:堅決反對,我就是最典型的,就是短板不行。我在家裡經常太太、女兒都罵,這個笨得要死,笨得要死。


我這一生就是說短的,去你的,我不管了,我只做長我這塊板,讓我再拼一塊別人的長板,拼起來不就是一個高桶了?為什麼要自己變成一個完整、完美的人?


完美的人就是沒用的人,我們公司從來不用完人,一看這個人總是追求完美,就知道他沒有希望,這個人有缺點,缺點很多,這個人好好觀察一下,在哪方面能重用他一下,說他不會管人,就派個趙剛去做政委就行了。


我就舉個例子,俄羅斯有個科學家、小活字、大數學家,我今天早上跟他們說,你們有合適的女朋友給他介紹一下,這小夥子不會談戀愛,就是隻會做數學,他到我們公司來十幾年天天在玩電腦,不知道在幹什麼。


然後我們管五萬研發人員的人到莫斯科去看他,打個招呼,一句話就完了。我給他發這個院士,他是院士,我給他發那個牌牌的時候,跟他講話,嗯,嗯,嗯,三個嗯完了,沒有了。


主持人:他聽不懂中國話吧?


任正非:那有翻譯,不需要懂中國話的問題。就是說他不善於打交道,他十幾年默默無聞在幹啥我們並不知道。突然告訴我,我們把2G到3G突破了,這個算法突破了,一講,我們馬上在上海進行實驗,實驗確實證明了,我們就這麼一下就領先全世界。


主持人:所以說這就是你們華為公司的這個長板就長在這了。


任正非:對,基礎理論太冷板凳了,一般人都不願意坐的,那不轟轟烈烈的。


在任正非的話語體系裡,與基礎研究一直相提並論的是基礎教育,他認為我國目前基礎研究方面水平不夠,和基礎教育跟不上直接相關。為此,他曾自費請權威機構的專家進行中國基礎教育狀況的調查研究。


主持人:您為什麼要做這樣的調查?


任正非:我就希望我們國家繁榮富強,希望國家能實現自己國家的夢想。


主持人:今天記者會上您特別提出教育,尤其是基礎教育是國家層面要考慮的事情。


任正非:是黨和國家的責任。


主持人:但是您作為一個企業家,為什麼要做這樣的調研?


任正非:它有一個權威性,要做一個這樣的報告,中央會相信,而且他們調查了全世界的教育,他們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和認識。


主持人:為什麼您是以您自己的錢資助他們去做這件事?而沒有動用公司的錢?


任正非:我跟您講,我動用公司的錢是集體的錢,這是要有流程和表決的,我動用自己的錢管不著。比如說我最近去了普洱市,它把地方文化搞得很有特色,我那天看了一場一個村莊的演出,我很感慨,我說那我得送點什麼呢?我就送你五臺鋼琴,我就發五臺鋼琴。我給貴州省的捐獻大概有上千臺鋼琴了,也是我自己捐獻的。我希望從青少年開始,就不要單純就是數理化,應該有全面的思鄉曲發展,奠定一個廣闊的文化基礎,對吧。


任正非對於教育有著一份特殊的情感這和他在偏遠地區做了一輩子教師的父母有關,因為在那個特殊的年代裡的遭遇,父母曾經叮囑任正非兄妹今生今世不準當老師。


再窮不能窮教師,再窮也要對未來投資


主持人:您的父母曾經告訴您一輩子不要做老師。


任正非:是。


主持人:但是您回頭看您這一輩子幾乎一直在關注教育,為什麼?


任正非:因為我父母是鄉村教師,父母跟我們講今生今世不準當老師,對我們人生選擇,你做啥都不管,但是今生今世不準做老師,我們印象很深刻,果然我們後來都沒有做老師的。但是老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沒有老師這個社會怎麼辦?


