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想象有比共產主義更完美的社會

清風明月逍遙客2017-01-26 11:54:49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點擊視頻,看陪讀中心考生真實生活


6月5日,隨著9輛大巴離開,高考鎮一輪高考季結束,即將迎來下一季。6月4日是高考鎮所有考生離開的日子,儘管更多的學生只在這裡待過一年,但這裡畢竟是曾經一起奮鬥過的地方,離別的時刻總是充滿著傷感。在金安中學東門對面的一棟陪讀的出租房裡,17歲的石曉芳在開始收拾行李,下午3點多父親將來接她,乘坐傍晚的航班回廣東。圖為朱阿姨陪著石曉芳收拾書籍。


宿舍裡,陪讀中心的朱阿姨一邊幫她收拾被褥和衣服,一邊叮囑她,離開這裡以後的生活都得靠自己了,別再馬馬虎虎的。石曉芳一邊點頭一邊默默收拾書籍,她在這裡生活了兩年,此時才知道原來自己的東西有那麼多。圖為朱阿姨幫石曉芳收拾行李,房間裡凌亂不堪。


石曉芳是朱阿姨陪讀中心的一名特殊的學生,與其他復讀生不一樣,她是應屆生,並且從高二就開始在這裡生活學習。石曉芳來自廣東湛江,是個單親家庭,由於無人照顧,高一就被父親轉到高考鎮學習,最早是住學校宿舍,高二開始進入陪讀中心,在安徽工作的爸爸偶爾會來看望她。圖為朱阿姨要扔掉幾個快遞盒子,石曉芳連忙跑過來看看有沒有有價值的東西。


石曉芳在陪讀中心和朱阿姨住在一個房間,一日三餐和生活都是朱阿姨照顧,平日裡兩個人就像母女一般,此次離開不知道下一次是什麼時間,因此多少有一些留念。石曉芳說,以後她肯定還會回來看看,畢竟在這裡生活學習了三年。圖為2018年5月30日,念高二的石曉芳幫朱阿姨繞毛線。


沒用的書都讓石曉芳賣了,但剩下的書籍和衣服等行李還是裝了滿滿幾個箱子。收拾好行李後,石曉芳在等著父親的到來。圖為石曉芳和朱阿姨合力將行李箱拉上拉鍊。


石曉芳只是朱阿姨陪讀中心的眾多學生中的一個。今年朱阿姨陪讀中心的學生有200多人,來自全國各地,最遠來自烏魯木齊。朱阿姨名叫朱道群,今年50多歲,6年前朱道群來到高考鎮陪兒子讀書,在當地買了房,2016年拿房後,就開始了代培讀的行當,沒有想到響應的家長還挺多的,2017年7月收了一百多人,2018年7月猛增到200多人。 圖為2018年5月30日,石曉芳和同學在陪讀中心吃午餐。


六安高考鎮被稱為“亞洲最大高考工廠”,每年都會有數以萬計的學生和陪讀家長雲集這裡,讓這個位於大別山深處的小鎮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圖為高考鎮學校放學頗為壯觀。


這幾年來,隨著高考鎮影響越來越大,來此求學的考生除了安徽本地考生,還有一些跨省考生,包括雲南、廣東、四川和東北等地。圖為晚上23:00,朱阿姨做好夜宵,看著孩子們吃。


2019年,高考鎮參加高考人數超過1.3萬人。陪讀中心是高考鎮近年來才湧現的一種現象,在這裡通常是一個陪讀媽媽管理幾十乃至兩百多個考生,朱道群就是其中之一。據悉,2019年,這裡的陪讀中心有七八家,年底可能增加到十多家。圖為兩個陪讀家長在朱阿姨的陪讀中心打工,午餐和晚餐都是他們來做。


陪讀中心實際上是一種代陪讀,就是家長將孩子委託給陪讀中心集中陪讀,除了輔導學習以外,洗衣、做飯、生病、喊起床等等一切日常生活,都由帶陪讀媽媽管理。代陪讀的考生一般家庭條件相對都比較好,父母有的做生意,有的忙工作,又放心不下孩子,於是就將孩子送到這裡。圖為中午11:40,阿姨提前將菜放到每個宿舍,孩子們回來直接就可以吃。


由於代培讀的孩子很多,朱道群設了四個代培讀點,她一個人根本管理不過來,為此她僱了12個人。其中三個點在東門,一個點在北門。往常,自己負責東門靠近學校大門的點,丈夫負責東門稍遠一點的兩個點,另外請了一個親戚負責北門的一個點。圖為為了採集更為新鮮的蔬菜,朱阿姨每隔兩天要開車出去買菜。


圖為朱阿姨的北門陪讀點距離學校大門只有30多米。


圖為東門陪讀點,幾個男生在用午餐。他們說到高考鎮就是為了考大學,“知識能改變命運,沒有知識寸步難行。”一個男生說,這一年的收穫感覺良好。


代陪讀和其他陪讀家長陪讀生活並沒多少差別,也是按照學校的作息去忙碌。朱道群和孩子們同吃同住,每天早晨5:40起床挨個房門叫起床。早飯後目送孩子們一個一個上學,然後和兩個請來的阿姨一起為孩子們打掃房間、洗衣,另外一個阿姨準備中午的飯菜。每晚11點下晚自習後,朱道群會守在大門前逐個清點回來的學生人數。圖為深夜,朱阿姨上樓查看哪些學生還沒有回來。


朱道群代陪讀的費用,根據住宿條件不同一個學生一年收費在2至4萬不等,今年200多個學生一學年毛收入大約有500萬左右。除去房租費和日常一日三餐和生活水電外,一年能有幾十萬收入就算不錯。圖為晚上,打工的阿姨走了,只剩下朱阿姨一個人守在陪讀中心。


代陪讀承擔著很大的責任。家長將孩子送到毛坦廠,主要是想提高孩子成績,能考一個好一點的學校。幾乎每隔一段時間朱道群都會跟孩子班主任瞭解孩子學習情況,考試排名漲跌,然後反饋給家長,此外還有安全問題,畢竟學校管理嚴格,學生的壓力很大,時刻要注意孩子們的情緒。圖為陪讀的學生手機都被收起來,只有申請才能用一下。


圖為2018年5月30日,石曉芳的室友在學習,去年她被安慶師範大學錄取,連走給石曉芳很多鼓勵。


圖為連走前,石曉芳將自己的獎狀留給朱阿姨做紀念,石曉芳才來時在班級100多人中排名60多,現在排名在十幾名。


圖為石曉芳出發前和朱阿姨合影留念,高考鎮成為她永久的記憶。(吳芳 文/圖)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0835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