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腐敗的行業,瑟瑟發抖吧!

曉看2019-06-12 02:17:42

悄然無聲中,一件足以撼動整個醫藥行業的行動展開了。令人遺憾的是,十餘天過去了,中國的傳媒界對此毫無反應。要在以往,聽到風聲的媒體早就一擁而上了。可見不重視內容生產已經到了什麼程度。

早在5月23日,財政部就下文宣佈了這項重大行動。財政部在這天發了一份編號為“財監201918)”的文件,宣佈“為核實醫藥企業銷售費用的真實性、合規性,對醫藥企業銷售環節開展‘穿透式’監管,延申檢查關聯方企業和相關銷售、代理、廣告、諮詢等機構,必要時可延伸檢查醫療機構。”

首先要明白,為什麼財政部有權對藥企進行監管?我們花的醫保,是屬於國家財政部監管的賬戶,醫保花錢買藥,就相當於從財政部的口袋裡掏錢。這個錢花得值不值,有沒有效率,財政部作為守門員,當然有權管。稽查藥企會計賬目,就能發現老百姓有沒有替藥企的不合理開銷買單。

此外,大量的醫藥企業,利用國家發展高科技醫藥領域的政策,領取了大量國家補貼。這筆錢該不該給?給了什麼樣的企業?也屬於財政部的管轄範圍。

從文件中看,這次核查之所以意義重大,第一在於核查的重點是“醫藥企業銷售費用”。醫藥企業銷售費用是一直飽受詬病的一筆開支,其中包括了大量用於收買醫生的回扣,還有其他用於賄賂官員的費用,都屬於這個條目。羊毛出在羊身上,這筆腐敗黑金,最終還是要由中國的廣大老百姓來買單的。這也是造成藥價貴買藥難以及醫保資金浪費的一個重要原因。

同時,這次的核查方式上,財政部要求做到“穿透式”監管。“穿透式”監管,這一名詞來自於金融監管部門對互聯網金融產品的監管方式,是最近幾年才流行起來的。顧名思義,“穿透式”監管是一種實質性監管,要求穿透虛假的名目,對銷售業務和經費的實質用途進行監管。比如有的藥企銷售經費是以學術會議的會務費的名義支出,但實際上卻用於收買醫生,推動銷售。這種支出也在被監管之列。

值得關注的是,這次財政部的行動,雖然不是全行業所有醫藥企業都要查,但卻用了抽籤的方式。按照“雙隨機、一公開”的要求,2019514日,財政部監督評價局會同國家醫療保障局基金監管司,共同隨機抽取了77戶醫藥企業檢查名單。名單顯示,復星醫藥、恆瑞醫藥、步長製藥、華潤三九、同仁堂、天士力等多家上市公司在列。這些都是業界相當有名的企業,其中一些又是飽受詬病的企業。應該說,是能夠查出真正的問題的。

據數據統計,2017A股製藥板塊共171家公司,銷售費用共1298億元,佔總營業收入的25%,遠高於其他行業。2017A股製藥板塊共有17萬銷售人員,人均銷售費用74萬元。據瞭解,銷售費用中至少有50%左右,用回扣的形式給了醫生。在去年的疫苗事件中,長生生物每年有5.8億的銷售費用,佔營收的37%25個銷售人員人均銷售費用2300多萬。

醫藥領域不僅事關醫保資金安全,更事關老百姓的醫療健康保障,國家對此不斷加大打擊力度,僅在20175月,廣東省就抓了50多名醫藥代表,而在江蘇南京的行動中,600餘名醫藥代表和700多醫生被抓。大筆的費用砸下去,整個醫藥-醫療行業呈現出塌方式的腐敗現象。

在“以藥養醫”的大背景下,大量的資金用於銷售費用,用於醫生回扣,醫生和醫藥代表形成了緊密的利益關係,無論花多大的力氣進行整改,只要這個大前提不改,醫療領域的腐敗是很難清除乾淨的。

有良心的醫生舉報回扣事件,觸及到利益集團,就會遭到排擠。

媒體報道,海南萬寧市和樂中心衛生院一在職醫生華生(化名)自曝和同事開藥拿回扣,他自曝了一張回扣清單,顯示醫院多位醫生都存在收受藥商回扣的情況。

他說,藥商會根據藥房所提供的清單結算回扣,藥房再把現金、清單裝進信封發給醫生,回扣一般在所開藥物價格的10%-15%。522日,涉事醫院院長唐某某迴應稱,並不知曉醫院存在開藥拿回扣的現象。並表示華生醫生是個精神病患者。

而在四川綿陽市人民醫院,“走廊醫生”蘭越峰已經成為一道景觀。因舉報醫院和醫院院長存在過度醫療和收回扣現象,而被整個醫院排擠,被迫在醫院走廊上給病人看病。她所舉報的醫院院長王彥銘任院長後的次年,綿陽市醫的收入比上年大幅增長32%

