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慾望社會”? 老齡化給日本帶來許多社會怪象

南方人物週刊2019-06-05 23:22:47


  2018年10月18日,日本東京。圖為日本東京街頭,一位白髮蒼蒼的出租車司機正在路邊等候。年事已高的老年人依舊堅守工作崗位,在日本是再尋常不過的事了,出租車司機、停車場指揮員、商場治安員、超市理貨員……仍堅守在各行各業的老年人屢見不鮮,甚至有年過九旬的老人仍在工作的故事發生。(視覺中國/圖)


全文共3896字,閱讀大約需要7分鐘


  • “在監獄期間,社會養老金照發還可以攢點錢。”高田敏夫對新聞媒體抱怨說,因為貧窮無法養活自己,所以故意犯法蹲監獄,這樣就可以得到“免費生活”。


本文首發於南方週末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文 | 南方週末特約撰稿 熊豔妮

責任編輯 | 於冬



2019年5月20日,日本政府召開的未來投資會議上,決定再次延長退休年齡到70歲。


這只是應對老齡化危機的措施之一,日本政府還醞釀重新定義老人、開放移民等政策,但每一項新政都面臨著廣泛的爭議。



1

“免費送房”之痛


老齡化帶來許多社會怪象。


2018年初以來,日本一些地方相繼推出“免費送房”政策,通過政府設立“空屋銀行”,免費將房屋贈送給符合條件的民眾,一些地方甚至還提供修繕補助金以招徠外來人口。


這種怪象由“房比人多”所致。日本總務省統計局2018年10月發佈的數據顯示,全國共有住宅5759萬套,但家庭總數只有4997萬戶。


一些傳統的村鎮正在隨著“老去的國家”而消失。按照聯合國《人口老齡化及其社會經濟後果》1956年確定的標準: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5歲及以上老年人的數量超過總人口的7%時,這個國家或地區就進入老齡化。


這一標準被認為過於嚴苛。1982年7月,“維也納老齡問題世界大會”所確定的老齡化標準被各國廣泛接受,即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超過10%。


日本正迅速老齡化。根據聯合國與世界銀行2017年發佈的數據,日本65歲以上的老年人已佔總人口的27.05%,高達3417.6萬人。


與此同時,日本的總人口卻在下降。2017年,日本的新出生人口約為94.1萬人,這創下1899年有統計數據以來的最低值,但死亡人數估值為134.4萬人。僅一年,日本的總人口就自然減少了40.3萬人。


這種趨勢仍在繼續。不久前,日本厚生勞動省與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均發出人口預警:2055年,該國65歲以上老人將超過總人口的40%。屆時,總人口也將從1.27億減少到9000萬,2065年則可能降至8808萬。


人類歷史上,整個工業文明的發展都離不開人口紅利。明治維新以來的多數時光裡,日本都是一個相當“年輕”的國家。即使在上世紀中葉,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仍不足500萬人,所佔總人口的比重也不過5%。


隨著日本經濟的高速發展、居民生活水平提高、醫療技術進步以及社會福利事業的完善,日本人口的平均壽命大幅度提高。1970年,日本正式邁入聯合國界定的老齡化社會,老齡化速度明顯快於美、英、法等國家。


日本迎來“長壽之國”美譽,首當其衝的卻是社會福利系統。上世紀60年代,日本政府制定養老金制度時,是以平均75歲壽命設計。2018年7月,日本厚生勞動省發佈2017年度平均壽命,男性平均壽命為81.7歲,女性則為87.66歲。這意味著,比六十多年前養老金的最初設計多出9歲。


這是沉重的財政負擔。2018年度國家財政預算執行計劃顯示,全年度國家預算總額為95萬億日元,但用於養老和醫保等社保領域支出為32萬億日元,已經佔到國家預算總額的三分之一。


“老年人活得越久,政府的醫保負擔就越重……希望(他們)能夠快一點死。”2013年1月,新上任的內閣副總理麻生太郎一句抱怨之語惹下麻煩,引發在野黨等多方抗議。



2

“監獄養老”


