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宇晨,一個最糟糕的中國青年樣板

運營小咖秀2019-06-12 01:19:26


本文轉載自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


於科技,於創新,於奮鬥精神,於這個國家的青年人,於中國“青年精英”的國際形象,都有百害無一利。

在虛擬貨幣泡沫破裂讓烏煙瘴氣的中國幣圈消聲快一年後,孫宇晨這個名字再次蹦到了人們眼前。

幾天前,他花456萬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離吃飯的日子還早著呢,這個波場場主就已經給自己製造了一波又一波話題。從要給巴菲特“裝幣”,到碰瓷攻擊曾質疑他的搜狗CEO王小川。不是我們故意要送一個蠅營狗苟之輩上頭條,而是這兩天你在新聞裡想繞過這個名字,幾乎是不可能的。

孫宇晨是誰?要是你百度一下,會蹦出來“北大學霸”、“馬雲門徒”和“90後創業代表”等等一連串定語,但事實上這些形容詞基本就相當於地攤上盜版成功學祕籍的腰封、天橋下保健品上貼著的“國家認證”。孫宇晨跟那些身穿白大褂站在縣城舞臺上向老人賣假藥的販子們、你朋友圈裡那些晒奧巴馬合影的微商們、執迷傳銷組織不可自拔的親戚們,並沒什麼差別。

他說他靠著“奮鬥”走向成功,但在他的字典裡,這倆中國字跟你理解的意思完全不一樣。孫宇晨口裡的“奮鬥”,指的就是投機,說他精緻利己都是表揚他,他就是個純粹的投機者。他至今29年的人生就是由各種投機行為構成的。

高中為了加分而去研究新概念作文評審風格;讀書時在北大校內和網絡上極盡表演“自由主義公知”,為自己吸引來痴迷“90後”概念的知名媒體報道;留學美國時抄襲他人文章遭到曝光後,“自由主義公知”人設崩塌,於是就徹底轉向拜金,相信金錢才是唯一真諦,之後削尖腦袋向一切有銅臭的地方鑽去——國家鼓勵創業,社交網絡很火,就開發個擦邊球的約炮軟件,眼看比特幣火了,就開始梭哈,最後終於進入投機者們的狂歡垃圾場——中國幣圈,靠著“90後創業者”的標籤和各種背書和坑蒙拐騙的套路,發空氣幣大賺一筆。

就像所有投機主義者一樣,他有一張十分虔誠的騙子嘴臉。你去看看他說話的姿態,跟那些一本正經告你“臉上雀斑多是宮頸癌細胞擴散到臉上”的理髮店小哥完全一樣。如果你不怕噁心,去看看昨天放出的2014年的對話視頻吧,我第一次覺得王小川這麼可憐:

你跟他談技術,他說他央行開過會,你問他公司和個人有什麼優勢,他說他央行開過會,你說虛擬貨幣問題在於發幣是國家才有的權利,他說他央行開過會。

拜託,究竟如何混到“和我一起的嘉賓都是周小川、吳曉靈級別的”,花了那麼多入場費的孫富翁,您自己心裡沒點數麼?難道要央行出來跟大家也說一說?

中國企業家視頻截圖

看完這視頻你也一定會有跟王小川一樣的“看騙子”的眼神,你也會很想罵人。

作為一個上了歲數的90後,我也是經歷過人人網上公知遍地的時代的人,身邊有不少朋友“年少”時還曾關注過活躍的孫宇晨,讀過他《郭德綱蒼井空我全要了》之流文章。這幾天他們中不少人跟我惋惜,一個曾經看上去頗有點理想的孩子怎麼成了這幅嘴臉。

看來我們這些普通90後還是太天真。

其實在孫宇晨眼裡,那些“自由主義”的價值觀口號和他現在滿嘴亂跑的“價值投資”,“社會貢獻”一樣,和他小學就天天流連的傳銷班裡的套話口號一樣,都只是通向他功利目標的工具,根本不寄託他一丁點的熱忱。他要的只是外界的關注,然後從中獲利,無論是錢還是權。

如果不是在美國讀研時被指出抄襲而沒法再在公知圈混,靠這種投機能力,孫宇晨如今可能早就成了一名優秀的自媒體工作者。有他在,製造口水、引導情緒、煽動大眾、洗稿創造10萬+的生意,絕對輪不到“某蒙們”。

不過這投機的能力在幣圈倒是一點也沒浪費:孫宇晨複製粘貼各路知名虛擬貨幣項目白皮書,請來各路大佬站臺,靠著自己title滿身的光鮮包裝成功發行空氣幣“波場幣”,然後操盤收割韭菜大賺一筆。