問題就要改變對教師的政策。所以我才說再窮不能窮教師,就是說再窮也要對未來投資,就像我們戰略投資一樣,我們每年給大學那些教授支持的錢數額都是巨大的。說我有實力,是因為我對未來有投資。


如果我們國家對教育也是這樣,教育也是國家的未來,如果我們的教育像日本一樣,像北歐一樣,像德國一樣,像這一樣,那我們國家還擔心什麼和美國競爭的問題?今年稍微不行,明年就出來幾個優秀的人,就領著又衝上上甘嶺了。


如果說我們教師的待遇不高,孩子們、優秀的人都不願意去當老師,那隻會馬太效應,越來越差,越來越差。優秀的人願意當老師,只會越來越優秀,馬太效應就是這個效應,對吧。


主持人:所以在您看來再窮不能窮教師和再窮不能窮未來是一個道理?


任正非:一樣,我們可以講,在日本一個小學教師娶一個電影明星做太太,但以前是有名字的,現在我不講這個名字了,很正常,不覺得不榮耀。當然我們國家七十年來有巨大進步,這三十年也有巨大改善,對吧?


教師的生活也有大的進步。但是我們要看到他們是我們祖國的未來,他們是國家未來,他們擔負著花朵,給花朵澆水的人。我們都不給花朵澆水的人一種事業心、一種使命感的話,他就少澆兩次水,花枯萎了,我們不就是一個喬布斯少掉了嗎?


開放才有未來


在中美貿易戰升級,華為遭受明顯不公正打壓的當下,任正非對國家基礎研究、基礎教育的焦慮愈加強烈。


主持人:我們把這個談教育的背景再放得寬一點,如果教育是這樣的現狀的話,我們怎麼去面對現在以及未來很有可能持續的中美貿易爭端?


任正非:我就覺得中美貿易的根本問題還是科技教育水平,國家一定要開放,才有未來。但是開放一定自己要強身健體,強身健體的最終是要有文化素質。


華為的未來不用我想,我在華為已經是個傀儡了


主持人:這樣我就能理解為什麼您在大家都在關注中美貿易爭端,在關注這個背景下,華為的未來的時候,您不關心這個,您關心的是我們的教育。


任正非:對,華為的未來不用我想,我們下面的人就應該想得比較清楚,他們只是希望得到我支持一下就行了。我不需要具體地去操心華為太多的事情。我在華為已經是個傀儡了,這傀儡就是人家來問你一下就算數,不問我,我就不知道。


主持人:但是既然您如此定位自己在華為的位置,您為什麼不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樣趕緊退休去上一個數學的學位呢?


任正非:我覺得這個現在很難回答你。


主持人:閒下來可以養花養動物,為什麼您要養數學?


任正非:你想想我將來會是養花的人嗎?首先問我太太,她信不信我養花,她不相信我會養花,我說我退休根本不相信我,你別說那個話,我根本不相信你會退休,你不幹到走不動你就不會退出舞臺的。


主持人:那換句話說您想學數學這個願望這被子可能實現不了?


任正非:有可能。


我從來不想當英雄



主持人:美國壓境的時候覺得您是民族英雄,您願意接受這樣的稱號嗎?


任正非:不接受,狗熊。我根本就不是什麼英雄,我從來都不想當英雄。任何時候我們是在做一個商業性的東西,商品的買賣不代表政治態度,這個時代變了,怎麼買蘋果手機就是不愛國?哪能這麼看?那還開放給人幹什麼。商品就是商品,商品是個人喜好構成的,這根本沒啥任何關係。媒體炒作有時候偏激,偏激的思想容易產生民粹主義,對一個國家是沒好處的。


主持人:那您覺得您希望民眾現在用一種什麼樣的心態面對華為這樣的公司?


任正非:不需要,希望他們沒心態,平平靜靜、老老實實種地去,該幹什麼幹什麼,多為國家產一個土豆就是對國家的貢獻;多說一句話,浪費別人的耳朵,對吧?


微信改版了,之前點贊是點,現在是點右下角的“在看”,希望各位朋友看完後點“在看”,以示鼓勵,堅持是一種信仰,專注是一種態度。


喜歡本文的親們,請在頁尾留言,點在看,轉發哦

https://weiwenku.net/d/200804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