她觸犯了醫院所有人利益。在全院職工大會上,88名醫生一致表決,認為她嚴重影響醫院形象,要求醫院開除蘭越峰。蘭越峰說,“同胞向我舉起了屠刀”。

517日,一篇題為蘇大附一副院長撈錢上億被抓,折射出中國醫療嚴峻現狀的文章開始在微信中傳播。爆料稱附一院心血管主任醫師楊向軍,被其博士生實名舉報:亂裝支架,裝一個回扣一萬元。

公開資料顯示,蘇大附一院心內科是衛生部心臟介入(心律失常)培訓基地、美國心臟病學會教育培訓基地。作為心內科主任的楊向軍是衛生部心臟介入診療技術培訓基地主任、國家心血管臨床藥物試驗基地主任,享受國務院國家政府特殊津貼專家,並於2014年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被舉報以後,楊向軍被調查後停診。

522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了杭州市富陽區第二人民醫院副院長孫志龍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並處罰金200萬的案件,同樣跟回扣有關。家屬無奈變賣家產用以退贓,可謂一個慘。辯護律師稱,這是大環境使然。

據查,2007年4月至2018年7月間,孫志龍利用其擔任杭州市富陽區第二人民醫院急診科(兼綜合病區)主任、藥事委員會成員、副院長等的職務便利,在新葯引進、藥品使用等方面為醫藥公司謀取利益,冒用他人名義幫助醫藥公司推薦杭州市富陽區第二人民醫院引進並銷售用氨曲南、燈盞花素、頭孢米諾鈉針、注射用拉氧頭孢鈉、哌拉西林舒巴坦鈉針等多種醫用藥品,先後百餘次通過轉賬、現金等方式,非法收受醫藥公司所送的藥品回扣達1676餘萬元。

而在沸沸揚揚的中國富豪為女兒上美國名校行賄事件中,步長製藥董事長趙濤向升學顧問威廉·辛格支付650萬美元,使其女兒Yusi Zhao於2017年被斯坦福大學錄取一事,因美國方面的調查而被曝光。

媒體調查發現,步長製藥一路走來,都伴隨著行賄與回扣。為使步長製藥申報的“腦心通膠囊”從地方標準升級為國家標準,趙濤父親、原步長製藥集團董事長趙步長曾向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鄭筱萸行賄1萬美元,根據當時匯率,摺合人民幣8.277萬元。

僅僅是2015至2018年,步長製藥至少七次捲入行賄受賄中。在藥品推廣過程中,步長製藥的業務員頻頻向醫院領導和醫生行賄。其中,陝西步長製藥公司業務員唐某琴向湄潭縣中西醫結合醫院信息科原科長陳遙剛行賄3萬多元;

在2016年判決的三起相關案件中,福建省上杭縣溪口鎮衛生院藥房負責人黃某某、上杭縣茶地鄉衛生院院長陳某某等人因收受步長製藥業務員的藥品回扣被判受賄罪。

2018年,步長製藥為開拓湖南省益陽市的醫藥市場,委託銷售經理制定了由醫藥代表向各醫院、衛生院開藥的醫生按一定比例給付回扣的促銷方式,最終多人被判行賄罪、受賄罪。

2018年,步長製藥的年銷售費用為80.36億,而公司全年營業收入為136.7億元,毛利率超過81%,其中蘇丹紅注射液一項的毛利率超過95%。趙家小姐光鮮亮麗的名媛姿態背後,是渾身上下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東西的怪物。

醫生回扣,不僅讓醫德醫風蕩然無存,還嚴重影響到中國醫藥行業的進步。由於花了大量資金在銷售費用上,中國的醫藥企業可以躺著掙錢。所以他們不願意花更多的經費在科研上,不是生產仿製藥,就是大量生產面目可疑的中成藥。而與之相比的是日美歐的藥企,他們的科研經費佔比達到20%以上,在世界醫藥領域處於絕對領先地位,中國藥企只能仰其鼻息。

我們的藥企,把大量的精力花在瞭如何坑害老百姓上面。很多藥換個名字換個包裝就自稱新葯,價格要比過去高得多。救命用的硝酸甘油,北京益民藥業佔了這個市場的70%,近乎壟斷。這種藥是相當成熟而且低廉的技術,但卻在最近價格暴漲了11倍,從過去的10016元漲到1525.7元,原因僅僅是生產商換了一個包裝。

這一次,財政部出手的“穿透式”監管,特別提到將重點查“銷售費用列支是否有充分依據,是否真實發生;是否存在以諮詢費、會議費、住宿費、交通費等各類發票套取大額現金的現象;是否存在從同一家單位多頻次、大量取得發票的現象,必要時應延伸檢查發票開具單位;會議費列支是否真實,發票內容與會議日程、參會人員、會議地點等要素是否相符;是否存在醫療機構將會議費、辦公費、設備購置費用等轉嫁醫藥企業的現象;是否存在通過專家諮詢費、研發費、宣傳費等方式向醫務人員支付回扣的現象。”

這六項每一項,都直指要害。這次算是打準了醫藥回扣的七寸。5月30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兼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吳湞受賄、濫用職權一案。這個醫藥行業的大老虎落馬,以及國家緊鑼密鼓開展的監管,說明靠回扣而發展起來的醫藥行業,將面臨一場極大的震盪。

https://weiwenku.net/d/200840295