不僅如此,小孫還很高調,生怕大家不知道他是投機者。用小鵬汽車創始人何小鵬的話說就是一個騙子還要“招搖過市”。

但與過往的“窩裡橫”式招搖不同,這一次孫宇晨傍上了巴菲特,用巴菲特的晚節做自己的墊腳石,而這塊石頭在國際上是有很強的輿論關注度的。

孫宇晨把權健和無極限的招數用到了國際上去。恐怕巴菲特也沒想過自己創造的“割有錢人韭菜”的玩法,有朝一日被孫用來突破幣圈韭菜壁。你都不需要有什麼想象力,就能猜到他會跟巴菲特談什麼,無非是秀出一把包裝的花裡胡哨冠冕堂皇的割韭菜的刀。而這帶來的影響將是非常消極的。

巴菲特客套有禮地回覆說:“很高興Justin(孫宇晨)拍下了這頓午餐,期待和他和他的朋友們見面”。但不妨設想一下,孫宇晨和巴菲特來一箇中美全民關注的車禍現場般辣眼睛的表演,影響的可能不只是中國幣圈的形象(如果還有一點形象的話)。作為一個個體,孫宇晨的行止,會把中國區塊鏈圈子裡本就存在的投機、張狂、唯利是圖與不擇手段,通通放大。進而形成一種“中國年輕的科技精英都是這副樣子”的公眾錯覺,從而強化一部分美國人對中國人在當下存在的嚴重誤解,甚至被一些美國持對華強烈偏見的人當作樣板素材,故意放大這種偏見。

除此之外,以孫宇晨日常之為人,他也一定不會忌憚再往自己身上貼上一個“代表國家”的標籤。到時候,坐在巴菲特面前的孫宇晨如果說他代表中國創新者,代表中國年輕一代,請各位不要意外。但這對我們每一個人來說,真的不是什麼好事。

更糟糕的是,孫宇晨將給中國年輕人做出一個極壞的示範。

當一個渴望成功的年輕人看到連孫宇晨這樣的人都能賺錢,是否還會更踏實的去參與創新創造,更踏實的將時間投入到真正產生價值的實體經濟中去?那些本就越發急功近利的年輕家長們,是不是又覺得找到了一條光宗耀祖的捷徑?甚至把這個等同於應該大力提倡的“奮鬥精神”?

要知道,孫宇晨身上到現在都還貼著撕也撕不去的“90後代表人”的標籤。

在這件事上,中國的媒體和投資界也難辭其咎,一個明明只是每個時代都會出現的輕浮荒謬的個體,卻都被放到了90後的大筐子下,“90後互聯網下的蛋”、“時代青年”等偷懶描述,硬把孫宇晨安放在了代表一代年輕人的位置。

如果媒體們這麼做是因為“傻”,那力捧孫宇晨的投資機構就躲不開“壞”的質疑。一個個投資人冠冕堂皇地說什麼“搶奪90後就是搶奪未來”,那您這就是在告訴我,咱們的未來就是這種人把握著?

這樣的行徑在如今這個最需要踏踏實實做事情謀發展的時代,顯得更加刺眼,也更加危險。孫宇晨就像是影響更壞的賀建奎,自己價值觀扭曲,卻還想要給全社會青年都做個“基因編輯”,讓大家像他學習,我賺(pian)到了錢,拍下了和巴菲特的午餐,就可以把所有人踩在腳下。

即便這樣,我還是看到了不少幣圈人士爭相表達對孫宇晨的支持。好吧,也許孫宇晨這樣的人真的就是中國幣圈這個垃圾場應得的,但他絕對不是中國奮進的年輕人、中國真正的努力創新者們應得的。

孫宇晨的瘋狂,是一種迴光返照,是敲給中國過去十年那些浮躁的、不尊重常識的、急功近利的投機主義狂歡者們的喪鐘。

王小川的微博說得挺好,“用極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學家,用極致感性追求美的藝術家,以及用大愛對世界或民族做出的貢獻的英雄,才能永垂不朽。

所以,孫宇晨大可放心:你從小一直想要得到來自人們的認可,想得到行業、公眾和社會對於你“成功”的尊敬。但請你真的放心,“成功”,“創新”和“社會貢獻”這些正能量的概念,註定永遠與你無關。“放到歷史長河裡,雲淡風輕”。人們現在會討論你,也許你會在熱榜上待3天,5天,或許更久。但你終究會在瘋狂之後立刻毀滅。因為這是規律。

到最後,你註定會被人們遺忘,像忘掉一隻螞蟻一樣。也許偶爾有人會再次提起你,但那也會帶著輕蔑的笑:

“哦,就是那個撒幣的人”。


- END -

內容已獲獨家授權,如需轉載請聯繫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


懂運營,更懂你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


https://weiwenku.net/d/200839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