老齡化社會最突出的特徵之一是勞動力減少,而後者是最核心的社會生產要素。2018年5月,日本空缺崗位率達到44年來的最高水平,每100名工人要面對160個職位。


壞消息不斷。同年11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就日本人口老齡化問題發出警告:在今後40年裡,日本的經濟體量將因老齡化縮水四分之一。


隨著老年貧窮的加劇,日本的老年自殺率和犯罪率則扶搖直上。1997年,65歲以上老人的犯罪率為5%。二十多年後,這一數字躍升到20%。


正如美國作家歐·亨利在小說《警察與讚美詩》中所建構的情節,不少老人寧願選擇鐵窗度日。不久前,69歲的高田敏夫剛剛刑滿釋放。


“在監獄期間,社會養老金照發還可以攢點錢。”高田敏夫對新聞媒體抱怨說,因為貧窮無法養活自己,所以故意犯法蹲監獄,這樣就可以得到“免費生活”。


偷竊是日本老人最主要的犯罪種類,通常所偷盜的食品不足3000日元(約摺合人民幣185元)。高田老人已不是初犯,他首次進監獄時62歲。


當時,他故意偷盜了一輛自行車,再大搖大擺地騎到警察局自首。最近的這一次,他試圖持刀搶劫一名女性,又成功在監獄裡住了幾年。


高田老人被關押在東京附近的府中市監獄。它更像一座養老院,大約三分之一的犯人在60歲以上。為迎接這些老年罪犯們的到來,監獄方還在走廊、監舍等處安裝有扶手,還專門改造了適合老年人的洗手間,甚至還開設有老年罪犯課程。


“真正的生活是在監獄以外,監獄外面才有幸福。即使這樣,有些犯人還是覺得監獄生活更好,許多人重返監獄。”該監獄負責人之一矢澤正次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說。


“監獄養老”折射出日本老年社會的深層悲情。一名在東京工作的澳大利亞人口統計學家紐曼認為,“老人不想成為孩子的負擔,但僅靠國家養老金又沒法生存,所以唯一不連累孩子的辦法就是進監獄。”


社會悲情逐漸蔓延開來,不少年輕人對工作、婚育的願望正在消弭,一些社會學者認為日本已進入“低慾望社會”。這鮮明地反映在社會意識形態領域,《老後不安不況》《無緣社會》《女性貧困》《格差社會》《下流社會》《老後破產》等備受歡迎。


《老後破產》是日本NHK電視臺攝製的一部紀錄片。它講述69歲的河口先生的晚年生活。年輕時,河口先生開居酒屋、寵物店,是一名年收入一度超過1000萬日元的精英。晚年時,河口先生成為破產大軍的一員。



3

“老年機會論” 與開放移民


老後破產成為日本人的新恐懼。面臨著正在老去的經濟與社會,延長退休年齡是日本政府和社會所嘗試的重要應對措施之一。


大概五年前,日本將可領取養老金的年齡從60週歲延長到65週歲。2019年5月19日,日本政府在即將推出“新經濟成長戰略”中決定再次延長退休年齡到70歲。


作為“新經濟成長戰略”的配套措施,日本政府還要幫助職工到其它企業再就業,將自由職業者轉為合同制,支持中老年人創業,企業向退職人員創辦的社會組織提供資金支援等。同時,還鼓勵兼職和開辦副業。


“為了讓健康和有勞動意願的老年人為社會貢獻經驗和智慧,有必要修改法律,保證老年人工作到70歲的機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日前召開的未來投資會議上表示。


不過,日本民眾對於“老年機會論”並不買賬。在日本流行的“2CH”網站上,不少網友留言說,“這是讓我們工作到死嗎?”“一聽就是政府為不想支付養老金製造的藉口。”


自2012年底上臺以來,安倍政府幾乎每年都會更新“新經濟成長戰略”,但卻被輿論批評為“口號多、落實少”。


多年來,日本政府還小心翼翼地嘗試開放移民政策,希望引進更多的低薪外國工人。2018年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議到2025年接納數十萬藍領工人。


日本迄今仍然是全世界民族構成最為單一的國家,外國人只佔總人口的2%左右,大規模敞開移民大門向來是日本社會的敏感話題。


但護士和護工是老年社會最緊缺的職業。按照日本厚生勞動省的推算,65歲以上的失智症患者至少有520萬人。2025年這一數字將達到700萬,屆時日本需要增加100萬名護士和護工。早在2008年,日本政府就開始允許外國護士和護工入境。


但設置了頗高入境門檻。這些勞務人員必須通過國家日語考試。多年來,只有大約304名外國護士和護工在日本臨時安家工作,而且在三到五年的工作之後必須離開日本。


2018年12月,日本國會通過一項法案旨在讓更多移民勞動力入境,在2019年4月的未來五年中引入30萬人。


“未來50年,日本需要1000萬移民,我們需要接納他們成為日本社會的新成員。”日本移民政策研究所負責人阪中英德坦率地表示,“政府現在的做法,不足以解決日本面臨的嚴重人口崩潰。”


這些移民法案得到一些商界和政界人士的支持,但也有不少民眾擔憂這將改變日本傳統社會,並有損日本的國際形象。迄今,日本一直實行所謂“臨時性技能實習制度”,大多以低工資迎接外國勞工,這被批評為“剝削工人”“變相奴役”。


2018年,一名24歲的越南男子被派往福島核電站事故現場,負責處理放射性核廢料。這事件招致國內輿論和國際社會的廣泛批評。



▲ 當地時間2017年9月8日,日本栃木県西方鎮,日本DeNA公司推出自動駕駛車,在西方鎮進行無人駕駛巴士的測試活動。在日本國內諸如這樣的小城鎮因為人口老齡化和萎縮的問題,年長居民的增加使得巴士和出租車的服務愈發捉襟見肘。(視覺中國/圖)



4

重新定義“老人”


面臨勞動力短缺問題者,不只是各類企業,日本的防務部門也陷入人力資源危機。日本當局決定實施“重用老兵”政策,要求士兵延長服役年齡,並召回已退休的軍人。


2019年5月20日,日本海上自衛隊宣佈延長退休年齡至53歲到57歲,儘管這在日本各個政府機關裡中仍屬偏低,但對世界各國防務部門來說則偏高。


這並非最新的創舉。早在2001年,日本自衛隊就開始實施“重新僱傭制度”,但只是讓返聘的老兵擔任文員以及無需消耗太多體力的後勤崗位。僅2017年,日本海上自衛隊就重新僱用951名退休兵,他們的薪資也只有普通士兵的六至八成。


2018年以來,為完成沖繩周圍海域的警戒工作,尤其監視朝鮮船隻的海上活動,日本海上自衛隊的任務繁重。據《讀賣新聞》透露,日本防務部門還計劃讓返聘老兵維護大型添油船的運轉,甚至讓他們登上護衛艦擔負近海防衛任務。


“維持穩定的人力資源,是日本安保關切的吃緊課題。僅靠回聘老兵也非長遠之策,必須從多方面去解決。”日本《讀賣新聞》5月20日的文章也指出,“很多年輕人對從軍並無興趣。”


為鼓勵更多的老年人重返勞動崗位,日本政府提出“重新定義老年”:60到75歲甚至更老都不應該屬真正的老年人。


2018年4月,日本神奈川縣大和市長大木哲宣佈,“不再把七十多歲的人稱為老人”。他希望以此釋放更積極的信號:延長市民健康壽命,提高終身工作意識。


當前,大和市擁有2.6萬70歲以上的老人,這佔全市總人口的11.2%。


重新定義老年也已是世界潮流,英國有四分之一的退休人士已重返工作崗位;韓國、泰國、越南等也醞釀改革養老金制度,尤其紛紛去除鼓勵提前退休的優惠政策。


“人們需要改變對五十多歲、六十多歲和七十多歲人的態度,認識到延長的不是老年,而是中年。”英國專欄作家和記者卡米拉·卡文迪什(Camilla Cavendish)女士在作品《不退休:10條獻給老齡化社會的建議》中也呼籲,“要全面刷新老年人的觀念。”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訂閱和購買最新雜誌

https://weiwenku.net/d/200806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